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理由充足

第六百八十九章 理由充足

秦蒙聽著聽著,就感覺不對了。

元胄陳述的理由,是勸楊堅接受楊廣的建議,調秦蒙去江南,協助楊廣平叛。而高熲則是力爭讓秦蒙留下來,大隋人才濟濟,即便是晉王楊廣需要幫手看,派出別的大將,一樣可以達到目的。

這是個非常詭譎的畫面,江南平叛,這可是當今大隋為數不多的可以撈取軍功的機會了。

元胄跟秦蒙是有仇的,卻是贊同秦蒙出去。高熲現在算是跟秦蒙同屬東宮勢力。反而是不想讓秦蒙出去。

秦蒙想來想去,覺得元胄和高熲,實際上並不是圍繞他展開辯論的,而是各為其主。

元胄的身後是楊廣。高熲的身後是楊勇,現在,軍功什麼的,在他們眼裡都是蠅頭小利了,奪取大統,才是真正的目標。

楊堅臉上十分平靜,靜靜聽著這些心腹大臣的爭論。

秦蒙卻是發現,楊堅表面上古井無波。但他的平靜外表是僵硬的,說明他的淡定多少是有些偽裝的。

這也難怪,江山是楊堅的,沒誰能比他更著急江南發生的事情。可是,楊堅又不得不顧及手下的意見,畢竟,你指著人家為你辦事,總得聽聽人家的意見吧?

當個皇帝,有時候真的是很悲催的事情。

「秦愛卿,你是怎麼看的?」

秦蒙有些猝不及防,他沒想到,楊堅會突然之間問起他了。

「這個……陛下,此間皆大隋重臣,眼光謀略,遠勝小臣。小臣無甚見解,還是想聽聽前輩大臣的意見。」

楊堅冷冷道:「朕在這麼緊要的時刻將你招來,可不是聽你謙虛之詞的。有什麼想法直說,說的好了,那是你本事。說的不好,也就沒有下一次了。」

秦蒙聽得出來,楊堅話語里有些煩躁了,江南發生叛亂這麼大的事情,聚眾商議,卻是爭論不休。這個帝國掌舵人,本就憂心,加上心腹大臣呱燥,能不上火么?

「陛下,依臣看來,江南之事,勢大,但不足以成氣候,平叛,在首要,而不在亂眾。故而,臣覺得。八字可定江南,擒賊擒王,攻心為上。」秦蒙也不敢再說其他,很簡明扼要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楊堅臉色這才稍稍放緩,擺手道:「說下去。」

「陛下,江南叛亂勢大,並非百姓厭惡大隋,而在於江南門閥蠱惑也。大隋未破江南之時,庶族以及百姓,皆受門閥之苦,僅苟活而已。因此,江南庶族及百姓。其心與江南門閥必異,平叛需審明對手,擒其首要,安撫從犯,亂必平也。」

楊堅聽完,沉吟了一下,轉頭對其他大臣說道:「秦愛卿所言,諸卿以為若何?」

元胄大笑道:「秦太傅所言。正在點上。陛下,臣以為,派秦太傅出兵輔助晉王,捷報不遠矣。」

楊素一旁附和道:「陛下,秦太傅所言條理清晰,針對性極強,加之之前曾在江南用武,非常熟悉情況,雖然大隋可用之人甚眾,然如秦太傅事半功倍者,遍觀大隋諸將,恐無出秦太傅之右。」

楊堅終於點了點頭。他自己是有想法的,問清了所有人的意見之後,自然會根據情況,做出最後的決斷。

就在楊堅要開口的時候。高熲道:「陛下,臣以為,秦太傅能洞悉這些,晉王殿下未必就不能洞悉這些。別忘了。晉王殿下曾是秦太傅部下,深得秦太傅真傳,且晉王殿下天生聰穎,勇武過人,晉王殿下所需,乃是人手,並非秦太傅本人也。」

楊素一旁笑道:「高相此言差矣,晉王殿下苦守建康,自保有餘,而出擊不足,非晉王殿下足夠信賴的大將幫輔,不足以快速平定叛亂。秦太傅遠去江南,雖是辛苦些,但社稷需要,也是必須要走一趟的。」

高熲反駁道:「江南之事,或許秦太傅去最合適。然並非不可替代。但如今新都修建,秦太傅兼任京兆府尹,牽扯太過繁雜,他這一走,可是會影響到方方面面,楊大人若是不信,可直接去問宇文愷。」

元胄沖著楊堅說道:「陛下,高相所言。也有道理。不過,據臣所知,秦太傅之京兆府,手下官員關向李應,皆秦太傅舊部,非常得力,一應事情,俱是這兩位著手辦理。即便是秦太傅遠赴江南,臣也敢保京兆府必不會耽誤事情。而江南戰事吃緊,擇其他大將,未必就不能輔助晉王殿下平叛,然時日,就不好說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八十九章 理由充足

96.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