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抽絲剝繭

第591章 抽絲剝繭

秦如夢深深蹙起眉毛,快速得在街上走著。周圍來回走動的人看到他的臉色,心頭都是一怵,紛紛離他遠遠的。

他身上的氣息變得凌厲而又駭人,紅葉還是第一次見到秦如夢憤怒到這般地步。

她和赤月瑤,李晴晴緊緊得跟在他身後。另外兩名女子都憂心忡忡,眼裡帶著焦急。

秦如夢步履不知不覺越來越快,腦海之中飛快得思考事情前後的經過。能在圓圓面前將秦惜月擄走,並且她都沒有當場反應過來,此人的修為,絕不簡單。

此人到底是誰?擄走秦惜月的目的又是什麼?他是不是幕後黑手?這些目前都不得而知,從圓圓口中所述來看,對方只怕也乾淨利落,不會留下明顯的線索。

紅葉等三女心中擔憂,也正在此。前後不過轉瞬,又在鬧市之中,幾乎無跡可查。

四人很快就來到秦惜月失蹤的那條街上,只見街道周圍,各種店鋪鱗次櫛比,人們往來如織,熱鬧非凡。

秦如夢抬頭看去,見各種小販口中吆喝,叫賣之聲此起彼伏。要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找出線索,只怕難上加難。

「如夢,這裡幾乎不可能找到任何線索啊。」紅葉秀眉深深蹙起,看著周圍,心頭漸漸沉了下去。

「惜月身上靈氣極強,就算對方再厲害,想要將其全部掩蓋,也幾乎不可能。而且在這鬧事之中,那個人也不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使用太過驚世駭俗的手段。因此必然會留下蛛絲馬跡。」秦如夢聲音低沉,目光飛快掃過周圍,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

赤月瑤和李晴晴相視一眼,二女自然知道秦如夢所言非虛,但天下又有幾個人能夠做到?

紅葉卻是眼中一亮,說道:「如夢,莫非你已經有了辦法?」

秦如夢並未回答,而是來到街邊,細細得看著周圍,眼中時不時閃過一道極冷的光芒。

赤月瑤怔了怔,正要說話,紅葉卻朝著她搖了搖頭。她立刻會意,站在一邊,靜靜等待。

秦如夢一行人,衣袂飄飄,仙人之姿,特別是紅葉三女,美如天仙,常人何時見過這般美麗的女子?紛紛在遠處偷偷打量。

只不過四人臉色都宛若冰霜,分明就是生人勿近。那些有心上前結交的書生公子,都心中惴惴,不敢過分靠近。

秦如夢眼神忽然微微一動,嘴裡「咦」了一聲,看向牆角一處細微的血跡。他湊上前去,細細看了一眼,目光閃爍數下,說道:「找到了!」

「真的?」赤月瑤又驚又喜,立即和紅葉,李晴晴一起跟上來。三女朝著那點血跡看去,眼神都是一縮。

「儘管已經幾乎察覺不出,但這血跡之中的邪魔之氣卻極為純厚,絕不是一般人。」紅葉神色微微變化,出言說道。

秦如夢「嗯」了一聲,沉思半晌,轉頭看向李晴晴,問道:「晴晴,你出身魔門,是否能從中感知到一些線索。」

李晴晴眼眸低垂,腦海之中迅速分析那股魔氣的來源,蛾眉漸漸鎖緊,說道:「好奇怪的氣息。這的確是魔門功法,但卻極為罕見。我似乎在哪裡見過,但印象也是異常模糊。」

「哦?」秦如夢的眼睛徹底沉下來,喃喃道:「看來這次將惜月擄走之人,是魔門無疑。此人修鍊魔門功法,而且極為身後。僅僅是殘留的一點血跡,還依舊能有這般明顯的氣息。」

「如夢,現在雖然我們知道是魔門中人出手,但天下魔門弟子成千上萬,想要找出這個人,反而更加困難了。」紅葉臉上隱隱帶著憂色。

秦如夢搖頭道:「他帶著惜月,必須短時間內就找到一處僻靜之所。畢竟惜月雖然看起來是個孩童,但實體卻是萬年難得一見的雪靈龍,不僅珍貴,而且無比聰慧。他若是不花費精力看著,稍不留神,小丫頭就會直接遛了。」

