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惜月失蹤

第590章 惜月失蹤

劉興原本對赤月行雲還有些懼怕。對方身為魔界女皇,幾十年的上位者,即便是坐那裡不發一言,也不怒自威,氣勢逼人,讓他不敢造次。現在卻沒想到,赤月行雲居然還會露出這般溫柔。

他心中一暖,突然想起自己的母親,悲從心來,眼中一熱,幾乎就要奪眶而出。

秦如夢見了,自然知道他想到了什麼,心頭也湧起一股酸楚,說道:「胖子,逝者已矣。伯母已經去世三年,她在天之靈,也不想看你如此傷心。」

劉興「嗯」了一聲,擦去眼角淚花,勉強笑了笑,說道:「如夢,我只是有感而發罷了,我沒事。」

紅葉輕輕嘆了一聲,見赤月行雲有些驚訝,便解釋道:「我和如夢在三年前入山採藥,發現胖子被一個女子護在懷裡。那女子已經沒有了生息,而胖子也身受重傷。那個女子,正是他母親,為了保護他而死。」

赤月行雲臉上動容,看向劉興的目光慈和了許多,說道:「經歷這般人間慘劇,還能保持本心,難得,難得。」

她對劉興微微點頭,說道:「如夢是我賢婿,你和他親如兄弟,那便叫我一聲嬸子就好。」

劉興身形劇震,難以置信得看著赤月行雲,這還是剛才威嚴四方的赤月行雲?但他片刻之間就反應過來,在赤月行雲面前拜倒在地,說道:「晚輩劉興,拜見嬸嬸。」

赤月行雲很是滿意,伸手輕輕一抬,說道:「起來,坐下說話。我們現在還要了解更多的情況。」

「好!」劉興也不是拖泥帶水之人,起身坐到赤月行雲的下首,說道:「嬸嬸,嫂子,如夢。我現在有一個懷疑,也不知道對還是不對。」

「哦?」秦如夢道,「你有什麼一疑問,但說無妨。」

劉興低頭思索片刻,說道:「你們都是修行之人,應該能明白我要說的話。我心中懷疑的是,現在那個父皇,不是我父皇。而太子和五皇子,也很有可能已經被人調了包。」

不僅僅李文博,赤月行雲,秦如夢,紅葉和周圍諸女眼神都是一縮,相互看了一眼。

赤月行雲臉色變得嚴肅起來,問道:「這是你自己想的,還是別人告訴你的?」

劉興立馬回答道:「不瞞嬸嬸,此事是我在暗中琢磨的。我在京城故意低調,因此旁人也不會將注意力打到我的身上。我思量著,眼前一切都這般詭異,已經不是尋常凡人可以做得出來。必然是有修行之人,或者妖魔之類插手了。」

「胖子,你是不是看到什麼異變,或者讓你覺得匪夷所思的事情?」秦如夢眼神開始眯起來,腦海之中飛快思考。

劉興眼中想起了什麼,轉頭看向秦如夢,說道:「一個多月之前,我去宮中給父皇請安。發現他臉色蒼白,沒有絲毫的血色,雙眼紅腫,整個人都消瘦了很多。我還當面詢問,而父皇之說是最近國事操勞過度,休息一陣就沒事了。」

「我一開始也未在意,但事後卻越想越不對勁。因為我當時能聞到一股極其輕微的血腥之氣。皇宮大殿,每日打掃極其嚴格,怎麼會有血腥之氣?只是我後來再進宮去,卻再也沒見過父皇本人,而宮內守衛森嚴,又不好派人去查探。」

「血腥之氣......」秦如夢眼中目光閃動。

「姐姐,看來這裡面疑點不少。不僅一個多月未曾上朝,而且還有血腥氣息。若是趙王這樣的凡人都能感覺得到,那說明血腥氣息至少已經十分嚴重了。」李凝心眼眸冷光閃爍,出言說道。

「秦賢侄,老夫每日上朝,卻似乎並未有這般感覺,這是為何?」李文博露出疑惑之色問道。

秦如夢搖了搖頭,說道:「這股血腥之氣應該極為輕微,而胖子天生鼻子又很靈,又是獨自一人覲見皇帝,自然會有所感覺。李大人您年事已高,所有的感官都在退化,此消彼長,而每日早朝,各路大臣恐怕又在朝中相互攻伐,更是分散了注意力。你聞不見,也很正常。」

