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諸位皇子的心意(二合一)

第313章 諸位皇子的心意(二合一)

交代完事情,從月樓離開。

張封和老管家回去的路上,也聽府內人傳來消息,說太子與幾位皇子,晚上來拜訪自己。

淺一層的意思,不就是替他們的父皇拜會。

只是這個關於送禮,就都是他們的心意了。

發現這個情況,張封念著李道友還沒回信,那就先回府邸,順便回憶了一下太子與眾皇子的事。

首先,大皇子,也是如今的太子,境界元嬰,性格成熟穩重,有獨當一面的本事,為聖上分擔著朝政。

總歸來看,他的心思,沒在修鍊上面,而是放在民生,一心想要把大齊變得更好。

他不想辜負自己老師的一生功績,打下來的偌大國土。

二皇子,則是境界洞虛,性格直爽,像是江湖武者一樣,大大咧咧的常年領兵在外,鎮守邊疆,不關心任何朝內之事,只想廝殺征戰,抵禦來犯之人。

並且他的願望,一生的理想,就是成為自己老師那樣的英雄。

不出意外,他的偶像正是自己的老師。

也是如此,他聽聞自己要回帝都,就把手邊的事情交予邊境眾位將軍,他則是帶著親衛與副官,三日奔襲三十萬里,提前自己一步回來,迎接自己回朝。

再深究一下,二皇子曾在自己老師身邊任三年親衛。

也是與自己關係最親近的一位皇子。

他小的時候,自己天天帶他玩。

其外,三皇子,修鍊平平,只有金丹。

總的來說,他才是真的愛玩,但是鬼點子也挺多,經常用一些稀奇禮物討好聖上,也很會說話,是聖上最喜歡的一位皇子。

也是自己老師最喜歡的一位『齊家』後輩。

因為他無憂無慮,沒有皇子的威嚴,也沒有今後的憂愁,反而是有一顆赤子之心,真誠孝順的心意,不為爭權。

可也是這樣,不像是太子一心做事,也不像二皇子一心抗禦來敵,更不像書獃子一樣的四皇子為人正直,就和紈絝有些無疑。

而說到四皇子,他就是經常在皇宮內與聖上產生分歧,又拿著聖賢大儒的言論,否定著聖上的道理,這一吵就是小半個時辰。

前兩天聽孫公公說,他這幾年每次站在御書房外面,聽著四皇子與聖上大吵,他心裡就發毛。

是想勸,卻又不敢勸。

且每次都能看到四皇子率先敗退,摔門而出。

也是這般,父子之間的話語也是越來越少,但是四皇子的官職卻越來越高,已經開始主持科舉盛事,又抽調國庫銀兩,創辦了太學院。

太學院專門為科舉脫穎而出的才子所辦,也為天下士人所辦。

只要通過一些考驗,就能成為太學院的學生。

但關於太學院一事,也是自己老師曾經向四皇子說的。

四皇子一直謹記。

除外,五皇子年少,今年只有十四。

可與四皇子同母,倒是與四皇子關係最好,如今正在太學院內學習。

他也經常在府邸家宴上勸過四皇子,讓四哥不要與父皇爭吵。

這些言論,都不是什麼秘密。

因為不少大臣們都勸過四皇子,讓他不要和聖上吵了,沒見聖上都給他辦學了?還許給他科舉的官職?

可是四皇子卻覺得這是父皇該給他的,不給他,難不成還要給一肚子陰謀論的大哥?

還是給腦袋裡都是修鍊的二哥,或是混吃等死的三哥?

又在四皇子想來,給大哥太子,怕是科舉里都是人情世故,利益交換。

給二哥,怕不是碰到舞弊的,親自一刀砍了。

就算是沒有舞弊的,才子們剛答完試卷,還會再來一個武鬥。

如果武鬥不過關,那就不是才子。

只是算是文人。

至於愛玩與只會拍父皇馬屁的三哥,只要父皇敢給他。

四皇子覺得帝都內和三哥關係好的紈絝子弟們,如丞相的二兒子,王掌柜家的少爺等人,他們要是敢來參加科舉。

怕是考試中的時候,三哥都能和他們拼個桌子,推起牌九。

至於誰會中榜,以三哥的性子,那就是三哥說的不算,考官說的不算,父皇說的才算!

