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六章 正法嚴經

第八百二十六章 正法嚴經

第八百二十六章正法嚴經

張逸緊抓著道緣劍,嘴唇輕輕的顫抖著,低著頭不敢直視著丹納。

一時間那寺院中除了大黃時不時的吭上幾聲和那些靜心的念經聲外就沒有其它的聲音了。

張逸如些糾結了好一會後,長吁了一口氣,輕輕抬起頭,看向丹納,開口說道:「你……你還好嗎?」

丹納不語,只是雙手合十的輕弓了下腰,對著張逸淡淡的行了一禮。

「這事……其實……不怪你!」張逸咬著牙,輕聲的說道。

「怪與不怪重要嗎?」丹納平淡的對視著張逸,開口說道:「無論怎麼說,事情都已經過去了!」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還……」張逸微抖著身子,開口說道。

「因為我明白了這世界本就是這樣,我連自己都救不了,何來去救這世道,以前是我太執於這些了。」丹納繼續開口說道:「我放下了!」

丹納說完后輕念了一聲「阿彌陀佛!」

「你真的放下了嗎?」張逸輕輕問道。

丹納不答,依舊雙手合十淡然的看著張逸,臉上的表情沒有一絲一毫的變動。

張逸撇了撇嘴唇,目光注視著丹納那張出塵的臉龐,望著那素帽下的幾縷青絲,悠悠的開口說道:「如果……你真的全都放下了,為什麼你還沒剃度哪!?」

此言一出,丹納那波瀾不驚的臉龐頓時抽動了幾下,不過很快就隱藏了下去,微微的低下頭,不再注視著張逸,低聲往複循環的念著「阿彌陀佛」。

張逸咬了咬牙,向著一踏,正欲要開口說道時,在寺院外傳了來了一聲獸嗷聲。

這一聲獸嗷聲只是開始,彷彿是打開關,緊接著一聲接一聲的獸嗷聲傳來,很快外面就傳來了撲天蓋地的獸嗷聲,震的寺院都有些微微顫抖。

「嗷嗷嗷……」大黃立起身子,揮著小爪子,凶著臉對著寺院外咆哮個不停。

張逸臉色一白,從這獸嗷聲中能明顯的聽出,外面絕不是什麼普通動物,來者肯定不是善茬。

咽下要說的話,張逸身形一動立馬閃出了寺院大門,向著外面跑去。

一跑到外面后,張逸被眼前場景驚呆了。

在石橋的另一端不知何時聚集了一大群的野妖精怪,各種各樣的生物都有。

這相似的一幕讓張逸想起了在進神農架遺迹前那些妖怪阻攔的情景。

當然在這裡的這些妖怪肯定是比不上神農架的那些,不過那數量確實是太多了,黑壓壓的一片,一眼望去不僅是地上沒落腳的地方,連帶著天空都是黑壓壓的一片。

此時此刻,這座橋就是一條隔離帶,這一頭佛聲陣陣,檀氣安祥。那一頭則是妖氣衝天,起伏不定,一副噬血狂亂的樣子。

燈慈師太面色平淡從寺院中走了出來,望著那片黑壓壓見不尾的野妖精怪,輕念了一聲阿彌陀佛后,開口輕聲說道:「各位!你們也是開竅有靈的精怪了,今日我可以在這為你們誦經一番,讓你們以後可以更好的化形開智。」

「嘎嘎嘎……」一陣略帶譏諷的叫聲傳來。

順著聲音看去,發現是一隻鋼皮惡猿蹲坐在石橋的橋墩上,正毫無形象的撓著身子,對著燈慈師太一陣的嘲笑。

燈慈師太的臉色微微一變,不過很快就恢復了原樣,對著那隻鋼皮惡猿微微一笑,開口繼續說道:「你們同意的話,聽完誦經便可自行離去,如若沒有安息之地,也可在這片山林中找一處所安住,只要不打擾來往香客就好了!」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按理來說,燈慈師太都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只要不是誠心來搞事的,自然都會在這等好言好語下聽個一篇佛經,然後自行退去。

可是這些精怪野妖本來就是來搞事的,無論燈慈師太說的再怎麼和言善氣都不為所動,那陣陣的噬血嗷叫聲依舊如些。

「嘰嘰嘰……」那隻鋼皮惡猿嘰笑的看著燈慈師太,隨後也不管自己現在身處在何地,雙腳一蹦直接在橋墩上翻了幾個跟斗,撫著肚子大笑了起來。

這隻鋼皮惡猿的這種動作姿態,任誰都看的明白是什麼意思,不過燈慈師太依舊還是那副不喜不怒的樣子,微笑的看著鋼皮惡猿,似乎是在等著它的回答。

鋼皮惡猿撓著屁股譏笑了幾下后,突然臉色一換,變成了兇惡狀的,張牙咧嘴朝著燈慈師太做出兇惡狀。

「嘎嘎嘎!!!」鋼皮惡猿雙手握拳捶著石墩,深深的怒吼著,口中噴出腥臭的口水,實著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

隨著鋼皮惡猿的怒吼,那些精妖野怪一下子沖了過來。

天上的從天空中飛來,地上的就比較悲催了,因為兩地只有一座橋的關係,只是從橋上跑過來。

張逸望著那如潮水一般涌過來的妖,眉心皺了皺,手心握在了道緣劍的劍柄上,正欲殺上去時,想起這裡是佛門靜地,隨便的殺生總歸是不好的。

正要張逸還在猶豫時,一陣念經聲傳了過來。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在王舍城。游那羅陀婆羅門村。爾時慧命舍利弗。於晨朝時。共眾多比丘。入王舍城各各行乞……」

只見燈慈師太不慌不忙的盤腿而坐,雙手合十的念著正法嚴經,而丹納也跟著燈慈師太盤腿而坐一起誦著經。

這時寺院中傳出了金鐘聲……

「鐺,鐺,鐺,鐺……」

經文聲伴隨著金鐘聲一起揚起,互相交織在一起,在交片廣場中久久環繞。

這兩種混合和一種的聲音,聽在張逸耳朵里沒問題,聽在大黃耳朵里也沒問題,但聽在那群前來搞事的野妖精怪耳中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首當其衝的就是那些從天空中撲下來的妖怪了,沒辦法,誰叫那些妖怪沖的那麼前。

這些妖怪在聽到了這經聲混合鐘聲后,一個個全然搖晃了起來,彷彿喝醉酒神智不清一般,在空中撲騰著翅膀搖搖晃晃的飛了幾下,就無力的掉落了下來,紛紛落向了石橋間的雲海深崖中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道尋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道尋緣 道尋緣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二十六章 正法嚴經

9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