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賞罰分明!

第282章 賞罰分明!

翌日。

不管北區長几人睡得如何,是否求著了人。

早上七點準時,小劉去城府大院,接到了張封,並在張封城主的示意上,給北區長發過去了一條簡訊。

北區長可謂是秒回,只有四個字,『準備報道!』

這個準時,也確實準時。

張封在大樓里一片問好聲中,來到辦公室,坐到早上八點的時候。

秘書室的小劉來內線電話,北區長和鄭有均到了!

「讓他們進來。」

張封掛掉電話,就拿起了桌子上的報紙。

同時,客廳外的北區長和鄭有均兩人,在小劉的帶領下,來到辦公室的時候,就看到城主在看報。

他們見到,也沒有打擾,就在辦公桌前的三米處,靜靜站著。

小劉掃了一眼,也沒給兩人備茶,就退了出去。

可只是這一站。

真的是站了。

直到一個多小時后,兩人一直保持一個動作站著,站的腿酸,實在忍不了,就輕微活動。

張封卻沒管他們的放鬆動作,而是依舊看著報紙。

再配上桌上小盤裡的酥軟點心。

映著窗帘遮擋的淺淺陽光,這口感正好,明亮度正好。

尤其除了窗帘遮擋以外,被窗戶折射的陽光,好似經過了某種特製的鏡面,不僅能讓室內亮堂,還非常的輕緩柔和。

在這樣的辦公室里,看報與工作,都是一個不錯的場所。

張封非常享受,又端起桌子上的茶水,淺淺品了一口。

鄭有均二人就這麼站著。

直到早上九點十五。

樓道里傳來輕微的腳步聲音,站的雙腿發軟的北區長,才在心裡鬆了一口氣,『救兵來了!』

同時,在樓道內。

北區長的救兵,卻是嚴城主與財產局的田局長。

包括他們昨天接到北區長的求救電話,也是念著北區長只有功,沒有過,是位老區長,好區長。

再加上鄭有均多年來也辦了不少實事,功大於過。

所以嚴城主二人昨天才答應他們,在他們報道的時候,自己與田局長裝作彙報工作的樣子,試著消散城主的怒火。

看看能不能將功補過。

但如今。

嚴城主剛一進客廳門,瞧見辦公室門不知為何沒關,又見辦公室內城主坐著看報,兩人站著的這個『安靜』架勢,就不敢多言,也不敢多說了。

因為以他的政覺敏銳,以及知曉張城主很敏銳的洞察,他感覺他要開口,那八成要出事!

很可能一開口,張城主就知道自己二人是救兵!

於是嚴城主和田局對視一眼,想要悄悄退去。

「嚴城主。」

張封看到嚴城主進來客廳,倒是望著他問道:「我交代的事情,你那邊做完了嗎?」

「吳老闆正在施行!」嚴城主收住腳步,放正表情,「並且我和田局長現在需要去現場,就上來和城主打一聲報告。」

「去吧。」張封接著看報紙。

「請城主放心!」嚴城主也不敢說『城主用不用關辦公室門?』,而是直接保證道:「我們一定會在預定的工期內完成您所布置的作業!」

話落,嚴城主看都不看北區長哥弟倆人,而是向著旁邊屋內的小劉點頭微笑,就轉身離開了會客廳。

這真是簡單整潔的彙報工作,不摻一絲感情話。

末了還給老一身邊的劉秘書一個善意的微笑。

但在門外。

嚴城主離開辦公室以後,卻是鬆了一口氣。

田局見了,一邊走著,一邊倒是小聲道:「嚴城主,你怎麼不多說兩句..我看城主好像也沒有生氣吧?」

「說什麼說啊?」嚴城主看了看前方秘書部的門口沒人,才回道:「我咋感覺一把手像是要修理人的樣子?這樣子,你敢提嗎?我看你老田是明知故問,想要看城主訓我是吧?我..」

嚴城主說著,聽到前方秘書部內傳來腳步聲,一下子不說了。

老錢正抱著一疊檔案出門,轉身見了他們,卻笑道:「嚴副城主,田局,您二位今早也向城主彙報工作啊?」

「嗯。」嚴城主點頭,「剛彙報完,小錢趕快去吧,別讓城主久等。」

言落,嚴城主和田局也不多說,就向著前方電梯走。

老錢習慣上級的樣子,倒是小心抱著資料,卻又很自然的向著城主辦公室走去。

這些資料,是城主一早向秘書部要的『北區長和鄭有均』的所有升職報告,還有功績檔案。

「誒..」田局走到電梯門口,朝過道裡面望了一眼,就和嚴城主一塊坐上了電梯,接著剛才的話題道:「你說北區長這人也可以,做事也是一個好手。怎麼就攤上這麼一個妻弟?」

田局說到這裡,又提起了一個事,「你說勝河城的城主,人家的妻弟可是憑真才實學!在今年坐上了勝河城二把手的位置!

本來這是不允許的,但是人家妻弟十五年前從帝都研究畢業回鎮!

當時任鎮長的勝河城主想舉賢避親,都沒法避啊..總不能白白放走家裡的人才吧?

