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水泄不通

第四十六章 水泄不通

傳令親兵飛送命令,半個時辰之後,西平守備軍上上下下軍官,全部都到齊了。

一眾軍官,未免有些忐忑,他們中,還有很多是處於飲酒甚至是醉酒狀態,西平大捷的狂歡,一直延續著。

即便秦蒙派出了人進行約束,但這股興奮氣,豈能是一時半會兒壓制下來的?

眾軍官可是知道秦蒙這位上司的脾氣的,只要干好了本職內的事情,一般不會找你麻煩。

可一旦瞪起了眼珠子,下手可黑著呢。

秦蒙臉上凝重,語氣卻是異常緩和:「各位破敵有功,慶祝一下也是在常理之中。不過,眼下又出現了新的敵情,所以,自即日起,西平主城內,嚴禁任何人飲酒。」

眾軍官齊齊拱手:「喏!」

秦蒙知道。大戰之後,尤其是大戰勝利之後,無論是誰,從緊張的心理一下子鬆弛下來,再加上勝利的自滿,很難在短時間內糾正,更不要說恢復到臨戰狀態了。

楊林那邊的事情。可不是一般的小事情。

無論如何,西平必須緊起來,然後才可以想其他的。

「孫茂,選二百精幹兄弟,分成四隊,每日交叉循環檢視四城防禦,無論是防禦工事,還是人員狀態,事無巨細,都要給老子管。有懈怠者,軍法從事。」秦蒙下了第一道命令。

孫茂躬身領命,秦蒙看了一眼周烈和魏達,沉吟一下道:「魏達,選一百健卒營兄弟。於城內巡視,特別注意可疑人等,如發現此等人,立刻拿下詳加盤問,確認是突厥細作,或是膽敢反抗者,就地正法。」

魏達和周烈都有些意外,因為周烈是健卒營主官,秦蒙下命令,怎麼會下給副手了?

不過,狐疑規狐疑,命令還是要遵守的。

「其餘各部,鑒於大戰剛休,可根據自身情況,安排部下輪流休整。但必須要給老子保證,只要出現敵情,所有能上的人員,必須裝備整齊出現在該出現的地方!」

所有軍官,見到秦蒙的時候,就已經有壓力了,現在,感覺壓力更大了。

秦蒙這樣的舉動,無疑是慢慢恢復戰備狀態,那種緊張感和壓迫感,可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得了的。

雖然秦蒙沒有從守備部隊官兵下手,但孫茂的監督和魏達的戰時一般的巡城,誰能不緊張啊?

秦蒙安排完,讓眾人離去,卻是給齊遠和周烈一個眼神。

兩人心領神會,磨磨蹭蹭,等眾人走後,才走到了秦蒙近前。

齊遠道:「將軍,莫非是是有什麼大事情?」

秦蒙示意兩人坐下,眉頭緊鎖道:「天大的事情。」

聽完秦蒙講述的情況,齊遠周烈面面相覷,怎麼也沒想到,主帥那裡,居然是有了這樣的情況。

「將軍欲待如何?」齊遠問道。

秦蒙嘆息:「一切,只能等謝蘊打探消息回來之後再說了。可咱們也不能就這樣乾等著。齊遠,你偷偷給我準備一些遠途行軍食量,備五百副行軍水囊,切記。一定要秘密進行,誰敢打探此中事情,立斬不赦!」

