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救命之恩!

第78章:救命之恩!

見到了金風庄的人,法空方丈雙手合十,躬身施禮道:「包施主,老衲這廂有禮了。」

那個中年美婦連忙還禮,道:「法空方丈,有勞了。我這次特意謄抄了一本《華嚴經》與一本《晦庵詞》作為燃燈古佛的收禮。」

「包施主有心了,裡面請!」法空一臉的媚笑,閃過身來,比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他們這裡禁止女流之輩進入,那中年美婦就邁過了門檻,向裡面走去。

而她身後的這些人則左顧右盼,生怕周圍有什麼危險,似乎把這中年美婦看得很重。

魏鳴因為方才就在側門處,離正門比較近。所以他雖然不想和金風庄的這些人見面,正想往後退,但還是被發現了。

最先發現他的是二總管,他雖然沒說什麼,但是也拉了拉大總管的袖子,在他耳邊竊竊私語了幾句。

那大總管的表情一下子就變了,連忙把目光看向了魏鳴。

魏鳴這時候想跑也被沒法跑了。

不過他相信,不管他們之間有沒有協議,金風庄這麼多人,總不能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攻擊他這個孩子。

所以魏鳴只能挺直了腰板,回以了一個自信的微笑。

不過大總管似乎沒有那麼和善,他向這個方向走了兩步,想過來跟他說什麼。

這個時候,那個圓臉少女也發現了魏鳴,開口道:「喲,這不是魏小雞嗎?」

魏鳴:「……」

怎麼哪都有你?

跟你很熟嗎?

魏鳴這邊沒有反應,誰知道,她竟然自來熟地過來,拉住了魏鳴的手,道:「上香什麼的沒意思,走,你跟我去別處轉轉。」

魏鳴跟她當然沒熟到那種地步,但是眼看大總管表情不善地向他走過來,他覺得在這兒待著也挺危險的。

既然有了這個理由,他連忙點了點頭,然後跟病人的家屬們交代了一句,就跟那圓臉少女一起混入了人群之中。

大總管和二總管對視了一眼,沒有跟來,一起嘆了口氣,然後就進入了寺廟當中。

魏鳴這邊跟著那圓臉少女走了一段,有些不好意思,道:「姑娘,我們……」

那圓臉少女見自己一直拉著魏鳴的手,這才反應過來,連忙鬆開,哈哈笑了兩聲,道:「什麼你們我們,我剛救了你的命,你知道嗎?」

「哦?何以見得?」魏鳴可不絕的自己有多危險。

「那我問你,你是不是就是最近鬧得滿城風雨的魏神醫啊?」圓臉少女問道。

「你要說魏神醫的話,可以是我,也可以是我爹。」魏鳴回道,「但是最近的這些病例,應該都是我治好的。但是我可沒有鬧得滿城風雨。」

「那就是你嘍!」圓臉少女道,「我雖然不管事兒,但是也總聽大管家和二管家他們商量,說莊裡有好多事情都被你給攪黃了,氣得夠嗆,要找你算賬呢。」

「他們之前似乎已經找過我了。」魏鳴道。

「找過你的,恐怕只是些小魚小蝦吧?」圓臉少女道,「我今天還聽大管家說找的人不合適,要親自出手對付你呢!如果碰不到你也就罷了,今天既然碰到了,剛才要不是我出面,他貼近了給你一掌,明面上看不出來,用不了幾天你就得吐血而亡。」

被她這麼一說,魏鳴只感覺後背直冒涼氣。

他一直以為雙方已經達成了協議,沒想到他們還是處心積慮地想要除掉自己。

魏鳴對那圓臉少女一躬到地:「多謝姑娘救命之恩!」

「你也不要姑娘長姑娘短的了,」圓臉少女道,「我有名字的,我叫萍兒。」

「萍兒……」魏鳴重複了一遍,「好名字!」

「哪裡好了?」萍兒卻刨根問底地道。

魏鳴:「……」

我就是跟你客氣客氣,你這麼認真幹什麼?

按道理說,他應該是搜腸刮肚找一些帶「萍」字的詩詞,來誇她,但是魏鳴肚子里墨水並沒有那麼多,一緊張更是想不起來了。

他卡了半天,只能道:「就是很簡單,好聽,不做作。具體哪裡好我也說不上來。」

他這麼一說,反倒把萍兒逗笑了。

「你這還叫不會說?」萍兒道,「你雖然讀書不多,不會像別人那樣引經據典,但是你說出的話來,別有一番道理。我就算原本不喜歡這名字,被你一說,都有點喜歡了。」

魏鳴:「!!!」

哪有道理了?

你分明還是喜歡的吧?

那可是你自己的名字啊!

不過名字這種事兒,沒有必要那麼認真。

我叫「小雞」我說啥了?

魏鳴覺得對方雖然也是一個孩子,但是心智卻很成熟,要比這個活了兩輩子的人在感情上還要明白得多。

她這根本就是在勾著魏鳴誇自己,然後再給魏鳴以贊同,以此來反誇魏鳴。

話題很容易打開,幾句話說下來,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就融洽了許多。

不過魏鳴也不是啥也不懂,他明面上掏了掏兜,暗中從系統里掏了一顆大白免奶糖出來,交給了萍兒道:「這是別人從外地帶來的糖果,你嘗嘗?」

「什麼地方做的?我怎麼沒見過?」萍兒也沒多想,直接剝開了糖紙,扔進了嘴裡。

廢話,這東西你上哪見去。

很快,萍兒的表情上就浮現出了幸福的微笑,眼睛都變成了星星:「真好吃!你從哪弄的?」

「呃……說是叫滬城?」魏鳴只能胡謅,「小地方,你打聽也打聽不到的。」

然後他又抓了一把能有十來顆出來,塞進了萍兒的手裡,道:「你喜歡吃,就都給你!」

「這合適嗎?」萍兒覺得這糖果簡直就是世上最難得的美味,魏鳴這就算是忍痛割愛。

「有什麼不合適的。」魏鳴笑道,「非得收你點錢才合適嗎?那你剛才救了我,我得賠你多少錢?」

「哈哈,你在這兒等我呢。」萍兒笑了,「那我這次救你豈不算是白救了?不行,看起來我以後得多給你製造點麻煩,然後救你出來,換你的糖吃。」

魏鳴知道她是在開玩笑,聽了之後也是哈哈大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8章:救命之恩!

8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