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七章 兩個身影

第八百二十七章 兩個身影

第八百二十七章兩個身影

天上的那些妖物在正法嚴經和金鐘聲的混合下,個個身形不穩,紛紛的從天上栽落下去那雲海深淵中。

按這雲海深淵的高度來說,估摸掉下去不是變成肉醬就是變成肉餅或是變成肉泥了……

天上的妖物是這個樣子,地下的妖物也好不到哪裡去。

只見地下的妖物紛紛倒地癱軟在石橋上堵住了去路,有些還因為慣性的關係止不住身形,從石橋上掉落了下去,然而這還沒完前面的路被堵住,後面那些晚上一會聽到這經聲和鐘聲混合的妖物則是一股腦的沖了上來,一時間那石橋上擠擠攘攘,一片混亂的情象。

不過不全是所有精妖野怪都是這個樣子的,總有那麼幾個道行比較高,可以抵禦這正法嚴經和金鐘聲,只是身形沒有之前那麼靈活敏捷了。

那蹲會在石墩上的鋼皮惡猿在這聲音下一個身形不穩差點掉了下去,要不是這隻鋼皮惡猿功力深厚,瞬間清醒過來隨及抓住那石墩邊角,不然恐怕也會落一個屍骨無存的下場。

「嘰嘎嘰嘎嘰嘎……」鋼皮惡猿怒視著燈慈師太和丹納,雙手上的尖爪在石墩上抓出一道道的痕迹,口中驚尖之聲久久叫喚,一聲比一聲尖。

在鋼皮惡猿的叫聲下,這些道行較高的妖物穩了穩身子,晃了晃腦袋,頂著那混合佛音沖了過來。

在天空中飛的還好,只要在俯衝時稍微動下身子,就能躲開那些掉落或正要掉落的飛禽。可在地上跑的就比較殘忍了,那些在石橋上攔路的不是被後面的妖物踩踏身亡就是被頂落下石橋,墜落那深淵。

不過在這其中還有些爬行的動物,以著自己細小靈活的體型飛快的在其中游來竄去,沖在了大部隊前頭,率先攻了過來。

「張施主!」燈慈師太停下了念經的聲語,輕輕的呼喚了一下正在糾結的張逸。

「恩!?」張逸回過了頭,略帶疑問的看著燈慈師太。

「請勞煩張施主出手幫我們解決了這些來犯妖物!」燈慈師太雙手合十的說道:「這些妖物在佛音下一身妖力已去了十分之六七了,如今已經遠遠不是張施主的對手了!」

「我知道了!」張逸應了一聲,轉過頭伸手抓向道緣劍,然後一把扯下上面的布,反手握在了手中。

原本張逸在猶豫自己在佛的地界上是不是不應該干這事,可現有了主人的應可,張逸就不遲疑了。

「哼!」張逸握著道緣劍向前一踏,正欲要提劍砍上去時,發現了這道緣劍依舊還是老樣子,一副破破爛爛的樣子。

「……」張逸頓時急了,捏著劍提到面前,開口吐槽道:「卧槽,劍哥!你關鍵時刻別掉鏈子啊,人家都衝上門來搞事了!」

張逸剛吐槽完,那道緣劍輕鳴一聲,整柄劍抖了幾抖,頓時上面的破舊錶皮脫落了下來,露出了那金紅祥光的劍身。

張逸一喜連忙擺正劍,砍了上去,正對上一條撲面咬來的青蛇,乾脆利落的把這條青蛇給砍成了兩截。

「嗷嗷嗷……」大黃身子一滾變回了那龐大的身軀,對著一隻啄來的烏鴉橫手一拍,頓時把這烏鴉拍的骨斷筋折,向著懸崖落去。

雖說大黃因為在神農架受過傷的關係如今已然不是全盛的狀況,但在那些妖物被這佛音干擾的情況下,大黃打打它們還是夠了。

就這樣,張逸和大黃站在石橋邊上,憑藉著佛音的削落和道緣劍的鋒利度,一人一熊硬生生把這群妖物給攔了下來。

「女馬的!這些妖物是怎麼來的?」張逸罵罵咧咧的一劍把一頭青狼給劈成兩半。

「難道……」張逸的腦海中剛有點思緒,一道灰影急撲而來,帶著黑風抓向了張逸的喉嚨。

來不及多想,張逸立馬提劍向著那道灰影砍去。

「鐺!」的一聲傳來,張逸手中的道緣劍抖了幾抖,那灰影倒飛而去,居然沒有被道緣劍給削成兩斷。

張逸定睛看去,看清了那灰影的樣子,原來正是那隻鋼皮惡猿。

雖說那隻鋼皮惡猿沒有被削成兩截,不過也不好哪裡去,那條跟道緣劍硬碰硬的手臂,已然半掛在上面,只剩下一層皮還連著。

「嘎嘎嘎嗷……」鋼皮惡猿對著張逸怒叫了幾聲,在疼痛的衝擊下,鋼皮惡猿那張獸臉更顯得猙獰了幾分。

鋼皮惡猿吼完后,身子一壓繼續彈跳而起,向著張逸抓了過來。

張逸眼色陰冷,一聲不坑的提劍再次砍了上去。

而這次鋼皮惡猿學乖了,不在跟著張逸硬碰硬而是仗著自己的靈活不停的在張逸周邊環跳,在張逸攻擊其它妖物的時候,時不時的偷襲一下,搞的張逸不勝其煩。

在這群妖物潮的最後面的密林處,有兩個人一前一後的站在一起。

這倆人其中一位是一個俊俏無比的少年人,在那俊美的面容上透露著几絲的邪魅和輕蔑。

而另一位則是一個不大的中年人,身穿著一身的道袍,乍一眼看上去顯得正氣凜凜,不過細看一番可以發現這中年人的眉宇之間有著那一分的貪婪俗世。

這倆人一少年一中年並不是雙排並並的站在一起,而是一前一後的站在一起,少年人在前中年人在後。

「哼!」少年人看著那戰局被佛音吵的不勝其煩,開口冷冷說道:「這秀峰寺老尼也是夠有本事的,一套佛經加佛鐘居然能有這等功效。」

站在其身後的中年人聽聞后頓了一頓,抱拳微低著身子,開口說道:「少爺,這老尼固然說本事不小,但我觀這等佛音並不能持續太久,只要過一段時候,必然是我們的勝利!」

「是嗎?」少年人微微轉頭,淡淡的瞄過中年人一眼,語氣透著幾分的不信。

中年人嘴角微抽了一下,原本他就是順著那少年人的話說的,哪想誰知道,這少年人情緒不定,突然給你換了張面容。

這一下那中年人一時間語塞了,只能一臉陪笑的看著少年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道尋緣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道尋緣 道尋緣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八百二十七章 兩個身影

9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