所以四皇子想來想去,覺得父皇會給他科舉位置,不是愛他,而是自己的真才實學!

四皇子也是以此為鏡,博覽群書,效仿先賢,越來越優異。

如今外人都傳,年關后,太學院的第一批學子畢業,只要他們成就功名,那麼身為他們老師的四皇子,就會成為下一位大儒。

這個世界內的大儒,也是『桃李天下』的意思。

其中最快的方式,就是成為科舉主考,創辦學院。

結果顯而易見,天下人都知道大齊聖上照顧著四皇子,想完成四皇子的願望。

讀書人,誰不想成為受人敬仰的大儒,誰不想桃李滿天下?

就四皇子還扭著一根筋,有些古板,不承這個情。

這古板,真像是這個世界內的先賢們,只重規矩方圓,不講人情世故。

最後,剩下的眾多皇子,都是年齡過小,或者屬於私生,還沒有開始干涉爭權一事。

張封回憶完這些,也大致把接下來的人選定了。

也是他們既然要拜訪,那就順便和他們說說邪教一事,讓他們也幫自己注意一點『玩家』。

而與此同時。

在城中皇宮外的一里街上,三皇子府中。

如今身穿華貴錦衣的愛玩三皇子,正在廳內望著自己的五位謀士,商量著一些事情。

他們所策劃的事情,正是關於等會送給王爺什麼禮物?

同樣,平常討好聖上所需要的物件,也都是他們出謀劃策的準備。

說他們是謀士,不如說是精通討好之道的『大師』。

「諸位有什麼好點子,就快些拿出來吧..」三皇子品口茶,模樣有些瀟洒,也有些慵懶,「千萬別讓我那幾位兄弟給我比下去。要記得,我叔父是近年來的第一次回朝,禮物一定要特別,且要貴重。」

「殿下..這需要下屬思索一番..好好謀划..」有位個子矮小的謀士首先回答,看似這個禮物有點難以準備。

又怕準備不好,得罪王爺,得罪主子,所以就不想發言了。

同時,其餘謀士聽到此人稱呼三皇子為『殿下』時,也沒有什麼驚異。

因為其餘皇子,以及『真正的殿下』太子,不在場的時候。

屬於各位皇子的家臣,一般都是成為自家主子為『殿下』。

人多,有其餘皇子在場,才稱呼二殿下、三殿下,或者稱呼官職。

如四皇子,許多大臣都稱呼他為『齊院長』。

「那你先去想吧..」三皇子聽到有人已經打了退堂鼓,則是把目光望向了剩餘四人。

剩下的四人是念著王爺回都,知曉殿下要送禮,於是早有準備。

這時,他們看到三皇子望來,是一同捧手上前,都要說話。

最後還是三皇子先把目光望向了最左邊。

其餘人才和氣般的望了最左邊的一位布衣修士一眼,捧手示意他先言。

「以學生所想..」布衣修士再上前半步,拱手直言道:「王爺在朝內有一首詩詞流傳,學生有幸聽聞,覺得王爺實乃高雅之士!

高雅之士,一般都喜歡詩詞歌賦。於此,不如從殿下府內拿出先賢大儒的孤本,送於王爺?」

「書?」三皇子聽到這個建議,頓時失笑搖頭,「不行!絕對不行!你是才來我府邸,或許不知道我叔父的為人。我告訴你,我叔父除了文墨,卻也喜歡修鍊。」

「修鍊..」另一位高個謀士念叨幾息,又見那個布衣謀士請罪不做聲,就上前答道:「殿下,不如送王爺一本修鍊秘籍,再送於大儒墨寶,兩件寶物一起送,兩舉雙得!」

「呵..兩舉兩得?真虧你想得出來..」旁邊一位面相和善的修士輕笑打斷,又待高個謀士望向自己,頓時反問道:「送禮以稀為重。若我沒有猜錯,其餘殿下定然也是只送一物。

於此,以我之見,這一物,為什麼只能一舉一得?為何不能一舉三得?突出一個『奇』字?」

「誒?」三皇子聽到這詞,頓時望向和善修士道:「你有何辦法?快!如今就去辦,天色馬上就要黑下來了..」

..

