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天橋的把式!

第77章:天橋的把式!

隨後就有幾個小和尚抬了一口油鍋過來,下面支上柴,倒上油,燒了起來。

那大和尚示意鼓樂以及後面敲木魚的和尚全都安靜下來。

隨後,他又示意台下的人安靜一點。

這畢竟是沒有麥克風的年代,純靠肉嗓子,他還真喊不過下面的這些人。

不過他在人群之中還是很有威信的,大家很快就安靜了下來,目不轉睛地盯著他。

「這就是法空方丈。」病人的妻子告訴魏鳴道。

魏鳴點了點頭。

沒過多長時間,那口鍋里的油就咕嘟咕嘟地開始冒泡了,並且冒出了青煙。

這是開鍋了?

「抓天鬼!」法空喊了一聲。

然後他比比劃劃地練了一趟拳,一伸手,手裡突然多出來了一塊黃色的骨頭。

「抓住了!」他又喊道,「油炸天鬼!」

說完,他直接把那塊骨頭按進了油鍋之中。

那塊黃色的骨頭立刻發出了吱吱的響聲,但是他的一雙手在油鍋當中,臉上卻沒有任何的表情!

他用雙手在油鍋當中攪和了一會,一直到那根「鬼骨頭」再也沒了聲息,他這才把雙手抬了起來,給大家展示了一下。

毫髮無傷!

下面的人立刻發出了一陣驚呼,然後鼓起了掌來。

隨後法空又是練了一套拳,亮了個相,然後拿出一張白紙出來。

那白紙上面什麼都沒有。

他拿著白紙在台上左右舞動了兩圈,突然好像抓住了什麼,喊了一聲:「抓人鬼!」

這時候有小徒弟端了一碗水過來。

他吸了一口,然後「噗」地一聲噴在了紙上,那紙上立刻出現了一個血淋淋的鬼影。

下面的人又是一陣驚呼。

然後法空雙手一用力,喊了一聲「手撕鬼子!」,然後將那紙扯成了兩半。

那隻鬼影子自然也就跟著身首異處了。

法空將那兩張廢紙隨手扔進了旁邊油鍋下的爐灶當中,騰起了一團火焰,隨後化作了飛灰。

這時候,法空將剛才喝水的那隻瓷碗接了過來,平著給大家展示了一下,然後突然立了起來。

只見那碗里畫著一個面目猙獰的小鬼,隨後他大喊一聲:「砸地鬼!」

他立刻將那個瓷碗用力地向下一砸,砸在了檯子之上,那瓷碗頓時變成了一地的碎瓷片。

甚至還有瓷片飛了出來,崩到了人身上,下面的人「哎呦」了一聲,摸了摸,自然是真瓷片無疑。

隨即,法空從地上撿起了幾塊白瓷片,給大家看了看,然後塞進了嘴裡。

「干嚼鬼骨!」

只聽一陣嘎嘣嘎嘣的聲響,他將那幾塊碎瓷片嚼得細碎,然後咽了下去。

下面又是一陣掌聲。

這一套表演完了,法空這才雙手合十,說道:「諸位,天地人三鬼已經被我除了,祝大家平安喜慶,五穀豐登!」

魏鳴在下面看了,也跟著一起鼓起了掌。

真的,自從他搬到大城市之後,已經很多年沒看到這麼精彩的天橋表演了。

魏鳴都打算摸幾枚銅錢扔出去了。

但是法空卻不肯承認這是魔術,他說道:「這便是佛光護體,大道金身。如有什麼疑問,可以過來檢查油鍋和瓷片。想要除災解噩,獲得佛光加持的,還請內院上香。」

見沒人答話,他便轉身下台,回廟中接待香客去了,卻留下了那些道具任人檢查。

魏鳴覺得他這種表演倒是挺活躍氣氛的,就轉頭問道:「走吧,咱們上香去吧。」

病人家屬也表示同意,於是他們就隨著人流向廟門方向前進。

待到得側門,有兩個把門的小和尚,一個手裡拿著一捆香,一個手裡端著一個銀子盤,念念有詞道:「一兩銀子,上香一炷!十兩銀子,高香一炷!」

魏鳴聽了,不由得咋舌。

這也太貴了吧?

魏鳴便道:「我不上香,我就進去看看。」

「不上香,不許進!」那和尚說道。

「那什麼,我自己帶香了。」魏鳴又道。

「寺小緣淺,外香莫入!」那和尚又道。

魏鳴頓時就有些生氣,道:「不入就不入。」

他感覺自己心態都有些崩了。

想到了平日里系統對他的教導,他深吸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心情。

病人的家屬道:「魏神醫,我們是來燒香還願的。既然法空方丈這麼神,我們還是一人買一炷香進去燒一下吧。」

「要去你們去吧。我可不去。」魏鳴道,「我又不信佛,看看熱鬧也就行了,一會兒我自己就下山了。」

「你不要擔心錢。」病人的妻子道,「我替你出了!上柱香對你有好處!」

然後她就拿出了包來,先是掂了一下銀子,然後就開始數銅板。

「不用不用,你們說什麼我也不進。」魏鳴道,「我這就下山去了。」

病人的妻子還依然在勸他,其他人也開始對魏鳴說項,並且強調了剛才法空的表演,說他是有真本事的。

魏鳴雖然沒他們人多,但是卻也堅持不進去。

開玩笑!

你知道一兩銀子有多難掙嗎?

不只是這一家,還有許多其他人,穿衣打扮要比這家貧寒許多,但是似乎已經陷入了狂熱,竟然也買香入內。

這些錢,他們可能攢了幾個月,甚至大半年。

你說他們如果真是有病,找魏神醫看看多好?

魏鳴正在賭氣呢,下面過來有人喊道:「讓開了讓開了!金風庄莊主前來上香了!」

金風庄的排場有多大,不只是有人喊,還有人敲鑼。

這些鄉親們大多都是平谷縣人士,都要受金風庄的影響,所以很自然地讓開了一條道。

正面,善寧寺也是寺門打開,剛剛回寺的法空方丈親自出門進行迎接,表示對本地大地主的歡迎。

很快,一群人走了上來,其中魏鳴最熟悉的,還要說是金風庄的二總管。

而走在他前面的,和他穿同款制服的一個高大老者,無疑就是金風庄的大總管。

而在他們前面的,還有一個中年美婦,她的容貌倒是未必有多美,但是自帶一種讓人仰視的光暈,而且身上帶著一股熟悉的香味。

在她的旁邊,跟著一個十歲出頭的小男孩以及那個兩次向魏鳴買玉米面的圓臉少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77章:天橋的把式!

8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