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雁過拔毛

第118章 雁過拔毛

就在赤壁之戰結束后,劉耷軍借勢進入武陵郡,屯兵油江口。因為劉耷身為左將軍,也被人稱之為左公,於是劉耷十分燒包得取「左公安營紮寨」之意,改孱陵為公安。

從此以後,公安這個名字便一直在使用,到簡傑重生前都在用。居然起了這麼一個名字,簡傑有時候都懷疑劉耷也是一個穿越者,甚至還是從事某個特殊行業的穿越者。

隨著金旋主動向劉耷投降,劉耷兵不血刃取得武陵全境,劉耷終於有了一塊屬於自己的根據地。

因為金旋主動投降,整個武陵郡直接無損被劉耷接手,接下來便是諸葛村夫的事情,在保持原先武陵郡組織架構不便的情況下,開始向裡面塞人,逐步完全控制下武陵郡。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在烏林庵廬之中的簡傑,也是按照劉耷的要求,準備到公安去報道,接受自己某亭亭長的任命。

不過在出發之前,簡傑也需要和他繼任的樊建進行交接。對於樊建其人,托《三國志》遊戲的福,簡傑是知道的,因為他是蜀漢的末代尚書令,畢竟後期劇本可用的人實在太少。

此時的樊建也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作為義陽人,樊建在曹操南征時義無返顧得跟隨劉耷南下,表明了自己堅定的立場。

這段時間樊建也是被諸葛村夫看好,被安排過來接替簡傑負責庵廬的工作。

看著自己現在已經跑在樊建這個尚書令的前面,簡傑心情大好,也是把自己這段時間管理庵廬的一些經驗和知識全都講給樊建聽,而後者也是拿了紙筆在那邊老老實實得記著,一點兒也沒有不把比自己小上七歲的簡傑放在眼裡的表現。

等把樊建送走了之後,簡傑卻是把自己的五名部曲,還有幫忙的張苞等人叫了過來。上一世簡傑看過一部電視劇《亮劍》,上面主角李雲龍曾經因為犯了錯誤被罰在被服廠工作了一段時間。然後在離開被服廠的時候,李雲龍從被服廠裡帶走了二百套新軍裝和五十箱手榴彈。

從來沒有隻讓馬兒跑,又讓馬兒不吃草的事情。即便是劉耷,在奪取蜀地后,都給了自己的兩個兄弟各五百斤金,一千斤銀,五千萬錢、一萬匹錦緞。

簡傑到了庵廬來之後,庵廬的工作量明顯提升了一個層次,手底下的軍醫們自然是有怨言。

為了讓軍醫們更有工作熱情,簡傑自然要提高他們的待遇。只要錢給的足,996,甚至997也不是什麼問題。

所以簡傑也是利用自己的關係,從劉耷那裡要來了不少好東西,又組織張苞這些武藝不錯的傢伙外出打獵,弄點兒肉給軍醫們加餐。

別的不說,自從簡傑負責庵廬后,庵廬里軍醫的生活水平明顯提升了一截,可以說是頓頓有肉,還時不時能吃上一頓比較稀罕的炒菜。

當兵吃糧,也就在吃的這方面搞點兒花樣,但在這些花樣的激勵下,庵廬的工作這才做的如此好。

現在庵廬之中還有不少好東西,這李雲龍做的,簡傑自然也能做的。雁過拔毛,到了一個新的環境里,一切都要從新開始,自然從庵廬之中多拿點兒好東西,為日後的發展提供一些便利。

「庵廬的小李,醫術是跟著江夏名醫張成學的,本身水平就不差,在庵廬裡面幹活也非常認真、勤快,少君交的東西也是一下子便能夠學會,得把他帶上去!」簡傑部曲的頭子馬琦,首先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小李這人的確不錯,但是他在庵廬裡面幹得好好的,多半不想跟我們到公安吧?」

「沒事!告訴他,我給他開雙倍的工資!人才難得!」對小李這個人,簡傑也特別有印象,是個勤奮好學又肯乾的人,庵廬之中絕對的業務骨幹。這種人哪個領導不喜歡,現在簡傑要調動工作,自然想把這麼一個人也一併挖走。

「一百袋子鹽?五十壇蒸餾酒?」

「這些東西都是我找主公要來的!樊建他有本事自己找主公要去!一百袋子鹽給他留上四十袋,蒸餾酒咱們拿上三壇!」

簡傑還算有些分寸,庵廬的業務骨幹和蒸餾酒,都是救命的東西,所以簡傑拿得不多。考慮到赤壁之戰已經結束,短時間裡的戰事規模和烈度都不高,給樊建留的東西夠他用的。

「咱們庵廬之中有白布一百匹,拿不拿?」一直跟著簡傑在庵廬里幹活,對庫存最熟悉的鄧艾,也是忍不住向簡傑問道。

雖然劉耷說是要讓鄧艾跟著趙四,但因為趙四齣兵在外,鄧艾還沒有去報道,現在一直留在簡傑身邊。

鄧艾攀上了劉耷,有這麼一條大粗腿,將來前途無量。為了能夠和這個未來的將星搞好關係,簡傑也是把照顧鄧母的責任攬過來。

這次簡傑到武陵任職,便準備把鄧母接過去,到時候少不了還會與鄧艾有親近的機會。

不過,這做人的差距似乎有點兒大啊,李雲龍的被服廠有的是新軍裝,但簡傑這裡最多的是白布,前者是個活人穿的,後者則是給給死人用的。對於戰死者,給他們一件白布裹身,算是最後盡一點兒人道。

因為赤壁之戰劉耷方大勝,所以節約出不少的白布來,都屯在庵廬之中,也是引起了鄧艾的覬覦。

「拿這個幹什麼啊?多晦氣!」不過一聽白布,張苞馬上便有些不樂意。

「是挺晦氣的!」關興也是在旁邊說道。

雖然都是個小屁孩,但張苞和關興是他們中武藝最高的,兩個人隱隱有些較勁的苗頭,互相有點兒不服氣,這次倒是難得達成了一致。

「拿著!這有什麼啊!你們這群膏粱子弟,壓根不知道窮苦人家的日子,對他們來說,白布也是好東西!實在不行,想辦法找人染色,絕對不能放過一片庵廬里的一張紙!」看著張苞、關興這麼不知民間疾苦,簡傑也是忍不住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8章 雁過拔毛

2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