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對證!

第227章 對證!

「張縣令是內務府的林大人舉薦,林大人是當朝大學士的學生。」

城主放下茶杯,

「且一年前我就收到了林大人的舉薦,讓我在本城為張封安排一個職位。

我本意不想留張封,留一個外人,也為這事,整整拖了一年時日。

只是前段時間,鴻縣令出了那樣的事情,空出了齊廣縣縣令一職。

林大人又送信勸說,我當日也忙于軍中操練,無空抽身,就隨意應了一句,讓張封暫且替代。」

城主搖搖頭,「誰能想,果然還是出事了。早知,就應該先見見此人。」

「鴻縣令被大妖所殺一事,的的確確是發生在我萬林門地界..」長老忽然笑著放緩語氣,「知府大人莫要怪罪我等,我等正在追查。

只是那隻大妖有易形之術,不好追查。尤其它前段時間現行,已經遭到很多門派的注意。

如今若是想去找它,怕是在本城很難尋到..」

「這樣的大妖確實多不勝數。」城主微閉眼睛,「尋不到,就尋不到罷了。只是它這次是謀害了一個縣令,我們朝廷總要拿出一些威嚴。我聽說,丞相大人派出了內閣『周大人』,又臨時命周大人為東巡撫,徹底排查此事。」

「東巡撫..」長老聽到這話,一時間思索了幾息,忽然道:「這次齊廣縣一行,老道就不去了。全權交給知府大人做主,還望知府大人莫要讓我萬林門難堪。」

長老說著,也不是怕周大人,而是怕『巡撫』二字。

因為這個世界朝廷內的『巡撫』,相當於欽差大臣,檢查他負責轄區內的各地城主。

東巡撫,就是籠罩朝廷向東,十二座大城。

淮河城就是其中之一。

這樣的威勢,這樣的官職與權力,都堪比最高檢察官,擁有糾察貪污腐敗,臨時罷免,且可以把城主強行羈押的最高權力。

也是如此。

萬林門不想惹這個麻煩。

畢竟只要牽扯到巡撫,再加上丞相所派所任命,那麼這就屬於朝廷的『家事』。

再以幾年前丞相與眾門派的合約所講,他們不能干涉。

他們萬林門也不是大門派,還真不敢亂言,更不敢在東巡撫到來的情況下,再去找張封的事。

「是該如此。」城主聽到長老不去,也是覺得理所應當的回道:「等這事出來眉目,我再和長老商談後續得失。」

「那就麻煩城主了。」長老起身笑著從口袋內拿出一塊羊脂玉,「我家掌門聽說城主近日要踏入了大宗師境界,特此準備了一塊凝心玉,讓老道親自送來。」

「長老客氣了。」城主這時才笑著接過,又忽然說起張封的事情道:「我本意就不想留張封為齊廣縣縣令。如今東巡撫即將來至,我正想去會一會張封,測測他的德行品性,再和東巡撫說一說這個事情。」

「勞煩城主!」長老抱拳感謝。

城主回禮抱拳,「應該替我多謝掌門好意。」

話落,兩人相視而笑,事情就這麼定下來了..

..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過去。

在當日城主與長老秘密回話后。

城主做事雷厲風行。

於第三日上午,就簡單帶著兩名護衛,驅使著一輛馬車,來到了齊廣縣。

不多時。

正在府衙內修鍊的張封,就聽到了張二彙報,說『城主』來到了自己的府邸外。

等大殿打開。

城主的護衛在縣衙外候著。

張封也獨身進入大殿,把殿門一關。

城主正坐於正首,打量著張封。

張封端著一托盤茶水,坐於正首左邊,把托盤放在了兩人中間的小桌子旁邊。

「城主大人請。」

張封笑著把茶水放好,用的城主稱呼。

軍中的張二等人,一般都是這麼稱呼知府大人。

顯得更有威勢,像是掌管一城萬里的大人物。

也會顯得更親切一點。

張封在上個世界當過官,懂得一些官面話。

「張縣令可知我來此何事?」城主卻沒有接茶,反而是直接詢問。

「何事?」張封聽到城主這麼直白的詢問,也把剛端起的茶杯放下了,「是為神廟一事?」

「既然張縣令知道..」城主看到張封沒有推脫的意思,倒是質問道:「那為何不等我書信傳回,便貿然縱火燒廟?」

他說到這裡,回想著路上聽到的一些事情,更是氣不打一處來,「我聽說張縣令更是把自己的雕像,放於了原先的神廟裡?」

「這是百姓自願而為。」張封看到城主像是找事以後,倒是神色不變,「當然,如若有錯,我一人承擔。」

「承擔?」城主看到張封說的簡單,倒是搖頭笑了,「此事不是你一人就能承擔,你也根本就不知道任何事。」

城主說著,緊盯著張封,「我看過林大人的舉薦信,知曉張大人是位讀書人,也是位聰明人。想必在那日張縣令燒死『山神』,見到山神的時候,很多事情,我不言,山神不言,你也會猜到。

