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陳年舊憶

第62章 陳年舊憶

空落落的房間又只剩下陸飛菲一個人,他們剛相識的記憶不受控的鑽入腦海……

那時,她剛踏入娛樂圈,在一個飯局上,遇到了齊渝。

飯局結束后,他說要送她回家。

在這個圈子裡,有些事情,不需要言明。

齊渝一個公子哥兒,提出送她一個小藝人回家,意思再明白不過了。

但她並不想走這條路,於是,她拒絕了他。

齊渝倒也不生氣,只是堅持要送,她擰不過,還是答應了。

到了她家樓下,他卻沒有上去的意思,反而和她說,「你不想走這條路,下次就直接不要來這種局。你不可能每次都像今天這麼好運,遇到我這樣的好人。」

「謝謝。」

「謝就不用了,其實,你挺合我眼緣,要不,你把電話告訴我,改天,你賞個臉,陪我吃飯吧!」

懵懵懂懂間,她給他留了電話。

至那之後,齊渝三天兩頭的約她吃飯,看電影,有時還會給她送花,送禮物,一副正經追求她的架勢。

那時,她年輕,有這樣一位帥氣多金的男人追求,讓她的虛榮心得到極大的滿足。

她的幸運也讓很多同期的藝人嫉妒。

直到有一天,她看見齊渝跟一位非常漂亮,且穿著打扮一看就不俗的女孩,在她劇組附近嬉笑打鬧。

一盆冷水把她幻想的火焰澆滅。

她似乎都能感覺到周圍人嘲笑她自不量力的目光。

可她還是挺直腰走向齊渝,她告訴自己,就算分手,也要有尊嚴。

見她過來,那女孩一邊探頭探腦的打量著她,一邊和齊渝說,「她就是你的新女神?」

「新女神」三個字再次刺激她的神經。

「你這個死丫頭,給我閉嘴!」齊渝似乎知道她已經聽到他們的對話,故作兇相,斥責那女孩,而後,面帶微笑的迎接她,並把早就準備在手裡的玫瑰,遞給她。

她接過玫瑰,禮貌的說,「謝謝。齊先生,今天有事,其實不用來接我的。」

「小姐姐跟你還這麼客氣?你小子不行啊!」那女孩捅了捅齊渝,調笑道。

「一邊玩去!」齊渝驅趕著許雪清,然後向她解釋,「她是我鄰居家的妹妹,她男朋友今天有事,無聊就跟著我過來了。這丫頭沒大沒小,你別在意!」

「你好,小姐姐,我叫許雪清,可不是他妹妹!」女孩大方的伸出手。

「你好,陸飛菲。」她客氣的握了握許雪清的手。

「菲菲,你今天的戲份拍完了?走,我們一起去吃晚飯。」齊渝擠到兩個女人中間,一手摟著一個,準備往前走。

沒料到的是,身邊兩個女人同時把他的手甩開。

許雪清立馬繞開齊渝,跑到她身邊,拉著她,往後退了兩步,「菲菲小姐姐,這個男人如果對你提出什麼過分要求,你可要仔細想想,再做決定!千萬別被他騙了!」

齊渝聞言,就是一腳,向許雪清踹過來,「死丫頭,好心帶你過來,你給我在這兒拆台。」

許雪清反應也快,一下子就跳開,順勢躲在她身後,大喊道,「你看,你看,這個人!不僅當著你的面跟別的女人勾肩搭背,還有暴力傾向!小姐姐,你可一定要看清他的真面目啊!」

齊渝連忙收力,奈何剛剛用力過猛,一時收不住,雖然沒踢到她,卻重心不穩的撲向她。

她是想躲的,卻被身後的許雪清拉著,最後只能雙手抱頭,保護好自己的臉。

接著,就感覺到,她被齊渝撲倒了。

而作為罪魁禍首的許雪清,則站在一邊,忍不住的大笑起來,「哈哈……齊渝,你今天能抱上美人,是不是要感謝本姑娘?本姑娘可是很有眼力見兒,就不打擾兩位了!」然後,她就蹦蹦跳跳的跑掉了。

「死丫頭!你給我等著!」齊渝慌忙從她身上彈開,對著許雪清的背影,怒喊道。

在不遠處觀望這邊的人,見他們紛紛摔倒,也連忙跑過來,至於,是想繼續近距離看熱鬧,還是真好心想扶他們,就不得而知了。

齊渝惱怒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浮灰,盡量平復好情緒,推開身邊噓寒問暖的人群,「菲菲,你沒事吧?」

