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負己

第311章 負己

尤勁回到辦公室坐下沒多久,便聽到幾記敲門聲。

勁享這間辦公室是個通間,別說前台,連玄關都沒有。

所以,工位上的尤勁一轉頭,就能看到玻璃門外的小小正似笑非笑地望著自己。

方才小小那一通靈魂拷問,攪得尤勁現在還有些心亂,他回以小小的,自是個「懶得理你」的白眼。

倒是那位形象邋遢的IT,還以為小老闆這是忘帶門禁卡而敲門,他幾步走到門口,摁開了電子鎖。

不過,小小並沒推門而入,他只對那IT點頭作出「謝謝」的示意,而後繼續望向尤勁,且做了個「出來一下」的勾手動作。

尤勁則將「懶得理你」完全貫徹,不再去看門口方向。

數秒后,只聽「嘀」得一下照門禁卡的提示音,再是門被推開的響動,接著便是一聲咆哮:「出來!!」

頓時,包括尤勁在內的勁享全員,統統一臉驚訝地望向了門口。

小老闆猛然吼大老闆的場面,著實新鮮到令人驚訝。

皺眉回應時,尤勁一時都不知該用什麼口氣:「喊你媽個......」

「電話!!」小小再一聲咆哮,利落地截住尤勁罵了一半的粗話。

眼見小小舉著似乎正處通話狀態的手機,尤勁的第一反應,是方元生來電。

進入2009年後,阪泰單反品線的佔比,如尤勁的預料開始暴漲。

協豐,本已失去了內地代理權,卻憑那紙與勁享捆綁在一起的單反品線包銷協議,而重新奪回了半壁江山。

這一起死回生,讓方元生不得不向尤勁低頭,且在之後的業務布局中唯尤勁馬首是瞻。

不過,或是礙於面子,抑或是嫌尤勁說話陰陽怪氣,方元生如今更喜歡跟小小溝通。

尤其是這幾個月,方元生數次不幸撞在尤勁心情正差時去電,碰了好幾鼻子灰。

以至於近些日子,他有事都是先打小小電話,確認完尤勁的情緒是否平穩,才鬆了口氣似地來一句「把電話給你勁哥」。

此刻,尤勁面帶不滿地走到門口,接過小小的手機便沒好氣道:「你他媽的……是吃過我虧的女人么?直接打我電話都不敢了?」

「是。」

一個「是」字,激得尤勁那條正處於放鬆涮人狀態的聲帶驟然一緊,下意識間發出聲:「咔?」

卻聽電話那頭淡淡一笑:「什麼卡?你在彩贊的工資卡?」

尤勁本只是想「啊」一聲表示驚訝,只因喉頭瞬間的痙攣,才發出了那聲「咔」......

而就算稍稍緩過衝擊,再開口時,他的聲音也像是八零年代科幻片里的中古機器人:「是......你......」

「是我,一個吃過你虧的女人。」

對於電話那頭的女人,究竟算不算佔到過其便宜,尤勁不知道......但他總歸聽得出那是李凝思。

小小則略有鄙夷地望著全身動作都變得機械的尤勁,隨即搖搖頭,將他慢慢攬到了吸煙點。

其間這幾十秒,電話兩端皆未開口。

李凝思前兩句接話,波瀾不驚,可她在這靜默中的呼吸聲,在尤勁聽來並不平穩。

「對手」的慌亂,向來是尤勁的鎮定劑。

當他依然機械地叼起一支煙,且被小小點上后,再開口的腔調,多少平滑些許:「李總,疏於問候了。」

李凝思一聲乾笑:「尤總忙嘛。」

「要說忙,哪裡比得上李總......」

一旁的小小,冷森森地切入一句:「你他媽的......再扯這些不咸不淡的,就把電話還給我。」

尤勁瞥了小小一眼,想著要說些有意義的話,口齒又含糊了起來:「找我是......」

「有事。」李凝思的介面,倒是很乾脆。

「講吧。」

「見面講。」

「哪裡?」一聽到「見面」兩字,尤勁的應聲,有著條件反射般的欣然。

兩秒后,他又頓覺不妥:「不是,什麼事......」

「晚上,我請你吃飯,什麼事情,到時候說。」

小小就看到,尤勁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為難......為難片刻,他忽然做出個罵人的口型,才壓下了為難之色。

只因尤勁方才為難的是:晚上去見她,又該怎麼跟謝芊芊解釋?

