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 越州之亂

第六百八十八章 越州之亂

秦蒙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為了別人的婚事而忙得像個孫子一樣。

這一次,秦蒙可是深刻體會到了,皇家儲君婚姻有多麼繁瑣勞神耗力。

沒別的,繁瑣禮儀,為的就是彰顯皇家的威嚴氣派,讓世人不得不對皇家的所有一切都頂禮膜拜。

你說這玩意是虛的吧?但真能唬得住老百姓,你說這是實的吧,又有點下雨天打孩子。閑著也是閑著的味道。

最讓秦蒙苦不堪言的,就是一系列的排演,他作為主婚人。是需要時時刻刻露面的,這可不是開玩笑,堂堂太子太傅,露這麼大的臉,別說是走錯一步路了,就是面目表情不自然。都能讓人噴死!

秦蒙已經記不清自己多少天沒有回家了,甚至連睡覺的時間都模糊了。

反正只要你一睜眼,就有無數的事情撲面而來。

這是非常磨性子的事情,你就算是心情不好發火了,別人干受著之餘,該找你還是得找你,誰讓你是第一責任人呢?

這一天,秦蒙剛剛偷空和衣睡下,就聽見手下火急火燎喊道:「大人,大人,急事,急事!」

秦蒙一個高蹦起來,忍不住喝道:「吵什麼吵?本太傅這才睡了多長時間?吵吵吵的,難道天塌下來了?」

「賢弟,天沒塌下來,但也差不多了。」

秦蒙聽到這個聲音,陡然清醒過來,是劉進!

楊堅身邊的執禮太監過來了。肯定是大事啊。

秦蒙想要把劉進讓進來,劉進卻是說道:「兄弟,趕緊走吧,聖上可是在皇宮裡等著你呢。」

在皇宮等著?秦蒙心頭一凜,趕緊整理了一下衣冠,跟著劉進就往皇宮那邊走。

路上,秦蒙有心想要問問是怎麼回事,但劉進和身邊的小太監都神情肅穆,讓秦蒙生生把話咽了下去。

到了皇宮。秦蒙才發現,元胄,高熲等一干柱國大臣,全都在楊堅左右。

秦蒙更是心驚,趕緊想要跪倒問安,卻被楊堅一擺手:「免了,一旁候著。」

還沒等秦蒙找位置站好,就聽元胄說道:「陛下,越州發生的事情。晉王殿下已經說得很明白了,須要朝廷派大將協同處理,而且,晉王殿下已經點名欲秦太傅前往,事急,容不得多議了。」

秦蒙這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元胄一說越州,秦蒙就知道,這應該是大隋統一江南之後,在越州這個地方,發生了嚴重的叛亂。

自東晉以來,江南地區,一直是刑法對門閥世家過於寬大,所以,這些門閥世家一直就仰仗自身勢力。超越朝廷法度界限,欺壓庶族。

等到大隋統一江南之後,不單是把江南的地方官員悉數換掉。而且是一改以往的寬鬆法度,做事情嚴格以律法為準。

這就極大限度限制了江南原有的門閥世家的利益,因而他們滋生了強烈不滿。

江南門閥世家不滿之餘。蓄勢待機而動,他們先是造謠,說大隋當朝,要把江南人全部遷往關中地區,在江南一帶引發了極大的恐慌。

在這個基礎上,婺州汪文進,越州高智慧,紛紛起兵造反,自稱皇帝,鼓動江南地區的人,全都反對大隋。

在汪文進和高智慧的鼓動下,幾乎原陳朝境內的所有州縣。全都發生了叛亂,規模極大,光是聚眾一萬以上的叛軍,就有近十股,數千之眾的,不下二十股。不滿千餘眾的,數不勝數。

這些人看似烏合之眾,卻是能夠彼此呼應增援,殘殺大隋官員,幾乎數日之間,就有大隋徹底被趕出江南之勢。

應該說,大隋大一統之後的江南叛亂,尤其是以婺州越州為首的叛軍,還是給大隋造成了不小的麻煩的。

在這種情況下,揚州總管楊廣,總攝江南諸事,向朝廷發來救急文書,也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點名要秦蒙救援,這就有點不正常了。

在正史記載中,江南叛亂之後,大隋派出的人手,是楊素領銜出征的。

秦蒙覺得,總不至於楊廣要誰,楊堅就會給誰吧?

正想著,就聽講高熲說道:「眼下江南雖亂,但晉王殿下素得人心,且保有建康幾處險塞,自保之餘,不日就會反擊。叛亂者勢重,卻是污合之輩,晉王殿下只消提一軍出擊,就可橫掃江南。」

不得不說,高熲的眼光和判斷都是很準確的,江南的亂軍,可以殘害大隋官員,但真的碰上大隋的百戰正規軍旅,那是絕對不堪一擊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八十八章 越州之亂

9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