對於這場無妄之災,她是憋了一肚子氣。更別提剛剛摔倒,好像扭了腳,疼得要命。

於是,她也顧不著齊渝是什麼身份了,狠狠瞪了他一眼,「沒事,不勞齊少費心了。」

齊渝也知道自己理虧,討好的說,「今天的事,對不起!我保證不會再讓那死丫頭,出現在你眼前。」

當時,她也知道這是齊渝哄她的鬼話,可她沒想到,他這個鬼話,連一個星期都管不到。

再次見到許雪清,是在一家高檔餐廳的包房裡。

齊渝說要向她介紹他最好的朋友。

她去了之後,就見到許雪清依偎在另一個男人身邊,和他親昵的說著話,一副小女孩姿態。她見她進來,匆匆打了個招呼,注意力便又回到那個男人身上。

那男人自帶生人莫近的氣場,讓人覺得有距離感。

可他對許雪清卻很溫柔,她撒嬌說想吃橙子,他就會立馬拿一個,給她剝好皮,放在她面前。

齊渝跟她介紹,這個男人叫康嵐,是他的好兄弟,也是許雪清的男朋友。

「你好。」康嵐疏離的和她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了。

「你好。」她坐在許雪清的對面。

坐好之後,齊渝一個勁的向許雪清使眼色,可許雪清根本不理他。

「咳咳!」他只能幹咳兩聲引起她的注意。

許雪清抬眼看看齊渝,又看看她,坐直了身子,很真誠的向她說,「對不起,上次見面,是我失禮了!菲菲姐姐,對不起。」

「哦!沒關係!」本來也沒多大點事,既然對方道歉了,而且看樣子,她和齊渝也確實不是那種關係,她也沒必要吃這份乾醋了。

許雪清似乎也有些意外,之後對她的態度很是熱情了些。

之後的很長時間,她都沒再見到許雪清,而她和齊渝的感情,進展的也不是那麼順利。

剛開始,齊渝百般討好她,還為她買了幾個小角色,可時間長了,齊渝似乎對她沒了熱情,到後來,十天半個月,她都見不著他一面。

她雖然不想承認,可她自己知道,她輸了,她已經陷了進去,甚至每天都在盼望著他出現。

她也知道,她不能再這樣過日子,就算要分開,也要把話說明白。

於是,她來到齊渝他們學校,邊找邊打聽,到了齊渝他經常出沒的教學樓。

巧的是,在不遠處,以許雪清為中心,幾個女孩聚在一起有說有笑。

她們沒講多大一會兒,就分開了。

許雪清一個人向教學樓里走去,而剛剛那幾個女生,則迎面向她走來。

擦肩而過時,她聽見那群女孩中有人說道,「她不就仗著家裡有點錢,天天招搖過市,瞧她那狐媚樣,整天圍著她轉,給她獻殷勤的男生有多少?最可氣的是,康嵐和齊渝兩個男神還都護著她!」

「就是,就是!她一個霸著那麼多男人,還不知道用了什麼下賤手段!」

這樣的聲音不斷傳入她的耳朵,在她的腦海里打了個旋,和一些說她的流言蜚語重合。

她不知道怎麼了的,轉過身,大聲喊住那些女生,「站住!」

那群女生像看神經病似的,撇了她一眼,「有病啊?你?」

「你們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把戲,也該耍夠了!」她怒氣沖沖的指著她們,「有本事,當著許雪清的面去把你們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

這邊不小的聲動,引來不少人的側目。

那群女生害怕事情鬧大,於是,將她圍住,一邊推搡著,一邊壓低聲音,惡狠狠的說,「你敢瞎說,小心我……」

「小心什麼啊?」齊渝突然出現在人群里,如天神般把她從人群里拉了出來,護在身後,微笑著說,「美女們,大庭廣眾之下欺負人,太沒品了!」

「齊渝……」那群女生見齊渝來了,連忙慌張的逃開。

齊渝這才回身看向她,關心的問,「你怎麼來了?受傷沒?」

她低著頭,沒看他,當他出現的那一刻,她知道,她非常想他,非常想撲進他的懷裡。

他把她護在身後,她瞬間淚目。

可她不想讓他,看見她的淚水。

「你很久沒聯繫我了,我想來看看,我是不是失寵了。如果是,也想向你要個明白話,我好繼續過以後的日子。」

「你想怎麼過以後的日子?」齊渝聞言,隱含怒氣的問。

「這就跟你沒關係了。」她捏緊了拳頭,她害怕聽他說,他厭倦她了,可她也不可能就這麼沒尊嚴,沒自我的跟他過一輩子。

「陸飛菲!」齊渝咬牙擠出她的名字,「還沒一個女人敢跟我先提分手的!」

那就是說他有很多女人,之後,玩膩了,就分了?果然,許雪清第一次見她,和她說的那些話,也不全是假的!她還在期待和一個公子哥有什麼真的愛情嗎?

「你演的那些瑪麗蘇電視劇,霸道總裁的台詞是不是都是這個?」突然間,她被擁入一個溫暖的懷抱,齊渝磁性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什麼?」她被他這個擁抱弄得有些恍神。

「傻丫頭,我馬上就畢業了,總要想辦法,掙錢養你,是不是?這些天我都在跑創業的事。我想開家經紀公司,你來做我這兒的當家花旦,你想幹什麼,就幹什麼,好不好?」齊渝把頭埋在她的發間,輕昵的說。

她再也忍不住的哭出來,答應道,「好。」

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和齊渝一路走來,齊渝幫她實現了她的夢想,她也和許雪清成了交心的好朋友。

同時,也經歷了不少事情,這些事,讓她變得更加成熟,更加理智。

也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也讓她更加明白齊渝的內心。

他可以寵她,愛她,護她一輩子,前提是,永遠不觸碰他的底線——許雪清。

他願意這樣寵她,愛她,護她的願因,大概也是她真心接受了許雪清,這樣一個在他身邊的特殊存在。

如果那天,她沒有攔下那群說許雪清壞話的女生,等著她的,也許真的就是齊渝的一聲「再見」了。

可惜,許雪清一直毫無保留的愛著康嵐,就算康嵐離開,也沒給他齊渝半點趁虛而入的機會。

她原以為,他們三個會以這種詭異而穩定的關係繼續一直走下去。可,現在看,大概是不可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錯過是最美的回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錯過是最美的回憶目錄 錯過是最美的回憶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2章 陳年舊憶

96.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