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使團』離去(二合一)

第332章 『使團』離去(二合一)

大哥話落,二兄弟一時間陷入沉默。

可能是後悔、自責,與深深無力的感覺交叉,讓他們知道他們拖著了大哥的後腿。

他們也就此下定決心,看似要好好修鍊,為大哥分擔一些壓力與事情。

『唉..』大哥看著二人自責的模樣,也是長長呼了一口氣,沒有責怪什麼。

因為在發現大千遊戲的四十年生涯中,二位小弟的自責狀態出現過了不止一次。

二位弟弟最多會努力修鍊個十幾天,然後就如往常一樣,又開始不著邊際的瞎晃蕩。

大哥對此已經麻木,感到深深的無力。

不過,二位弟弟是真的深深自責,也真的想下定決心,但就是力不從心。

沒辦法,有這麼一位強大的大哥罩著,他們就算是再努力,也跟不上。

相反還把大哥逼得越來越厲害,讓大哥誤以為二位弟弟不需要他了,於是更加努力,和他們的差距越來越遠,他們也沒有辦法。

但聽著像是幾人進入遊戲的時間不一樣,才導致了這種先天上的差距。

可實際上,三人是一同進入遊戲。

並且三人的年齡也相差不多。

大哥,六十五歲,二哥,六十三,三弟六十。

他們都是四十年前進入的遊戲。

只是如今雖然過去了四十年,但三人還對那一幕記憶猶新。

記得是兄弟三人,在一家小飯店裡,為大哥慶祝生日的時候。

大哥吹蠟燭許願,想要兄弟三人永遠在一起,不為將來的家庭所牽絆,所顧忌,想要自由一生。

蠟燭熄滅,他們三人就發現眼前的桌子飯菜消失,反而出現了一片茂密森林。

他們的故事就從這裡拉開序幕。

一個低武江湖世界。

之後,相繼從世界回歸,攜帶著大千點兌換的金銀。

他們在現實中也確實無憂無慮。

他們也是他們現實世界中的僅有玩家。

在這樣的優越下,獨一無四的人生。

二人就這樣放浪了。

放浪到三弟才元嬰,大哥都渡劫。

還是二哥有點臉皮,借用大哥的法寶與丹藥,努力修鍊到了化神。

可也有一點是三人相同的。

除了親情血脈以外,三人都是九階。

被大哥硬生生拉起來的九階玩家。

這就是兄弟三人的故事,對於二位弟弟來說是勵志,元嬰都能混到九階,真是惹天下玩家羨慕。

對於大哥來說,就是血與淚的艱辛。

如今。

大哥每次回憶起這一切,都有難言的感動。

這種感動又緊接著化為了動力的源泉,讓他知道自己的實力還是太低。

『二弟、三弟..』大哥想到這裡,望向仍在愧疚的二位親兄弟,『是大哥實力太低,對不住你們..』

大哥說到這裡,已經不知道說什麼了,只能繼續修鍊,保護好兩位兄弟。

而也在三兄弟親情感人的時候。

皇宮邊緣、六層天牢內。

五層,『地』字牢房。

張封也和丞相一起,在大理寺卿的恭敬引路中,來到了午道長的門前。

如今不大的牢房內。

午道長渾身被冰寒鎖鏈貫穿丹田,緊緊的束縛在了牆角。

張封望去,看到在他猙獰的傷口處,他的血肉蠕動,卻被穿過血肉的鐵鏈震散,化為一顆顆『塵埃』,可又在靈氣的驅使下,重新從空氣中凝聚,繼續侵蝕鎖鏈,想要融合修復傷勢。

飛升修士的生命力與本能,已經做到了斷肢重生,傷勢瞬間恢復。

哪怕是此刻是無用功。

他也要如此這般,對抗鐵鏈的侵蝕,防止自己的神魂遭到寒氣的重創。

若要神魂遭到重創,才是真的『重傷』。

只要神魂不重傷。

鐵鏈去掉,他即刻就能擺脫天牢束縛,再修養半日,就能恢復如初。

可恰恰就是如此,才用這條寒冰鐵鏈穿透丹田,消磨他的靈氣,封鎖他的神魂。

又在地牢一側,還有宮內的一位飛升修士看著,時刻加固鐵鏈。

保證他插翅難逃。

但在如今,午道長看到張封來的時候,卻忍不住心中的激動,放棄了修復傷勢,而是用僅有的靈氣,跨走兩步,震的鐵鏈『嘩嘩』作響,連忙跪地求饒道,

「王爺!小人已經知錯,還望您高抬貴手,放過小人..」

「大膽!」飛升修士見到午道長異動,頓時手掌一揮,鐵鏈重新繃緊,把他狠狠砸在了牆上!

