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各有目的(二合一)

第331章 各有目的(二合一)

『這個計劃好..天時地利人和全部佔了!』老鄭贊同,又把目光望向了沉默走路的蠍道人,『蠍道人覺得怎麼樣?這次你也說說話。』

『這次可不是靠運氣..』不待蠍道人回答,清哥冷不丁的傳音一句,但卻不是嗆蠍道人,而是緊隨其後的鄭重道,

『這次是靠合作,像是我們獲得吏部官職一樣的信任合作。

我們這個小隊的人缺一不可。』

『都是一個宇宙的人。』小舟也傳音笑著幫腔,『我們現在的假想敵,是禮部三人,還有在帝都內賣米面的那六位師兄弟。』

『照你們這樣的說法..』蠍道人反問著他們,『我像是記仇的人?為了之前的事情,就一直懷恨在心?』

蠍道人話落,忽然不見一點之前的憤怒,好似真的沒事人一樣,又恢復了那種做事的樣子。

但要是讓老鄭等人來說。

這都打了幾十年的交道,當然相信蠍道人是一個記仇的人。

可如今恰恰是合作,像是蠍道人這樣的人,往往不會在合作中亂動手腳,反而會在合作后給他們致命一擊。

如先前那般吵架質問,這都是小事。

真敢到了世界任務結束,或者計劃失敗,百分百身死的時候。

清哥相信第一位捅他刀子的人,絕對是蠍道人。

但這都是后話。

清哥現在只看當下。

當下『一團和氣』就好。

同時,也在這般傳音交談過後。

四人在街上走著,走著,氣氛也沒有那麼壓抑。

可與此同時。

在皇宮朝殿外的一處長廊內。

張封一邊和丞相聊著,一邊和丞相走著,交談的話語中,卻都是來自於丞相噓寒問暖的客套,還有帝都內的一些趣事。

這像是彙報幾年來,自己離開時所發生的事情。

可更像是巴結。

張封聽著,也知道丞相是什麼意思。

歸根結底,不外乎是丞相這段事務繁忙,沒有在自己回帝都的第一時間去拜訪,反而是讓大兒子,工部侍郎代為問候。

禮數上,雖然對了,但情感上總有些不夠。

如今趁著這個時間,他當然要客套客套。

沒辦法,他的外甥是太子,自己又可以說動聖上,這話語權很重。

換成誰,誰不慌。

哪怕是丞相不『站隊』,可總歸是一家人。

當然,王爺也沒有兩個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

他的二兒子,兵部文書,就是變著法的跟著二皇子。

再加上二皇子原先是大將軍近衛,他二兒子也在大將軍帳內當過小書童,這關係自然就貼了上去。

將來不管是二皇子仗著王爺的厚愛,上位。

還是太子成正統。

他丞相都能保證一脈在朝廷穩固。

聖上也是默許丞相這樣的老臣,重臣,有這樣的保全私心。

這樣才能讓丞相放心,更好的為大齊效力,而不是天天念著新主上位之後,他會如何如何的后怕。

只是在丞相心裏面,在情感中。

丞相卻是想著自家『外甥太子』,能當上儲君,甚至是皇帝最好。

說到底,總歸是自家人,打斷骨頭還連著筋。

再以利益角度來說。

只要自家人的當上皇帝,那麼對於他們這一族,這一脈來說。

丞相能預計到家族傳承能更進一步,並且香火區域再躍出一個新的台階。

並且張封也多少能猜測到丞相的意思。

因為就拿如今來說。

丞相家族的香火,是遍布一城,此城在大齊北部的樺城,也正是丞相的老家。

全城百縣的萬萬百姓,不說挨家挨戶都掛著丞相的神像,但也有個七七八八。

這也是飛升修士的極限,最多只能擁有一城之地。

也多虧他是丞相,才能以渡劫境界,擁有了飛升修士的香火許可權。

再多,就侵犯了真正飛升修士的利益。

可要是太子繼承皇位,他身為皇帝的娘家族長,那這個就另一說了。

但這個不是說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可以『搶』別人的地。

