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超級待遇

第四十章 超級待遇

一股火辣辣的炙熱,撲面而來。

秦蒙知道,在南宋禮教誕生之前,中原文明,尤其是北方的中原文明,實際上是非常開放的。

君可可君,實際上就是比較直白表達了林可君的意思,你認可我么?就這直白氣,一點也不比阿史那羅煙差啊。

都說隋唐開化,無論男女,每一個人都有著獨立表達自我意識的自由。

以這張紙條來看,所言非虛啊。

秦蒙感嘆一下,拿過筆來,在紙條背後寫上了一句。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這是一句比較中性的答覆,也是秦蒙的無奈。

秦蒙所信奉的,要麼就是痛痛快快迎接火辣的炙熱,要麼就是直截了當的拒絕。

但生逢亂世,誰又能確定明天是個什麼樣子呢?

佛系打禪機一般的回答,或許是最好的。

不知道這兩句能否流傳出去,若是流傳了。不知道王勃再寫《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時,能憋出什麼樣的句子來。

林高很是高興,將紙條小心翼翼藏好,就欲拜別。

秦蒙想了一下說道:「林先生,告知你家小姐,明年,最好……不。應該是不要走這趟線了。」

林高詫異道:「秦將軍,我們林家,剛跟西域諸國達成協議,要送不少貨物過去,怎麼能不走這趟線路呢?」

秦蒙皺眉道:「今歲突厥犯邊,非但無功,反而吃了些虧,明年,必會大舉進犯。如此不太平,商賈行走於此,豈非羊入狼口?」

林高遲疑了一下道:「我會將秦將軍提醒,告知我家小姐的。將軍保重,日後再會。」

秦蒙感覺林高有些話沒有說,他猜測。林家搞不好跟突厥那邊也有貿易行為,所以,林家並不怕突厥人,相反的,這邊的響馬,才是他們怕的。

不過,這也不是什麼犯忌諱的事情。

跟突厥商貿,朝廷和下面的人,都是心知肚明的。雙方互通有無,一方面是出於便利雙方的考量,另一方面,真的斷了貿易,突厥人只能是更瘋狂南下劫掠。

因而,只要不是大量買賣管制物資,朝廷也是睜一眼閉一眼。

「將軍,將軍,物資已清點完畢,請您過目。」孫茂把自己清點的賬目,送到了秦蒙面前。

「嗯,我知道了。」秦蒙沒必要事必躬親,輕輕把賬目賬本推開了。

「將軍,一些物資,是否馬上配發下去?」

秦蒙沉吟一下道:「所有物資,全部封存,等齊遠他們回來,自會全部下發。告訴兄弟們,物資人人有份,但是,本將軍不會按照人頭平均分配,而是誰有本事就會給誰多發,沒本事,就少攤點。」

孫茂不解,但也無話可說,拿了賬目,下去封存物資了。

一直到了臘月二十八,齊遠和周烈,才帶著親兵趕了回來。

按照齊遠帶回的消息,果如秦蒙所料,上報當中所需的格外開支,王爺雖是十分讚賞戰刀,但所費巨大,因而十分猶豫。

幸虧黃昆一力支持。羅方薛亮也幫著說了不少好話,才勉強在楊林那裡通過。

當然,黃昆從秦蒙這部,得了下撥現銀近一成的回扣。這事沒法明面說,只能是後續做賬給平了。

秦蒙要的是結果,只要楊林同意了,那後面的一切,都是不可阻擋的。

林可君把所有的帳都給轉移到她那裡了,這麼一進一出,正好是平賬的由頭。

秦蒙把欠條往齊遠那一扔,勉勵幾句,又給了不少真金白銀的獎勵,馬上讓他干他該乾的事情。

然後,秦蒙把所有軍官都集結起來。

「眼下,大年將至,兄弟們自然應該好好樂呵樂呵,這沒問題。但今歲突厥犯境,大家不管有沒有跟突厥人干過的,都應該知道,突厥人,不好乾啊。再過兩天就是明年了。明年突厥會肯定會更加瘋狂來襲,大家不可不提前做好準備。」

許多軍官,對此頗不以為意。畢竟,這是大年,這是冬天。

突厥人要想打過來,最少要到明年的四月份。

還早著呢,沒必要這樣風聲鶴唳吧?

秦蒙把眾軍官的表情一一收在眼底,冷笑道:「本將軍選官帶兵,從來是憑本事吃飯的。想在本將軍這裡混,是決計不行的。現在大傢伙都知道咱們的鐵匠隊打出超品質戰刀,嘿嘿,這戰刀可不是隨隨便便找個人就配發下去的。」

說到這裡,秦蒙的眼神異常嚴厲,幾乎每個軍官,他都能盯上個十來秒。

「本將軍從不否認治下有親疏之分,謝蘊跟我最久,周烈其次,本將軍準備組建三百健騎,一千健卒,謝蘊周烈是本將軍擬定人選,但若是有人不服。覺得能耐本事比他們大,可以站出來,憑本事把他倆擠下去。謝蘊周烈,汝二人怎想?」

