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處理

第75章 處理

『啪嗒』

不知是誰家攤位上的鶴嘴陶壺,被附近驚懼的客人碰倒在了地面上。

也是隨著這道碎裂聲,大街上的眾人回過神來,紛紛叫喊著向著四周退避。

「飛劍?!是築基仙人!」他們惶恐,相互擁擠著朝後方退去。

「掌柜!」商行內的幾名夥計看到張封把他家掌柜殺死,是高喊一聲,想要上前,卻又不敢動彈。

張封偏頭望向了街上有些發愣的老人,「前些時日,有他們幾人嗎?」

「沒..」老人匆匆搖頭,又有些害怕的望了望摔倒在門前的無頭屍體,「只有掌柜和..和這位仙人..」

「仙人?」張封抽出陳掌柜胸口處的唐刀,望向店內不敢妄動的幾名夥計,「既然沒他們,那他們就先待著。一切等城主來之前,事情落之前,今日誰都出不了這個門。」

張封說著,望向老人,「老人家放心。我張封既然要管這事,定然會把這事處理清楚。不會在我走後,為老人家留下任何後患。」

「少俠..我..」老人聽到張封這話以後,也不知道是感激,還是心裡驚懼。

因為一開始之前,他只是以為張封要幫他要回這三畝地,然後再讓陳掌柜給他道歉,為他死去的兒子道歉。

可是誰知道張封上來就殺人了?!

他要是知道這位少俠一開始就抱著準備『殺人』的心思,那麼他說什麼也不會把張封帶來!

但這倒不是他害怕張封殺人後牽連自己,而是怕自己給張封帶來麻煩。

畢竟他怕陳掌柜歸怕陳掌柜,但他也知道自己已經是一隻腳入土的人了,所以他不想在死之前再牽連拖累了想要幫他的恩人。

也在老人有些胡思亂想的時候。

附近的行人中果然有人去衙門報官。

或者說隨著陳掌柜一死,大街上早就亂了起來,驚擾了不遠處的城主府。

沒過多久。

在附近人群越聚越多的時候。

一位身穿廣林宗服飾的『捕頭』,就帶上十名廣林宗弟子來到了人群外。

而業合鎮,就是歸五十裡外的廣林宗掌管。

廣林宗是一位築基修士所組建的小門派,也是玄道宗的附屬門派。

也正是小門派掌管,所以那位送藥方的弟子,就沒有在城主府內住。

因為他不想聽這些附屬門派的巴結廢話。

不然在一般情況下。

出來遊玩或遊歷的玄道宗弟子,都是在城主府內落腳。

住城主府,這才對得起玄道宗內門弟子的身份。

「捕頭來了..」眾人見到捕頭,是慌忙讓開了一道通往商行的路。

皆因在百姓們看來,不管是玄道宗,還是廣林宗,這都是大名鼎鼎的名門,是他們惹不起的仙家中人。

「你們為何在此鬧事?」捕頭直接望向站在門前的張封,現在是明眼人都能看出唐刀染血的張封,殺了陳掌柜與那位與他有些相識的練氣修士。

但也是相識。

他知道那人的道行深淺,實力不錯。

於是他不敢直接抓人,反而是先問問。

因為他的實力和那人差不多,所以怕張封一怒之下,也把他給殺了。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張封是望向了捕頭,「但捕頭有句話說錯了。我今日不是來鬧事,而是來位一位老人家說理來的。」

「你..」捕頭聽到張封如此強硬,倒是心裡頓了片刻,又忽然問道:「敢為這位道友是何門?」

「玄道宗。張封。」張封望著捕頭,「捕頭還想問什麼?」

『玄道宗..』捕頭一聽張封是玄道宗的人,是瞬間臉色變了又變,最後都沒敢確認什麼,就向著旁邊的捕快弟子道,

「陳家眾人其罪應罰!去,把陳家眾人全部帶回地牢,嚴加看管,審出他們的罪行!」

他說著這裡,又一拱手向著張封道:「張前輩可否來城主府一敘?」

張封見到捕頭的臉色說變就變,是點了點頭,帶著老人家去往了城主府。

說到底,廣林宗是自家宗門的附屬門派,又如此『偏袒』自己,那多少要給點面子。

捕頭走之前,是最後望了一眼被身旁弟子抓走的陳家眾人,心裡搖了搖頭。

他覺得,怪就怪陳掌柜總覺得自己是認識人了,認識了城主。

其實陳掌柜不知道什麼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哪怕是他們廣林宗比起玄道宗來說,也什麼都不是。

所以張封只打一個玄道宗的名號,他們都不敢亂問,或者再次確認。

而隨著張封來到城主府內后,練氣期的城主是立馬招待,大擺筵席。

又把陳家的人,全部打入了打牢,嚴刑審問。

老人是慌慌張張,在宴席上惶恐的還了一杯城主敬來的酒,又在心中震撼,這位說殺人就殺人的少俠,身份果然不一般!

也在第二日。

張封準備處理這事的時候,發現一位保護自己的執法弟子找到了這裡。

也是執法弟子的到來,確認張封的身份后,讓城主等人對張封更加恭敬。

張封看到執法弟子來了,倒是和他說了一下關於老人的事,讓道友操勞一下。

稍後,張封說著去廂房內休息一會。

可是執法弟子辦完了這些事情,正準備去客房內找張封的時候,卻發現張封人不見了。

『壞了..』弟子見到這個情況時,心裡一個咯噔,知道自己又跟丟了。

好似他特意找過來,就是幫張封處理了一下老人的麻煩後事。

同時,他又看到桌上還有一份信件。

是張封親筆書寫,

『多謝幾位道友關照,只是我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處理,就先行宗內。幾位到時在宗內相見。』

『嘿..謝什麼謝..你能回來就好..』執法弟子一看信件倒是笑了,也明白張封是嫌棄『他們走的太慢』,所以不和他們一起。

可是信件里沒明說。

不過這些事情大家知道就好,說破就沒有意思了。

同樣,執法弟子身為宗內的人,當看到張封這樣的高手身在宗內,又是自己的同門,那是巴不得張封越厲害越好!

包括他這次當下手,幫張封處理事情,也沒有感覺到一絲委屈。

至於同門會不會嫉妒。

他們要是嫉妒的話,也不會被為人公正的執法長老選為必須要公正做事的執法弟子。

所以當看到張封的信件,他會笑,會激動自己宗門內有這樣的高手,也很正常。

但他隨後想到這裡是在廣林宗府內,便又維持了一臉冷漠嚴肅,踏步走出了房門。

門外,城主在等。

他見到弟子出來,便小步上前,準備說什麼。

執法弟子一擺手,「一定要安排妥當,不要讓那位老人家受任何委屈。至於如何處理陳家之人..」

執法弟子說到這裡,盯著城主的眼睛說道:「這裡既然是廣林宗治下。那一切就交給城主了。」

「師兄放心!」城主拍著胸部,說著保證把老人安排的妥妥噹噹,當成親爹伺候著,讓老人安詳餘生晚年。

感謝我號不見了的打賞!感謝人渣心中坐的打賞!感謝帝艮坤的打賞!感謝小黃鴨先生的打賞!感謝玄黃問道的打賞!感謝心疼了歲月的打賞!感謝朋友們支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章 處理

18.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