夢凝雪微微皺眉,說道:「以我們的修為,感覺起碼是平常人的百倍以上。趙王鼻子再靈,所能感知到的也很有限。如此看來,皇宮之內,很可能有邪魔在用人血修鍊魔功。」

趙王輕輕咳嗽一聲,撇了撇嘴,卻無法反駁。在這小院之內,除了李文博,都是修鍊者。這些看起來嬌滴滴的女子幾乎能和紅葉平起平坐,可見修為絕不會弱於她。

他自然知道紅葉的修為到底如何,而眼前這些女子竟然也這般厲害,他看向秦如夢的目光變得有些異樣。

秦如夢看著他像看怪物一般看著自己,白了他一眼。

赤月行雲剛才一直在思考,此刻抬頭,眼中精光閃閃,說道:「原本我們已經懷疑,你們大夏華國的皇帝已經出現了異變。如今這麼一說,基本就可以確定。」

「母親,那您覺得,老皇帝是被控制了,還是完全被人奪取了肉身?」赤月瑤微微皺眉問道。

赤月行雲看向紅葉,問道「紅葉,你怎麼看?」

紅葉沉思片刻,說道:「若是被人控制,最多就是行為異於常人。而從胖子所說來看,這皇帝竟然連身形都變化劇烈,那麼唯有兩種可能。」

她伸出一根手指:「第一種。老皇帝修鍊了魔功,所以才會臉色蒼白,眼紅如赤。」

秦如夢搖頭道:「這事幾乎沒有可能。老皇帝身為趙家天子,不會容忍有人吞噬皇室龍氣和國家氣運。反而會想方設法使其更加穩固,延續大夏華國的國脈。」

紅葉點頭,伸出第二根手指,說道:「那就唯有這最後一種可能。有邪魔吞噬了老皇帝的神魂,佔據了他的軀體。如此一來,便可更方便得達到目的。」

劉興眉毛緊緊鎖起來,說道:「這麼說,那我父皇,太子和五皇子都已經被邪魔附體?不,確切得說,都被奪舍了?」

紅葉說道:「極有可能,而且幾乎可以確定就是如此。」

劉興額頭漸漸滲出汗水,沉聲道:「到底是什麼人,居然做出這般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赤月行雲輕嘆一聲,說道:「我們昨天才剛剛來到李府,晚間如夢又去搭救佛門聖僧。本想快點著手追查,沒想到你今日就來了。」

劉興眼中驚訝,看了一眼秦如夢,沒想到他們昨天晚上就已經開始出手了。

赤月行雲衣袖揮灑,沉聲道:「劉興,此事你絕對不能插手。這背後邪魔極為狡猾,修為也高深無比。你和你的手下只是一介凡人,根本不是他們對手。還是讓如夢和紅葉他們去追查較為穩妥。」

劉興沉思半晌,露出苦笑,說道:「嬸嬸說的是。這已經超出一般人的範圍。我若是再插手,遲早迎來殺身之禍。」

秦如夢見他有些悶悶不樂,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人生來各有命運。你未踏入修行之路,對你來說不一定是壞事。你身為皇子,如今大夏華國只有三個繼承人,太子和五皇子已經遭了大難,這一國百姓,只有你才能承擔起來。」

