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啟程

第264章 啟程

劉漢帶著人沿著河灘對附近的地形正做一個大概的偵察。畢竟,他們沒有地圖,附近的一些基本地形他們也只能記在腦子裡。

一瞬間他們幾個人都有點兒像原始社會的生活方式了,雖然,他們計劃的非常好但是具體實施起來到底有幾成把握他們也說不好。

「班長,你說都到了這個地步了咱還能活著回去嗎?」馬小五是個入伍沒多久的新兵蛋子,別看他從這麼慘烈的戰場上活下來了,但其實他的膽子比老鼠膽兒大不到哪兒去。

「行了,你小子缺點就是什麼是考慮的太多,腦袋掉了碗大個疤我都不怕你怕啥?」劉漢其實也是在南京的附近幾個縣城裡抓的壯丁。不過,相比於其他一見著巡警就躲的老遠的,他反倒是自願被抓壯丁的。

要說這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兒,畢竟現在身在重慶的蔣委員長早先就說過,戰端一開,第一部分南北人不分老幼。在戰事緊急的時候南京城裡的年輕人也有不少會到戰場上打日本人。當然,劉漢可能也是出於這種動機吧,他剛剛入伍不足半個月就被提升為班長了。這完全就是由於日本人推進速度太快,許多後備部隊還沒來得及增援防線就已經失守了,這場仗打了三四天南京衛戍司令部就命令各部到各地徵招預備兵力,其實這就是把抓壯丁說的更婉轉一點。

一想到這劉漢不禁嘆了口氣說:「這國難當頭的你怕死有用嗎?現在小鬼子進了南京還不知道會造什麼孽呢。行了別想那麼多了,這個長官挺有本事的,我聽說他也是中央軍校嫡系出身,卻不知怎麼的被調到雜牌部隊去了,後來因為他在上海打的好他的整個團又被編入88師,就憑他能帶著咱們幾個出來我跟定他了。」

馬小五朝遠處眺望著,此時他們還能隱隱約約聽到南京城附近的交火還沒有結束便轉頭對自己自嘲著:「哎,我這膽子就跟老鼠一樣,打攪我爹娘就說我膽子太小成不了氣候。這我爹娘一聽說鬼子打過來了直接就把我送到前線了,要怪就怪我自己膽子太小了吧,我也跟著你們要死一塊死,要活一起活!」馬小五隻能把自己的念頭打消了,因為他不知道自己離得其他人還能不能活的下去、或許,沒有了他們馬小五會很快淪為小鬼子追兵的刀下鬼。

「偵察的情況怎麼樣?」崔耀祖此時換上了一件便服,把自己那一身還有些潮濕的軍裝隨身裝在身後的包袱里。

他們所有人的武器現在只剩下一支駁殼槍還有一個備用彈夾,除此之外每個人只能分到一柄刺刀,這還是其他人上岸之前在水裡翻找一通才找到的。

「團長,河對岸時不時的傳來一陣槍聲,或許南京到現在還有人在跟鬼子打。」

此時崔耀祖也十分惆悵的說:「哎,我是敗軍之將啊,只求老天爺保佑南京的百姓能夠平安吧。咱們走,要不然小鬼子都快挺沒準什麼時候就冒出來!」幾個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就出發了。

這一路上他們也到沒遇上什麼麻煩,由於他們之前已經休整了一天所以今天在趕起路來腳底下的步伐就顯得輕快多了。

劉漢邊走邊問:「崔長官,我聽坊間的傳聞說您是中央軍校第13期畢業的?」只要讀對他一笑說:「咋啦,南京丟了我們也是給中央軍校丟臉,要不是因為我要帶著你們接著殺鬼子我恐怕早就已經成仁了。」

「咳,耀祖我說你怎麼又糾結這事兒了?這天下大事不能盡如人意,更何況還是在兇險萬分的戰場上能活著那以後做什麼事兒都不晚。」

劉漢有些慚愧的笑了,他邊走邊說:「崔長官我們都不是這個意思,這國軍的隊伍里有好官兒和壞官兒。就說我們那個營長吧,不打仗的時候跟一幫人喝酒耍錢,只要是輸了那倒霉的就是我們了。不但要給他備好現大洋,如果是實在沒什麼可輸了他們就剋扣我們的軍餉。沒辦法,誰讓他是我們的長官呢,我也讓他坑去了一塊大洋。原本以為他是個血性之人能帶著我們殺鬼子!誰曾想戰鬥打響的第二天他就帶著幾個心腹打算逃出城去,據說他是軍政部某位長官的遠房親戚。不過後來他被督戰隊活捉了,據說是因為貪贓枉法,玩忽職守被軍法處殺頭了。」

