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荊南蠻族生存考察

第187章 荊南蠻族生存考察

「長者,您應該是漢民吧?」

雖然對自己沒有名聲有些小小的怨念,但簡傑並沒有什麼事情都沒做,走上層路線找不到人接觸零陽蠻的上層,不妨先從下層開始搞起,於是簡傑便來到這處漢民與零陽蠻交接的地方開展義診。

這武陵所有的蠻族,哪怕是和漢民非常敵對的澧中蠻,平日里也少不了要與漢民百姓進行交易,換取必須的生活物資。簡傑選擇的這個義診地點,便是零陽蠻與漢民之間進行貿易的最大集市。

隨著「神醫弟子」、「荊州醫官」的招牌打出來之後,這邊每天前來治病的患者是越來越多,而山上的零陽蠻也是下來不少。

趁著這個機會,看上去就像是給李非打下手的學徒簡傑,則是趁著這個機會,調查起零陽蠻的內部情況來。

都說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簡傑想幫助劉耷把五溪蠻給吸收消化下來,所以就要深入了解一下五溪蠻究竟過的是什麼生活。

只是這五溪蠻有著自己的語言,簡傑想要直接詢問有些麻煩,不過這邊算是一個重要的貿易場所,會說兩族語言的普通人還是不少。

還是好萊塢電影和島國動漫比較好,全宇宙都在說英語或是日語,中國人還是得努力,離全宇宙都在說中國話還是有點兒距離。

不過雖然有不少翻譯,但因為隔了一個翻譯,簡傑有些擔心翻譯主觀或是客觀上的疏漏,再加上簡傑性子比較急,他一般找一些會說漢語的零陽蠻聊天。

只是在聊了一會兒后,簡傑突然間發現了人群之中還有另外一路人,看上去他們是漢民,但又不是標準的漢人。

古代的漢民,和異族比起來,有兩點很好認,其一是右衽,即胸前前襟向右掩,另外一點兒就是成年人束髮了。

後世的很多弱智腦殘歷史劇中,很多漢人都不束髮,簡傑尚能捏著鼻子忍下來,畢竟有很多特立獨行者其實是不束髮的,像是司馬炎便正史明文披髮的。但你來個左衽是什麼意思?在漢人的傳統習俗中這可是死人才穿的款式。

簡傑眼前的這個人,便是穿著右衽的衣服,但頭髮卻是半披髮,整個人看上去非常憔悴,但又和那些穿著亂七八糟服裝的五溪蠻有點兒區別。

「小老兒的確是漢民,不過因為朝廷的苛捐雜稅,已經逃到零陽蠻的地盤上生活了三十多年了!」而簡傑的判斷沒有錯,這個老頭的確是漢民,不過是生活在零陽蠻地盤上的漢民,儘管右衽的穿衣習慣保留下來,但可能受周圍影響,頭髮已經不怎麼打理。

「那麼老丈,零陽蠻這邊的生活怎麼樣?」

原先簡傑看書的時候,便知道孫吳境內的山越人,其實並不是單純的越族人,其實還有大量的漢民,卻沒想到這邊的五溪蠻竟然也有這樣類似的情況。

「非常不好!零陽這地方多山,好的土地有限,基本上都在咱們漢人手上,零陽蠻佔據的地方,大多都是一些深山老林,耕種面積有限,經常忙活上一年,收不到多少莊稼!日子比在山下的時候苦多了!零陽蠻和漢民們關係緊張的時候,這山下的集市都不開,連一些生活必需品都買不到!」

和北方的游牧民族不同,中國南方的蠻族大多都是農耕民族,像是山越和五溪蠻,其實都是過著定居的農耕生活。

「那您為什麼要躲到身上去啊?」當聽了老頭的話之後,簡傑頓時一愣,聽這意思,實際上零陽蠻的日子非常難過,可這老頭為啥還要上山呢?

「這山上沒有繁重的徭役啊!」聽了簡傑的話之後,老頭一臉聽到「何不不食肉糜」的驚訝表情看著簡傑。

這一下子把簡傑看得也是有些尷尬,雖然他不自覺,但實際上已經是這個年代的權貴,根本不用服徭役。

大漢的徭役主要分為三種,第一種是「更卒」搖役。漢代不論男女,成年後每人每年要在本郡縣服一個月的搖役。

然後是「正卒」之役。正卒是相對更卒而言的,男子成年後,先是在本郡縣充當一年的材官(步兵)、車騎(騎兵)或樓船(水軍).接受軍事訓練。服役期滿后,再行徵調赴京師,在宮廷和其他中央扦官府充當衛士。

最後是「屯戍」之役。屯戊也稱「戍邊」、「插戊」,就是到邊境防戍,其法定年限也是一年,但在特殊情況下可延期。

這當然是理想的情況下,其實延期在大漢的徭役之中實在稀鬆平常,再加上這個年代路途遙遠,有時候服上一次屯戍,好幾年不回家,甚至永遠回不了家才是正常的。

漢樂府《十五從軍征》中那句「十五從軍征,八十始得歸」,雖然有些誇張的成分在裡面,但不排除有倒霉蛋真能這麼慘,但他好歹活著回鄉了,還有一些人直接便死在外面。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大漢雖然吊打周邊蠻族,但也不是百戰百勝的,像是三十年前烏丸校尉夏育從高柳縣,破鮮卑中郎將田晏從雲中郡,匈奴中郎將臧旻從雁門郡,三路同時出兵討伐鮮卑的戰鬥,漢軍便大敗而歸,折損了數萬人。

眼前這個老頭,從某種意義上說其實是一個逃兵,通過躲到山上的手段,逃避被漢帝國徵召從軍的使命。

如果是上一世的簡傑,可能會說上什麼「好男兒志在四方」,「馬革裹屍」之類的豪言壯語,對這個老頭鄙視一番。沒辦法,鍵盤俠就是這樣囂張。

不過見慣了這個時代惡劣的生存環境之後,簡傑已經對這些事情見怪不怪了,並不是每個人都是不畏生死、捨生取義的豪傑,而是故作驚訝得張了一下嘴:「是不是等我長大了也要服這些徭役?」

「只要在大漢的治下,你以為你跑得了嗎?」看著簡傑這幅表情,老頭一臉等你成年後就知道厲害的表情。

到了咱們大漢,已經成了只有納稅、徭役和死亡是避免不了的事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87章 荊南蠻族生存考察

3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