一個時辰后。

『嗒嗒』工具敲擊靈石的輕響,回蕩華麗的三皇子後院內。

大齊頂尖的雕刻大師,洪大師正小心翼翼的,在一顆他只在聽聞中見過的『大型完美靈石』上面,雕刻一個字。

而這顆靈石,長三米,足有兩人環抱的樹樁粗細,渾身散發著濃厚的靈氣波動,卻又夾雜著泥土清香,一看就是深埋地底數千年的靈礦核心。

事實上,這顆完美靈石正是三皇子的珍藏五餘年的寶貝,是當時聖上贈與他的。

可如今,隨著『沙沙』的響聲。

在洪大師的雕刻下,靈石的碎末被隨意掃開。

眾門客與五位謀士看的眼皮子直跳,這是『肉疼』。

要知道這可是一顆稀有的完美靈石,每一粒、每一克,這都是讓修士們垂涎三尺的寶貝!

包括張封在這裡,也肯定會一把推開三皇子,不忍他浪費這麼好的東西。

可是三皇子就盯著靈石上逐漸浮現的工整字跡,慢慢露出了喜色,對於靈石會浪費多少,無動於衷。

在他想來,能一塊雕成最好,因為這麼大,這麼好的靈石,想要在短時間內尋找第二顆,怕是有點困難。

他府里與帝都各權貴府內,如今就這麼一顆。

若是失敗,就要再想其它禮物了。

他所想的,也僅此而已。

且也隨著時間過去。

洪大師刻完最後一刀,長鬆一口氣的同時。

眾人也看到一個約莫半人高、大腿粗的圓潤『壽』字浮現。

從樹樁粗細的巨大靈石,成了一個精巧的『絕美玉刻』。

三皇子見了,直接高聲大讚,「賞洪大師的鬼斧神功!」

「謝殿下!」洪大師大恩道謝,跟著和善修士去後院庫房領賞了。

布衣修士大讚此物絕妙。

高個修士也自愧不如,覺得自己不如和善修士的奇思妙想,看來還要好好學習。

之前沒有出謀劃策的矮小謀士,卻默不作聲。

三皇子的目光則還在靈石上面,覺得自己的這位和善謀士果然與眾不同不!

這般出的主意,可謂真的一舉三得!

且看,靈石不僅能修鍊所用,其上雕刻的『壽』字,也是對於書法的一種肯定,更有一種祝賀的意思在裡面。

這個禮物,完美!

三皇子感覺他的禮物絕對會在眾皇子之間脫穎而出!

以至於,在夜晚降臨。

他帶著下屬,來到張封府邸,進來正廳,宴席擺好,見到叔父坐在首位,又看到大哥送的名葯,二哥送的兵器,四弟送的孤本,不禁是心裡笑出了聲。

自己這三位兄弟,這送禮送的,是真的送禮,沒一點意思,怎麼能讓叔父開心?

但張封望著『九階青色雪參』,『九階聚靈陣法』,還有四皇子的『大儒手書、擁有凝神功效的孤本』,卻覺得這三位的禮物絕妙,盡皆對自己的修鍊有用!

擁有這些寶物,自己的修鍊速度還能最少再提三成!

隨後,張封又看到三皇子所送,一塊完美靈石所雕刻的『壽』字,卻是心裡忽然有點難受。

..

『洪大師雕刻的飾件、底材大型的完美靈石』

類型:輔助

『靈石品質:九階、綠色』

看完提示,張封再次瞧了瞧這精心雕刻的靈石,望著『壽』字間的空洞,聽著三皇子說著『一顆巨石大小的圓潤靈石,才能行雲流水的雕刻完善』,卻感覺他送給自己一塊完整的靈石更好。

如今這一雕刻下來,最少要去了原有五分之四的體積,只剩下了半人大小粗細。

這是何其的浪費?

