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驕橫跋扈

第四十七章 驕橫跋扈

秦蒙試著說服郝萌,但這傻小子就認準了,說什麼也要跟著秦蒙。

郝萌還一身的理兒,說是哥哥總是偷偷摸摸做事情,一不留神,就什麼都錯過了。

既然是抓住了哥哥要去殺敵,那就得一直跟著,打死,也得跟著。

秦蒙一時間還真的拿郝萌沒辦法了,平常時候,連哄帶騙外加威脅,就能很好讓他聽話,可這貨真的來了憨勁兒,你還只能順毛摸。

「跟在我身邊,一點聲音也不要出,不然,不但不帶你,還不給你吃的,知道么?」秦蒙祭出了組合殺手鐧。

郝萌張開大嘴剛要說話,卻想起了秦蒙不讓他出聲音,便趕緊捂住了自己的嘴。忙不迭點頭答應。

秦蒙帶著點齊的人馬,悄無聲息自西平主城北門出去,在黑暗中辨別了一下方向,奔著金寧方向走了下去。

天明時分,秦蒙算算路途,跟熟知地形的下屬交流一下,再往前趕了一程。依僻靜處,把人馬安頓下來。

大家分吃攜帶乾糧肉脯,用罷飯食,秦蒙朗聲道:「各位兄弟,你們可知,我們這一次要去做什麼么?」

別說是普通士卒了,就是謝蘊和周烈,也僅僅是猜測,誰知道啊?

秦蒙帶著氣憤說道:「中原叛將高寶寧,詐降誘得我統帥王爺出戰,賺開靈武,金寧,將王爺圍困在馬鞍山水濺嶺,如今。已經一月有餘。王爺待我等如何,且思平日所食所衣,但有良知,敢忘厚養之恩乎?縱鷹犬畜生,尚知報主,食殘羹冷炙,主有難,未嘗不拚命也。我等堂堂男兒,主父被困,不敢奮身去救,豈非弗若鷹犬之畜生也哉?」

眾官兵聽罷,先是驚愕,馬上就激動起來。

沒錯啊,養條狗給點剩飯,都知道危險來臨的時候拚死護主,男子漢大丈夫,平時仰仗統帥恩典,吃好的穿好的,如今統帥有難,那沒別的,刀山火海,也要去救啊。

害怕危險,畏懼不前,那不真的成了秦蒙所說的,都不如鷹犬這樣的畜生了。

「將軍,既然王爺有難,那咱們還等什麼?上路啊,打啊,平日里吃好穿暖,好生養著,到了用的時候,好意思縮頭么?」

「對啊,將軍,既然王爺被困那麼長時間,咱們趕緊走啊。」

「特么的,敢對我們王爺動手,這不就跟當面抽我們嘴巴子一樣么?王爺就像是爹,打了爹,咱們這當兒子的要不找回場子,還有臉活下去么?」

……

一時間,眾官兵越說越生氣,擼胳膊挽袖子。恨不得馬上找人開練。

「各位兄弟,稍安勿躁!」秦蒙的冷靜,還是鎮住了場子:「圍困王爺的,可是突厥連同中原叛軍共計二十萬人。我等縱天神下凡,也不敢說將這二十萬人幹掉吧?為今之計,就是打開一個點,接應王爺出來,僅憑一腔熱血,徒送命爾。」

謝蘊見大家冷靜下來,有些擔憂了,便幫腔道:「長官必有良策,各位兄弟聽命長官即可。當日周盤,往昔霧隱嶺,長官皆是以少之眾破了強敵。只要各位不惜命,長官必能帶領大家完成使命!」

秦蒙的事迹,是很能服眾的,因此,眾人心裡也就有了底。

再退一步說,反正到了這般田地了,話也說出口了,還有後退的可能么?

