第188章 癭疾

第188章 癭疾

「老丈,想問一下,生活在零陽蠻地盤之中。像您這樣的漢民多嗎?你們在山中受欺負嗎?」簡傑很快便其他事情拋到一邊,繼續去問山裡的事情。

「在零陽山裡的漢民,加起來大概能有近千戶吧!彼此之間的關係,還有和零陽蠻的關係都算過得去,這山上的日子已經過得這麼苦了,不相互扶持著點兒,根本過不下去!」說起這山上的苦日子來,老頭忍不住又搖了一下頭。

之前簡傑已經從一些零陽蠻身上了解到了一些情況,因為生產力的落後,如果沒有漢民帶來的生產技術,大部分的五溪蠻部落還停留在原始社會的層次。

儘管被漢民拉著跑步進入封建主義社會,但五溪蠻中還保留了不少原始社會的殘存習慣,民風非常非常得淳樸,漢民所受的欺壓不多,甚至還會主動依附到零陽蠻的部落頭領身上,安全還是有保障的。

「對了,老丈,還沒問你年齡呢?你差不多得有六十了吧?」

「才四十三呢!不過你也不用驚訝,這山上的生活太苦了,而且疫病橫生,活到我這個年紀的都不是很多。在山上倒是當得起老丈二字!」

當從這個老頭口中聽到這話時,簡傑也是愣了片刻,他這是把叔叔當成了爺爺,可這位叔叔也沒生氣,可見也不是什麼稀罕事。

零陽蠻的生產力落後,再加上在群山中,適合的耕地稀少,每年收的糧食,連山下漢民交完賦稅之後的收入都比不上,動不動就挨餓,而且像是鹽這種生活必需品都必須找山下的漢民換,隨著局勢的動蕩經常吃不上鹽。

至於醫藥什麼的就更少了,估計零陽蠻的百姓得了什麼疾病,通過跳大神進行治療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但跑到深山中的漢民,可以不用服徭役,也算是有舍便有得吧!

「阿傑!阿傑!這邊的義診辦不下去了!」正當簡傑想要再問一下情況的時候,在這邊搞義診的李非卻是帶著一張哭喪臉跑了過來。

「怎麼了?你治死人了?!」看著李非這幅慌張的模樣,簡傑一時間無暇再去向那個小老頭詢問,而是向李非看去。可別弄出什麼醫療事故來,這個接觸可就不了了之了。

「這倒沒有,前段時間有個零陽蠻的病人得了癭疾,結果我給他治好了,結果零陽蠻的人聽說了我能治癭疾,很多人下來找我治病了!」

「你看看我,泰山崩於前而不驚!遇到事情不要慌!你給他們治病就是了!咱們現在不就是想要和零陽蠻們搞好關係嘛,趁著這個機會給他們好好治病就是了!」看著慌做一團的李非,簡傑馬上帶著教育的口吻說道。

這玩遊戲不都是這樣的嘛,給人治病幹活提升好感度和聲望。唉!李非這人其實挺不錯的,但就是沒有干大事的氣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病人來了可不就是讓你們醫生出力嘛!

「可實在太多了!一下子來了數百人,據說還有人要過來!我剛才問了一下,他們說他們零陽蠻中,十個人之中至少有九個人得這個癭疾!」

「是啊!這山中的人,十個有九個便會得這個癭疾,可能小老兒是漢人吧,又經常下山,就沒有得上這個病!但是其他在零陽蠻地界生存的漢人,也是差不多能有九成得這個病的!」聽了李非的話后,和簡傑一直聊天的漢民忍不住幸慶道。

「這病不是很好治嗎?」聽了李非的話之後,簡傑不驚反喜,他雖然不知道這個癭疾是什麼病,但停剛才李非的口氣,他已經治好過病人,似乎並不是一個什麼疑難雜症。

簡傑正愁如何和零陽蠻搞好關係呢,如果真能治好這個在零陽蠻中常見的癭疾,豈不是一下子能把聲望刷到滿格。

「好治是好治!只是治療用的藥材卻是有些難得,我之前用的葯都是老師他給我的,即便是老師他老人家手裡面也沒有多少!」

當聽了李非的話之後,簡傑這才有點兒明白過來問題所在,眉頭不免皺了起來,於是趕緊問道:「你說的這個癭疾是什麼病?藥材非常珍貴……你們說的這個癭疾莫不是大脖子病?」

一邊向李非問著話,簡傑一邊向茅屋外面望去,果然發現來了數百名零陽蠻的百姓,而且這些人不論高矮胖瘦,有一點兒非常顯眼,這些人的脖子上面全都有一個大大的腫塊。

一瞬間簡傑突然間記憶起之前和張松約定密碼本時用的《說文解字》來,閑來無事他可是翻閱了一下大漢朝的字典,簡傑曾經瞥了一眼,知道後世基本上只做小孩講的「嬰」字,在這個年代主要是指脖子上的裝飾品。在嬰字外面加個病字旁,不就是只脖子有病嘛!

「對!得了這個病的人,的確是脖子腫大!這個癭疾倒也不是什麼猛烈的惡疾,但是長在脖子上非常影響美觀,另外就是會有一些併發症,影響人的整體健康,嚴重的時候甚至會影響呼吸!」李非知道簡傑有一些秘術,聽了他的獨特稱呼「大脖子病」之後,也是馬上默認下來。

大脖子病一直都存在於中國古代社會,得過這個病的人中,有兩個非常出名的人物,一個是秦昭王時期秦國的宗室名臣樗里疾,另外一個就是在明朝之前唯一一個入選文廟、武廟的真文武全才杜預(諸葛村夫身為武廟十哲,在明朝的時候才進入文廟)。

樗里疾作為大秦的智力擔當,得了大脖子病雖然有礙市容,但崇拜他的秦國人,認為他脖子上的腫塊裡面全都是智謀,稱之為「智囊」,這才有了智囊這麼一個典故。

至於杜預這個連馬都不會騎的純血戰五渣,可能其人品、學識、能力實在都太無懈可擊,老天並弄了這麼一個大脖子病來折騰他的顏值。也就是小心眼的吳國人,給狗帶上一個水瓢當成杜預來殺了泄憤。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8章 癭疾

34.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