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非常 非常殘酷的現實

第58章 非常 非常殘酷的現實

張靜低著頭一言不發,蕭戰發現她的身體在發抖,這說明她的內心十分害怕。一個如此堅強的女孩竟然會害怕到發抖,由此可見現實對她有多麼殘酷。

蕭戰安慰道:「我給你們爭取到了最高的補助金,你不用為以後的生活犯愁。」

張靜低頭道:「我知道,你是個重情重義的人。我也知道,我傷好后必須離開部隊。可是我就想多待一天是一天。」

說完,兩顆巨大的淚珠從張靜臉頰掉落,狠狠的砸在她病號服的褲子上。

蕭戰心中一震酸楚,這是他唯一能為重傷員做的。

蕭戰和龍師打成的協議之一:給傷殘的士兵最優越的補助,包括他們之後的生活,生活費有當地的政府補助。還有,犧牲的士兵給予三倍的撫恤金。

蕭戰知道這不現實,物價會飛漲,當地政府是信不過的。可是,蕭戰又能如何呢?所以後來蕭戰才醉酒,但是借酒消愁全是騙人的,它根本就改變不了什麼。

蕭戰以為這句話能叫張靜心裡稍微寬慰,可是張靜的褲子已經被淚水給濕透了。

半天後,張靜哭嗓的說了句:「我無家可歸。」

蕭戰心中一震,問道:「你的家……」

「南京。」

蕭戰沒再多問,那是很多中國人的噩夢。

此刻蕭戰才意識到自己忽略了最重要的一點,半個中國都淪陷了,一些傷殘能遣返到哪裡呢。

張靜抬頭看著蕭戰,哀傷道:「蕭連長,我的父母,我的弟弟妹妹,他們全部被鬼子殺死了。弟弟才14歲,妹妹才12歲。」

「……」

「我想留下,我想抗日,我想報仇,可是現在的我……」

「……」

蕭戰一直說不出話。當年成為特種兵的時候,部隊就進行過愛國主義教育,教官帶著他們去參觀了南京大屠殺博物館。那一幅幅慘絕人寰的照片,那一個個觸目驚心的數字,蕭戰至今記憶猶新,震撼未退。

蕭戰是軍人,百姓遭到侵略者的屠殺這是軍人最大的恥辱。

「碰~」的一聲,正當蕭戰內心五味雜陳的時候,張靜含淚突然跪在了自己面前,淚眼汪汪的仰望蕭戰,撕心的哀求道:「蕭連長!蕭連長!讓我留下好嗎?我不想離開部隊,我真的是沒地方可去了!」

蕭戰驚呆了,驚的他做不出表情,驚的他做不出動作,驚的蕭戰不知所措。

部隊不是收容所,它不可能留下傷殘人員,這就是殘酷的現實。

「蕭連長……」

張靜準備磕頭,她已經完全放棄了尊嚴。她已經沒有了家人,沒有了可去的地方,離開部隊就是死路一條,這就是她即將要面對的殘酷。

蕭戰緩過神,立刻攙扶起張靜。張靜只剩下了一隻手,所以蕭戰也只能一隻手攙扶。

張靜又一次哀求:「蕭連長,讓我留下,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蕭戰擦拭了下張靜的眼淚,隨和道:「你這是幹嘛?」

張靜被蕭戰攙扶回了床上,可是她的眼淚還是停不下來。

蕭戰不知道少了一隻手的女人能做什麼?可不管做什麼,留在部隊至少有個家,有人照顧。可是,如果張靜被遣返地方,真不知道以後她要過著什麼樣的悲慘日子。嫁人嗎?有哪個男人會娶一個少了一隻手的女人,就算有……蕭戰不願意繼續想象,太殘酷了。

張靜望著蕭戰,帶著期待問道:「你答應讓我留下了?」

蕭戰站了起來,輕輕笑了笑,道:「如果你走了,我以後就偷窺不了這麼大的胸部了。」

張靜已經失魂落魄,失去了判斷能力。她聽到后竟然慣性的揭開自己的上衣,想叫蕭戰看自己的胸。由此可見,她的心已經亂了,腦子全是要留下的念頭。

那雪白的深溝浮現在了蕭戰面前,蕭戰抓住張靜的手,道:「輕易得到的東西,是不會有人珍惜的。你還是冷靜一下吧,我會和團長商議讓你留下。」

說完,蕭戰鬆開手轉身離開了病房。

蕭戰已經決定要和上天斗一斗,改變無數人的命運,一個張靜的命運又算的了什麼。

離開病房,在門口蕭戰發現周立仁正帥氣的靠在鐵棚欄上。

蕭戰一動不動的問道:「你都聽到了?」

周立仁點了點頭,蕭戰又問道:「那你的看法是什麼?」

周立仁吐了口氣,道:「你不是不在意我的看法嗎?我很同情裡面的人,但我更想知道你和龍師到底做了什麼樣的約定。」

「不是約定,是協議。」蕭戰看著天空,說道:「我只是想和瞎了眼的老天爺鬥上一斗,事情就這麼簡單。」

「和老天爺斗?」周立仁走到蕭戰身邊,問道:「你有這樣的力量嗎?」

「沒有。」蕭戰轉過身,用一種非常犀利的目光看著周立仁,說道:「但我想試試。」

「你變了,變的有點偏激,變的開始自我。」周立仁呼了口氣,勸道:「我們是人,人幹不了神的事情。林夕兒一直都很擔心你,怕你覺得自己強大而迷失了自我。」

「你說林夕兒?」

「你別看她的外表,其實她是個很了不起的人,就是胸小了點,呵呵。」

「……」

「林夕兒在背後為你做了很多事情,其實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們之前並不認識,她來88師也有幾個月了,可從來沒有和你接觸過。可就在一夜之間,你竟然成了她的全部。」

蕭戰一時說不出話來,他到現在都看不透林夕兒這個人,不過她不遺餘力的幫自己那是事實。為什麼呢?

蕭戰能想到的答案只有林雨欣,她已經知道了自己來到了這個世界,所以在背後策劃,找一些人來協助自己。

周立仁看著遠處,繼續說道:「說實話,我很嫉妒你知道嗎?我們可以成為戰友,但永遠成不了朋友。」

這向是一種宣戰,說完之後周立仁就離開了。

蕭戰騎馬返回524團負責的防區。晚上他就要干一件瘋狂的事情,改變歷史,改變無數人的命運。林夕兒說自己是人,可是自己有預知未來的能力,這就是神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抗日之心戰之王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抗日之心戰之王目錄 抗日之心戰之王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8章 非常 非常殘酷的現實

5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