秦蒙讓大家保持高度的紀律。所有的事情,都要嚴格按照統一行動行事,不得以任何的借口行個人之事。

行了兩日,快要道金寧城的時候,秦蒙派出偵查人員,進行抵近偵察。

偵查人員回來彙報,金寧城外的警戒十分嚴密,無論大小道路,全都有巡邏人員,這些巡邏人員多則幾十,少則十幾,想要不驚擾這些人繞到金寧城下,幾乎是不可能的。

秦蒙想了一下,說道:「咱們大搖大擺過去,怎麼招搖怎麼來,狂,會吧?都給我狂起來。」

健字二營的人,那都是精心挑選出來的,本就是驕狂之輩,現在,秦蒙要求他們表現出狂。那簡直就是本色出演啊。

秦蒙騎著高頭大馬,身穿林可君贈送的青黑新袍,鼻孔朝天,就好像是天老大他老二一般,領著同樣驕橫的手下,沿著通往金寧的官道,無比拉風行進過去。

官道上有金寧城佔領軍設下的哨卡,秦蒙讓其他人等著,自己大刺刺催馬過去。

那哨卡一看秦蒙身著大隋官軍甲衣,馬上就緊張起來。

「來者何人?」哨卡中的一個小頭目模樣的人,一邊緊張喊話,一邊已經讓人把馬牽過來了,看樣子,只要苗頭不對。趕緊跑路通知後方的人。

秦蒙打著響鼻道:「我乃高都督帳前參將盧挺,奉高都督之命去賺西平,如今,西平已經被我拿下了。」

這是秦蒙審問謝蘊抓回來的人得知的情況,結合秦蒙自己的推演,弄出來的這套說辭。

高寶寧在北周時候,曾任都督一職,雖然已經叛逃了,但其老部下依然稱其是都督。

那小頭目一愕,還是有些狐疑,手也不松韁繩,問道:「你說你是高都督麾下就是了?如何證明?」

秦蒙無比拉風拿出了金批大令,臉上無比倨傲道:「你可認得此物?」

這可是有點欺負人了,秦蒙拿的是大隋主帥的金批大令,還質問敵方的人認不認得。

「這,這……」小頭目有點三觀盡毀的感覺,他雖然不認識大令上的字跡,但也知道,這是大隋軍隊的高級令箭,你總不能拿大隋的令箭來壓不是大隋這面的人吧?

秦蒙下巴幾乎朝天了,一百個不忿道:「這是大隋靠山王統帥軍隊之令箭。高都督拿下靈武得之。哼,大隋的軍隊,可是認得此物,令至如帥親臨。高都督把如此重要物件交付與我去做事,難道還不足以證明本將軍的身份么?」

那小頭目一方面被秦蒙的驕橫跋扈鎮住了,另一方面,他被繞暈了。怔在當場。

高寶寧詐降計賺楊林,拿下靈武,這個誰都知道。

那麼,拿到楊林的印信,也就是順理成章的。

然後,派人拿著隋軍最為信任的信物去詐開新的隋軍把守城池,也是可以想到的。

這麼算來算去。這東西,應該能證明面前這人的身份吧。

「小兄弟,來來來,過來。」秦蒙如三軍統帥一般有派頭,伸手喚那小頭目。

小頭目嘴角直抽抽,看樣子,你特么比我還年輕十來歲,真敢開牙啊。不過,秦蒙這麼屌,他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

秦蒙撇嘴道:「你身後就是金寧城,那麼多的兄弟駐紮,你難道還怕了我不成?我在西平,斬獲頗豐,身後有幾百兄弟,怕嚇了你才沒帶來,過來,今天本將軍心情不錯,手丫子撒點,足夠你吃喝的了。」

小頭目就像是被洗腦了一般,鬆了韁繩,顫顫巍巍到了秦蒙面前。

「去,讓人通知我帶的人,告訴你手下,別害怕,他們都穿的隋軍服裝,那是打開了他們的倉庫弄來的,呵呵,可全是好東西啊。」

小頭目慢慢不是那麼緊張了。因為他覺得,誰也不會有這麼大的膽子,敢帶這麼點人,就來擁有上萬駐軍的金寧找事。

派了人過去,不一會兒,秦蒙所帶之人全部都到了。

小頭目感到了壓力,秦蒙還算是沒什麼殺氣,可他的這幫手下,一個個的,一看就有點肝顫的感覺啊。

「周烈,給這位兄弟一點肉脯,咱們在西平大吃大喝了,也不能讓這些兄弟喝風不是。人人均沾,人人均沾啊。」

周烈命人從大車上拿了一大包肉脯。遞給了這個小頭目,這小子大喜過望,早就忘了自己的本職,對秦蒙點頭哈腰,就像是對自己的上司一般。

秦蒙大笑:「小兄弟,派個人給我引路,順便幫我通報,如何啊?」

說著,秦蒙從懷裡掏出些銀錢,直接扔在了地面上。

「願為將軍引路!你,去給盧將軍引路,怠慢了將軍,當心你的小命!」小頭目眼睛被銀錢吸引住了,趕緊點了一人給秦蒙引路。

有了這人的引路,一路上再碰到別的巡查隊伍,那人只一句盧將軍進城有重要軍情,馬上就暢通無阻。

秦蒙帶的這幾百人,本來心裡挺緊張的,以為肯定是會有刀光劍影,血肉橫飛的場面等著他們。

可沒想到,自己的這位將軍,居然如此豪橫混到了這一步。

看著敵軍對將軍恭敬有禮,這幫人想破了腦袋也沒想明白,這敵軍難道是大傻子么?一幫人穿著隋軍的服裝,如此招搖過來,就這麼輕易給糊弄過了?是眼睛瞎,還是腦殼壞掉了?

想不明白之餘,就是對秦蒙的無比欽佩,怪不得人家能當將軍,就這膽色,這腦子,不服不行!

「盧將軍,容我叫城。」引領秦蒙一行人的敵方小卒,忽然躬身說道。

「好,去吧。」

那小卒緊跑幾步,沖著城門樓子一通大喊。

不一會兒,城門樓上露出了幾個突厥人的腦袋,他們往秦蒙這裡一看,哇哩哇啦大叫一通,頓時,城門樓上湧出了好幾百突厥人,他們一個個手執弓箭,充滿敵意看著秦蒙這些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七章 驕橫跋扈

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