而是朝廷每年都絞殺不少邪教,邪教手中有『香案』,這個香案鏈接著一方『香火土地信眾』。

或者說,每個有信徒的丹田與神識里,都有『香案』。

這個香案,也類似張封的『小鼎』,可以鏈接香火,收集香火。

而在這個世界里,只要殺了掌握『香案』的修士,那一片的香火就是無主的。

否則,掌握香案的修士不死,那片土地的信仰是斷不了,也無法根除。

這也是此方世界的規則,或者說是一種修士們研發出來的『香火保護機制』。

簡單來說,就是香案香火與修士是共生關係,他不死,香火就無法被搶奪。

就算是強行在香案修士的信徒中立神像,這香火也不『乾淨』。

在這種機制下,對百姓發脾氣沒用。

要是屠殺百姓,還會引來當地官府的清剿。

所以想要搶奪香火,只能把矛頭指向香案修士。

但修士也不用一直在領地中保護信眾,而是四處遊歷。

只需要不時回來一下,關注一下民生風水土地,維持香火穩定,百姓沒有冤情。

於是,這就難找了。

就算是找到了,沒有理由的強行殺死,強行毀修士香案,這也是不妥。

可對於邪教修士而言。

朝廷殺他們的理由就多了。

可以說他是餘孽,也可以說他們罪惡滔天。

反正給個理由隨便殺了,再毀了香案,就解放了一方純凈的香火土地。

至於百姓會不會在乎信仰的神明是誰,這個不重要。

百姓只在乎誰給他們每年豐收,讓他們吃飽,家庭和睦,安居樂業,他們就會誠心信奉。

在這樣的大勢所趨。

擁有香案的邪教修士,就是香饃饃。

丞相也正想藉助太子登基,且在皇權的威勢下,清掃邪教,多擠少擠,加起來總能獲得一城。

時間久了,丞相的家族勢力肯定越來越大。

弄不好,千百年時間過去,一家裡的香火,還能養出兩位飛升修士。

而張封之所以能猜測到這麼多,也是丞相和自己客套了半天後,忽然問了天牢內的午道長。

一位飛升修士的香案土地,哪怕是經過這麼多年,午道長藏頭藏身,信徒流失大半,可也是一大筆信徒。

同時,張封望著客客氣氣的丞相,也知道丞相來的最終目的,原來是想要『地』。

他做的沒錯,將來有,不如現在有。

趁著儲君之位還沒明朗化之前,不如先穩固一下他家族權益。

「丞相所言的事情,本王已經知曉。」

張封想到這裡,也不等丞相再客氣廢話了,在他感激的目光中,向著皇宮南面指了指,「若丞相無事,陪本王去天牢見見刺客?」

「丞相有請,臣不敢不從!」丞相感恩,鄭重行禮。

且也在張封帶著丞相,去往天牢的路上。

皇宮九裡外的一條寬闊街道上。

伴隨著附近的車馬聲。

小隊六人一邊走著,一邊也笑著和莫家三兄弟道別。

因為再往前走,在下一個分岔路口,小隊六人要去往王掌柜府上。

三兄弟要回往侍郎府,已經不順路。

可也在笑著相互告辭,等莫家三兄弟離開的時候。

小隊六人一邊朝前走著,一邊臉色也慢慢恢復了平常,不似剛才同僚的熱情。

『隊長..』老四脾氣火爆,是第一個首先傳音,想問問隊長與眾人,對這三人有什麼看法。

只是隊長卻他讓噤聲,等三兄弟走遠的時候再談,省得露出什麼馬腳。

不出意外,小隊六人不傻,也猜測到莫家三兄弟可能是玩家!

實在是一切都太巧了。

要知道他們半個月前降臨的時候,又在進城的時候,可是在城外看到了莫家三兄弟。

在時間問題上,完全可以對的上號,懷疑他們是玩家。

但猜到就猜到了。

總不能當面找上莫家三兄弟,直接詢問,『你們是不是玩家?』

過程是痛快了,條理也挺明晰,懷疑更是有根有據。

可是結果只有兩個。

『一』,莫家三兄弟的確是玩家,然後開始廝殺,或者坐下來談事情,談合作。

反正大家的利益都不衝突,再說都是高級玩家,也不在乎那幾千上萬點的擊殺獎勵。

至於信任問題,碰到貴重獎勵的分成問題,這以後再說。

這樣也沒有什麼毛病。

可怕就怕在,『二』,猜錯了,三兄弟原來是土著!