「如夢,依你所言,此人急於離開,慌亂之下,可能會留下更多的線索。」赤月瑤眼裡劃過一道興奮之色。

秦如夢又繼續觀察血跡的方向,過了好久,沉聲道:「這血跡不是自然滴落,而是人在快速移動過程中被甩出來,你們來看,血跡狹長,有明顯的軌跡,從這軌跡上辨別方向,此人應該是朝著東邊城外快速離開的。」

李晴晴奇道:「如夢,那人出手擄走惜月,為何乘著自己受傷的時候呢?要知道,在受傷之時,修為不是全盛狀態,萬一失手,後果極為嚴重。」

秦如夢看了她一眼,說道:「從這血液的顏色來看,事情大概最多過去了半個時辰。此人若真是受了傷之後才擄走惜月,那麼身上的傷勢至少好得七七八八。而這血跡極為新鮮,分明就是初破的傷口留下。所以我估計,對方應該是在擄走惜月的過程中,被她以龍爪划傷了身體。」

「如夢,既然知道對方的方向,那我們趕緊追。他身上帶傷,路上必然還有血跡之類的痕迹。我們循著這痕迹查找,必然會有收穫。」紅葉眼中閃過陣陣寒光,幾乎已經判了那個人的死刑。

四人迅速朝著東邊離去,他們雖然並未使用御空之術,但以他們現在的修為,一步踏下,身形就已經掠出十數丈遠。街上行人只感覺到眼前一花,卻根本無法看清到底是什麼從他們身前走過。

秦如夢一行人很快就出了城門。京城守衛極其森嚴,對往來行人和客商的盤查很是繁瑣,但他們就在這些侍衛的眼皮底下,堂而皇之得離開,竟然未驚動到任何人。

城外不遠處就是一片龐大的樹林,林間陽光斑駁陸離,微風吹拂,枝葉沙沙作響;周圍偶爾傳來幾陣鳥兒鳴叫的聲音,遠遠傳開,顯得無比愜意。

只是秦如夢他們卻並沒有心情去欣賞這般清幽的環境。此刻他們只想快速找到秦惜月的行蹤。

樹林龐大,想要在這裡查出線索,比起城中街道更為困難。此處經常有飛禽走獸來回出沒,泥地之上也是各種腳印,若是常人到此,必然感覺束手無策。

「如夢,此人擄走惜月,必然不敢在官道大陸上走。從圓圓口述來看,此人身法也是極強,那麼就不會在地上留下線索。而此處距離城牆又這般近,他又有傷在身,即便是會御空之術,也不敢輕易使用。」

秦如夢聽著紅葉的分析,點頭道:「想要御空,至少要進入化虛巔峰,半步入合道。若真有那樣的修為,也不會被惜月的龍爪抓傷。因此這人必然藉助樹枝快速離開。」

他一邊說著,一邊遵循一路上的血跡,然後指著東面的一處相對茂密的樹林說道:「以對方的逃離方向,應該會在這個範圍內留下相應的線索,我們四處找一找。」

紅葉,赤月瑤和李晴晴此時也基本有了一些眉目。四人展開靈覺,很快在距離樹林之外的十餘丈處,一棵大樹的枝葉之中,找到了血跡。

「如夢,你果然心細如髮。如此隱蔽的線索,你居然也能找到。」李晴晴深深得看了他一眼,心中大為佩服。

秦如夢看著血跡的形狀,腦海中飛快得計算方向。

「咦,如夢,你快看這裡。」赤月瑤忽然發出一聲驚呼。其他人瞬間看了過來。

只見一棵大樹的樹榦上面,有一個深深的抓痕。抓痕將樹皮全部撕碎,在內部形成清晰可見的痕迹。

「這是......」赤月瑤臉色一沉,「莫非惜月本來這一抓是為了攻擊那個人,結果反而被他躲過,直接誤傷到了樹榦?」

秦如夢以手支頜,說道:「有這個可能。不過一切還未確定。不過,從抓痕的方向來看,這一招由上而下,但是在樹榦上卻明顯是橫貫而出,可見當時必然在朝著這個方向極速離開。」

秦如夢順著抓痕的方向一指,繼續道:「若是一路上惜月掙扎,這裡必然還會有殘餘的抓痕,我們趕緊跟上。」

三女重重得點了點頭,四人足尖輕點,飛快得朝著東邊極速而去,同時將靈覺徹底張開,不放過任何一處動靜。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四人又發現了三處抓痕,形狀和大小,都和第一次看到的差不多,而且方向一致。