這一刻,最少刻掉了自己半個月的修鍊資源。

可多少是後輩的一片孝心,張封還是笑著收下了。

「叔父喜歡就好!」三皇子看到叔父笑了,那是心裡激動無比,更想著回去以後,重重的賞賜他麾下的那位謀臣,感謝他這個絕妙點子!

只是張封看到他還能笑的出來,並且是那種發自內心的笑,就知道這次不提點一下,那麼下次還會接著浪費。

「靈石是絕妙的修鍊寶物,怎能如此浪費?」張封坐直身子,望向笑容漸漸消失的三皇子,「下次送叔父一顆完整的靈石就好,叔父就很高興。但千萬要記得,不再浪費了。」

「叔父教訓的是..」三皇子惶恐,想都不想的就趕忙認錯。

並且他現在心裡想的又是回去以後,要好好的訓斥那位盡出壞主意的謀臣!

什麼一舉三得?

這分明就是屬於叔父的三連訓斥!

張封用心識看到三皇子依然知道錯誤,也沒有繼續責怪,而是讓惶恐的他起身之後,又望向了一直神態溫和的太子。

從始至終,太子都是這番模樣,沒有因為三皇子的『出醜』,就生出任何竊喜。

「太子為聖上分擔朝政繁忙..」張封端起茶杯,「門下大臣遍布六部要職。這話可對?」

「是!」太子恭恭敬敬捧手回答:「為父皇分憂兵部與財政,是作為兒臣的本職,望叔父明鑒!侄兒絕無一絲私心!」

「說的不是結黨。」張封搖搖頭,「你這段時間幫我注意一番,帝都內可能會出現一些邪教之人。」

「叔父指的邪教..」太子皺眉,「可是指那些亡國餘孽?」

太子所指的事情,是這三百年來,在大將軍的征戰下,有三國被大齊滅。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數百年,但是這三國總歸是大國,總會留下一些倖存的皇室血脈,或者對朝廷報效死忠的人。

這種人中的大部分,都難忘自家滅國之仇,靜等著復仇興起的時機。

這種時機,每年都會發生,比如有人在帝都刺殺太子,刺殺皇子與重臣。

也有餘孽在外圍殺朝廷命官,或者為禍鄉野。

更甚至者,實力高強者,已經改頭換面,自成一方不弱的小勢力,潛伏在都城之內,悄悄傳播信仰。

沒錢的時候,就成群結隊,打探消息,在郊外劫取朝廷給予某城的救災銀兩。

縱觀種種作為,不管是哪項,這都已經和邪教無疑。

邪教,也只是一個統一的稱呼,泛指這些滅國餘孽,入魔修士,以及禍亂人心的妖人、鬼物。

「侄兒在今年已經遭遇了十七次暗殺..」太子說完了妖孽的事情后,話語中也多有感嘆,「他們多半都是一些尋常修士,卻被邪教蠱惑,前來刺殺於侄兒..且他們對侄兒的行蹤了如指掌,侄兒有時懷疑..」

太子說到這裡,眼神掃過四周的幾位弟弟之後,話語卻又一轉道:「侄兒府上就有可能存在邪教的眼線,或者帝都內隱藏著邪教的人。每次侄兒出門,他們都會通風報信。」

「事實如此。」張封順著他的話斷言,「但此事會在三日後越演越烈。皆因我遊歷之時,曾抓到一位邪教中人,得知他們會在近來幾日,滲進帝都。」

張封說到這裡,望向傾聽的眾皇子,「於此,將來若是心思敏捷、修為高強,言談舉止不同於常人者,投靠你等。

你等先告知於我,不要打草驚蛇,以免這些人魚死網破。也切莫生愛才之心,對叔父有所隱瞞。」

「是!」關於邪教妖人大事,眾人沒有一絲徇私之心,盡皆起身行禮承諾。

張封看到他們謹記於心,也是輕輕點頭。

因為只要告知了眾皇子,那麼他們門下的一些大臣與手下們自然也會得知。

包括皇子們的心思也不傻,他們為了不讓即將到來的『妖孽們』發現端倪,也只準備告訴他們信得過的重要大臣。

這樣一來,陷阱鋪成,也只剩玩家們不知道,這裡有一個自己為他們準備的大圈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3章 諸位皇子的心意(二合一)

7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