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誰是魏神醫?

第43章:誰是魏神醫?

魏鳴發現自己有點高估自己了,他並不是什麼武學天才。

他之所以修鍊《雞鳴功》修鍊得飛快,完全是因為有金蛋加持。

因為《驚蛇功》是輕功,不是內功,不受金蛋的影響,所以他修鍊起來進境就非常的緩慢了。

魏鳴以為自己已經了解了《驚蛇功》的運行方式,但是實際上還差得遠呢。

腦子告訴他可以了,但是他的兩條腿卻表示做不到。

他一運起功來,稍不注意就會左腳踩右腳,把自己摔倒。

別說是抓兔子了,就連用正常速度行動都做不到。

魏鳴這下可有的練了。

那兔子也是機警,根本就不讓魏鳴靠近。

看樣子它也嚇壞了,魏鳴玩的是飯,它玩的可是命啊!

魏鳴足足練了有一個小時,連根兔子毛都沒摸到,更別說晚上煮湯了。

不過這也堅定了魏鳴的信心。

這麼詭異的一門輕功,他自己都走不明白,更別說敵人了!

一直到李二牛和張鐵柱來找他吃飯,魏鳴這才在他們的幫助下把那隻兔子抓了回來。

魏鳴的腿都軟了。

接下來幾天,魏鳴的生活軌跡又恢復到了正常狀態。

除了打雞菜、做飯的時間,基本都用來練功了。

魏鳴的韌性很好,修鍊的也很刻苦,雖然他在練武方面天賦一般,但是在日漸精深的內力的加持下,他終於能穩定地用《驚蛇功》行走了。

當然,這距離他抓到兔子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這一天,魏鳴的家裡突然來人了,這讓魏鳴感到非常的詫異。

他家平時很少來人,雞蛋除了自家吃的,都留到金風庄的大集上去賣了。

「你好,要買雞蛋還是成雞?」魏鳴問道,「雞蛋有今天新下的,兩文錢一枚。」

「我們不買雞蛋。」來人是陌生臉孔,不是甜水井村的人。

聽到這兒,魏鳴心裡「咯噔」一聲。

不會是老魏頭又在外面惹什麼事兒了吧?

「我們是來找魏神醫的。」那人說道。

「魏神醫……」魏鳴對這個稱呼非常的陌生,一時想不起他指的是誰,「你們是不是找錯門了?」

「這裡,不是魏宇東的家嗎?」來人問道。

「是他的家啊,但是我爹現在沒在。」魏鳴問道,「怎麼,出什麼事兒了嗎?」

他還是頭回聽見有人管魏宇東叫神醫。

「我們是善寧村來的。」那人說道,「聽說魏神醫治療肺癆很有辦法,我表弟得了急病,特意遠道來的。他不在家,這可怎麼辦啊?」

「肺癆?」魏鳴也不知道是誰宣傳的,怎麼這麼不負責任。

肺癆在古代是絕症,主要是因為缺乏有效的抗生素,光靠草藥是沒辦法治癒的。

老魏頭可以憑著他的《腐蠅功》將病人體內的毒吸出來,慢慢化掉,然後再用補身體的藥劑慢慢地調理回來。

這一手魏鳴可做不到。

「病人來了嗎?」魏鳴問道。

「來了,就在門外。」那人說道,「您來跟我看看。」

魏鳴跟著出來,就看見一個人蹲在門口。

只見他面色發紅,身體發熱,呼吸急促,咳嗽聲中帶有空洞的聲音,但是痰卻不是太多。

魏鳴也不敢肯定他是得了肺結核還是普通的急性肺炎,於是魏鳴便道:「看癥狀確實像是肺癆,可惜我爹不在家,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請了,他們都說看不了。」那人說道,「我這也是聽人家說的,魏神醫有獨門方法,把大槐樹村韓大戶的夫人都治好了!」

誰這麼嘴欠?

韓夫人那是治好了嗎?

韓夫人都被葯死了!

不過在韓夫人被韓大戶毒死之前,病情確實有所好轉。

或許是哪個路過的,只知道韓夫人病情好轉,卻不知道她被殺的案件,道聽途說才傳到了善寧村去。

「您父親什麼時候能回來啊?」那人又問道。

「那我可說不準。」魏鳴道,「他去七俠鎮做買賣去了,少了十天半個月,多了三五個月都有可能。」

「到那時候,我弟弟不就死了嘛!」那人明顯很著急,「果然誰都救不了我弟弟了嗎?」

看他那麼難受,魏鳴也有點心軟。

其實他也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魏鳴有抗生素。

在《養雞技術大全》裡面,描述過防病、治病的方法,那便是在飼料裡面摻上多種抗生素。

苞米面都能兌換,抗生素又有什麼問題?

魏鳴之所以遲遲不敢說,是因為他不知道這個世界的醫患矛盾緊不緊張。

於是魏鳴試探道:「我爹走之前,倒是留下了一些治病的藥劑。你們可以讓我試試,如果治好了,咱們再來談診金的事兒也不遲。但若是治不好,病情可能會更加嚴重,甚至死亡。」

一聽說治不好還有可能死人,那個人明顯就猶豫了。

但是那弟弟卻道:「哥,如果不治,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成天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簡直就是個廢人。讓他治吧,治不好我也不想活著了。」

他這麼一說,哥倆抱在一起放聲大哭。

魏鳴在旁邊也不好說什麼。

話說你們倆就不能往好處想想,這不是還有治好的機會嘛!

那兄弟倆哭夠了,最後還是下定了決心:「治!那就有請大夫了。」

魏鳴點了點頭,進屋去了。

他用一次白色的抽獎機會,從系統里兌換了一份阿莫西林出來。

阿莫西林是口服的半合成青霉素,算是範圍非常廣的一種廣譜抗菌葯了。

嗯,系統對於這種養雞用的東西果然非常的慷慨。

魏鳴上輩子在藥店買葯的時候,買到的都是一小盒,裡面頂多是兩板。

但是這餵雞的藥物,直接就給了一包藥粉,雖然比裝苞米面的袋子小上許多,但是也能有一公斤了吧。

魏鳴仔細看了看書,每公斤體重服用35-50毫克,那男子也就一百多斤,算下來一次有個一兩克就足夠了。

這一袋子藥粉,怕是夠他用十輩子的了。

當然,魏鳴也不能直接拿藥粉直接餵給他,倒在水裡看著也不像是那麼回事兒。

於是魏鳴便盛了半碗早上剩下雜糧豆粥,把葯放了進去,端給那個病人。

他哥哥在旁邊看了,連聲讚歎:「對對對,神醫當初熬的就是這個神仙粥!」

這都誰給起的名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章:誰是魏神醫?

4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