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9章 可不可以換種方式

第679章 可不可以換種方式

「先生,請!」

慕容才對陳風越發恭敬。

陳風點頭,上前,伸出手輕鬆便取下了一對黑色耳花。

耳花躺在陳風的掌心,竟然在冒著黑氣,且在微微顫動。

這等情況,讓慕容雪等人都臉色蒼白。

陳風猛的握緊手,掌心有混沌火在燃燒。

眨眼間,這對耳花化成虛無。

陳風張開手時,慕容雪等人看到耳花不見蹤跡,都是一愣,怔怔的看著陳風。

「你們啥眼神?不會懷疑我變魔術私吞古物吧?那玩意我可不敢要,已經被我毀了。」陳風道。

「先生,我們不敢這麼想,那接下來……」

慕容才望著陳風。

「接下來,是凈化。」

陳風伸出手,放於林萍的眉心。

瞬息間,一股神聖之力,瀰漫林萍周身。

片刻后,陳風收回手,而林萍忽然歪向床邊,一口黑血吐了出來。

這口血極度腥臭,顏色古怪。

「好了。」

陳風笑道。

而林萍也在這時清醒過來。

「媽媽,你感覺怎麼樣?」

慕容雪急忙問。

「感覺渾身輕鬆,前所未有的輕鬆。」林萍說。

她雖然臉色有些蒼白,但意識非常清醒。

見到這一幕,慕容才和慕容老爺子都無比驚訝,確信陳風是一位真正的高人。

「媽媽,剛才……」

慕容雪把方才發生之事,全都告訴林萍。

林萍聽罷后,急忙起身,要給陳風下跪道謝,但被陳風攔住了。

「陳先生,這裡是一百萬,感謝您救了我一家人。」

慕容才遞上一張支票。

「這就不必了。」陳風笑道:「錢財於我,沒有任何意義,只要以後你一家人能夠健康即可。」

「這,先生是不是嫌少了?您若是不收,我過意不去,不瞞先生說,只要能治好她,花多少錢我都願意。」

慕容才苦笑道。

「不是這個問題,錢我不能要,你若是過意不去,便拿去做點慈善吧。」陳風笑道。

「好好好,先生,真的太謝謝你了。」

慕容才深鞠躬。

慕容雪轉眸望著陳風,一臉崇拜。

這個男人,當真太神秘了,掌握著常人所不能理解的絕世神通。

「先生,您也不要錢,那您是不是有什麼事,需要我們幫您?如果有,您儘管說。」

林萍嚴肅的說。

「沒有。」陳風笑道:「其實我之所以答應來幫你看病,是和慕容雪有個小小的約定,就是,如果我幫你治好了病,那麼慕容雪就……」

「你閉嘴。」

慕容雪急忙滿臉通紅的打斷陳風的話。

「咋了嘛?」

「你說咋了嘛?」慕容雪瞪著陳風。

「我沒咋啊。」

「那你就不準說,討不討厭啊。」慕容雪叉著腰,急眼的她,兇巴巴的。

慕容才夫婦兩見狀,對視了一眼后,露出原來如此的笑容,會心一笑。

「小雪兒,女孩子家溫柔點,輕聲說話不費勁。」林萍對慕容雪說。

「媽媽,人家很溫柔的好不好。」

慕容雪嬌聲說。

母親頑疾好了,慕容雪很是開心。

「你呀你,好不容易遇上喜歡的,可別把人嚇跑了。」林萍笑道。

「啊?」

慕容雪傻眼。

繼而,她反應過來,手忙腳亂的解釋:「媽媽,別誤會啊,我……我跟他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啊。」

