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藥到病除!

第44章:藥到病除!

魏鳴家沒有多餘的地方。

雖然說老魏頭沒在,但是老魏頭身為一個白駝山莊的棄徒,誰知道屋子裡還藏了什麼有毒的東西?

於是魏鳴便介紹他們去找楊村長幫忙。

本來鄰里鄉親的,應該多幫忙,但是楊村長聽說這倆人是來找老魏頭看病的,心裡就覺得他們是倒霉催的,找誰看病不好,非得找他?

生怕他們死在自己家裡。

於是楊村長雖然家裡也有空地方,但是還是推說沒有辦法,不讓他們在這兒住。

魏鳴沒有辦法,又托李二牛求情,想在王寡婦家找一個地方。

沒想到王寡婦還真同意了。

她家的長工、佃戶走了之後,空了不少房間出來。

李二牛得到了許可,便給他們安頓了下來。

魏鳴每天早晚,定時給他們送來一碗熬得稀溜溜的「神仙粥」。

也是這人命大,幾天的工夫,還真痊癒了。

體溫降下來了,咳嗽也停了,除了還有點虛弱,整個人看起來就跟正常人一樣!

他哥哥感動的眼淚之流,拉著弟弟一起給魏鳴跪下,高呼:「真是神醫啊!華佗再世啊!」

看到他們激動的樣子,魏鳴連忙把他們扶了起來,道:「兩位不必客氣,我們看病也不是白看,是要收錢的……」

兄弟倆:「!!!」

當然,在他們心中,命可比什麼都值錢。

既然弟弟的病已經被治好了,當哥哥的立刻把自己的包裹打開,把裡面的錢全都拿了出來,交給了魏鳴。

雖然都是零散的錢,沒有串起來,但是看起來也能有將近一弔。

本以為魏鳴應該是醫者仁心,不在乎身外之物的。

誰知道魏鳴覺得自己這次確實是幫上忙了,對收錢毫無羞愧之心,竟然蹲了下來,一枚一枚地將那些錢數了一遍。

「不怎麼夠數兒啊。」魏鳴說道,「最低配的神仙粥也要一百文一碗,他一共喝了十四碗,且不說我的辛苦費,這成本錢也得一弔四啊。」

兄弟倆:「!!!」

魏鳴見他們兩個不想給,便展現出了他優秀的口才,將他們兩個辯駁得啞口無言,還收穫了一次白色抽獎機會。

確實,魏鳴又幫忙看病,又幫他們聯繫房子的,確實救了他弟弟一條性命,給多少錢也不嫌多。

最後那個當哥的沒有辦法,把隨身的行李連包袱皮在內全都留下了。

他雖然走的時候,嘴裡還說著感謝的話,但是看起來已經沒有一絲真誠了,怕不是在心裡已經開始罵娘了。

其實魏鳴倒也不是真的有多貪財,他留人家的包袱皮也沒有用處。

反正是系統兌換的藥物,免費都沒問題。

但是他在這幾天的時間裡突然想明白了。

他必須給自己塑造一個貪財、刻薄、不近人情的形象,否則將後患無窮。

因為他並不會真的醫術,連把脈、開藥都不會。

如果隨便什麼人都來找他看病,他不就露餡了嗎?

如果病人只是得了普通的疾病,那麼其他的醫生也能看。

而這個時代缺醫少葯的,普通人的壽命都不長,一般也活不到得癌症的歲數。

所以這個年代的絕症,還真大多是因為缺乏抗生素導致的炎症或感染。

魏鳴的抗生素也只能治療這樣的疾病。

所以他必須給自己立一個既貪財,又不講情面的人設,才能將普通的病人隔絕出去。

那些普通的病人,即使是真窮,也得讓他們去求其他的大夫。

因為魏鳴真看不了啊……

話說「殺人神醫」平一指,「閻王敵」薛慕華,「蝶谷醫仙」胡青牛,不也都有些怪癖嗎?

以後我就叫「貪財神醫」魏小雞好了!

魏鳴這些天來仔細地研讀了一下《養雞技術大全》裡面關於抗生素的介紹。

可惜那些葯都是給雞用的,追求成本,非常的便宜,跟給人用的不太一樣。

魏鳴只能挑自己聽過的,針對不同的病症,又挑了幾樣兌換出來,按比例和到面里,又加了些苞米面進去,揉成了一粒粒淡金色的小藥丸,放在太陽下晒乾,取名「神仙丸」。

以後有了病人,他總不能每次都給人家熬粥吧?

如果真是需要抗生素的病人,那就直接給他些神仙丸好了!

魏鳴總共做了一千粒的神仙丸,每十粒用紙包成包,打算賣一吊錢。

這麼算下來,這些葯便值一百吊,相當於一百兩銀子。

而魏鳴只用了四次白色抽獎機會而已,合每個抽獎機會二十五兩。

一袋子苞米面,才能賣三百五十文而已。

這麼一想,這可比賣苞米面省原料多了。

當然,他這些葯想要賣掉,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不像苞米面一樣,到金風庄有多少賣多少。

但是只要一兩個月治好一個,生活便有著落了。

魏鳴感覺即使沒有老魏頭搶歐陽達的那些錢,他自己的生活也在越變越好。

又過了幾天安生的日子,便是八月十五了。

這天不但是金風庄大集,還是中秋佳節。

魏鳴覺得老魏頭也該回來了。

往常他們沒錢,也就不慶祝了,吃個白面饃饃,看看月亮也就不錯了。

但是現在魏鳴有錢了,當然得好好過一下。

魏鳴把自己家裡那幾隻下蛋的大雞裝進雞籠,連同攢下的雞蛋,讓李二牛和張鐵柱幫忙,一起抬到金風庄去賣。

他們兩個成天上魏鳴這裡蹭飯來,現在對魏鳴言聽計從。

魏鳴家裡只留下了那隻打鳴的大公雞、大花,以及兩隻已經不能下蛋了的老雞。

他準備晚上宰一隻老雞,燉了,給老魏頭補補身子。

不知道二總管在忙些什麼,他這一次又沒有露面,還是上一次那個圓臉的丫頭出來購買的苞米面。

和上次一樣,苞米面全收,其他的東西行價收。

看到魏鳴拿了這麼多隻雞來,她連眉頭都沒皺一下,就全收了。

魏鳴因為兌換了抗生素,所以也沒有太多的抽獎機會,這一次的苞米面還是只有三袋。

這也在那丫頭的意料之中,只不過眼見著已經到秋收時節了,魏鳴那裡還是沒有新鮮的玉米棒,她感到有些惋惜。

「別說玉米棒了,下次連玉米面都沒有了。」魏鳴暗道,「以後我進城了,就不來這裡了。」

不過他一個農民,走不走跟人家金風莊裡的人沒什麼關係,自然更談不上離別之情。

賣完了東西,魏鳴感到一身的輕鬆,在集市上四處逛逛,想買些好吃的回家。

他發現卻有人在他背後竊竊私語。

「喂,說什麼呢?」魏鳴耳朵尖,直接就過去問了。

他不怕別人在他背後說閑話,他就怕老魏頭又惹出什麼事端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章:藥到病除!

4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