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備戰

第四十一章 備戰

魏達猶豫了一下,看看謝蘊周烈,沒有動彈。

周烈晃著腦袋笑道:「魏達兄弟,這是咋的了?在將軍面前,不是很有氣魄么?將軍說過,男人嘛,吹牛才盡顯本色,吹出去能兌現,就更夠爺們了。來吧,咱倆較量較量,如何?」

魏達看了秦蒙一眼,輕輕哼了一聲,將腰刀解下,向周烈走了過去。

周烈面上雖是笑意連連,但也是加了小心,從魏達走的幾步路來看,虎虎生風,那動作幅度體現出來的力量感,不是尋常人能有的。

沒有任何的吶喊給自己助威,魏達期近了周烈,抬腿就掃向了周烈的肋部。

周烈想要手接住對方的腿。然後一扯將其摔倒。

卻不想手一搭上對方的腿,感覺對方這一腿之力,足有百斤有餘!

周烈大驚,好在他身經百戰,反應很快,馬上身體往上一迎再一撤,這樣。就把對方這一腿的力道,卸去了大半。

饒是如此,周烈也噔噔向側退了幾步。

周烈再也不敢有小覷之心,拉開架勢,跟魏達斗在了一處。

兩人鬥了百合,分不出高低上下,周烈吼叫連連,魏達卻是一點聲息不發,真應了那句人狠話不多。

謝蘊到了秦蒙身邊,低聲道:「那廝武藝,不在周烈之下,這般斗下去,恐有一傷。」

秦蒙點點頭:「將他們分開。」

謝蘊拱手轉身,喝道:「長官有令。比武到此為止,趕快分開!」

說完,謝蘊合身向兩人衝去。

兩人都聽到了命令,又見謝蘊向兩人中間插來,趕緊收手跳出圈外。

周烈額頭上見汗了,沖著魏達一挑大指:「兄弟,好手段。」

說罷,他和謝蘊走到了秦蒙身邊,叉手而立。

魏達卻是默默撿起了自己的腰刀繫上,到了秦蒙面前拱手見禮。

「來人,把魏達這廝拖下去,給本將軍打二十鞭子。」秦蒙托足了官腔命令道。

包括周烈謝蘊在內,所有人都大惑不解,魏達這般身手,正是將軍需要的人手,怎麼會抽鞭子懲治?

孫茂一擺手,兩名親兵如狼似虎一般過來,薅住了魏達的雙臂。

別看魏達武藝高強,可在代表著軍法的親兵面前,卻是半點不敢反抗。

周烈終於忍不住了:「將軍,周烈有話要說。」

秦蒙輕輕哼了一聲:「有話就說,就屁就放。」

「將軍,那魏達跟卑職比武,並未落下風。將軍跟魏達的約定,是贏了賞,輸了打,既然他未輸,打他,未免,未免……」

「未免太不仗義了,是吧?」秦蒙說著,冷冷掃向了場中所有人。

「魏達武藝,跟周烈伯仲之間,未輸未贏,不獎不罰。本將軍責打他,是因為他質疑本將軍的承諾。各位可都是帶兵之人,汝之下屬,若是質疑你的承諾會怎樣?敢質疑承諾,就敢蔑視軍令!本將軍打他,是因為這個原因!」

說完,秦蒙橫著走到了魏達面前,冷冷道:「你敢質疑本將軍。打你,沒問題吧?這二十鞭子,你記住了。若是你發現,本將軍厚此薄彼,你魏達和周烈同樣砍了兩個敵首,拿的錢卻比周烈少,你可以將這二十鞭子,抽回到本將軍身上!」

魏達本來還梗梗著脖子,聽到秦蒙如此說,不覺軟了。

不管什麼事情,講究一個理字,若是有理你還不服,那就是自己沒有道理了。

秦蒙一背手,腦袋一歪:「行刑!」

親兵將魏達拖下去,結結實實打了二十鞭子。

等魏達回來,秦蒙說道:「今日比武,結果已經出來了。本將軍選定周烈謝蘊二人為健卒長官,沒問題了吧?」

這是公開透明的遴選,大家自然是沒話說。

秦蒙一指魏達,對周烈說道:「這個,你先帶著。為你副手,好好管教一下,別特么動不動就質疑上司!要是下次還有這樣的行為,老子連你一塊抽!」

「遵命!」周烈十分高興,有魏達這樣一個武藝高強的副手,那簡直是如虎添翼啊。他把魏達拉到了自己的身邊,笑著低聲道:「兄弟,將軍就這脾氣,臭!但對兄弟們是極好的。咱們倆一口鍋里吃飯,啥上下級的,商量著來啊。」

秦蒙輕輕嗓子道:「時值大年,孫茂,把各種過年之物分發下去,告訴大傢伙,過年這一頓,人人有份,但過了年之後,就是殘酷的備戰選拔。有本事的,好吃好喝,沒本事的,干看著眼饞去吧。」