謝蘊傲然道:「長官做事,謝某一百個服氣。若是有人武藝勝我,就算是長官念及舊情強任,謝某亦無顏統御強我之人。」

周烈掃了眾人一眼道:「將軍當日帶人到犬牙寨,也是這般對待兄弟。能行的,吃肉,不行的,喝湯。規矩定下來,一視同仁。所以,弟兄們服氣啊。現在將軍重提標準,相信大傢伙沒誰不服的吧?周烈在此。就要領將軍的任命了,呵呵,將軍手下當重要軍官,那可是大口吃肉,大把領銀子啊。誰看著眼紅,誰不服,站出來,把我周烈打倒,你就能享受這樣的待遇。」

謝蘊周烈把狂話放了出來,誰知道,半晌竟無人應答。

秦蒙冷笑道:「這是怎的了?就算不是軍人,各位可還算是男人吧?難道就被這倆的大話給嚇住了?本將軍告訴你們,健卒,健騎,待遇要比一般士卒的待遇高上十倍!所選軍官,比一般軍官待遇要好上二十倍!沒人敢試試么?」

包括謝蘊周烈在內,眾軍官一陣騷動,大家都能想到,秦蒙挑選軍官待遇會非常之好,可誰也沒想到,會這麼好。直接就是原來的二十倍啊。

這就相當於新崗位干一年,等於原來的二十年!

沒過多久,一人站了出來,沖著周圍一抱拳:「在下常平,涼州人士,因砍過幾個突厥人,現帶了一百弟兄。既然將軍說得我心裡痒痒。那我就出來試試。謝蘊長官,請!」

謝蘊微微浮出一抹笑意,將腰中斷霓刀解下遞與周烈,站到了場地中央。

眾人紛紛散開,常平眼睛一瞪,發一聲吼,奔著謝蘊沖了過去。

謝蘊待常平兜面一拳打來。伸手一壓對手手腕,往懷裡一帶,伸腿輕輕撩出,一下子,把常平摔了個狗吃屎。

眾人齊聲叫好,就算是當了軍官,這種真實拳腳較量,還是能夠引發大家的熱血。

常平臉一紅,爬起來沖著謝蘊一拱手,說聲獻醜,就要退下。

「站住。」秦蒙拖著長腔喊住了他:「孫茂,記著,給常平兄弟五兩銀子。打架打輸了固然丟臉,但人家最起碼有膽子上場,賞!」

有了常平的事例,眾軍官紛紛卸去了心理包袱,一個個上場挑戰。

謝蘊周烈乃百戰沙場老人兒,自是將挑戰者一一打敗。

秦蒙忽然注意到了一個人,剛才他觀察軍官的時候,此人就躲在眾人身後,場中打得熱鬧,所有人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大喊大叫,他卻是臉色陰沉一語不發,就像是所有的一切,都跟他無關一樣。

「這是何人?」秦蒙覺這人眼生,知道是孫茂守備營部下,便問孫茂。

孫茂咧嘴道:「此人名喚魏達,乃是西平本地人士。跟交惡將軍的魏家,有很近的親緣。要說本事,此人倒也有些,但為人像個悶葫蘆,跟誰都說不上話,算是另類一個吧。」

「還有沒有誰上場的?將軍許下的好處,難道都不想拿了么?」周烈放翻了四人,正在高興,跟秦蒙學的愛吹牛的本事,不知不覺就表現出來了。

熱血男人,打過一場,反而是不打不相識,關係陡然近了許多。

聽周烈吹牛,馬上就有不少人反唇相譏。拳腳上打不過,嘴上多少得占點便宜。

「都別吵吵了。」秦蒙一聲令下,所有人立馬噤聲,等候秦蒙命令。

「你,那個,叫什麼來著?對,魏達,過來。」秦蒙勾勾手指,把魏達喚了過來。

魏達當真是悶葫蘆,走到秦蒙面前,只是拱手抱拳見禮,卻是不說話。

秦蒙看這人身板寬厚,濃眉大眼,有點威風凜凜的樣子,不太明白,他怎麼會如此不愛說話。

「你為何不上場?」

「我怕折了將軍的面子。」魏達說得恭敬,但這話卻是怎麼聽,怎麼不舒服。

秦蒙眼睛一斜:「此話怎講?」

魏達嘴一撇道:「將軍看中的人,卻是有些本事。為將軍看重,倒也令人心服。但若是傷了將軍舊人,取而代之,豈非讓將軍面上無光?」

秦蒙哼了一聲道:「你的意思,是打贏了我的人,我會很沒面子是不是?會因為這個原因,而對你有看法,甚至尋機給你穿小鞋,讓你不得安生,對吧?」

魏達皺了一下眉頭,嘴唇動動,卻是沒有說話。

秦蒙寒著臉說道:「那本將軍就讓你挑戰他二人中的一個,本來是輸贏不計,但你例外。打贏了,賞銀二十兩,打輸了,本將軍就抽你二十鞭子,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亂隋唐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亂隋唐 亂隋唐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四十章 超級待遇

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