唰—

同時飛升修士快步走來,向著張封與丞相請罪道:「是屬下無能,讓犯人驚擾了王爺..」

「不必如此。」張封遙遙頭,讓惶恐的修士起身之後,又望向了旁邊若有所思的丞相,「丞相,人就在這裡。本王也把你帶到了,接下來的事,關於香案的取捨,都是丞相一個人的事。

等取好后,聖上那裡,本王自會帶你言明,批下香火民地。」

「多謝王爺!」丞相感激,又露出了忍不住的笑意,望向了牢中重傷的午道長。

『取我香案..』午道長聽到這個事情,是豁然睜大了眼睛,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因為香案就是修士的本命神魂。

若是香案被取,就會境界跌落。

境界跌落,他引以為傲的實力,就不復存在。

這般如此,大齊有什麼理由再留他?

「王爺!」午道長想到這裡,心生無邊恐懼,再次求饒道:「您取了小人的香火是小事..可是您能保證他人用了這些香火,能成為飛升修士嗎?

哪怕能成,可也需要幾百,甚至上千年的時間..

何不用小人為王爺與丞相效力?」

「言之有理。」張封點頭,「但本王有些記仇,每當見到道友,都難忘昨日行刺一事。」

張封說著,望向頓步的丞相,「丞相,請。」

..

伴隨著天牢內傳出的凄厲叫喊。

丞相在飛升修士的協助中,把午道長的神魂盡毀,香案毀滅。

縱橫一生的午道長,一位飛升修士,就這樣隕落在天牢內。

也過了沒多久。

張封帶著感恩戴德的丞相出來,向著皇宮御書房行去,準備落實丞相的香火土地。

這事就這麼確定了。

張封賣了丞相一個人情。

而少主此人,還在最上面的六層『天』字關著。

那裡分為一個個漆黑小房間,裡面封閉了六識,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知道時間的流逝。

也是張封知道了香案妙用,於此想看看丞相關於香案的使用過程,然後找個時間,去取少主的國運香案。

所以他的命,先留兩日。

且也在張封籌備著盜國運的時候。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

在第三天晚上。

皇宮北園,使團的臨時宮殿內。

黑白二人也接到了使團的通知,今夜就要回朝。

他們二人聽聞,倒是有些感慨,沒有看成熱鬧

可是事實上,他們在這裡待了幾天,也沒有瞧見誰是玩家,以及任何的線索。

這熱鬧,無從看之。

不由得,他們二人感嘆能來帝都的玩家,的確是有一點本事。

『按照規則事件進展..』

也在臨走的這天晚上,黑袍望著桌上的燈火,更是對著白袍長嘆,『我們的事件既然能安穩進行,並在帝都內走到第二環。

這肯定是有玩家在這裡,相對的把事件也走到了第二環。

不然按照遊戲的規則,我們會在第一環的護送任務卡住。

不會出現現在的第二環,「護送回朝」。

按照咱們世界內的一些大牢理解,這樣的相對進行,足可以證明帝都的朝廷內,絕對是有玩家存在。』

『就算是知道了又能如何?』白袍用匕首劍尖撥著燈芯,『兄弟,咱們總不能暴露自身去試探一下吧?咱們現在這麼順利,只用等使團回國,拿使團的國運就好了。』

『只是有點可惜。』黑袍搖搖頭,『其實我在心理上,還是想拿大齊的國運。可惜這個世界限制了渡劫以上的玩家進入,不然咱們會長過來,絕對是手到擒來!』

『好好好,就算是拿大齊的國運。』白袍放下匕首,『我們效忠使團的天道誓言都立了,在規則的加持下,我們在這個世界內,已經算是「易主」了,綁死在了使團的王朝內。

咱們又沒有「毀約道具」,破解不了天道誓言。

只能慢慢混了。

再說了,你也看到了。

人家能混的風生水起,以渡劫,甚至是不如渡劫的實力,混入朝廷聖宴。

但咱們有這些人的本事嗎?』

白袍推測,『你想想看啊,這些人在所有玩家的矚目中敢潛入帝都,拿大齊的國運。這個真的是膽大包天..

尤其是他們還成功了..