反過來,他們就是自爆天外邪魔的身份。

結果,很大可能是受到七國與在野修士追殺,然後必死無疑。

這樣的事情,他們小隊經歷了幾次,也見過了數十次。

無疑是舉國為敵。

但如今,哪怕是不確定莫家三兄弟的身份,甚至是確定了,小隊六人也不是很害怕。

皆因在走遠之後。

老四就冷哼一聲,傳音狂妄道:『一個渡劫,一個化神,一個元嬰。不管是我們猜到他們,還是他們知道我們是玩家,這都不足為慮!』

『老四說的很對。』隊長這次難得同意老四的狂妄,『在絕對的實力上,我們已經碾壓了他們。

相信他們只要不傻,哪怕是猜到我們,也不可能和我們作對。

但也有一種可能,是他們暗地裡給我們下絆子。

要知道我們雖然都算是王爺的門客,又經王爺獲得國運。可現在總歸還是「各為其主」。

再以此來講,我們的主家,是王掌柜,一位不在朝堂內的商人。

他們三人的主家,卻是執掌禮部的四皇子。

在理論上,他們的靠山比我們強硬多了。

但也好在四皇子主持禮部,又一心向學。

禮部也很少參與朝政,參與帝都各部的官爭紛斗,這個是好事。

可也不能掉以輕心,以防真進入了他們的陷阱,讓他們反坑我們一下。』

『確實是有些難受。』相貌儒雅的老五也在一旁搭話,『我們要是能確定他們是「天外邪魔」,並拿出讓王爺與四皇子相信的證據。這殺就殺了。

想必王爺不但不怪罪我們,相反還可能給我們更多的獎勵。

可就怕殺錯,殺了真的土著。這不僅沒有獎勵,還會有很多變數。有點得不償失。』

『反正在我感覺里..我覺得他們是玩家..』老四說話乾脆,『嗨,算了!你們的計劃我也不太懂,反正剩下的就交給幾位兄弟了。你們讓我動手,我就動手。

出了事,一起扛著就好了。我們小隊這麼多年,不都是一直這樣過來的?』

『老四說的很對。』隊長看到老四的樣子,卻有些失笑,看似非常贊同。

但實際上,他想對老四說,你說的簡單,但我身為隊長,要對大家負責任。

越是這般信任,越是難以下定論。

且不止是小隊六人。

同一時間。

在另一條街上的莫家老三,其實也覺得小隊六人有點問題。

也在此刻,等快走到禮部侍郎府的時候。

老三就忍不住了心裡的疑惑,向著前方走的大哥和二哥道:『大哥,二哥..你說那師兄弟六人有問題嗎?是不是和我們一樣,都是玩家?』

『我覺得是有點問題。』大哥深深點頭,看似也猜出了六人的不對勁。

但二哥聽了,又看到這二人眉來眼去,好似有了他不知道的猜測后,卻有點好奇道,

『大哥,你是怎麼猜出來..或者說,你是怎麼覺得他們是玩家?哪裡又有問題?我覺得他們很正常啊..』

『你感覺我們有問題嗎?』大哥忽然詢問,『就以現在來講,我們的身份和來歷有問題嗎?』

『肯定沒問題啊!』二哥想都不想的回答道:『以大哥的計謀,我們的身份可謂是天衣無縫,又怎麼會有問題?』

『對。』大哥順著他的話道:『沒有問題就是最大的問題,因為我們是玩家。同樣,他們也沒有問題。那你覺得是不是哪裡有點不對?

並且我會懷疑到他們,也是他們和我們一同進城。』

『這樣說的話..』二哥琢磨了一會,才不確定的回道:『他們是和我們一樣,時間對的上,身份又掩飾的太完美?』

『這就是最嚴重的問題。』大哥沉重點頭,『你要知道,修鍊者為什麼修鍊,為什麼要長生?是無欲無求?一心想要修鍊嗎?』

就算是一心想要修鍊,一心想要達到更高的境界,這也是一種慾望。

況且他們是六個人!』

大哥斷言,『誰能保證他們上下一心,六人都是想要探尋更高的境界,而不是想要借用實力,做一些常人不可及的事情?

起碼在我看來,境界高了,隨心所欲,是總可能的吧?

如果是這樣,只要他們碰到糾紛、敢打人,殺人,甚至是與人吵架,也總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

但現在看王爺和王掌柜那邊的平靜樣子,應該是和查我們一樣,都沒有查出任何關於他們「罪證」。

或者說是存在的「證明」。

難道他們真像是和我們一般,「偷藏百十年躲仇敵」一樣,毫不入世?

我們是自己知道自家事,那你說他們的事,難道也離奇的和我們一樣?

如果是這樣,那就真的有問題了。』

『那..』二哥咬了咬牙齒,想來想去,只剩一句話道:『大哥..我們怎麼辦吶?』

『還能怎麼辦?』

大哥,『就算是知道了他們的身份,難道就要和他們拼個你死我活?為什麼不能合作,哪怕是稍微低聲下氣?』

『低聲下氣?』三弟和二哥聽到這個詞,一時間頗有些不快。

大哥看到兩人有些不滿,頓時長呼了一口氣,『一個元嬰,一個化神,我的兩位傻弟弟。對面可是六位渡劫,真要拼起來,你們讓大哥拿什麼拼?拿什麼保護你?』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1章 各有目的(二合一)

8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