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徹夜難眠

第281章 徹夜難眠

嘟嘟—

小劉開著車子走了,前面十字路口已經不堵。

可也隨著一把手的車子與安保車輛的離開,像是一個信號傳達到了路邊的超市裡面。

正在愣神的鄭有均一個心慌醒悟,又扭頭看到城主離開之後,便一邊快步走出房門,一邊拿起手機。

等翻開電話薄,『姐夫』

他看了看前方櫃檯低頭忙活的老闆,就撥通著向店外走去。

工作單位,他是不敢回了。

因為城主讓他醒酒,他能聽出來,今天是『放他假』了。

同一時間。

在八裡外的一處單位小區內,最裡面的一棟樓,一層,東戶。

一百六十平的面積,三室兩廳。

其中在最大的客廳內,整潔的傢具擺放。

此時,年齡看上去四十七八左右的北區長,正躡手躡腳的從『兒童屋』內出來,又給沙發上年齡四十二三左右的妻子,蓋上一層薄單。

北區長很寵他的妻子,有時候北區長都在想著,自己是不是大了妻子五六歲,所以把她當成妹妹看了?

從十二年前認識,十年前結婚,哪怕是中間工作忙,沒要孩子,兩人也是愛意絲毫不減。

一直都是北區長寵著妻子。

直到幾年前妻子辭職,要了一個孩子,分擔了一些愛,但依舊如此。

可也正是這時。

『叮鈴鈴』的手機鈴聲響起,在安靜的屋內異常刺耳。

北區長彷彿早已習慣一般,順手就把電話接起,同時把音量調到了最低,又看到妻子沒被吵醒,兒童屋裡也沒傳來聲音,才輕聲去往了廚房。

他們孩子今年三歲,妻子估計剛把小淘氣哄睡。

可就在去往廚房的幾步路遠路上,隨著手機貼近耳邊,傳來小舅子有些顫抖的聲音,喊著「姐夫..我和您說個事情..」

北區長腳步頓了一下,心下有預感,感覺要出事了!

不然平常和自己嘻嘻哈哈,沒個正經樣的鄭有均,絕對不會這個慫蛋樣!

「什麼事?」北區長輕聲詢問,腦海里也在想著他小舅子可能犯錯的事情。

比如喝酒?或者在處里和人吵架?

但他小舅子接來下的一句話,卻把北區長給嚇得不輕!

「我得罪新來的城主了..」鄭有均蹲在路邊,有些失神的把事情一一陳述。

「你真是個..」北區長聽到事情經過,這是氣不打一處來,「你!你!你現在什麼都不要說!現在,立馬,到我家裡來!」

『呲辭』北區長手指點著手機屏幕的掛斷按鈕,不願在電話里再和鄭有均多說一句。

同樣以北區長的政覺靈敏,也知曉這個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

不然城主也不會『動手』。

這個動手,在他想來,就是『動他』的信號。

可事實上,張封就是單純的想讓鄭有均醒醒酒。

但如今,北區長就很慌亂。

也是北區長壓抑不住的怒火低喝,讓沙發上的妻子悠悠轉醒,向著北區長沒好氣的道:「桐磊..你才回來發什麼神經啊?孩子剛睡著..」

「孩子,好..」北區長重重點頭,來到沙發旁邊,「我們家真是有個孩子!你真是有個好弟弟啊!你這當姐姐的真是把他寵壞了!」

「怎麼了?」他妻子聽到這話,先是一愣,隨後就睡意漸散,脾氣也一下子上來了,

「何桐磊!你這是什麼意思啊?你有什麼事好好說不行嗎?我弟怎麼了?他就算是惹你生氣了,你回到家就沖我發什麼火啊?我剛才好不容易把孩子哄睡著,想要休息一會,你就這樣..」

「我怎麼了?」北區長也是悶著一肚子暗火與著急,直接劈頭蓋臉的喝道:「你知不知道你弟弟今天惹著誰了?」

「我..」妻子想要再反駁什麼,可是當看到自己丈夫雙眼著急與怒火的模樣,卻是話語一頓,感覺事情嚴重性可能不一般,繼而也有些慌神道:「桐磊..你別嚇我..到底怎麼了?出什麼事了?是不是他又上班喝酒被抓了?」

