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真的,真的醉了

第57章 真的,真的醉了

一小時之後,蕭戰酒足飯飽離開這家酒樓,李福親自護送。

二人上馬,李福謝道:「多謝,這份情義我李某記下了。」

很明顯蕭戰做出了一個讓李福滿意的選擇。在裡面吃了一個小時,他和龍師想必打成了某種協議。

蕭戰拉住馬繩,帶著醉意,問道:「師戰地醫院在何處?」

「就在鎮子的西面,馬廣村附近。我看你有點醉,還是我帶你去吧。」

「不勞兄台,告辭!」

蕭戰用力拉了下馬繩,朝著西面飛奔而去。

蕭戰這完全是酒駕。說實話,這小子根本就不會喝酒,BBQ喝點脾的都上頭,更何況剛才喝的還是白的。

在馬廣村附近的一處開闊地上,有一座巨大的營區,這裡就是88師臨時的戰地醫院。

蕭戰滿臉通紅,一身酒氣,晃晃悠悠的來到營區門口。這時數量卡車從營區里開了出來,車上運載的是重傷員,他們將通過鐵路被送往鄭州醫治。

「兄弟,一路保重!」

蕭戰不由的沖著那幾輛卡車敬禮,並大喊了一句。在車上有自己同生共死的兄弟,也許當中一部分人永遠就回不來了,他們將帶著著殘軀度過餘生。

進入營區,周圍的很多醫務人員都認出了蕭戰。由於搶劫醫療物資一事,蕭戰早已成了戰地醫院的名人。

一名年輕的護士沖蕭戰喊道:「蕭連長,你這回又過來搶什麼?」

蕭戰帶著醉意喊道:「搶你回去做媳婦啊,你願意嗎!?」

「哈哈哈」

「……」

蕭戰的醉話引來了周圍人的鬨笑,那護士紅著臉轉身跑掉了。

「污言穢語,戰地醫院不能騎馬你不知道嗎!?」

「現在才知道,抱歉。」

蕭戰笑著下馬,周立仁帶著怒色來到蕭戰面前,道:「你喝酒了。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有心思喝酒。」

「喝了點,這事你可管不著。」

「我是少校,你是上尉,我級別比你高,你說我管的著管不著。」

蕭戰冷笑了下,道:「過不了幾天我也是少校,少校參謀,呵呵。」

周立仁臉色一變,道:「剛才是和龍師喝的酒吧,看來你為了陞官做了昧著良心的事,蕭戰我看錯你了!」

蕭戰似笑非笑,道:「又是林夕兒告訴你的吧?你們果然是一夥兒的。」

周立仁一臉嚴肅,道:「之前你說了這麼多大義凜然的話,其實就是想讓我們當你陞官的墊腳石。蕭戰,你這麼做對得起死去的弟兄嗎!?」

蕭戰突然瞪著周立仁,對方似乎戳到了蕭戰最痛的地方。見他雙手用力抓住周立仁的衣領,對方半個身體被蕭戰舉了起來,然後用沉重的語氣說道:「小子,你罵夠了嗎?你知道什麼?你又懂什麼?」

「沒有!」周立仁指著蕭戰,道:「我看不起你知道嗎?」

蕭戰眼神一變,推開了周立仁,又無力道:「我用得著你看的起我,我也沒必要跟你解釋。」

和周立仁這麼一鬧,蕭戰的酒意消散了不少,隨即轉身去看望自己的部下。

周立仁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蕭戰似乎有很重的心事,在言語中甚至能直接感到他內心的痛苦和無奈。

周立仁不知道蕭戰和龍師達成了什麼樣的協議,唯一可以確定的是,這協議叫雙方都很滿意。

看望完所有一連的傷員之後,蕭戰去了重傷員所在的大棚。營地的重傷員基本都被運往後方,在大棚里唯獨留下了一人,那就是張靜。

不管工作人員如何勸解,張靜始終不願意離開。張靜外表看似柔弱,可是她有一顆堅強的心,這一點蕭戰領教過。

蕭戰進入病房,見張靜孤零零的坐在床邊,用她不擅長的左手勉強吃著中飯,蕭戰心中一陣心酸。張靜的右手沒了,今後的日子真不知道該怎麼度過。

「蕭連長,你來了。」

張靜見到蕭戰後強顏歡笑,然後放下筷子起身。

蕭戰走上前坐到相鄰的病床上,然後拿起鐵飯盒和筷子,道:「我來喂你吧?」

張靜坐回到床上,笑道:「不用,我可以的。」

「我喂你。」

「真的不用,蕭連長你不可能喂我一輩子吧。人總是要站起來面對現實,我的手殘了,但不想我的心也殘了。」

第一次見張靜,她給蕭戰的感覺是軟弱,一吼就哭的小女生,她除了胸大沒什麼優點。後來,蕭戰在她身上看到了毅力。而這次,蕭戰又從張靜身上看到了樂觀、堅強。

蕭戰放下飯盒,龍師的事情一直在擾亂著自己,所以他現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安慰的話。張靜只是看著蕭戰,等他說話。

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氣氛突然變的有點尷尬。最後還是張靜開了口,道:「你喝酒了?」

蕭戰機械的回了句:「喝了點,其實我不會喝酒。」

「聽說你遇到了你的表妹。戰士們都傳開了,她美若天仙,跟仙女下凡一樣。」

「是啊。不過她就是我的表妹,沒別的。」

「才怪。她這麼漂亮,男人不動心那還是男人嗎?」

「只看女人的外表,以及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我認為都是膚淺的男人。你看我是那種膚淺的男人嗎?」

張靜聽后捂嘴而笑,氣氛一下子變的輕鬆起來,她指著蕭戰,道:「你是,你就是!每次和我說話,你都會偷瞄我的胸部。」

蕭戰頓時尷尬不比,張靜赤裸身體躺在床上的畫面又浮現在了腦海中,這使得蕭戰的血液再次血管里沸騰。蕭戰經常說自己是「君子劍」就是這個原因,人的本性就是如此。

蕭戰見床頭柜上有紙和筆,於是用筆在紙上畫了一個黑點,然後放在張靜的面前,道:「因為你只有胸大的特點,叫人不得不去注意,就像白紙上的黑點。還有,我自信自己是個好軍人,但我不自信自己是個好人。」

蕭戰妄自菲薄很好的化解了尷尬,這是心理學上的一種「自嘲行為」。他是一種語言藝術,一種自信的人才敢用的智慧。

人際交往中,我們經常會遇到尷尬的情境,用「自嘲」「自我開涮」對付窘境,不但能讓自己有台階下,還會產生幽默的效果。一般來說,沒有豁達、樂觀、自信超脫、調侃心態的人是辦不到的。

張靜再次捂嘴而笑,可是蕭戰卻笑不起來,他似乎變的比之前更加嚴肅,隨即道:「去鄭州吧。」

蕭戰的話讓張靜回到了現實,一個非常、非常、非常殘酷的現實。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抗日之心戰之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抗日之心戰之王目錄 抗日之心戰之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7章 真的,真的醉了

7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