如今田地,第一反應居然是要爽謝芊芊的約,回過神來的尤勁當然「罵醒」自己。

「今晚......有事,明天,明天晚上......好不好?」

李凝思猛地提高了嗓門:「不好!」

尤勁被吼得臉色一僵,過去良久,才緩聲開口:「今晚真的......」

「那就早一點。」李凝思的語氣重新平穩。

「早一點?」

「四點,你過來。」

「我晚上有......」

「四點,在銳華樓下等我,見面說完想說的就散,不妨礙你晚上的安排。」

「那就......」

「四點見。」

「四......」

尤勁話沒說完,電話已被李凝思掛斷。

低頭看了會顯示「通話結束」的手機屏幕,尤勁皺著眉,慢慢看向小小:「她怎麼會突然......」

「不突然,一點都不突然。」小小一聲冷笑,「是我電話打給她,跟她說,今晚勁哥要去給別的小姑娘單獨慶生了......她一聽,就叫我把電話給你......」

「我冊!」尤勁的疑惑表情,一下跳幀成了憤怒。

小小回以怒視的,是十足的戲謔:「你瞪我幹什麼?」

尤勁咬牙切齒地逼向小小:「跟你講過,不要多事......」

「凶什麼?」面對尤勁湊上來的精神病臉,小小並無懼色,「你他媽的......剛才接起電話,如果是直接掛斷,或者來幾句硬話打發她,現在都可以凶......」

說到這裡,小小亦勃然翻臉:「被她幾句話一說,幾乎就想放人家謝芊芊鴿子,還有臉跟我凶?!」

這話,訓得尤勁目瞪口呆,再開口時,他就像條被石塊砸痛的吠犬一般,想要維持兇相,卻已掩飾不住心虛:「我什麼時候......」

「你不要什麼時候!虧得你大概良心發現,實在對謝芊芊過意不去,你才......」話至此處,小小搖搖頭,「別的我不說了......你自己趕快想想清楚,今天,是準備跟誰說對不起。」

尤勁愣愣地看了小小一會,而後擠出個顯然是在逞強的嗤笑:「我對不起誰了?下午過去,只不過聽聽她要說的是什麼,晚上定好的事情,變不了。」

小小隨之嗤笑:「你覺得,她想和你說什麼?祝你幸福?」

「總不見得是......想跟我繼續下去吧?」

小小臉色一正:「如果是呢?」

尤勁連眨了幾下眼,接著端出個十分淡然的微笑......

可他剛要回話,就被小小擺手打斷了:「你看你這副樣子,是個人都看得出接下來要口不對心了。好好跟你講......反正,肯定要對不起一個......」

尤勁抬手一推小小:「你說......我有對不起她?」

「看看,又惱羞成怒了......」被推得一個踉蹌的小小並沒動怒,而是沉聲嘆息道,「你對不對得起別人,我無所謂......我只勸你,作決定前考慮清楚,別搞到最後既負人、又負己。」

言罷,小小轉身回了辦公室。

尤勁木然地留在原地,輕搖幾下頭之後,他苦笑出聲。

無論是否承認,方才一聽到李凝思的聲音,一種心瞬間就被勾走的感覺,明明白白。

想要對抗這種感覺,便是負己。

儘管李凝思先前在電話中足夠強硬,可她一收到小小的「通風報信」,就卡在這個節點非要約見......

箇中理由,實在無須細想。

以尤勁對李凝思的了解,他倒不認為女孩真會拉下臉來直言挽回。

但是,李凝思這樣的人,總不至於特地約尤勁出來說一句「從此是路人」之類的廢話。

故而,在尤勁想來,即便李凝思今天不會明言複合,也會留出挽回的餘地。

倘若如今仍是和謝芊芊涇渭分明,李凝思的一句軟話、甚至一個哀怨眼神,都可能打得尤勁丟盔棄甲。

偏偏,與謝芊芊之間,已然只剩一層一捅即破的紗紙。

現在回頭,當然是負人。

真心親近之人,他從來不負......

所以,他能選的,只有負己。

負己的同時,算不算負了李凝思?

這在此時的尤勁想來,也不至於。

畢竟,之前若非認為自己才是被負之人,本不會決裂。

頭緒利害,好像是不難理清。

再次回到辦公室的尤勁,卻照樣陷入糾結,沉悶了一上午。

直到午餐點,謝芊芊輕拉了尤勁兩下衣角,尤勁都無法裝出若無其事的表象,而只能回以牽強掩飾:「胃......不是很舒服,隨便幫我買點什麼好消化的回來吧。」

之後,謝芊芊帶回一碗皮蛋瘦肉粥,尤勁只吃了一半,便沒再動。

如此一來,謝芊芊反倒緊張起來。

三點來鍾,趁著尤勁去吸煙,謝芊芊跟了過去。

「尤總,你人......不舒服嗎?」

為了掩飾心亂,尤勁便順著坡下:「是,我也不知道怎麼了……」

謝芊芊頓顯黯然:「那晚上是不是......」

這份黯然,令到尤勁心中一酸。

他趕緊換上了謝芊芊習慣面對的強勢輕笑:「謝芊芊,不要自作聰明。」

「啊?」

「看我狀態不好,就想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弄潮者的嘲弄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弄潮者的嘲弄目錄 弄潮者的嘲弄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1章 負己

9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