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一言不合就出題?

第5章:一言不合就出題?

魏鳴仔細端詳了一下孔先生。

果然,現在的孔先生和其他人不一樣,他的身體周圍有一圈淡淡的綠線將他身體的邊框標識了出來。

確實是個綠色的杠精!

果然文化人就是不一樣,口才要比鄉野村夫強得多。

魏鳴心裡暗道:「他這麼急著走,別是家裡大嫂子出了什麼事兒吧……」

反正反駁失敗也沒有什麼懲罰,只不過就是損失一次機會罷了。

魏鳴還是第一次碰見綠色的杠精,當然要試著反駁一下!

這一次,左側的詞條有三個:一,憨娃是個聰明的孩子;二,孔先生才疏學淺;三,教不會是因為孔先生的教育方法不對。

在右邊則多了關於憨娃、孔先生以及李二牛的記憶碎片。

不過可能因為是綠色杠精的原因,魏鳴的思考時間竟然從一分鐘提升到了十分鐘!

魏鳴覺得這一次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他先複習了一下已有的記憶碎片。

實際上,雖然是鄰里鄉親,但是他跟王大戶一家並不是特別親近。

因為是獨子,所以王寡婦對憨娃的保護非常嚴格,很少讓他出來走動,也不讓他跟魏小雞、李二牛、張鐵柱這些「壞」孩子玩。

孔老師也是一個飽學之士,自帶一股威嚴,平常不怎麼出來走動,只在路過碰面的時候簡單地聊過幾次而已。

所以魏鳴對憨娃和孔老師的記憶全都是基於印象和其他村人的傳言,並沒有實際證據。

果然,綠色的杠精沒有那麼好對付啊!

最好攻克的,還是第二個詞條。

孔先生就算水平再差,也是村裡最有文化的人。

魏鳴又仔細地回憶了一下他們以往的對話,然後選擇了作答。

「孔先生,您剛才說的那個『柴叔血淺』……柴叔是哪個村的?怎麼流血了?」魏鳴故意問道。

「哈哈,」孔先生被魏鳴逗笑了,「我說的不是那個柴叔,也沒出流血。那是一句成語,說我水平有限。」

「哦!」魏鳴點頭道,「還是您有文化,您說的這種成語,我們就說不上來。」

很明顯,孔先生被魏鳴一個馬屁拍得有點動搖了,但是這還不足以破碎那個詞條。

魏鳴繼續道:「不只是成語,您平時還滿口聖賢之言,我記得上次還聽您說什麼,學兒子約什麼……」

聽魏鳴越說越離譜了,孔先生正色道:「不是學兒子,而是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

「對對對!不亦說乎!」魏鳴笑道,「還有一句差不多的,學而優怎麼的來著。」

「學而優則仕!」孔先生看著魏鳴「弱智」的樣子,嘆了口氣。

他又何嘗不想入仕途?

當初他寒窗苦讀十載,自視甚高,自比卧龍再世。

只可惜屢試不中,人到中年,他也有些灰心。這才在前任知縣手下做了個師爺。

前任知縣對他非常器重,若不是出了那檔子事兒,他何至於淪落到這個窮鄉僻壤來給孩子啟蒙。

「但是您好歹也是個秀才,也是在大老爺身邊工作過的人。」魏鳴說道,「您說的那些話,我們可是一輩子都沒聽過呢。」

聽到了魏鳴的誇讚,孔先生不由得想起了前任知縣臨終前對他的肯定。

「任公,看來這兩年,是我墮落了。」他忽然又重燃了自信。

關於他才疏學淺的詞條便也輕柔地散開了。

魏鳴本來還有一肚子的恭維話可以說,但既然詞條已經被破解了,那也就夠了。

「下面該攻克憨娃那一關了。」魏鳴心裡盤算著。

「其實您教不會憨娃,完全都是憨娃自己的原因。」魏鳴默默地轉移了話題,「他可是我們村裡有名的笨蛋,我們幾個小夥伴平常都不帶他玩。」

其實憨娃不跟他們玩,主要還是王寡婦看的嚴,但反過來說也沒問題。

聽到這裡,孔先生的臉色就是一變,露出了幾分痛苦,忽然道:「十七乘以三十五等於多少?」

魏鳴:「???」

你這咋還一言不合就出題呢?

魏鳴是一個現代人,又沒練過心算。習慣了使用計算器的他,高考結束之後就沒怎麼自己算過數了。

他掰了半天的手指頭,也沒算出來。

「是五百九十五。」孔先生道,「那一百二十八乘以六十三呢?」

魏鳴:「!!!」

你這是要瘋啊?

綠色杠精就可以隨便考別人數學題了嗎?

你不知道把人逼急了,除了數學題,什麼事兒都能做出來嗎?

「是八千零六十四。」孔先生又道。

合著你這是上我這兒炫耀來了?

我不就誇你幾句有學問嗎?

你至於這麼驕傲嗎?

但是《反杠精守則》告訴他,情緒失控會導致反駁失敗。

孔先生這麼秀,一定是有他的道理的。

魏鳴強壓著怒火,讚歎道:「不虧是孔先生,頭腦就是聰明。」

「不,這不是我算出來的。」孔先生苦笑了一聲,道,「我哪有那樣的好本事?」

「難道……」魏鳴有一個不好的預感,「是憨娃?」

「對就是他。」孔先生道,「方才我正在教他背《三字經》,他母親突然進來了。你也知道,王大戶去世之後,賬房、管家都離開了,她便向我請教了這兩道題。我正準備掏算盤,憨娃張口就說出了答案。我用算盤打了兩遍,結果絲毫不差。所以說,憨娃是個天才!教不會他,其實是我的能力問題。」

魏鳴:「!!!」

合著你在這兒等著我呢?

憨娃要有這計算能力,第一條還怎麼反駁了?

難道說憨娃還真是一個天才?

不是說只有紫色杠精才會故意給對手設陷阱嗎?

你這綠色杠精怎麼也會了?

不對!

這裡面一定有什麼沒發現的漏洞!

魏鳴連忙又進入到了思考狀態,將有關的記憶碎片重新梳理了一下。

他確信,無論是在傳聞,還是接觸當中,他都沒有聽說憨娃在算數方面有什麼天賦。

難道……他提前知道了答案?

但是這種事兒又要怎麼證明呢?

隨後,在記憶碎片里,魏鳴瞥見了被自己親手用乾草網兜串成串的土雞蛋。

他頓時被靈感擊中了!

或許我可以嘗試一下!

「那麼孔先生,請問一下。一百八十除以四十九等於多少?」魏鳴問道。

孔先生:「???」

你咋也開始出題了呢?

你們這個村子,是叫做數學村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一言不合就出題?

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