「抓?是抓了..」北區長坐在沙發上,雙手托著額頭,「要是平常值班的時候沒事,被抓就被抓了,讓他好好改過,寫一份檢查記處分..可是..可是這次他卻撞到了新城主的手裡!並且城主還是在柱石路的一家超市裡,點名指姓的讓他過來!等他過來!」

北區長說到這裡,更是氣的頭暈,「一身酒氣的就過去了..就這樣過去了..在流星降落的這段時期..這誰能保他啊..誰能保我啊..」

「桐磊..」他妻子聽到事態嚴重,也是掀開了身上的單子,慌張的在桌上找到電話,「要不我和省城的朋友聯繫一下?或者找找我爸,我爸在省城認識不少廳里的人,那些叔伯..」

「咱爸?」北區長忽然笑了,「張城主是直接從帝都空降過來的一把手!你要是不怕再把咱爸搭進去,你打。」

「他..」妻子手裡握著電話,不敢動了。

她提前下任前,在事業單位待過,能分辨出來自己丈夫所言的利害關係。

單單『帝都空降』四字,這在整個省內的十城,就是一把任意橫行的『尚方寶劍!』

別說她在省內任廳長的父親,就算是省城主親自過來『接人』,這也是一點都不好使。

相反,張封真抓著這確鑿的『偷工』事實不放,他們不管誰跳進來撈人,那都得吃一壺。

妻子想到這裡,一時間有些沉默。

兩人就這樣靜靜在沙發上坐著,直到二十多分鐘以後,『嗒嗒』的敲門聲響起。

北區長看了妻子一眼,動都沒動。

妻子站起身子,給鄭有均打開了房門。

「姐..」鄭有均看了看屋內的姐姐,又害怕的瞧了瞧沙發上的姐夫,慢慢走進屋內,有些小聲的問道:「姐,姐夫,我外甥是睡著了嗎?他..」

啪—

北區長的妻子直接一巴掌抽在了鄭有均的臉上,把夫妻兩人的沉默怒火,全部發泄在了鄭有均身上,

「你怎麼盡給你姐夫惹事啊!我當初就不應該讓你走這條路,你看看,現在這麼大的麻煩,你姐夫怎麼辦啊?」

「姐..」鄭有均捂著臉,也不知道怎麼勸。

他姐看到鄭有均一句話都不說,更是順手拿起牆邊的掃把,想要好好收拾他一頓。

「夠了!」北區長壓低聲音低喝一句,「現在已經夠亂了,你就不要太添亂了!你說你,現在打有什麼用?打就能讓城主不提這件事情?要是可以,不用你當姐的動手,我現在就給他的腿打斷!」

「姐夫..」鄭有均聽到他姐夫終於說話,那是悶在心口的其中一塊石頭下來,心氣一軟,四十來歲的漢子,直接哭道:「姐夫..我這次真的不是嘴饞,是那幾位老闆說要合夥在石柱街投資一個項目,找我商量店鋪的事情。」

「別找任何理由!」北區長看到鄭有均還在狡辯,頓時氣沖沖的來到他面前,一腳踹他小腿肚上,

「不管這幾天城主叫不叫我們,我們明天一早去辦公大樓報道!到時候來到城主辦公室,城主是想聽咱們解釋,聽咱們的理由?」

「我..」鄭有均不敢說話。

「嗨..你!」北區長煩躁的擺擺手,「今天晚上你就在家裡住著,明天一早跟我去辦公大樓!」

話落,北區長就打開了他屋子的房門,回到屋內,『啪嗒』關上房門。

他妻子瞪了鄭有均一眼,也去了兒童屋,想看看剛才的爭吵中,孩子有沒有被吵醒。

鄭有均腦子嗡嗡叫,搓著口袋裡的手機,不敢向著熟人領導打去一個電話。

因為他姐夫恨歸恨他,但剛才這麼說,讓他住家裡,就等於說是把事情給攬了。

要是他沒猜錯,他姐夫已經開始打點上下,找人托關係,希望明日的報道,有人能幫他們哥倆說說話。

『我這事..我真的..』鄭有均坐在沙發上,望著窗外的皎潔月光,聽著屋內姐夫打電話時傳來的求人聲音,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1章 徹夜難眠

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