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時間匆匆(二合一)

第314章 時間匆匆(二合一)

當夜九點左右,晚宴落,太子與幾位皇子告辭離去。

張封見到他們離開,也是第一時間來到了後院卧室,之前和老管家吩咐過,讓他把禮品都拿到這裡。

這一時間,望著幾位皇子送的九階寶物。

張封開始動手,先是把精妙的法陣基石,按照一定的規律,擺在了房間內。

稍後感受到靈氣逐漸濃郁之後,張封又拿起大儒手書,放進懷內的衣服夾層中。

最後的『壽』字。

張封想了想,還是先不動它吧,反正自己目前的資源還有不少,昨天大臣們也送了不少。

足夠半年高速修鍊之用。

除外,張封又重新審視了一下這些『九階寶物』,也發現了一個趣事。

這個趣事是,國運與龍氣的實質性作用。

最顯而易見的,是國運能讓修士們加快修鍊。

但要問他們,這是怎麼加快的,又體現在哪裡,能不能用數據化說清。

他們肯定是回答不上來什麼。

可是張封擁有規則判定,卻能實質化數據化的看到國運的影響。

就比如這些『九階物品』,按道理來說,應該是仙人所用與所煉之物。

但如今大齊境界最高的強者,是沒有仙人。

那只有一個原因,就是國運與龍氣把這些寶物『提品質』了。

這也是為何那些投靠朝廷的修士們,為什麼會覺得修鍊加快。

因為在國運的加持下,他們所用、所修鍊,以及平常吐納的靈氣,都變的『更高級』。相對的。

要是沒有國運加持的人,又獲得二皇子等人送來的寶物,那麼在天道規則的判定下,應該和平常無疑,大約是原有的『飛升、八階』。

至於這個猜測對不對,等玩家過來就知道了。

如果他們拿到自己的九階物品,卻顯示的是八階,就證明自己沒有猜錯。

這個世界的同源物品,確實能在天道的規則下,提升原有品質。

或者再拿一位飛升修士的寶物,看看他的寶物品級,也能對照出這個問題的答案。

例如,自己目前所收的東西,是朝廷飛升修士所煉,大致都是九階。

可要是其餘不次於他們實力的飛升修士,所煉的都是八階法寶與丹藥,那答案不言而喻。

能證明天道國運,確實是強大,已經影響了判定規則。

但這裡的國運,對手稿感悟沒有用。

如之前的賀散人,雖然身為八階,卻能拿出九階的手稿。

這樣的例子,自己也曾見過。

第二世界的老道,一位後天修鍊者,就拿出了先天二階傳奇。

而張封思索著,隨著時間的過去。

往後兩天都沒有選擇出門。

這兩天都在大把的收禮物,見同僚,爭取把這些瑣事與人際關係整理清。

直到玩家將要來臨的前一天下午。

王掌柜派人送來書信,說身為飛升修士的李道友宿醉兩天後,終於醒了。

張封才讓老管家準備了馬車,帶上兩名侍衛,去往帝都內最有名氣的煙花之地。

一路上,馬車中張封與老管家閑聊時,也沒有易容一番,以防別人認出。

因為在這個世界里,朝廷大員,大儒,甚至是太子遊歷這裡,也不是什麼大事。

說到底,這裡有不少才子,也有不少才女。

不是清一色的全部青樓,賣身不賣藝。

以至於張封坐著轎子過來,也沒有引起什麼轟動。

也是夜晚八點,天色正黑,再加上又不是敲鑼打鼓的過來,馬車也普通,那誰會上去掀張封的馬車帘子,瞧見端坐車中的張封與老管家之後,再說一句『你竟然是王爺?』

因為沒發生這樣的情況。

張封安安穩穩的來到了飄香閣後院,讓老管家靜待之後,就在專門等候自己的小二帶領中,去往了李道友的三樓雅間。

至於李道友為什麼沒有來迎接自己。

或許是飛升修士的尊嚴作祟,也可能是怕一露頭之後,有人認出他,然後引起一些轟動,打擾來做客的王爺。

要知道李道友回帝都的消息,只有朝廷的部分大臣知,王掌柜知。

其餘人,還不知道這雅樓內坐著一位半仙。

不然來此遊玩的人,是玩姑娘,談風雅,還是來看仙人,想要拜師?