「那是哪樣?」

「沒哪樣啊。」

「拉倒吧你,你是我養大的,什麼德性我還不清楚。」林萍戳了下慕容雪的額頭。

慕容雪張了張嘴,想要再掙扎一下,但看父母的眼神,慕容雪放棄了掙扎。

誤會就誤會吧,等以後陳風不在的時候,慢慢解釋就是了。

「對了,先生,你之前說我們也許也會有問題,還請先生為我們也看看。」

慕容老爺子忽然道。

聽到老爺子提及這個,處在激動狀態的慕容才猛地反應過來:「對對,先生,還得再麻煩你一下。」

「也罷,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我就再幫你們一下,你們伸出掌心。」

陳風笑道。

慕容老爺子等人都伸出手掌,陳風則率先選擇老爺子,在老爺子的掌心寫了一個『化』字。

這個字落下最後一筆后,忽然金光閃閃,化字清晰可見。

緊接著,化字漸漸隱沒,歸於平靜。

但方才發生的奇景,已經讓慕容老爺子幾人目瞪口呆。

「感覺如何?」

陳風笑問。

「渾身清爽。」慕容老爺子道。

「那就好。」

陳風緊接著,如法炮製,在慕容力的手心也同樣留下這樣一個字。

輪到慕容雪時,陳風卻不寫了。

「我呢?」

慕容雪望著陳風。

「你沒救了,病入膏肓,寫字也沒用。」

陳風道。

「啊?」

慕容雪頓時臉色蒼白,都快哭了。

「傻丫頭,他哄你的。」

林萍忍俊不禁。

陳風笑了笑,果然姜還是老的辣啊,一眼看穿。

「陳風,你竟然敢忽悠我,我打死你。」

慕容雪羞惱的抬起粉拳。

「你確定嗎?」

陳風微微眯起眸子。

慕容雪頓時想起陳風一個人打翻十幾人的畫面,悻悻然的收回手:「你給我等著。」

「陳先生,那按你的意思,小雪她是不需要像我們一樣嗎?」

慕容才問。

「她的情況,比你們要嚴重一點,因為她是阿姨親生,得要做進一步仔細檢查,我才能確定要怎麼幫她。」陳風笑道。

「原來如此,那有勞先生了。」慕容才道。

「你叫我陳風就行,不用先生先生的叫,把我叫老了都。」陳風說。

「哈哈,好好。」

慕容才大笑,心情頗為愉悅。

陳風則看向慕容雪,道:「走吧,去你房間,給你檢查。」

「啊?」

「啊什麼,不檢查啊?不檢查算了。」陳風道。

「檢查檢查,要檢查,走吧。」

慕容雪急忙道。

她可不想落下什麼可怕的毛病。

當下,慕容雪便帶著陳風去她的卧室。

慕容才等人見狀,也沒有阻止。

「此人有著深不可測的能力,如果小雪能與之走到一起,也不失為一件大好事。」慕容老爺子語重心長。

「只是不知道到時候他願不願意入贅到我們慕容家。」

慕容才小聲說。

「這個看情況吧。」慕容老爺子說。

「也不知道小雪從哪認識了這一一位高人,真的不簡單啊。」

林萍說。

...

而另一邊,陳風隨著慕容雪,進了慕容雪的閨房中。

慕容雪的房間,放眼一看,全是粉色。

就連床上,也擺著兩隻粉色大熊。

「你...你要怎麼檢查?」

慕容雪望著陳風。

「衣服tuo了。」

陳風淡淡道。

「呸,你想幹什麼?」

慕容雪警惕的瞪著陳風。

「不想干,只是幫你檢查。」

「你這個大流氓。」

慕容雪臉頰羞紅。

「不好意思,漏掉了兩個字,應該是不想幹什麼,只是幫你檢查。」陳風微笑道。

「我信你個鬼,你個糟老頭子壞得很。」

慕容雪臉頰通紅,雙眸含羞。

「不檢查是吧?那我們也別浪費時間了。」

陳風轉身就要走。

「別。」慕容雪急忙拉住陳風:「那你得告訴我,為什麼要讓我脫了衣服檢查。」

「因為之前在你媽媽身上,我並沒有看到依附在耳花上的邪惡殘靈,所以我懷疑那邪惡殘靈就依附在了你身上,所以要脫了檢查一下依附在何處,好處理。」陳風說。

「這樣啊,那...那需要全部都給tuo了嗎?」

「你說呢?」

「我不知道啊。」慕容雪快哭了。

「先一半吧。」陳風笑道。

「那好吧。」

慕容雪小手發抖的開始行動。

片刻后,陳風看到了慕容雪從未給任何異性看過的絕美風景。

但是,陳風的眼神很清澈,沒有半點邪念,雖然慕容雪的確很美麗。

慕容雪也發現了這一點,稍微放鬆了一些。

陳風則仔細檢查,視線飛快。

轉眼間,陳風鎖定了慕容雪的後背背心的一小塊黑色印記。

「找到了。」陳風露出笑容:「果然是藏在了你身上。」

「那你快把它弄走啊。」

慕容雪說。

「介不介意我拍張照片給你看看?」

「不要拍了,你趕緊的,快點。」

慕容雪緊張道。

一方面,是害怕那邪惡殘靈,一方面是因為這般未著片縷的在陳風面前,她著實羞的不行。

陳風聞言,立即開始行動,伸出兩指,抓住慕容雪背心的一小塊黑色印記。

緊接著,陳風的雙指發光,將一塊黑色印記,直接取下。

「桀...」

也是在同時間,房間中發出一聲空靈的凄厲慘叫聲。

這一聲慘叫,直接嚇得慕容雪下意識的便撲進了陳風懷裡,臉色煞白。

陳風的手中,則捏住一道黑影。

這道黑影陰森的可怕,正是那邪惡殘靈。

陳風沒有多看,直接將之毀滅。

「好了,沒事了。」

陳風苦笑道,雙手無處安放。

「我...我害怕。」

慕容雪聲音微顫。

「再害怕也先把衣服給穿好,我可不是一個隨便占女孩子便宜的男人。」

陳風義正言辭。

「呸,都佔光了,得了便宜還賣乖。」

慕容雪嘀咕,心裡的恐懼倒是少了幾分。

陳風拍了拍手,站起身道:「隨便你怎麼想吧,趕緊穿好衣服,然後履行承諾,我忙著回家抱女兒。」

「啊,真親媽?」

「你看我像是看玩笑嗎?」

「嗚,可不可以換種方式?」

「你說呢?」

「我覺得可以。」慕容雪火速穿戴好,俏生生的站在陳風面前。

「沒商量。」陳風望著慕容雪:「要麼履行承諾,要麼我把那殘靈重新召喚回來。」

ps:這是個大章,三千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第一女婿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第一女婿目錄 第一女婿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79章 可不可以換種方式

9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