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這種事情也需要反駁的嗎?

第4章:這種事情也需要反駁的嗎?

魏鳴打雞菜還是熟門熟路的,沒用多長時間,他就裝了滿滿的一大籃子,還找到了不少的草籽,開開心心地回家了。

回到家中,他將雞菜分成了兩份,少的一份倒進了窖里,加了些豆渣,用來漚白蟲,多的一份則切得碎碎的,混上草籽和野豌豆,以及之前漚出來的白蟲,做成了古代版的雞飼料。

白蟲其實就是蛆,聽著噁心,但是雞可不在乎。在飼料里沒有糧食的情況下,就靠這東西提供能量了。

老魏頭似乎有特殊的配方,他窖里漚出來的白蟲又大又肥,一斤菜能出半斤蟲。這是他家能養雞賣蛋,而別人家卻不行的原因之一。

那飼料一灑在雞舍當中,那些雞全都一窩蜂似的跑了出來,你爭我奪地不停啄食。

魏鳴趁此機會,就挨個窩地摸了一圈。

運氣不錯,今天有八隻母雞產了蛋。

他對著陽光照了照,將帶種的三枚放了回去,讓母雞自行孵化。

每一隻新孵出來的小雞,都可能成為他家生存的本錢。

雖然養雞技術大全上介紹了人工孵化的手藝,但是現在的魏鳴還不具備這樣的條件。

剩下的五枚無種蛋,他和之前儲備的雞蛋放在了一起。

魏鳴數了數,只有四十九枚。

記憶中,在金風庄大集上,雞蛋能賣到兩文錢一個,而老魏家吃白蟲的雞下出來的蛋,很受莊裡人的歡迎,應該不愁賣。

四十九個,便是九十八文。

豬五花大約二十文一斤,白面七文錢一斤,鹽二十文一罐,醋七文錢一壺,醬油六文錢一壺。

按計劃,買兩斤豬肉,五斤白面,便是七十五文錢。

再買上半罐鹽,一壺醋,一壺醬油,剛好是九十八文錢,回來足夠包一頓餃子的了。

魏鳴只盼著明天母雞們能給點力,多下幾個蛋,那他就有餘錢給老魏頭打上一角他最愛的莫家小燒了。

他們之前的日子都是這麼過來的,平時賣雞蛋的錢,都用來買雜糧了,只有過年和魏鳴生日的時候,才敢這麼奢侈一回。

就連老魏頭自己的生日,他都不捨得吃肉,擀點麵條,卧個雞蛋,就算是難得的享受了。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魏鳴有了苞米面。

這東西好不好吃另說,好歹也是個新鮮的物件,相信一定可以賣上個好價錢。

如果可以,魏鳴想給老魏頭買點羊肉補補身子。

不過在吃到羊肉之前,魏鳴的午餐和早餐一樣,還是只有一碗熬到黏稠的雜糧豆粥,配上一條自家腌的蘿蔔鹹菜。

早上吃的時候,魏鳴覺得清粥小菜非常的清爽,但是中午的時候,若還是吃這個,正在長身體的他,可就有些受不了了。

他盯著窩裡大大小小的土雞直流口水,但是卻不敢開口。

記憶里,這些雞就是他家的謀生工具,想吃雞,非得挨老魏頭一頓胖揍不可。

嗯,吃雞蛋也不行。

因為明天就要出發了,那時候可沒有塑料袋,所以魏鳴需要用乾草編成小網兜將雞蛋挨個包好,然後系成一串。

這種手藝,上輩子的魏鳴是想都不敢想的,但是這輩子的魏鳴,每個月都得干幾次,已經養成了肌肉記憶。

用不了幾分鐘,他就能編出一個完美的乾草網兜。

做這些網兜,他用了將近三個小時,平均下來,做每個也就三分半多一點的時間。

不過他等這活兒做完,他肚子里的豆粥早就消化沒了。

老魏頭雖然捨不得讓魏鳴吃雞,倒是有一點好,除了必須乾的活計,他並不干涉魏鳴的自由。

魏鳴幹完了活兒,便沒事兒了,可以出去自由行動,只要晚上記得回來就行。

當然,如果不想回來也沒關係,只不過他晚上的那碗豆粥,老魏頭就要替他享用了。

「真是的……」腸胃空虛的魏鳴在街上閑逛,想看看有沒有啥吃的。

甜水井村總共就那麼十幾戶人家,生活條件也都一般。老魏家頓頓都能吃上豆粥、鹹菜,已經算是很不錯的了。

「說好的武俠世界呢?都這麼長時間了,也沒看見一個大俠過來劫富濟貧。」魏鳴抱怨道,隨即又感嘆了起來,「這個時候,若是能有個杠精過來跟我聊聊天該多好啊!」

他現在抽獎上癮,誰知道獎池裡面有沒有醬肘子?

眼看要入秋了,村裡的人這個時候基本都在自家的地里忙活,街上根本看不見人。

魏鳴覺得無聊,便準備回家躺著去,起碼躺著不容易餓。

這時候他隱隱約約地就聽到了一陣哭聲。

魏鳴望了望四周,發現自己又來到了王寡婦的家門口。

王大戶老來得子,就憨娃這麼一個兒子。

魏鳴腦中浮現了一個關於憨娃的記憶碎片。

王大戶家境殷實,總想讓兒子出人頭地,於是便從七俠鎮上請了個先生回來教書。

教書先生姓孔,據說是聖人後代,曾給前任知縣當過師爺。

不過他能耐再大,也教不明白憨娃。

憨娃名副其實,腦子確實不怎麼好,這都學了快兩年了,三字經還背不下來。

為這事兒,王寡婦沒少打他。

這個時候從院子里傳來的哭聲,除了王寡婦打兒子,沒有別的可能。

魏鳴苦笑一聲便準備走了,他哪有閑心笑別人啊?

憨娃再傻,也是地主家的傻兒子,頓頓都能吃上白面饅頭,而自己卻只有豆粥。

他剛走沒幾步,就聽見王寡婦家的院門開了。

魏鳴便放緩了腳步。

他不知道是不是王寡婦又出來「串門」了。如果是,說不定他們還可以再杠一下。

但是這次出來的不是王寡婦,而是孔先生。

孔先生背後打著包袱,手裡拿著油紙傘,看樣子像是要出遠門的樣子。

魏鳴便回身跟他打了個招呼,道:「孔先生,出遠門啊?」

孔先生搖了搖頭,道:「回七俠鎮了,不回來了!」

魏鳴愣了一下:整個村子,就這麼一個文化人,還要走了?

於是他便開口勸道:「這不年不節的,怎麼走得這麼匆忙啊?」

「唉,我也捨不得走啊,」孔先生道,「實在是我才疏學淺,教不會憨娃,留下也只能誤人子弟。再這麼下去,我怕耽誤了他的前程啊!」

魏鳴本以為這只是孔先生的一句謙辭,因為全村的人都知道憨娃的腦子不聰明。

但是系統突然提示他:「發現一個綠色杠精,是否進行反駁?」

魏鳴:「!!!」

怎麼這種事情還需要反駁的嗎?

而且還是綠色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章:這種事情也需要反駁的嗎?

4.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