而等跟著小二繞過樓梯,一進雅間來。

張封首先聞到了一股清香酒氣瀰漫。

又在靠窗戶的坐塌案桌旁,一位相貌英俊的青年,正慵懶的一手掂著的酒罈,一手放在身後的諸多酒罈上靠著。

一副剛睡醒的模樣。

「去忙吧,莫讓人打擾。」張封給了小二一些銀兩,屏退了千恩萬謝的他之後,才一邊向著李道友對面的坐塌走,一邊李道友道:「今日冒昧前來,打擾李道友休息。」

「我李某人此生最敬佩的只有兩個人..」李道友望著窗外夜色,半窩著身子,答非所問道:「一位是我師父,沒有他,我還是一個整日為狩獵發愁的獵戶,每日冒著生命危險,用單薄僅有練氣的實力,去深山老林里狩獵。」

李道友說到這裡,坐正了身子,「可也正是在二百年前,我在山林里狩獵,被師父看中,收我為徒,傳我香火,我才有了今天..有這般悠閑的賞月飲酒..這份恩情,我一直謹記在心。可惜他老人家已經壽終仙逝..」

『賀道人..』張封聽到李道友訴說往事,也知曉他說的那位師父是誰。

畢竟『渡劫修士』收徒傳香火一事,在各個王朝的修鍊界內是大事,僅次于飛升修士收徒傳承。

並且在自己的記憶里,賀道人就是三千年前的渡劫修士,屬於大齊國,但又不投靠朝廷的自由修士。

李道友也算是傳了他的衣缽,不僅實力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修鍊到了『飛升大成』,且依然是自由自在。

又在他的名聲庇護下,供於他香火的一城百縣萬萬眾生,也保得一方安寧。

「我師父的恩情無以為報..」李道友聲音漸漸放低,彷彿有些思念故人。

張封見到李道友出神,也是沒有打擾。

直到片刻過後,李道友才搖了搖頭,再次品了一小口酒,望向了張封道:「第二位,就是王爺的師父,大將軍。

只是在下不是敬佩大將軍的名滿天下,也不是敬佩他麾下的強軍。而是佩服大將軍以個人之力,修鍊到飛升!也敬佩他甘願捨生取義,封印那位入魔修士!」

「我代家師謝李道友抬愛。」張封抱拳,不表言說。

「也只有王爺能代表大將軍。」李道友感嘆一聲,「我師父在生前,最欽佩的也是大將軍。不知如今九泉之下,他能否與你我一般,像是這樣賞月品酒攀談。也不知,我師父能否入大將軍的法眼..」

李道友說著,又忽然搖搖頭,「故人已去,就不聊兩位前輩的事情了。今日,在下有幸見得王爺,不如聊了一聊這帝都內的美景?」

「美景?」張封琢磨一下,也沒想到李道友轉彎轉的這麼快,但也接話道:「近來年,本王不曾回帝都,又聽家師的朋友言,帝都內日異月新。如要說到美景一事,相信李道友在帝都月余,想必比本王要了解的更為詳細。」

「王爺這是哪裡的話?」李道友否認道:「在下回到帝都雖然月余,但整日都在這煙花之地賞景、賞船,又沉於這魚燕之間,香玉在懷..」

他說到這裡,不由笑道:「帝都內禁神識,我又在此地,肉眼所見,只在百丈方圓,被眾繁華樓宇隔斷,卻不知帝都內還有何美景。」

「李道友就沒有問過..」張封指了指窗外樓下街道,街上除了才子與權貴,還有煙花之地的姑娘,

「她們?」

「倒是從未問過。」李道友再品一口酒,「本想邀請王掌柜,王道友前來做客,問上一番。卻未想沒等到王道友,卻等來了王爺親臨。」

李道友話里的意思,也不外乎是平常人有平常人的交談方法。

但對於風景、閑聊之事,這種屬於朋友之間的交談,那當然要找一位身份對等的人。

李道友就是扭著這一根筋,覺得能聊的來,且不忙的,目前只有王掌柜。

可是如今王爺來了,大將軍的弟子來了。

這作為朋友,身份絕對是夠了。

前提是王爺把他當朋友。

同時,張封聽到李道友有閑聊的想法,看似沒完的意思,卻是念著明天玩家就要來了,於是先說正事道:「關於美景的事情,等道友閑來,你我二人可以一同在帝都內遊玩一番,自然知曉。」

張封說到這裡,正色道:「我來此是要說一件事情,關於帝都的事情。」

「是大事?」李道友反問一句,當見到王爺點頭,不由也是神色陷入沉思,眉毛皺起,又探尋般的問道:「難不成是年關將至,探親來往帝都的外人過多,讓..酒錢漲價了?」

「漲價是肯定會漲,不漲也會為李道友一人漲。」張封聽到李道友說話還是不著邊,就直接肯定漲價了,也不解釋什麼。

剛才已經領教過了他的閑聊水平,這話題能從東邊跑到西,聊上一夜都聊不完。

於是,張封肯定了酒錢絕對會漲,不漲也讓它單純為李道友漲價以後,又繼續道:「我說的事情,是關於帝都安危,大齊民生的事。望李道友最近發現有不明之人接近你,還望告知一聲。」

