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地比人值錢

第74章 地比人值錢

在第四天中午。

張封就來到了距離玄道宗有一萬多里遠的業合鎮外。

並且這裡和之前的客棧地域差不多,都是屬於靈氣稀少的地方。

再按照書信中的位置。

那位弟子如今應該就在鎮內的一家客棧中住著,專門等著門派來人。

然後等丹方一交,他就準備接著雲遊。

張封思索著,在鎮外下了飛劍,來到了業合鎮的北街。

等找到他的時候。

他這人很瀟洒,沒什麼墨跡,直接和張封相互問禮一聲,就把丹方拿了出來。

也興許在他想來,這個有不少『錯別字』的丹方沒什麼用處。

但張封把目光望去,卻看到這個丹方是青色的,更是遊戲前期稀有的『養魂』丹方。

『物品:粹靈丹方』

類型:藥方

品質:三階、青色

『備註:粹靈丹可以溫養靈魂,增加靈識感知。』

看完物品提示。

張封又掃了掃上面的藥材,看到上面記載的藥材基本都能在宗內找到。

至於這位弟子說找不到,八成因為他把『幾千年前的文字』,當成了『錯別字』。

但自己卻能看懂。

因為大千遊戲自帶人類語言與文字翻譯。

等拿完了丹方。

張封和這位急著去遊玩的道友告別。

隨後,張封又來到另一個客棧內,書寫了一份丹方副本。

這個副本,是準備交到宗內,再順便幫那位道友邀個功,不貪圖他的功勞便宜。

再者,宗門有藥材,有煉藥長老,也總比自己獨享丹方煉的快。

包括這個副本的字體,自己也是完全臨摹這種千年前的文字。

宗門的練功長老懂一些古文字,會看懂的。

但自己要是把它提前『翻譯』過來,這個就不好圓了。

就算是能圓,也是費事。

並且等附件交到宗內以後。

自己也想好了『宗門問自己為什麼不交「原件」,而是給宗門「副本」』時,自己也會找個理由,說原件不小心損壞了,所以才臨摹了一副新的。

可是隨著如今落筆以後。

張封卻發現副本變為了『大千丹方』,並顯示出了青色光芒。

反觀之前的老舊原件,卻成為了普通物品。

張封一瞧,倒是笑了。

看來理由也不用找了,直接交原件就行了。

也不得不說,自己的『身份』天賦挺吃香。

讓大千規則完美的掩蓋了自己任何可能暴漏身份的事情。

隨後。

張封把丹方收起,又走出了客棧房間,望向了鎮外。

現在賞金中的另一個任務,就是『解決農夫的困難』。

按照隱約感知,就是在那邊方向。

張封心裡想著,向著鎮外走。

當大約走了十幾里之後,來到一處小村外。

提示中的位置,在村內靠邊上的一間小院子內。

張封接著向村內走。

但等經過幾名村民的時候。

這三位村民見到身背半月弓、腿側懸挂唐刀的張封,卻是心裡緊了一下,感覺來者不善。

尤其當他們看到張封是往那家院子走時,更是惶恐避開。

「他們還不放過劉老頭啊..」他們走離張封約有七八十米后,正小聲交談道:「我看..是非要逼死他啊..」

張封聽到悄聲細語,心裡頓了一下,沒停下步子去問。

反正離院子只剩三十多米。

要問,直接問當事人,劉老頭。

他現在正弓著背在院子里打水。

「老人家。」張封見了,先是站在院外,和氣抱拳道:「我是聽聞附近的人說,老人家有些難處。特此過來..」

老人聽到院外張封的聲音,手上打水的動作頓了頓,回身望來,當瞧見張封一身衣著不俗后,便慌忙放下手中的活計,過來把院門打開。

張封走進院內,稍微感知一下,發現這院內只有老人一人。

興許他的家人正在地里幹活,還沒回來。

「您請..」他把張封引到院內的一處石桌旁,又雙手在衣服上抿了抿,回身望了望簡陋的屋子,卻不知道拿什麼招待。

張封聞到一股香味,倒是望向像是廚房的屋子,向著老人道:「紅薯燒熟了嗎?」

「誒誒..」老人應了一聲,跑去了屋內,不多會,端出一個盤子,上面放著兩個散發香味的紅薯。

張封見了,從口袋內拿出了幾兩銀子,一邊放在了身旁石桌上,一邊向著身前不敢接錢的老人道:「我張封自認為認識一些人。如果老人家有什麼難處,可否告知一聲,張封能做到的,會幫老人家圓。」

