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賣東西

第33章 賣東西

滴嗒—

桌面上的血液流淌到桌邊滑落。

濤哥聽到張封所說的話后,下意識望了望手裡的三萬塊錢,屋內的幾具屍體,也是一下子從剛才的驚懼中回過神來。

但他回過神來以後卻沒有說錢,也沒有拔腿就跑,反而是忍著心裡的恐懼,向著門口還在愣著的三名小弟低喝道,

「你們他媽愣著幹啥啊!先把門關上啊!」

「好..好!」三位小弟聽到濤哥低喝聲,一時間反應過來,現在是死人了,那不管咋樣,當然是保密要緊,再商對策。

頓時他們趕忙分出一人走出屋外的小巷院門口放風,一人『啪嗒』把屋門掩著了,還有一人拽著門把。

濤哥見到門關好,才抹了抹鬢角下巴處的汗跡,哆哆嗦嗦的向著張封道,

「我..您..大哥..」

「張封。」張封舉起擦乾淨的唐刀,對著窗外的陽光,刀刃泛起寒光。

濤哥目光視線一直隨著刀刃轉動,直到唐刀入鞘,他才心裡長呼一口氣,又不知道想起了,趕忙把手裡的錢遞出,

「張哥!張大哥!」

濤哥都快哭出來了,「這錢..這錢..濤弟不能要!濤弟真的不能要啊!」

「濤哥這句話說錯了。」張封指了指地面上的屍體,「我殺他們是有仇。還你錢,是有債。這兩個不一碼事,咱們得分清。再說咱們也沒仇。」

「張哥我知道..我知道..」濤哥點頭點的像是撥浪鼓,「是草都有根,是話都有因..姚六絕對有什麼地方得罪您了..您才..不得已這樣..把他們..」

他說到這裡,感覺殺人這事不能說,於是又慌忙搖頭,「不不不..濤弟會把這事做好..張哥放心!放心!」

他說著,又回身望向門口的兩人,

「你們又他媽愣著幹啥!趕快收拾屋子啊!還有..還有,再讓虎子去廢車場開輛麵包車過來,記得貼個號!」

濤哥說完,才巴結笑著小心翼翼的把錢收起來。

他不是傻子,剛才聽大哥這麼說,他就知道自己要是不收這錢的話,那很有可能就會得罪這位大哥。

並且他也沒有想過一走了之。

因為今天發生的這個事,要不處理乾淨,或者不小心說出去,他都覺得自己逃脫不了關係。

畢竟他也是有前科的人,經不住查。

到時候總能翻出一些舊賬,再進去。

最後在牢里,自己會不會碰上這位大哥?然後這位張大哥封會不會把他像是姚六一樣砍了?

以這位大哥殺人的本事,他感覺自己在哪都懸。

沒見飛刀姚六一見面,一個呼吸,三人就全部交代那了。

說不定自己只要敢說,那麼自己與這位張封大哥還沒進號里,自己就先在外面『沒』了。

所以他想來想去,乾脆就把這事埋了吧。

濤哥心裡想著,感覺這應該是最好的解決辦法。

張封沒管他,而是翻了一下皮箱,看到裡面還剩四萬多塊錢,以及沒處理掉的贓物。

濤哥看到張封望著箱子,倒是心裡想了想,才上前一步道,

「大哥..您這邊要是不好處理這些東西的話..我這邊認識點人,應該能多少幫襯下,把這些東西弄出去..到時候賣的錢,我給您..」

「出了錢,算你一半。」張封向著屋外走。

小弟早早打開門。

「大哥不用..」濤哥跟在張封身側出門,心裡倒是樂了一下,感覺自己好像和這位大哥有『交情』了?

要是有交情最好。

他早就想認識這麼一位狠人大哥!

因為到時候等這位大哥的名聲殺出來了,又在道上傳出去,誰敢不給他濤哥面子?

濤哥大哥是張封!

濤哥心裡想著,直接趁熱打鐵,又開始奉承道,

「張哥,您的身手真好!真的!我曾經也見過練武的人,就是那種武館里的拳師。但是我感覺他們完全不是您的對手!您這個才是真..」

張封聽到這句話,倒是忽然一駐足,轉身望向了一下子嚇得站立正的濤哥,

「咱們這片,或者任市這塊,哪裡有武館?」

也是聽到濤哥說這事。

張封突然也想到了『人蔘』的事情。

因為這地方一打掃,錢一還,再加上昨天今天的藥材與手機等消費。

如今自己手裡共計六萬多塊錢現金,也不知道將來買人蔘的錢夠不夠。

所以為了保險,自己準備找個有錢的武館,賣那些『一階藥方』。

至於能不能賣出去,能不能賣個好價錢。

張封覺得任市這麼大,總有武館需要。

要知道這可都是老年間的方子,如今到了現代,怕是都失傳了不少。

有句話不是說,物以稀為貴。

當然,這個賣,是給他們抄一份『副本』,而不是真的賣『本體』藥方。

畢竟等大半年後,玩家過來,自己雖然不用這藥方了,但是卻可以賣給玩家。

只是本體要是沒了,誰知道自己的藥方是『青色』的?