他們心中越來越確定,那人帶著秦惜月,一定是朝著前方飛速離去。一想到她被人擄走,掙扎揮爪的模樣,秦如夢心中的怒火也是漸漸堆積,腳下速度越來越快。

赤月瑤心中著急秦惜月,也逐漸將身法提到最高。紅葉和李晴晴相視一眼,速度加快,緊緊跟在二人身後。

又過了大約一炷香時間,此時距離京城已經有百餘里。那一片極大的樹林,綿綿延延,與山上的森林連成一片,放眼望去,一片綠色,將連綿不斷的山脈全部覆蓋。

秦如夢停下腳步,劍眉蹙起,說道:「此地不像京城郊外那般。這裡人跡罕至,深入山林。各種氣息腳印,樹上痕迹雜亂無章。想要查詢線索,只怕不易了。」

其餘三女心中一凜。秦如夢心細如髮,一路而來,幾乎都是由他推斷出來。如今竟然他也說線索困難,那就真的很是渺茫了。

赤月瑤低頭深深思索了一番,說道:「如夢,除了線索,我們應該還有另一種辦法。」

「哦?」秦如夢轉頭看向她,問道:「是什麼法子?」

赤月瑤快速答道:「你和惜月情若父女。她剛剛誕生之時,就是你一直在照顧。雪靈龍對氣息很敏感,而且對真心對待自己的人,感情很深。這種感情,與她本身的氣運相合,無形中會形成一種連線的牽引。」

「連線的牽引?......」秦如夢陷入沉思之中,喃喃道:「莫非你說的是......」

紅葉眼神發亮,說道:「我想,我知道月瑤所說的是什麼了。」

她看著秦如夢露出的疑惑神情,解釋道:「惜月身為雪靈龍,自帶氣運,極為稀少。但是她一出生,便與如夢你結下深厚的緣分。那最初的十幾天,惜月就像人類剛剛出生的嬰兒,完全靠氣息來分辨。而她為了生存下去,一定會在你身上留下她的氣息。」

秦如夢此時也明白過來,接過話頭,說道:「姐姐,你是說,我和惜月,擁有某種父女之間的神奇感應?」

「不錯。」紅葉眼中劃過一抹異彩:「這股感應,其實所有的生靈都具有。但是惜月的感應更加靈敏,也更加長久。幾乎她這一輩子,都會留下這種感應。」

秦如夢低頭細細思考了一會兒,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我試一試看。」

他緩緩閉上眼睛,將所有的雜念擯除體外,腦海中回憶起當初和惜月剛剛見面的情形。兩人在冰天雪地之中,殺了黑龍,熏烤龍肉,秦惜月貪吃,將黑龍肉幾乎都吞下了肚子,還對著他啾啾叫喚。

這些畫面不斷從他眼前閃過,忽然一道光亮突然在他腦中爆裂,他似乎感到在遠處有一條白色的絲線,正緊緊得纏繞在自己心頭。

秦如夢睜開雙眼,微微露出笑容,看著那道絲線的方向,說道:「果然如此。惜月和我之間,已經有了一根緣分的白線牽引。」

三女臉上露出喜色,四人立即朝著剛剛秦如夢看過去的方向,快速趕去。

又過了半柱香的時間,四人來到山林的深處,周圍大樹高高聳立,幾乎將陽光遮蔽。地上陽光的斑點逐漸減少,野獸的叫聲也開始明顯頻繁起來。

紅葉忽然皺著雙眉說道:「等等,你們沒有發現,此處隱隱透露著一股邪氣,讓人感覺極為不適?」

赤月瑤和李晴晴面面相視,同時搖了搖頭。

二人看向秦如夢,卻見他輕輕得眯起雙眼,說道:「我原本以為只有我一個人感覺到。看來姐姐你也早就察覺。」

見赤月瑤和李晴晴依舊有些迷茫,他立即解釋道:「這股邪氣很是隱蔽,帶著很深的血煞之意。而叢林之中,飛禽走獸相互之間遵循自然的法則,因此看似生機盎然,實則殺機四伏。這股邪氣,借著這些野獸的殺氣作為掩護,若不是我和姐姐常年在山間遊走,也根本分辨不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如夢大仙人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如夢大仙人目錄 如夢大仙人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91章 抽絲剝繭

9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