「另外。沒選拔上的兄弟,也不要就此氣餒,可以在殺敵上證明自己。要是你比選拔上的健卒還能殺敵,除了獲得本將軍承諾的犒賞之外,連同你之前沒有選拔成健卒的差價,一起給你補上!」

「謝蘊,周烈,還有那個……魏達,怎麼選拔手下,怎麼訓練,那是你們的事情,老子一概不管。等突厥人來了,老子就要看看,這麼信任你們。你們給老子帶出來什麼樣的兵!要是讓老子不滿意,直接自己把腦袋砍了,省得老子糟心!」

挨罵歸挨罵,軍營上下還是歡天喜地過了一個大年的。

相比於以往只有酒肉,這一年的點心蜜餞,時令果蔬,給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到了大年初三,整個軍營的氣氛陡然為之一變。

無比熱鬧的健卒選拔開始了。

謝蘊是有優先權的,只有等他挑選完了以後,才能輪到周烈和魏達。

不過,謝蘊的要的人手並不多,才三百,很快就完成了。

周烈和魏達這裡,才是重頭戲。

兩人商議過後,覺得像秦蒙那樣,什麼事情都擺在明面上,就按照標準來,才是能讓大家服氣,而且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官兵們在那裡折騰選拔,秦蒙看似撒手不管了,但他的事情。反而是越發多了。

給健騎配新型的戰刀,是最讓秦蒙牽腸掛肚的。

秦蒙知道,新的一年,將是突厥南下無比瘋狂的一年,後世的歷史記載中,這一年突厥人的戰果,可是武威等六郡人畜皆失。其勢頭簡直不可阻擋。

西平緊連武威,難免會受到波及。

到時候,西平要面對的,可是數不清的突厥大軍。

單純龜系防禦,肯定是不足以保住西平,唯有出站挫敵鋒芒,輔以龜系防禦。才是抱住西平的希望。

而挫敵鋒芒,那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啊?

騎兵的數量跟對方比起來,相差的那可不是一個層級,唯一能夠打疼打怕對手的希望,就是武器上的代差。

秦蒙一天,最少要往鐵匠隊那裡跑兩趟。

因為操作越來越嫻熟,打造新型戰刀的速度也快了起來。

但即便是這樣,平均下來,一天也就是四把符合質量。

秦蒙心裡甭管多著急,還得寬慰鐵匠隊的兄弟,別著急,慢慢打造,一定要保證質量。

監督鐵匠隊,僅僅是秦蒙的日常部分,他要為即將到來的惡戰,做好一切準備。

無論什麼時代,行軍用武,打的就是一個後勤。

秦蒙命令齊遠,把手頭上所有的錢都花出去,通通兌換成糧食布匹這些能吃能用的東西。

花了錢不說,只要能賒欠到物資,甭管是什麼,直接拉回來就是了。

健騎,健卒,都在冰天雪地里拚命訓練,剩下的被淘汰的,也分成兩部分,一部分為有可戰之力的。孫茂統一調度,加強城防訓練。

另外一部分,確實是因為年齡等原因戰力弱的,秦蒙統一指揮,責令西平郡守,調集民工,加固城防工事。

在古代,冬天動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為此,西平郡守姚德,還專門找秦蒙商量,能否等開春再動用民力。

秦蒙絲毫不為所動,天寒地凍,固然無法破土。但卻是可以裝填沙袋這些東西,按照西平城牆建築,碼放到指定位置。

任何事情,都不能跟戰備相提並論,因此,姚德與秦蒙之間,發生了不少不愉快的事情。

秦蒙忙得忘了時間,但天氣漸漸轉暖,卻是告訴了秦蒙,時間,已經快要到了。

健騎的新型戰刀,已經足夠每人一把了。

周烈鬧著健卒營也要配備這樣的戰刀的時候,秦蒙卻忽然讓鐵匠隊停止打造新型戰刀,轉而打造破甲的箭頭。

周盤一戰中,突厥的重騎,給秦蒙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最後,那是一差不多兩倍於敵的弟兄性命,換來了慘勝。

尋常兵器箭矢,根本無法穿透突厥重騎厚厚的甲胄,因而突厥重騎面前,基本上無法撼動其分毫。

新型戰刀雖然能摧毀重甲,但健騎身無特殊防護,傷敵一千,未必自損八百,也是秦蒙不堪承受之痛。

索性,就專門打造透重甲箭頭,專門對付突厥重騎。

打造這種透甲箭頭,工藝和新型戰刀一樣的,百鍊成鋼,反覆鍛打,提高其強度,好好打磨,只要有足夠的弓力,殺傷重甲,是不成問題的。

好東西,是需要時間積累的。

鐵匠隊有手藝,也有激勵機制,但一天的產量,卻是不足百枚。

要是按照正常的接戰使用量計算,這樣的產能,簡直就是開玩笑,一次中型的接觸戰,所費箭矢就是數以幾萬計,鐵匠隊生產的這玩意,都不夠幾輪齊射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一章 備戰

5.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