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武

第34章 武

「藥方?」周館主聽說藥方二字,頓時來了興趣,接過掃了幾眼。

先是開頭,各種名貴藥材,他都忽略了,直接看藥效成果。

這一看,看到幾張方子都是增加氣血和勁力盤打的藥方,他一下子臉色變了。

因為這都是老年頭的武行秘方、真品,很多都是早已失傳的東西。

現代人哪有?

起碼他開了武館這麼多年,都沒收過幾個。

但如今這位張師傅一拿,就是好幾份。

再瞧這現代的A4紙。

哪怕是手抄的原本,也可能是假的。

「冒昧問一下。」他表情不變,順手把藥方還給了張封,「你這個藥方在哪裡拿的?」

「一位朋友給的。」張封又把丹方遞給他,「我知道周師傅疑惑什麼。但這東西確實是老年間的真東西,也絕對沒有事。」

張封說著,拍了拍包袱,「我就是缺錢,想買一株百年人蔘。所以才準備賣這些珍貴藥方,想換一點錢。」

假話有可能會有小細節的破綻。

張封乾脆說真話,一切非常自然。

並且買人蔘也不和誰衝突。

只是周館主聽見張封所言,卻怎麼都不相信。

因為他們武館也有自己的配方用藥,知道藥方對於習武之人而言,是什麼,有多重要。

所以,張封所給的藥方,要是真要這樣的效果。

他肯定大價錢買!

畢竟效果是他武館數倍的好!

可也是大價錢,得小心。

當然,也可以先用藥,先練,試試。

可這個精力、時間與金錢的投資,怎麼算?