劉興嘆了一聲,說道:「我本身就不喜歡這帝王之家,反而是當初流落民間,和母親相依為命的時光,更加快樂。」

「人生命途,無法輕易改變。這是你的使命,也是你的責任,你無法推脫。」赤月行雲聲音有些嚴厲,看著劉興,眼中射出極為嚴肅的光芒。

劉興腦袋一縮,原本就看不出脖子在哪,這下更看不見了。

紅葉,赤月瑤,李凝心,凝雪和李晴晴見他模樣,都忍不住捂嘴輕聲淺笑,就連赤月行雲都不禁莞爾。

「胖子,你來李府,是一個人來的嗎?」秦如夢忽然出言問道。

劉興怔了一下,答道:「為了掩人耳目,我喬裝打扮獨自前來。這樣不容易打草驚蛇。」

秦如夢眼神一沉,說道:「如今具體的情況我們也已經了解。你在外頭很危險,還是先回王府。這段時間,絕對不要出門。」

劉興自然明白他話里的含義,重重得點了一下頭。

他整理了一下身上斗篷,就要遮住面目離開,就在此時,門外圓圓氣喘吁吁得跑了進來,臉上神色極為慌張,急聲叫道:「如夢哥哥,紅葉姐姐,惜月被人擄走了!」

「什麼?」場中知道秦惜月身份的人,都大吃一驚。

月魔女臉色大變,快速問道:「怎麼回事?你不是剛剛和惜月去逛街玩了么?她怎麼會被人擄走?」

圓圓臉上無比慌張,說道:「我和惜月正在逛街,她看到街上有賣糖葫蘆,嚷嚷著要吃。我就拿了兩串,正準備付錢,對方突然出手,直接制住了惜月,幾個起落人影就不見了。」

「圓圓,你的修為不弱,怎的沒有察覺出對方有異常?」月魔女沉下臉來,就要出言呵斥。

圓圓見母親臉色不好看,心頭難受,眼角淚花上涌,哇的一聲就哭出來。

赤月行雲將圓圓抱在懷中,嗔怪得看了月魔女一眼,說道:「圓圓畢竟才十四歲,沒有察覺並不稀奇。三妹你也不要太過苛責。為今之計,只有設法找出是誰出手。」

月魔女又氣又急,卻又不好說話,只能朝著圓圓瞪了一眼。

「如夢,要不要我派人出去查?」劉興問道。

秦如夢搖頭說道:「圓圓修鍊血影咒法,又在師父門下修鍊玄冥山功法整整一年。能在她面前出手並逃離她的感知,此人修為,至少在合道境界。你就算派出天羅地網,也找不到這個人。」

「胖子,你回府中好好待著。這邪魔敢在大街上出手,可見皇城之中的龍氣,已經無法鎮壓他們。你的處境極其危險。惜月的下落,我們會設法查出來。」紅葉臉色嚴峻,快速說道。

劉興低頭思索片刻,便不再猶豫,拍了拍秦如夢的肩膀道:「那我先回去,你們自己一定要小心。這次那些傢伙,絕不簡單。」

秦如夢看著他快速離開,眉毛也深深蹙起,轉頭問圓圓道:「圓圓,那個賣糖葫蘆的人,到底是何模樣?有什麼特徵?」

圓圓低頭想了好一會兒,搖了搖頭道:「他就是一身普通商販的打扮,和別人並無不同啊?」她好看的小眉毛擰在一塊,幾乎就要完全揪起來。

她眼中忽然一亮,說道:「對了,他的皮膚特別白。我一開始見到時,還嚇了一跳呢。手太瘦了,就跟雞爪一樣。」

眾人眼神一凜。方才劉興就說,他在一個多月至前見到的老皇帝,就是臉色慘白,骨瘦如柴。看來這背後之人,應該有些極大的關聯。

秦如夢道:「此事絕非偶然。以圓圓和惜月的修為,一般想要拐賣孩童的邪惡之人,根本不可能近身。此人不僅修為很高,隱匿氣息和修為的本事也很駭人。不然以惜月的靈覺,不肯定不會發現。」

「如夢,會不會是那個人身上帶著什麼隱藏氣息的法寶,將一聲修為完全遮蔽?」赤月瑤問道。

秦如夢低頭沉吟道:「不無可能,如今我們在此猜測也是無濟於事,還是去事發之地查探一番。」

諸人就要趕緊去查探,紅葉卻出聲阻止道:

「等等。這京城很大,我們這裡,常年在此待過的,只有月瑤和晴晴。而且他們長期待在塵世,行為習慣和旁人並無區別。陛下和月聖女久居魔界,凝心是玄冥山的傳人,凝雪是佛宗聖女。你們若是出去,一不小心,就可能被邪魔盯上。」

幾人眼中都露出深思,赤月行雲微微動容,說道:「紅葉說得不錯。我們既要查詢惜月的下落,又不能打草驚蛇。在我們這些人里,只有瑤兒和晴晴對塵世間的事兒最為熟悉。」

她轉頭看著秦如夢道:「如夢,事不宜遲。我擔心他們會對惜月不利,你們還是趕緊去追查為好。」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如夢大仙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如夢大仙人目錄 如夢大仙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0章 惜月失蹤

9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