「好,此等人不配為軍人就應該活活剮了他,只是可悲呀抗戰才剛剛開始,現在黨國的隊伍里的確是有一部分鼠輩。我們在前線拚命,到最好有很多弟兄陣亡之後的撫恤金都沒有給發齊……」崔耀祖話沒說完就止住了話茬接著帶著人趕路了。

正當崔耀祖帶著人打算回到上海接著打日本時,南京周圍乃至整個江蘇所有跟日本人有勾結的漢奸賣國賊也都是蠢蠢欲動了。

這一切的罪惡源頭都來自於一個叱吒上海灘的幫會大佬。一提他的大名在昔日的上海灘恐怕都得抖三抖——此人就是青幫元老張孝霖。他早在淞滬開戰之初就跟日本駐上海特務機關處秘密聯絡頻繁,自從一個多月前上海失陷以來他就和日軍高層達成的共識從叱吒風雲的大佬變成了人人唾罵喊打的漢奸賣國賊。

此時,在長江邊兒的一條臨時修築的便道上,幾兩黑色的福特轎車正排成一字形行駛著。從這規格上來看車上坐的應該不是什麼等閑之輩。

中間兒的那輛車的後排坐著一個十分幹練的男人,在他身邊還坐著幾個身穿黑色袢衫類似保鏢的年輕人。中間坐著的那個男人也是一副不狗言笑的嚴肅樣兒。

「大哥,這次上海的張先生跟大日本皇軍合作您是不是得撈著不少油水?」旁邊兒的一個手下笑著問。

「你小子又不懂規矩了吧沒大沒小的,不該問別問知道的太多反而害死你!」坐在正中央正在斥責兩個手下的那個中年人名叫潘永,他其實就是跟過張孝霖的一個小走卒罷了。但是張孝霖現在在跟日本人做事,他手底下的兄弟從上到下都牛氣了起來。

「哎,大日本皇軍的進攻速度就是快,上個月剛剛佔了上海這才剛剛一個月南京又到了他們手裡,看來還是咱的老頭子識時務。如果咱和日本人要是長足的合作下去那整個南方的生意恐怕先生就一家獨大了。」從他的語氣不難聽出,這小子的確是撈了不少油水!其實,自從淞滬會戰開始之初張孝霖就一直在跟日本人勾勾搭搭的,並且甚至還暗地裡給小鬼子籌措藥品軍火等緊缺的戰略物資。當時身在南京的戴老闆就從數次計劃要除掉這個老東西,結果也都是因為前線戰事緊急這個計劃又被迫擱置了。

旁邊的手下吩咐司機在開快一些,這幾輛車上的人加的一塊兒得有二三十人而且看上去人人腰裡都別著傢伙呢。

「張先生派您出來干這活兒實在是殺雞用牛刀了,你要早說兄弟我就不勞您親自跑一趟了。到時候兄弟我親自帶著十幾個兄弟就把活幹了,再說了就是一個小小的關雲飛至於帶怎麼多弟兄來嗎?」

潘永輕蔑的看了他一眼:「你小子知道母豬怎麼死的嗎?」

手下愣著回答道:「笨死的呀!」結果他話音未落潘勇就著著實實的在他腦袋上打了幾巴掌。以至於打完之後旁邊兒那個手下腦袋還是一陣一陣脹麻的。

「我該打!」那個手下忙不迭的認錯,以免著來下一輪的毒打。

「你小子腦袋以後放靈光點兒,以後在日本人手底下做事一定得小心再小心。要不然一個不謹慎你他娘的腦袋就不在脖子上了。對了,咱們還有多長時間到地方?」潘永問著。

司機微微回頭說:「先生,前面的路不好走最少咱們還得需要一個鐘頭。」

潘永一陣抱怨:「唉,真他娘的是倒了八輩子霉了,要早知道受這一路顛簸我直接就從南京繞道了,反正大日本皇軍也不會阻攔咱們!」潘永說出的話一陣這讓人十分好笑。其實,日軍同意與他們合作,不過就是想借著張孝霖的手削弱和拉攏長江流域的青幫勢力罷了。

四五輛車依舊朝著目的地行駛著,此時在上空偶爾還會有幾家日本軍機飛過。但是天上的鬼子飛行員一看轎車上掛著小太陽旗就飛走了。

此時崔耀祖帶著幾個人已經出了那片林子快20分鐘了,為了避免空中偵察的日本飛機發現他們他們就找那些地形相對複雜的路段走。這樣走走停停的他們也就走了不到五里地。這附近就是一片荒無人煙的亂墳崗,由於是在白天,還有是他們幾個人結伴而行在路過此地時他們也就覺得沒什麼了。