「這些人難道比喝酒賞月重要?」李道友搖頭打斷,端起酒罈再品一大口后,長呼感嘆,「痛快..當真痛快..」

他說著,又端起另一壇,「如此美酒,敬王爺!」

張封掃了一眼,接過端起,打開封口。

頓時一股清香與甘甜的味道傳來。

張封嗅了嗅,端起,同樣一口氣飲盡這足球大小的一壇酒。

同時隨著酒水入腹,有一股雄厚爆裂的靈氣在體內盪開,溫養著自己的四肢百骸。

元神也端起小鼎,配合著鬼都碎片的煞氣驅散,凈化、中和著靈氣中的濃烈氣息。

張封這時也有些頭暈,是酒意上頭了。

這股濃烈氣息,好像是許久不見的酒意。

沒想到這壇酒讓修鍊以來從未醉過的自己,又體驗到了醉意。

再看看李道友身後的眾多空罈子,他能喝醉,好像也沒有什麼意外。

要知道自己有鬼都碎片,還差點一罈子倒了。

「王爺好酒量!好修為!」李道友見到張封一口飲完卻沒醉,卻換為笑容,鄭重捧手道:「請王爺放心!當在下發現有不明之人,或是邪教之人異動時,定然會稟報王爺!」

李道友再拿起一壇酒,贈與張封,「我身為大齊之人,當然還是知曉什麼是大義。」

「多謝。」張封還禮,接過美酒。

剩下的事情彷彿達成默認一般。

張封什麼都沒說,就掂起酒罈起身離去。

李道友站在門外相送,片刻也回到屋內,再次喝酒賞月。

而在煙花之地外的街上。

一輛轎子中。

張封正一邊驅散著酒意,一邊望著手裡的這一罈子酒。

『物品:李道友的桂花靈酒』

類型:輔助

『品質:八階、青色』

看完提示,不出意外。

張封之前喝的那壇酒,就是李道友煉製的秘方靈酒,所以才會有如此顯著的靈氣效果。

同時也是看到提示。

張封就大約猜測到了自己前兩天所想的國運問題。

總歸,在國運與龍氣的加持下,很多寶物都突破了原有的級別,達到了九階,仙人境界的等級。

不然八階飛升,除手稿功法以外,很難煉製的九階寶物。

同樣,李道友沒有投靠朝廷,所以他的所煉製的美酒,哪怕是能讓飛升修士宿醉,也最多只有八階,屬於他飛升級別的等級。

可也是這些在野修士,性格明顯和朝堂修士的不同。

也是張封和朝廷的人聊久了,倒是發現朝堂內的人,什麼都講究一個人情世故的利益,多少要先認識一下,再說事情。

這也是對人的禮貌。

只是如今,張封卻忽然發現和江湖中的人、和李道友這樣的人打交道,其實喝頓酒,只要不倒,直接就認識了,什麼事情都解決了。

算是和當時初入遊戲的自己一樣。

可卻又不一樣。

因為這也是自己的身份在這裡,不然李道友會幫自己?會給自己名酒喝?

怕是早就不見,隨手驅趕了。

沒辦法,再是隨心所欲,也講究一個平等。

否則這個人讓他幫忙,那個人讓他幫忙,他難道都會去幫嗎?

這幫了,也許是真的不在乎對方實力高低,為人著實豪爽。

不幫,不想讓人打擾,把人驅趕,這也是隨心所欲。

張封想到這裡,發現李道友過得如此痛快,還是飛升修士的實力在這裡。

可是面對自己這位聲望滿天下的王爺,大齊的威懾,這實力就有點不夠看了。

但不能否認,一切還是實力。

只要實力夠高,那就可以不用在乎朝廷的威懾。

包括張封也一直念著這些事情,又在這短短的幾天里收集了不少輔助修鍊的寶物,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達到洞虛。

再依照這些寶物的加持。

張封預計在一個月的時間內,就可以達到『六階洞虛』境界。

畢竟自己如今獲得的寶物,都是國運龍氣加持,仙人級別的『九階』秘寶。

這連跨幾個大境界的加持下,自己還能修鍊這麼『慢』,也多虧是體質特殊,天賦神通絕然,自身經脈靈氣遠超尋常修士的雄厚。

不然以尋常修士的『柔弱筋骨』,在如此秘寶的加持下,早就登臨洞虛了。

至於原因,單看這些皇子根本不在意修鍊,也沒有天賦,就能達到元嬰、金丹,就知道這國運物品的恐怖。

是硬生生的推著一個人走,把他的境界硬推上去。

可要是天賦稍微好一點,喜歡修鍊,就如二皇子,他年齡才三十,就踏入了洞虛。

這能證明國運資源的強大,強大到只要被國運與資源雙重加持的人,就是天命之人。

張封思索著,等回到府邸,今夜哪裡都不去了,就好好在家修養精神,保持巔峰。

因為明天一早,玩家們就要降臨。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4章 時間匆匆(二合一)

7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