「張師傅..你這個藥方,我是想買。只是..」

他說著,鄭重抱拳,「起碼張師傅得有點真把式拿出來,咱們再談這些事情吧?」

周館主思索著,覺得想測一個人賣的功夫架子與藥方真不真,最簡單、最有效、最快捷的方法,就是試試這個人本身的能耐。

這就好比路上碰見一位騰雲駕霧的仙人,仙人說,我手裡有一顆仙丹,相信很多人都會信。

但是一個走來的路人說,我有一顆仙丹,估計信的人肯定沒前者多。

館主就是打著這樣的想法,試試張封的武藝如何。

如果武藝高,那就證明張封是『有本事的人』。

那麼他們肯定願意浪費時間、藥材與人力,嘗試張封所給的藥方。

如果一點武藝都沒,那關於藥方的真假,就要小心斟酌了。

省得練來練去,耽誤時間與金錢不說。

傳出去,被騙了,就是貽笑大方。

「館主想擺什麼章程。」張封聽到要測測自己本事,知道來真格了,也不虛,直接回禮抱拳,「是搭手,還是武鬥、或是兵器?」

「要比武?」附近拳師往這邊靠了,並且他們之前也是側耳聽著,就怕館主被騙。

「是踢館子的?」附近學員們聽到要比武,是瞬間來了勁,架子都站鬆了。

「站你們的架子!」周館主扭頭喝他們一句,等再望向張封,卻是和和氣氣道,「張師傅,先說好,要是搭手的話,可不是搭手我一個人就行了。」

「道理我懂。」張封點頭,「你們這是館主、武師,兩位拳師?都得挨著推手,才算是打一遍吧?」

「對。」周館主聽到張封接下了,又有點心裡過意不去,於是道,

「這樣吧張師傅,事是我說的,我就做個主。你不是買百年人蔘嗎?要是你藥方是對的,庫里有半株百年人蔘,我許給張師傅。再..」

館主琢磨了一下,和旁邊拳師對視一眼,說出了一個數,「再許給張師傅五萬塊錢,算今日的彩頭。

並且張師傅和我們武館拳師搭手的時候,出了什麼傷,我們也不會不管。反而會送張師傅去醫院,包了張師傅的湯藥費。

但醜話說在前頭。

假如張師傅是過來玩笑的,這個..」

周館主沒說下文。

但意思很明顯,要是張封是過來搗亂的,騙人的,手上沒有一點真本事。

那麼打廢了,他們也不會管。

周館主他哥是本省武術協會的人,他也認識不少名貴,完全能壓著『打廢騙子』這事。

張封點頭,望著附近的幾位拳師,「規矩我懂。館主也把禮數說的很清,那我也不貪便宜。

今天我既然上門了,不管是賣物件,還是求學,出了什麼事,被幾位打廢了,幾位也不用掏湯藥錢,也不用管。是我武藝不精,死了和任何人都沒關係。」

「那就得罪了。」館主點頭,向著門口的學員道,

「掛門,閉館!」

「是!」幾位學員小跑到門口,『嘩啦』落下了大門。

「真要打..」看到師傅們真打,學員們激動的都圍在了旁邊,成了一個圈。

張封把包袱和唐刀放下,示意自己空手空拳,才向著館主道:「周師傅,咱們都是利索的人。不耽誤時間,來兩位師傅搭把手吧。」

「兩人?」周館主有些失笑,感覺張封還沒開打,就有些自大,剛對張封有些愧疚,轉眼沒了。

但他也覺得張封或許真有本事,於是也沒有否決,而是和另一位姓李的師傅對視一眼,又謹慎的上前抱拳道,

「請。」

「請。」

張封抱拳,等他們慢慢走過來的時候,忽然前走一步,一手停在了李師傅的眼前,一手穿過館主的起手架子,停在了他的心口。

「得罪。」張封收手,抱拳,回到了原地。

電光火石之間,一場打完了。

可是周館主卻一下子愣住,又有點沒面子的望向眾學員前方的錢師傅道,

「錢師傅..張師傅武藝很高,請教兩手。」

他說著,又向著張封抱拳道:「錢師傅是我們館內的武師,還望張師傅賜教。」

張封沒說什麼。

但是那位錢師傅剛才可是看到了張封一招制服了兩位拳師,倒是心裡有點虛。

雖然他的武藝是比館主他們高,並且他還是鎮場子的人,能赤手空拳對付三四名壯漢。

可他武藝高了,眼界也高了,之前見到張封輕描淡寫的打敗周館主以後,他心裡自然也有數,知道這明顯這不是一個級別!

於是他又望了望另一位師傅。

意思是,『一塊?你沒聽他剛才都說兩個人了!』

這位師傅看到錢師傅的眼神,卻是心裡怯怯,也給他打著眼色,『不行』

張封看到他們沒有上前,又看了看四周躍躍欲試的學員,卻是一抱拳道,

「諸位師傅,要不..你們一起上?」

「打他!」

學員們見到周館主默認后,一聲高吼,嘩啦一下子圍了上來。

見到踢館的人,他們早就忍不住手腳了!

能忍住,還練什麼武?

錢師傅二人也借起膽子,從兩旁繞向張封。

他們都想著館主不行,兩人不行,那二十多位有些武藝的壯小伙呢?

同時,還有三名學點手段的學員,分別打向張封腰間、小腿。

四面八方,封著了張封的下盤。

任張封招式再精妙,也得被打趴下。

張封見到他們一起打來,卻忽然前踏一步,抓著一人的衣服,在他驚呼聲中把他一百六十多斤的身子輕易提起,揉勁一推,他倒退著身子,砸倒了想要偷襲的錢師傅,和想要扶著他們的另外五人。

『嘩啦啦』人倒一片,直接用蠻力破了合圍之勢。

等缺口打開,張封沒管他們,又向著其餘學員衝去。

「不是對手..」錢師傅被學員扶起身子以後,卻是向著場中還在打的張封一抱拳,搖頭走到場外了。

「碰見了真把式..」周館主見到錢師傅過來,苦笑點了點頭,卻沒有進場打的意思。

因為在剛才的比試中,他已經『死』了。

哪怕是場中的張封現在只剩一口氣,他也不會再進場出手。

「嗚..」一位學員被張封打了出來,也揉著胸口,緩了幾口氣后,又是無奈,又是欽佩的老老實實站好。

挨打的人,沒有一個在趁亂進去接著打的。

但沒了老師傅們助拳,其餘學員根本沒有張封一合之敵。

在短短二三十秒的時間內。

隨著『啪嗒』場中一聲清響傳來,最後兩個人相繼倒退出了場地。

場中,張封看到面前再無一人時,望了望場外四周沒再打來的拳師,起手架子換為了抱拳,

「恕張封之前無禮。

諸位師傅,承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章 武

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