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城主傳信與掌門計謀

第228章 城主傳信與掌門計謀

時間匆匆。

張封在府邸內閉目養神。

心裡也已經決定好了,不管此事造成什麼影響,萬林門是必滅。

但平常滅一個門派的事情,是真的有可能會捅到城主府,甚至是傳到東巡撫那裡。

再加上如今城主已經去找東巡撫,又是為了自己的『彈劾』事宜。

那這事百分百的會傳出去。

思索著。

張封卻對此無所謂。

因為自己一直是抱著,要麼不做,就不做了,安安靜靜的。

可要是做,那就得做的敞亮,要什麼畏畏縮縮的藏頭露尾。

於情於理,於利。

不能在自己縣內,還存在這麼一個想要圖自己香火的門派。

自己現在也需要香火。

而同一時間。

在晚上十點左右。

城主府內。

「太不像話了..」城主正一邊搖頭,一邊書寫信封,上面寫著張封的種種罪責。

大致望去,為,

『臣今日去往齊廣縣,詢問張縣令神廟一事。張縣令不僅不悔過,反而以下犯上,出言不遜..』

整整一張,密密麻麻,全是寫張封的不是。

雖然沒有添油加醋,但寫下來以後,大致也有千餘字。

寫好,城主把書信一吹乾,再次掃了掃,最後出口惡氣般一點頭,感覺這封奏摺信交上去以後,張封不死也要脫層皮。

起碼要被東巡撫調查一下,問一下事情是否屬實。

城主感覺悶氣下了許多,招手讓一位親信接過,即日即時,送往八千裡外的柳豐城。

東巡撫剛巡查到那裡。

可也是隨著親信送信的時候。

夜時十二點。

張封看到時間到了夜晚,也沒有叫上張二等人,便身影一閃,出現在了一裡外的高空。

再一步,腳下風景快速後退,跨越一里的距離,向著百裡外的萬林宗行去。

不多時。

神識中的大山就出現在了眼前遠方。

夜色籠罩下,那裡是一片連綿的六座高山,山上坐落著一些建築,有大殿,有平房小院,還有一片約有大約十畝的葯田。

如今,有不少弟子還在葯田內觀察藥材。

又在各自小院內,一些弟子品茶論道。

目光向上望。

峰頂處。

一位看似像是掌門的青年,正在大殿內,和兩位門派長老商討著門派事物。

這位掌門的境界,是金丹巔峰,和城主差不多。

另外兩位長老,也是金丹大成左右。

其中一人,就是之前那位找城主的周長老。

但這個周長老找城主的事情,張封卻不知道。

相反,張封把一切收入眼底之後,再一步,就出現在了六座山峰的山道口前方。

眼前百米,是一個低谷山口,山前還有一塊青石,龍飛鳳舞的刻著『萬林門』三字。

門前有四位弟子值守,皆是築基。

此時,他們看到張封從一處樹林中走出以後,也由一人上前問道,

「來者何人?此乃萬林門山下,若是無意闖入,速速退去!」

弟子說著,望向張封,一副見怪不怪的表情。

也是他們在此值守多年,見過太過見到無意闖入的農夫、或者獵戶。

特別是一些修士,也會根據靈氣的多寡,不小心接近了擁有聚靈陣的自家門派地界。

像是這樣的人,不請自來的人,驅逐就好。

但張封卻在他們驚奇與戒備的目光下,抱拳回道:「齊廣縣縣令張封。」

「齊廣縣縣令?」弟子皺眉。

「是前幾天神廟那人..」另一位弟子忽然露出敵意。

看似他們都聽過張封的名字。

畢竟張封都把他們的廟宇拆了,師兄弟的魂魄燒了。

要是他們還不知道,那才是奇了怪。

可是他們也沒有想到,張封竟然還敢過來?

鏗鏘—

一名弟子提劍上前。

「我會彙報..」當先的弟子抬手,示意想要動手的這名弟子稍安勿躁。

說到底張封身為朝廷命官,不能說殺就殺了。

「勞煩。」張封看到他們還能隱忍,也示意他們儘管去叫人。

最好全部叫過來,也省得自己到處亂找。

頓時,隨著傳信的弟子離去。

張封靜站在山門外,撫摸著身側的佩劍,等著。

與此同時。

弟子一路彙報著消息,通過幾位執事,來到主殿後。

掌門三人聽聞,卻相視一眼。

「他竟然還敢來?」周長老放下茶杯,沒想到這位縣令的膽子,不是一般的大。

一位長老卻琢磨著張封一人來至的事,猜測般的直指核心道:「張封是否他仗著朝廷的身份,想要問罪我等?」

「還未找他的事情,他倒好,還敢過來?問罪我等?」掌門一瞬間嗤笑,「真以為他身為朝廷命官,我就不敢殺他了?」

「雖然可能是問罪,但掌門莫要動手..」長老在一旁相勸,「聽周長老說..東巡撫來至..這個時間我們要是動他的話,會不會..」

「會不會怎樣?」掌門不屑一顧,站起身子向著門外走,看似一點都不懼怕,今日就要弄死張封。

但接下來的話語中,他還是透漏出對東巡撫有一點點顧忌,

「先看看這位張縣令說什麼。若是求饒,再次建起我派神廟,那大可放他一馬,讓他安穩離去。

可若是亂言其它,今日誰也救不了他!」

「掌門所言甚是!」周長老聽聞,也向著掌門道:「此人很可能是來求饒!畢竟要是多人來至,這位縣令估計是放不下面子,所以才一人過來,想要求饒一番。」

「求饒?」掌門琢磨了一下,感覺這個也有可能。

因為周長老已經和他說過,城主不僅接了他們送的禮物,也向他們保證過,會在今日『拿捏』張封一下。

那麼很大的可能,就是城主拿捏過後,然後這位縣令害怕了,害怕到不遠夜行百里,想要過來負荊請罪。

掌門想到這裡,向著這位長老點頭道:「若是此人前來請罪,那我看在城主的面子上,死罪可免,但活罪難逃!」

話落。

三人向著山下行去,準備看看張封是不是特意過來求饒。

包括他們下山的路上,也已經想好。

只要張封出言不遜,就殺了。

到時候東巡撫來問,他們完全可以說張縣令故意尋事。

那他們總不能束手就擒,任打任殺。

最後逼不得已,只能痛下殺手。

等這事情傳出去,最多交出一兩名隨便抓來的人,說他們動的手。

宗門外的林內有許多這樣的散修,就是現成的替罪羔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8章 城主傳信與掌門計謀

5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