齊遠一凜,趕緊拱手稱是。

「周烈,給我選二百絕對精幹士卒,同樣,秘密進行,不得為外人所知。你親自統領這些人,每日進行長途跋涉訓練,所選之人,一律不得與外界接觸,如有違背,也是立斬!」

齊遠周烈不敢再多問了,他們是可以理解秦蒙的,涉及到主帥,這可是通天的事情啊,一旦出現意外引發了重大事件,可就不僅僅是腦袋問題了。

秦蒙把事情交代下去以後,又讓魏達找了一個熟知靈武至西平一帶地形的人。他幾乎足不出戶,每日里就和那人研究靈武郡周邊地貌。

除此之外,秦蒙就是盼著謝蘊的歸來。

一直到了約定的半月之期。謝蘊才趕了回來。

謝蘊滿身塵土,簡直如逃荒落難之人一般。

安頓謝蘊坐下,秦蒙讓人上茶倒水,待謝蘊喘了幾口氣才問道:「怎麼樣,王爺那裡是什麼情況?」

謝蘊一口氣喝了一大壺茶水,才喘息著說道:「王爺那裡出大事情了。」

見到金批大令之後,秦蒙隱隱感覺到楊林那裡發生了大事,可他沒想到,謝蘊帶來的消息,是如此可怖。

楊林統轄十萬大軍,進駐靈武,背托鹽川,金寧,弘化,對兵鋒正盛的突厥大軍,構成了極大的側翼威脅。

突厥人幾次想要解決掉楊林這個威脅,卻都無功而返。

在靈武方向戰事膠著的時候,原北周大將高寶寧獻詐降之計,才有了突破。

高寶寧此人,算是北周有名的將領,在楊堅代周立隋之後。叛逃至突厥人那裡。

為了把詐降之計演足,高寶寧殺了自己在突厥娶的妻子,以其人頭,備言在突厥鬱郁不得志,總是受突厥妻子欺迫,因而無時不刻欲回中原,以此賺得楊林信任。

待時機成熟后,高寶寧致信楊林,突厥大部計劃攻打金寧,具體計劃時間一一道明,言自己願意做內應,可與突厥行軍途中擊潰此部,為自己晉身之功,再回中原。

如此大的事情。楊林自不會輕易下決心,派出探馬斥候偵查,發現果如高寶寧所言,便下定決心要擊潰這一突厥大部。

楊林率八萬大軍出靈武,準備於馬鞍山一帶擊潰敵軍。

不想,高寶寧趁楊林大部傾出,派自己手下中原士兵,謊稱楊林麾下敗退士兵,賺開城門,直接拿下靈武。

楊林得知靈武已失,知道中計,欲退往金寧,不想,高寶寧拿下靈武,得了楊林部下,找那怕死之徒,星夜趕往金寧,先楊林一步,再次賺開城門,將金寧也拿下了。

老王爺神勇無匹,麾下猛將如雲。但三面環敵,縱有通天之能,也只能節節敗退。

最後,八萬人馬於馬鞍山水濺嶺停下,依託山勢紮下營盤,與敵對峙。

目前,突厥人二十萬大軍。已經把水濺嶺圍得水泄不通,看樣子,是想耗死楊林。

秦蒙聽得大驚失色:「如此算來,王爺被困水濺嶺,最少是一月開外了!八萬大軍,一個多月被困,可怎生熬過?」

謝蘊嘆道:「是啊。大軍外出作戰,根本攜帶不了多少糧食,被困這麼長時間,就算是把戰馬都殺了充饑,也解決不了多長時間啊。」

「謝蘊,汝勿多心,這些情況,你是怎麼了解得如此清楚?」秦蒙的謹慎,不是沒有道理的,哪怕是自己最親信的人,也要把獲得的情報徹底解析清楚,一旦根據錯誤的情報做出判斷和選擇,那可是會出人命的,非常多的人命!

謝蘊道:「長官,是這樣的,我健騎營出去,到了金寧附近,就感覺與往日不同,我便派人化妝,偷偷接近,才知道金寧已被佔領。如此重大事情,我豈敢怠慢?找了機會,捉得幾個舌頭,才知道金寧守備情況。通過捉來的舌頭,我又誘捕了一個軍官,從他嘴裡,知道這些情況的。」

「那軍官可曾帶來?」

「就在外間。」

秦蒙馬上讓謝蘊把人帶來,把自己的疑問反反覆復。顛來倒去問了幾遍,才確定,謝蘊所言之事,全為可信之言。

「謝蘊,帶健騎營的兄弟洗漱一下,只一天時間,半夜集結,等我命令。」

謝蘊知道,自己的長官要有所行動了,趕緊拱手告退。

秦蒙想了一下,讓親兵把孫茂,齊遠,周烈叫來。

「孫茂,我有事情要出去一下。具體時間嘛。就一個月吧。在此期間,你和齊遠暫代我職,西平所有防務,汝二人商量著來。若是意見不合,可以孫茂為主。一月之內,汝二人務必保證西平無事,過了一月,西平有事則責任不在汝二人。」

孫茂齊遠大為驚訝,但秦蒙無比凝重的表情,讓他二人不敢追問為什麼。

打發走了孫茂,秦蒙問周烈:「二百精幹健卒,可曾準備得好?」

「回將軍,一切都按將軍布置行事。」

「嗯,很好,馬上偷偷找到齊遠,把本將軍交代給他準備的東西帶上,今夜集合,夜半出城。」

周烈訝然,卻是不敢多問,趕緊下去準備了。

秦蒙此時腦海里各種問題成山,想要閉眼都閉不住,便只好躺著,眼看著房頂,等到出發的時間。

到了夜間,周烈謝蘊到秦蒙處,告知隊伍已經集結完畢,物資已經套上大車,一切準備齊全。

「北城出城,向金寧進發。」秦蒙沉聲命令道。

周烈領命,拿了信物,去北城開城門去了。

秦蒙上馬,剛要出發,卻見一人影風一般到了近前。

「哥哥,可是出去殺敵?我的兵器已經到手了,這一回,可得帶我去吧?」郝萌扛著特製的陌刀,無比興奮出現在秦蒙面前。

「你來作甚?給我一邊待著去。」

秦蒙想要喝退郝萌,卻不想郝萌說啥也不答應了:「哥哥,你莫耍賴,都答應好了,說我有了兵器就可以跟你殺敵,怎麼能說話不算呢?」

眼見郝萌聲音越來越大,秦蒙真想一腳把郝萌踹到陰溝里,但看樣子,郝萌這回是上來憨勁兒了,吵鬧必會驚動旁人,讓人去抓這小子,誰特么能製得住這傻小子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六章 水泄不通

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