畢竟,能從南京城活著突圍出來的那都得是死過幾次的人了。偶爾還能聽到風吹枯木的蕭瑟聲。

「兄弟們出來之前我看過地圖,只要咱們方向沒錯在走十五里應該就能看見漁船跟碼頭了。到了那兒咱們就算暫時安全了,都抓緊趕路等著到了地方咱們再想辦法填飽肚子。」七八個人身上連支步槍都沒有所以他們的體力消耗了也就沒那麼快了,如果等走出日軍的航空警戒區那他們就能加快速度了,照現在的速度算,他們頂多再有一個半鐘頭怎麼也到地方了。

此時的南京城裡的難民們和普通的百姓們都蜂擁一般的朝著南京安全區了擁擠著。在那個混亂而且充滿殺戮和戰火的時代,每個百姓的求生欲都是非常大的。正所謂老話說得好:寧做太平犬,我做亂世人在此時用來形容南京百姓的狀況再貼切不過了。

13日清晨,日軍的外圍部隊大舉湧入南京城,而且日軍的偵察機和日軍的隨行戰地記者也都用影像記錄下了日軍佔領南京時的狀況。

日軍蜂擁而至,許多手無寸鐵的老百姓在傾刻間遭受屠戮,南京城裡很快就是橫遍野了!與此同時日軍的各支部隊也都開始大事搜捕躲在城裡的散兵游勇。當時的慘狀已經無法用語言表述了。但是,對南京人民來說真正的浩劫非但沒有結束而是剛剛開始。在此後的六周之內日軍在南京犯下了滔天的罪行慘遭日軍殺戮的平民百姓總數高達30餘萬人,這在世界戰爭史上留下了十分黑暗的一頁。

然而,已經撤出南京的南京衛戍部隊殘部還都不清楚城裡此時已經變成了人間地獄了。他們能做的也就只能是撤退。

南方的樹林第一代普遍分佈較多,這一路上他們最少要穿過三四片充滿枯枝敗葉的林子。

誰知他們幾個剛走到附近的一片林子里麻煩就接踵而至,聽見林子里有腳步聲他們下意識的都拔出自己隨身的防身武器。

「都別輕舉妄動先看看情況再說!」崔耀祖讓所有人都把刀收起來以免打草驚蛇。所有人都蹲下身子靠在一顆相對粗壯的大樹旁。

「團長,我走路步子輕要不然我去前面摸摸情況?」一個戰士主動請纓說到前面偵察情況,結果被崔耀祖低聲喝止了。

「你小子是聾子嗎?在我們下命令之間誰也不可輕舉妄動知道了嗎?」說話間,林子里的腳步越來越近了。

「快點兒後邊兒的都跟上!」突然一支軍紀懶散的隊伍過來了。二呢他們每個人都穿著一身黑皮,崔耀祖斷定這支隊伍應該是這附近鎮子上的保安隊。

這支隊伍大概得有個20來人吧,領頭的是一個身材非常臃腫的中年人率領著。他的脖子可以清晰的看見有一塊兒胎記。

「娘的,咱們再簽簽批死拼活的殺出來,人家天天這日子過的是無比滋潤呢!」劉漢不禁低聲罵著。

而崔耀祖此時全冒出了個大膽的想法,他指著保安隊那些人身上背的傢伙兒。幾個人就都明白了,他們這是打算要繳了保安隊的械啊。

不過這種事兒他們也幹得出來,畢竟保安隊給幾個有眼無珠的東西竟然還打算在這兒紮營。與其跟他們費老婆舌反倒不如把他們綁了痛快。

七八個人小心謹慎的向兩側運動著,他們也知道保安隊雖然在平常看來就是一群烏合之眾。但是現在實際的實力反倒倒過來了。

「哎呀,你們聽說了嗎南京也讓他娘的小日本佔了,我是真不知道老子這頂烏紗帽還能待多久。要是小鬼子的大部隊進攻咱們你們說咋個辦?」那個保安隊長衣服懶散的樣子靠在樹旁抽著煙。

「那還用說跟那小鬼子干唄,都是兩個肩膀扛一個腦袋。再說那些小日本兒佔了咱們這麼多地方就應該收拾他。」

只見那個保安隊長臉色鐵青的說:「要去你們去,反正老子還是要安心做我的官兒,如果等著小鬼子來殺倒不如我們自己去投靠。弄不好日本人一高興再封我個警察大隊長官兒那我們家祖墳可就冒青煙了。」

得,就是因為這個死胖子自己無腦的一句話,給在場的所有人都招來了麻煩!而且他們剛剛的對話崔耀祖聽的是一清二楚。他還得罪加一等企圖叛變,在他們的不經意間崔耀祖他們的行動已經開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抗日之浴血沙場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抗日之浴血沙場目錄 抗日之浴血沙場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4章 啟程

9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