哎,你不能不服啊。』

『我也沒有想到他們敢反其道而行。』黑袍說實在心裡有點嫉妒,也有馬後炮的意思,『我要是知道大齊帝都是這個樣子,這麼容易就混進聖宴,我肯定也會試試。』

『試試?』白袍起身去收拾行李,『咱們光想是簡單。但誰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經歷了很多盤查。並且我覺得啊,帝都內雖然看著平靜,但是這些在帝都內的玩家,他們肯定在暗地裡不平靜,免不了勾心鬥角。』

『再勾心也影響不了朝廷。』黑袍幫著白袍一塊收拾衣服,『朝廷的威勢與勢力,已經不是咱們這些玩家用什麼陰謀詭計可以撼動。除非是像會長一樣,以仙人境界的實力碾壓。』

黑袍說著,望了望窗外的月色,『還有,我感覺除了朝廷內有玩家以外,朝廷外的帝都內,絕對也有不少玩家隱藏。

但現在聖上的壽宴已經過了,相信他們應該會逐漸退出帝都,另謀出路。』

『這是肯定的。』白袍把衣服包袱打個結,『現在分國運的最好時機已經過去。

並且進朝廷的第一批玩家,也已經掌握著一些權利。

剩下的事情,肯定是先清繳咱們這些「同行」,以免影響他們今後的計劃。

所以,咱們這些沒進朝堂的同行們,只要不想死,肯定像我們一樣退出來。』

『對了!』黑袍聽到這裡,忽然詢問道:『你說會不會有傻子進入邪教?』

『邪教?』白袍琢磨了一下,搖頭道:『應該沒人這麼傻吧?這已經不是反其道而行,而是明擺著去送死。』

『也是。』黑袍點點頭,又忽然笑道:『一開始,咱們就想進入邪教。但自從知道邪教沒有多少香火,且肯定要對付大齊王朝以後,就斷了這個根本不可能的念想。

可無論怎樣。

現在這個節骨眼上,對於我們這些玩家來說是多事之秋。

使團能現在走最好,正好擺脫這個同行泥潭。

並且我估計啊,咱們使團一走,基本上所有的在外玩家都要漸漸撤離了。』

『這個猜測我贊同。』白袍少有的露出失笑語氣道:『使團一走,是屬於幾個大勢力的相繼離開。相信有點腦子的玩家,應該會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樣,最後試著巴結上使團,看看能不能獲得一絲他國龍運。』

白袍說著,又鄭重望著黑袍,想說接下來就是他們的戰場了。

那些玩家巴結不上大齊,很大幾率會向他們『招手』。

除此之外,他們沒有想過有的玩家,會試著投靠邪教。

就像他們說的那樣,和大齊作對,與死無疑。

而隨著時間的過去。

在當天晚上八點,黑白二人跟著使團離開的時候。

城內,一處破院子中。

正有一位境界洞虛的青年,左看看旁邊磨刀霍霍的十幾位元神土著,又看了看破桌子上擺著的皇宮地圖,神情中露出一絲不滿與無奈。

不出意外,青年正是一名玩家。

還是一名加入邪教『外圍』團伙的玩家。

並且他之所以會加入邪教,也是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經過深思熟慮,最終十天前抱著小心,來到帝都。

又眼看著聖上壽宴趕不上,錯失國運加持。

於是他心裡悔恨交加,知道事情不可違,可又貪圖大齊的國運,更不想泯滅於芸芸眾生。

他就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就是四處打探,加入邪教,取得某方邪教的信任與支持,然後拿取亡國的部分國運香火。

這樣一來,他不僅留在帝都,可以尋找機會,試著捕殺那些在暗中的玩家。

也能先藉助香火修鍊,實在是美哉。

尤其是功夫不負有心人。

他打探了整整七天,終於找到了這個邪教團伙,並成功入內。

現在算是邪教的外圍一員。

只是邪教不是想進就能進的。

或者說,邪教明面上是來著不懼,實則是不把外圍當人。

也在這一天。

正在眾人磨刀霍霍的時候。

一位把身體包裹在黑衣內的小領頭,就來到城內這處破院,交代了一個刺殺任務。

頓時所有人都激動莫名,誓死為邪教效力!

他們假如邪教,就是為了這一天證明自己!

但青年聽著聽著,當聽完了小領頭髮布的任務,又聽到系統提示后,臉色卻越來越不好看。

『事件任務:按照小隊長的計劃,跟隨同伴去往皇宮,試著殺死孫公公,以壯邪教膽威。』

刺殺孫公公成功,你將取得邪教小隊長,並擁有加入邪教的資格。

當前環數:1

『任務獎勵:10大千點』

聽到提示。

青年看著這個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又看了看一副要送死揚威的邪教外圍,一時間為了防止被人殺死,跌落階級,思來想去,最後暗罵一句,就退出了當前世界遊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2章 『使團』離去(二合一)

8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