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我爹就是替死鬼?

第29章:我爹就是替死鬼?

沿著土路一直走,走到天徹底放亮了,這才趕到了大槐樹村。

大槐樹村看起來一片荒涼,街上連一個人都沒有。

大槐樹村的規模可要比甜水井村要大得多,號稱平谷縣第一村,有上百戶的人家。

現在是農忙時節,大清早上,一個出來幹活的都沒有,那可不正常。

魏鳴的記憶里,魏小雞曾經來過兩次,有個大概印象,知道他們村長姓朱,是個老頭,跟老魏頭有點交情。

於是魏鳴便直奔朱村長家而去。

敲開了房門,從裡面出來了一個身形傴僂,發色灰白,滿臉皺紋的老者,看年紀能有七十開外,正是朱村長。

但是朱村長年老體衰,記憶力有限,看到面前站著一個頭髮亂糟糟,滿腳都是泥,衣服少了半個袖子,手裡拄著一根拐棍,還帶了一個殘疾小寵物的半大孩子,自然是認不出來了。

「要飯就去別村要吧!」朱村長說道,「我們村裡招了災,誰家也沒有餘糧了。」

魏鳴:「!!!」

你說誰是要飯的呢?

魏鳴連忙解釋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朱村長一聽,當時就老淚縱橫:「孩子啊,你爹殺了人,讓官府給抓起來了!你快去見你爹最後一面吧!」

這咋還要殺頭了呢?

魏鳴連忙勸朱村長節哀,並詢問詳細的情況。

朱村長道:「你爹被我們村的韓大戶請來看病,但醫死了人,被告到了官府。現在官府認定你爹不但是個庸醫,圖財害命,還跟野豬林里的山賊有關,連我們村之前的瘟疫也是他乾的。現在人證物證俱在,要在秋後問斬。」

什麼秋後問斬,這不眼看著就要秋天了嗎?

魏鳴聽了之後,就好像晴天霹靂一樣。

你說他是個庸醫,魏鳴是相信的。

但是他斷然不肯相信老魏頭竟然是野豬林里的山賊,至於什麼殺人、下毒,更是無稽之談!

就算老魏頭是白駝山莊的棄徒,他都已經躲起來了,在甜水井村生活了十幾年,怎麼可能會突然干出這種事兒來?

「他們在哪呢?」魏鳴問道。

老魏頭畢竟是他的養父,站在魏小雞的角度,他也要替老魏頭伸冤!

「就在村東頭的驛站里,你快去吧!去晚了恐怕就見不到他最後一面了。」朱村長說道,「因為是要命的官司,報上去之後,上面來了大人物複查,等案情確定了,就要帶走了。」

聽朱村長說得很凄慘,魏鳴的心裡就更著急了。

他快步地向著村東頭的驛站走去。

走出了幾步,老黃忽然開口說道:「這老頭跟你爹什麼關係?你爹要問斬了,他怎麼哭得那麼傷心?」

魏鳴仔細地回憶了一下,甚至去查詢了一下記憶碎片。

他前兩次來時因為年代久遠,沒有多少朱村長的畫面,老魏頭也只是在日常的聊天中提過幾句朱村長的名字。

魏鳴知道他們兩個之間有交情,但是卻應該沒到那麼深的程度。

如果說老魏頭真的是在大槐樹村傳播瘟疫的人,又是在野豬林攔路的劫匪,那麼現在官府抓到了他這個人,作為大槐樹村的村長,不應該特別高興,敲鑼打鼓才對嗎?

但是魏鳴這時候也沒法回去詢問。

魏鳴這時候突然想起來了從鴿子腿上拆下來的那張字條,上面寫著「已有替罪羊」。

現在看來,老魏頭分明就是那個替罪羊啊!

難道說,朱村長知道誰才是真正的兇手,但是他卻得罪不起,所以才替老魏頭鳴不平的?

如果能找到那封信是誰郵寄出來的,不就能找到真兇了嗎?

魏鳴便對老黃說道:「你的鼻子靈,來聞一聞,這村子里哪裡有養鴿子的?」

說著,他便帶著老黃沿路聞了一圈,但是沒有任何發現。

大槐樹村要比甜水井村大得多,而且養雞養豬的也多,干擾的氣味太多。

老黃雖然鼻子很靈,但是她對鴿子的味道卻不熟悉,找不到也是正常的。

魏鳴沿路仔細觀察,甚至連一塊鴿子糞都沒發現。

「算了吧。」魏鳴眼看已經來到了驛站,便將老黃先放到了一個樹蔭底下,「你在這裡等我。」

據說驛站裡面有大人物駐紮,帶著黃鼠狼進去,恐怕不禮貌。

魏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著,雖然說破衣爛衫的,也沒啥好整理的,但是擦擦臉,梳梳頭,換上乾淨的草鞋,還是可以的。

魏鳴剛才就被朱村長認為是個要飯花子,這時候再被大人物小看了可就不好了。

他來到驛站近前,自然就有穿衙役制服的人把他攔住了:「站住!你是幹什麼的?」

「我是魏宇東的兒子。」魏鳴倒不含糊,挺胸抬頭地道,「我來見我父親。」

他這麼一說,倒把那幾個衙役喝住了。

為首的一個笑道:「呵?你排場還挺大啊?你一個死刑犯的兒子,倒比官家的少爺還牛嗶?少見啊!」

「我父親在複查結束之前都不是罪犯。」魏鳴毫不客氣,「你們不讓我見他,難道是想包庇真正的罪犯不成?」

「哪來的小孩兒?說話這麼難聽?」那衙役說道,「上面已經定了,人證、物證俱在,判的秋後問斬。哪有什麼別的罪犯?」

魏鳴見他們說話當中充滿了幸災樂禍,知道閻王好見,小鬼難纏的道理。

他從懷裡摸了摸,拿出了一小串錢出來,足有二百五十文。

他改了一個語氣道:「幾位大哥,就算我爹罪有應得,也得讓我這個當兒子的見上他最後一面不是?這點意思,幾位大哥拿去喝酒?」

「這點小錢,哪夠我們兄弟幾個喝酒的?」那個衙役笑道,根本就不接,「這些錢還是留著給你爹買棺材吧!」

魏鳴心裡氣得直罵娘。

你覺得二百五十文錢少,你知道那是多少個雞蛋嗎?

兩文錢的雞蛋,得賣一百二十五個!

夠他家裡這些母雞下一個半月的!

要不是魏鳴有系統,弄了一些苞米面來,這點錢他還沒有呢!

但是魏鳴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又拿出來了一小串錢,兩串錢合在一起,遞了過去。

「這還差不多。」那衙役掂了掂,「想進去可以,得搜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我爹就是替死鬼?

3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