玩家們不知道是青色的,又怎麼能賣上稱心如意的好價錢。

至於藥方賣了以後,又流傳多人,最後會不會泄密,導致藥方不值錢。

在大千世界的規則判定中,有一個『保護機制』。

為『藥方的擁有者玩家、可以指定某位玩家獲得該藥效。』

簡單來說,就是藥方的擁有者讓哪位玩家吃,哪位玩家才能獲得該丹藥的『完整效果』。

除外。

擁有者不讓其他玩家吃,那麼其他玩家就算是解密出來,或者照著藥方一模一樣的練出來,又或NPC給他們練。

他們吃了以後,所獲得的也只有藥材的基本藥力,以及NPC的煉藥能力加成,沒有丹藥本身具有的『完整效果』。

這個機制,完全保護了『擁有者玩家們』的最高收益,不會讓自己拼死拼活后得來的藥方,讓其他投機者坐享其成。

當然,沒得到藥方的玩家,也能去藥方的『原出處』,找那位『藥方主人』獲取。

就如自己的藥方出自吳掌柜,那麼他就是原出處的藥方主人。

玩家們也可以去找,再獲得同樣的藥方。

可是困難度就大幅度增加了。

莫提01世界也封閉了。

張封回憶著,望向了正在思索的濤哥。

濤哥想了想,最後感覺肯定了,才指了指東邊道,

「運景街那裡有一家武術館,大約十六七里吧..還有城南也有一家..

我原先就先練武術,專門打聽過這個..還有點印象。但是不知道他們現在還干不幹了..」

「哪家徒弟最多。」張封盤算了一下,「就是那種有錢的。」

「應該是運景街那家..」濤哥抓抓頭,飄了一點頭皮屑,「我記得我半年前去那片玩的時候,路上見到他們武館又里裡外外的裝修了一遍,門面亮堂的很..

他們要是沒有賺錢,應該也不會這樣整頓翻修吧?」

「我有事出去一趟。」張封聽到這個回答,直接向院門口走去,「這裡的事就先交給濤哥了。需要要多少錢,從賣出的金銀裡面扣。」

「張哥說的是哪裡的話..」濤哥趕忙恭維,心裡卻是巴不得張封快走。

不然每在張封身邊一刻,他都有一種隨時會被來上一刀的感覺。

張封沒有管他想什麼,而是向著院門口同樣害怕的小弟一點頭,就出了院子。

來到小巷內。

順著牆壁上亂貼的各種小廣告紙片,向著南邊巷子口走。

路邊,再找個文具品店。

把小包袱內的丹方抄一份。

張封檢查一遍,感覺差不多了,就在路上攔了一輛出租。

一路上向著東走。

在下午將近四點,就來到了運景街。

這時天色倒是陰了一些,有點小涼風。

附近居民樓門口的大樹下,有不少人乘涼、下棋,打牌,扇著蒲扇,也就是那種大黃扇子。

走近打聽一下。

武館就在這條街靠南邊的街頭位置。

等走上十來分鐘,來到這裡。

張封左右打量一眼,看到這家二層樓的武館,確實像是濤哥說的那樣,上下兩層大約佔地六百平方。

牆上刷著新漆,牌匾上龍飛鳳舞四個大字。

『周氏武館』

張封看了看門口沒站人,就向著裡面走。

一走進來,就是一股淡淡的禪香與水泥地的潮味迎面。

伴隨著館內還有一位師傅喊聲回蕩。

張封朝前望去,武館內如今有二十位多位學員站在大廳,他們前方有幾位拳師,周圍是老式的健身器材。

「好好練..」

其中一位壯碩的中年拳師,邊走,邊說,正繞著這些弟子左右,

「一打膽,二打眼,三打功力,四打閃。這個閃,就是步法、腿法,樁架子,其中樁架子最為重要。因為一個人要是站都站不穩,力都借不上來,打什麼?」

他說著,走到一位學員旁邊,猛然一推,學員跌了一個踉蹌。

「只能讓人打!」

「是..館主說的是..」學員道歉一聲,趕忙站好。

壯碩拳師,也就是這家武館的館主,他見到學員的樣子,卻是心裡搖了搖頭。

同時,張封正望著他們的時候,他們那裡也走來一位拳師,笑著問道,

「你好,請問你來這裡是報名,還是?」

「找個人。」張封笑著回了一句,又望向了那位館主。

因為這位館主也望著自己。

並且館主見到張封望來,又見張封沒有和自己館內的拳師過多交談。

於是他心裡左右一思,感覺有點事,便和旁邊正在指揮學員的拳師招呼一聲,讓他代自己看著學員以後,才向著門口這邊走了過來。

「你好。」館主先是點頭問好,又仔細打量了一樣張封腿側的木棍刀鞘,換為了抱拳道,

「我是這家武館的館主,姓周。不知道這位師傅過來的意思是?」

「張封。」張封還禮,又望了望旁邊幾位偷瞧過來的學員,怕影響他們,就有些壓低聲音道,

「周師傅是這樣,我今天過來的目的,不是來咱們這的貴館學習報名,也不是來找人,而是來賣點物件,不知道周師傅需要不需要。」

「不是報名?來賣東西?」館主好奇問一句,望向了張封推測的刀鞘。

他以為張封是來賣武器的。

張封卻是從小包袱內拿出了之前寫好的幾張藥方,遞給了他,

「這是跌打酒、強身丹,葯膳、葯浴等幾葯的配方。關於藥效問題,我都在上面標明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章 賣東西

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