也是他留著,安排成文員副手,又聽著小舅子的計劃,短短五年就把當地鎮經濟搞起來啦!

從一個貧困鄉鎮,成為了勝河城有名的風景名勝區!

說起來,當時身為鎮長的勝河城主,能在短短是十五年內坐上城主位置,都是沾著他小舅子的光..」

田局說著,看到電梯停了,到了一樓,最後落了一個總結,「但你看北區長的小舅子,好像就和他姐夫有仇一樣..」

「沒辦法。」嚴城主搖搖頭,望著大廳內往來的工作人員,偏頭小聲道:「北區長雖然不怕老婆,但是他愛家啊..愛屋及烏,再加上前幾年他們兩口子沒孩子,不就一直幫襯著他老婆的弟弟,鄭有均。」

「鄭有均這人也是混..」平常笑嘻嘻像是彌勒佛的田局,這時卻哼笑一聲,露出像是有點厭煩,又像是嘆息的表情,「他區長姐夫這麼幫他,他也算是有本事,有功績,本來都說往上提一提,但這次撞在了城主的槍口上,我看一切都懸了..」

「嗯..你說起這事..」嚴城主走到大樓門口的時候頓了頓,忽然道:「壞了!我現在先去現場,你趕緊去秘書部!找找咱們之前討論的新幹部調任名單,把鄭有均的名字給劃了!

我記得名單再有三天就提交,你得趕快點,千萬別讓秘書部的人提前送到城主辦公室,再給這事上添把火!省得再燒到了咱們!」

「對對對!」田局一下子醒悟,從口袋裡拿出了車鑰匙,向著嚴城主一扔,就邁開有些粗壯的大腿,想提前阻止這根能引火燒身的導火線!

只是等他再次回到五樓,踏入大廳,看到錢秘書抱著一些檔案從城主辦公室內出來,卻有些不好預感。

『剛才錢秘書送的文件,不會就是北區長他們的升職檔案吧..?』

田局長左右一想,再聯繫北區長這事,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於是他一時間笑的像是彌勒佛一眼,慢慢走到了大廳飲水機處,向著走來的老錢道:「錢秘書,我剛才下樓以後,沒有再來過吧?」

「田局是..」老錢看了田局兩眼,恍然點頭,轉身就向著秘書部走,好像沒看到老錢一眼。

但說話實話,老錢也不知道田局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可田局竟然這麼開口了,那他就當做不知道,也不問,省得問多了以後,不是自己的事,也成了自己的事。

老錢朝著過道里望了望,看到沒有任何聲響,才慢慢倒退著,出了大廳門口,從樓梯道里下去。

五樓過道又陷入了一片安靜。

可與此同時。

張封一邊看著桌子上關於鄭有均與北區長的升職檔案,一邊像是『肯定』一樣點頭道:「好本事。嚴城主等人的目光不錯。」

話落,辦公室內依舊一片安靜。

北區長兩人低著目光,望著腳尖,不敢說話,更不敢搭話。

因為他們也不知道城主是誇他們之前的功績不錯,還是要說他們的事情。

張封聽到二人沒有回話,才稍微坐直了一些身子,像是才看到北區長二人一眼,先是看了看牆壁上的鐘錶,上午9:37,隨後問道:「北區長什麼時候來的?」

北區長聽到這個問題,只是笑著,沒有第一時間回答。

「剛來..」鄭有均卻是聰明,一副才來辦公室,聆聽城主教誨的意思。

而不是城主故意晾著他們。

「剛來?」張封點頭,「現在是九點三十七,劉秘書通知的時間,是讓你們幾點來的?」

「我..」鄭有均心裡抖了抖,知道說錯話了。

北區長更是狠狠瞪了他一眼,自己昨天都和這位小舅子說了多少次,不要耍小聰明!

鄭有均也是低著腦袋,腦海是一片空白,知道自己八成是完了!

張封看到他們不再辯駁,卻是站起身子走到窗邊,望著樓下街道上的車水馬龍,

「你們的功績我也看了,不能否認你們對於城北的建設,多年來為人民群眾的付出。

但功是功,過是過,都是做過的事,沒有相抵一說。」

張封回身望著他們,「你們的工作,我已經讓人先代替。今天,北區長你哪裡都別去,就在門外給我站著,好好想想你錯在了哪。

清楚以後,晚上回去寫份檢查,交給劉秘書。後天來辦公大樓報道,讓秘書部安排你去省城政學習,好好磨練一下你的思想。」

張封說到這裡,沒管北區長忽然激動的表情,而是稍微偏頭,看向了為自己姐夫高興,高興自己沒有害了他,但又不敢一言的鄭有均,

「至於你,你去找三樓交管局,洪局長,讓他安排你站在辦公大樓外的十字路口,指揮半個月的交通。」

張封轉身,點了點身前被小劉擦得透亮的玻璃,「我在辦公室里,一眼就能看到樓下的十字路口,一清二楚。

要是我哪一天看到你站的不好,偷懶了。立馬卷上鋪蓋回家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2章 賞罰分明!

7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