張封說著,拿起紅薯摸了摸,不燙,直接去皮吃了起來,先解解饞。

自己回宗這七八天,嘴裡全是辟穀丹的藥味,清淡的難受。

「唉..」老人聽到張封詢問,卻是嘆了一口氣,眼中有些淚光,又有些鬆了一口氣道:「我以為少俠是陳掌柜派來的人..如今聽到不是..我..我已經無事了..」

「陳掌柜是誰?為什麼怕他?」張封抓著一人的名字,又拿起了另一個紅薯,剛才幾口吃完,還沒品出什麼味,

老人沒有說話,而是拿起盤子,準備為張封再拿幾個。

「哎呦!」對面院內的一位大娘,當看到有一位身著不俗的大少爺為老人撐腰,老人還支支吾吾,不敢說的時候,實在看不下去,就像是憋著勁一樣,一股腦的全說了出來,

「這位大少爺!您是不知道啊,劉老頭本來還有一個兒子,但..但卻是..傻兒子..

而劉老頭家裡,原本有玄道宗仙人們分給他的三畝地,上交完每年幾分收成后,日子雖然過的緊巴巴的,倒也餓不著。

可是..劉老頭年紀畢竟大了,他孩子還是個傻子,沒人給他們家說媒。時間一長,地里的活,都落到劉老頭自己身上了..每年都收成很少..

又在三個月前的時候,鎮里的陳掌柜知曉劉老頭的事,卻以他家浪費田地為由,把他家的三畝地給全收走了!

當時劉老頭求饒。不想..不想,被陳掌柜帶來的人打了!

但他傻兒子雖然傻,可是看到他爹被欺辱,就撿起地里的鐵杴,想和陳掌柜帶來的人拚命..

只是陳掌柜身邊有練氣仙人!他一個傻小子咋會是仙人的對手..就被..就被..陳掌柜帶來的人給打死了..」

「唉..」老人聽到大娘所說后,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只剩嗚咽哭聲。

「誰敢去找陳掌柜的事?..他可是認識城主..」大娘還在說,話語中全是悲憤,可也是深深無奈,知道民不與官斗。

張封坐在石墩上靜靜聽著,仔細品著嘴裡的甘甜味道。

想來也是。

一邊是有實力、有關係,有人的陳掌柜。

一邊是一個窮苦老人。

那麼誰會為一個傻子的賤命和一個將要入土的老人做主?

「吃好了。」

張封起身,望向了哭聲嘶啞的老人,「陳掌柜的店面在哪,家在哪?」

「他家有練氣仙人坐鎮..」老人語氣有些哭過後的顫抖。「他們..他們與城主有些關係..」

「我與城主也有些關係。」張封笑著安慰道:「老人家帶路便可,咱們先找陳掌柜,如果說不清。咱們就去找城主評評理。」

老人聽到這位少俠認識城主,又肯為他這孤寡老人幫他主持公道,是感激涕零的深深一拜,「謝謝少俠..」

等再次回到業合縣。

時間已是傍晚。

路上來來回回的行人繁多。

張封按照老人的訴說,向著陳家的商行走。

老人跟著張封旁邊,不時羨慕的望向一些父子。

不多時。

等來到陳家商行外。

這裡屬於業合縣的鬧市街道。

各種商行、小販,客棧坐落整條街道,行人連綿不絕。

「您慢走..」陳掌柜剛送完一位客人後,就正巧在人群中看到了衣著明顯破舊的老人,與這裡格格不入,「嚯!還找上門了?想要回你那三畝地?」

他說著,又看了看老人身後的張封,忽然笑了,「你這老頭還找幫手過來了?嫌挨打不夠?」

老人見到陳掌柜的時候,怒目相望,但當看到他旁邊面無表情的練氣士,卻是心裡恐懼,沒敢說出話來。

張封看了看陳掌柜,又瞧了瞧他旁邊一位身穿道袍的修士,知道人找對了。

「這位..」修士見到張封衣著不俗,倒是收起了往日欺壓老人的氣焰,反而客客氣氣的詢問。

陳掌柜瞧見自家高手客氣,也是望向了張封,琢磨了一下,問道:「敢問這位小兄弟是..?」

張封聽到兩人詢問,卻忽然身形一動,又在接近陳掌柜的瞬間,腰間飛劍出鞘,劃過修士的脖頸。

『咔嗒』修士人頭落地,翻滾到了人來人往的大街。

『嘩』繁鬧的大街上為之一靜,望向了立於門前的無頭屍體。

又在飛劍入鞘的瞬間。

張封抽出唐刀,刺進了驚恐的陳掌柜胸口,

「我張封來這兒不是講理,也不是說地。單純就是來殺人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4章 地比人值錢

18.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