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劉秀做得,我做不得?

第117章 劉秀做得,我做不得?

「來了!」

長江邊上,正在那裡出神的武陵太守金旋,聽到身邊從事鞏志的提醒,也是朝著遠處望去,果然看到一隊騎士出現在遠處的田野里。

金旋,祖上是匈奴人金日磾,但是自金日磾三百年後,一直與漢人通婚,不但體貌與普通漢人無異,就連身心也與漢人無異。

金旋只會自稱是漢室名臣金日磾之後,誰要和他哪壺不開提哪壺得說起金旋是匈奴休屠人,金旋肯定會跟他急,自己可不是匈奴蠻夷。

就在數日之前,劉耷軍進入武陵郡,不過劉耷軍並沒有主動與武陵軍交手,而是保持了相當的剋制,並且主動與金旋接觸。

之前曹操迫降荊州之後,也是向荊南四郡派出了官吏,有的順利接手政務,像是派到桂陽郡的趙范。也正是因為趙范是曹操的人,所以在劉耷兵臨城下之後選擇投降,但最終還是跑回了北方。

不過派遣到武陵郡的人卻是被金旋驅逐掉,他並不認可曹操的統治。現在曹操在赤壁吃了敗仗,江陵被周瑜重重包圍,明顯勢力是伸不到長江以南,在這種情況下,金旋更不會理曹操。

但是面對進入武陵的劉耷,金旋也不敢大意。頗有自知之明的金旋,知道自己不是劉耷的對手,於是在金旋的要求之下,與劉耷進行了這麼一次會面。

「劉使君手底下的將士,似乎非常厲害!」看著遠處在道路上飛馳的劉耷騎兵,鞏志也是忍不住說道。

這次劉耷來的人並不多,但看身手都非常高強,畢竟劉耷手底下很多都是打老了仗的老兵,和金旋手底下沒怎麼見過血的郡兵不是一個概念。

萬一會面時劉耷要是對金旋有什麼不利的想法,同等數量下,恐怕金旋這點兒人還真擋不住。

「無妨!我金旋在武陵做了四年太守,對武陵百姓沒有尺寸之功。反正也打不過劉玄德,我早已經有了投降的想法,希望不要讓武陵百姓遭此兵災!我之所以想要見一下劉玄德,只是想要最後再確認一下!他究竟想要做什麼!」

「見過金公!」就在這會兒功夫里,劉耷已經帶著手底下的人跑到了金旋面前,然後主動金旋打起招呼。

劉耷在荊州蟄伏了八年,這段時間沒少結交各路人士,交情都交到交州的蒼梧太守吳巨那裡,認識個武陵太守實在稀鬆平常。

「金旋見過劉使君!劉使君挾赤壁勝勢,又有大公子出面勸降,金旋受景升公大恩,自然不敢抵抗!只是現在我想找劉使君確認一件事情,您起兵反對曹孟德,究竟是為了什麼?」

「現在漢室傾頹,天子被奸臣所挾。而我姓劉,流著高皇帝的血,興復漢室便是我的職責!現在宗室無人,僅存的劉季玉僅能守護住自己的一畝三分地,如果我再不站出來,誰還能守衛大漢四百年的社稷?!」

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本來就是一個政治家的基本素質,面對著漢室忠臣金旋,劉耷自然要說金旋喜歡聽的話,更不用說劉耷本身也是這麼想的。

一開始的劉耷,只想著在亂世之中活下來,後來到了荊州,因為有劉表忌憚,劉耷也不敢把口號喊得太響,只能一味反著曹操來干。

等赤壁之戰後,有了諸葛村夫這麼一個戰略規劃大師之後,劉耷終於勇敢得喊出了興復漢室的政治口號,甚至於劉耷本身都覺得,自己便是漢室。

「倘若玄德公真得能夠興復漢室,又準備如何與當今天子相處?」緊接著金旋又問出來一個問題。

一時間場面有些沉默,不過劉耷卻是淡然一笑:「如果我說自己解甲歸田,還政於天子,金公相信嗎?」

「自然是不信!」

「不錯!即便是我願意退,做一個閑散的王爺,我手底下的人會願意嗎?他們辛辛苦苦追隨了我幾十年,可不是讓天子來摘桃子的!讓天子握著權柄,他們都會睡不著的,我也不會睡得著!我也不瞞金公,真到了那個地步,我必然要讓天子內禪於我!即便是不內禪於我,也會讓天子內禪於我的兒子!我姓劉,流著高皇帝的血!當年光武帝能夠繼承大統,我為什麼不能仿效光武帝的故智,當這個皇帝呢?我當了皇帝,至少會給天子一個安樂王爺做做,對他來說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總比大漢江山四百年的社稷毀在他手裡面強!」

曹丕逼迫獻帝禪位於他,成了此後兩千年間的一個大笑話,最後還被司馬家有樣學樣再來了一次。

但是劉耷要是逼迫獻帝禪讓於他,卻並不會惹來太多的爭議,因為劉耷姓劉,是響噹噹的漢室宗親,前面更是有位面之子劉秀給劉耷探過路。雖然劉秀沒有走禪讓這一步,但是把這個小宗繼承大宗皇位的理論依據全都給鋪好了。

「我們京兆金氏世為漢臣,所效忠的不是某個漢室天子,而是漢室這個整體,現在天子被曹賊挾持,諸如劉季玉這樣的宗室又是守戶之犬,不堪大用。如果玄德公不站出來匡扶漢室,恐怕漢室江山將會被逆賊所奪!為了效忠漢室,金旋願意侍奉玄德公為主,匡扶漢室!」

當聽完劉耷的話之後,金旋也是躬身向劉耷行禮。二百年前已經有過光武帝中興漢室的傳奇,當時金氏也沒有繼續抱著劉徹的後代,而是認可了光武帝。

現在皇位由長沙定王一支,轉移到中山靖王一脈,真不是什麼不可接受的事情。說不準再過二百年,天下再次大亂,大漢的皇位,可能還會傳到楚元王一系呢。

聽了金旋的一番投效之詞,劉耷心花怒放,自己瓢潑了這麼久,終於又有一片地盤了。

劉耷一邊琢磨著如何儘快和身在許都的金禕聯繫起來,一邊也是趕緊走近攙起了金旋:「有金公這一番話,武陵百姓少了一場兵災,將來劉備真得能夠匡扶漢室,定不忘金公的納土之功!」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7章 劉秀做得,我做不得?

2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