於此,我問張縣令一個問題。

你覺得一地一縣的百姓,換來萬林門的安穩與供奉,是不是好事?」

「這麼說..」張封也望向城主,「城主是與萬林門有所交易?」

「張縣令何必明知故問?」城主靠在座椅上,又轉頭疑惑道:「既然張縣令有所發覺,又知曉這些事情。難道就非要和萬林門撕破臉皮,讓咱們淮河城少了軍中的一部收入,才是張縣令的意思?」

「城主這話說錯了。」張封手指輕點桌面,「我們大可以清剿萬林門,佔用他們的靈脈。」

「這是正派與朝廷所為?」城主臉色一下子不好看,「這與強盜山匪有何區別?」

「難道偷百姓香火就是正派?」張封搖搖頭,「看來城主不僅不幫百姓造福,反而入魔太深,真要與邪魔外道勾結。」

「好一個邪魔外道!」城主聽到張封一個『大帽子』扣下來,把他稱作與那些妖鬼邪教勾結,一時氣急喝道,

「這就是咱們朝廷千挑萬選的父母官?林大人舉薦的張縣令?我好說歹說,你怎麼就是聽不進去!

若是我早知你這人如此,不知任何變通。林大人當日舉薦你的時候,我淮河城怎麼也不會留你!」

「原來還是知府大人好心收留我。」張封靠在座椅上,「我要早知齊廣縣如此,知府大人如此,拿各鎮百姓的香火與信奉作為交易,欺騙各鎮百姓。我當日就該和林大人訴說一番,先讓林大人把你的官帽摘下。再瞧瞧沒有這些門派,我張封依舊能讓各地風調雨順,萬邪不侵。」

「取我官帽?!」城主聽到這話,是徹底忍無可忍,起身怒喝道:「我身為淮河城城主,你為我治下縣官。可知以下犯上是何罪?」

「我不知道什麼是以下犯上。」張封依舊坐著,「我只知道朝廷命官勾結邪魔外道,在我朝律法當中,是其令當誅。」

「你!」城主猛然一拍身旁桌子,『嘩啦』一聲桌子四分五裂,卻又在方寸內成為灰燼,未傷張封分毫,

「好一個顛倒黑白!張縣令,你今日所說之言,我都一一記下,到時會讓人書信一封,交於東巡撫大人定奪!」

「這是要罷免我縣令之職?」張封見他非要把這事定下來,又為外人說話,還毀了自家的桌椅,也是起身望向他,「既然知府大人心意已定..」

張封指了指門外,「我看在知府大人之前留我張封為官的份上,我張封不言什麼,請便。但今日過後,你膽敢再踏入本縣,莫怪我張封心狠,不顧同僚之情。」

「你..好!好啊!」城主氣的發抖,狠狠的瞪著張封,真想一巴掌抽在這個書獃子臉上,讓張封醒醒,讓張封看看這個世道鬼怪妖魔遍地,不是有理的書獃子就能橫行。

但最後,城主念在同為朝廷命官,又怕張封故意激怒他,參他一本,說他『仗著官大,打朝廷命官』,於是壓下了怒火,轉身一甩衣袖,

「張縣令..巡撫那裡我會如實轉達..你..你好自為之!」

城主說到這裡,怒氣沖沖的走到門口后,卻又忍不住轉身,話語像是從牙縫裡擠出,恨鐵不成鋼道:「你怎麼就不知變通!萬林門你惹得起?!要不是我言告東巡撫來至,你怕是活不過三日!」

話落,城主看到張封還不言不語后,一時頗有對牛彈琴一樣的悶氣,再加上之前被張封頂撞的鬱氣,繼而扭頭就走。

他不想再說了,一句話都不想再和張封說了。

一路上的張二等人向他行禮,城主都視而不見。

等出了府邸,他就坐著轎子回去,一刻都不想待在張封這裡。

非得參張封一本,讓張封知道他的厲害。

不要仗著朝中有林大人的照顧,和這些無用的道理,就以為沒人能治他了。

張封見到城主離開,卻摸向了腰側的佩劍,把目光望向了東南邊。

『一切的罪魁禍首..』

張封閉目養神,神識遊盪虛空,望向了一百五十裡外的一座大派,萬林門。

今夜血洗了那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 提前登錄諸天遊戲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27章 對證!

5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