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名捕鐵手?

第30章:名捕鐵手?

魏鳴沒敢把全部身家帶在身上,他將那一整吊錢藏在了家裡,但是剩餘的三串小錢以及零錢,全都被他帶在了身上。

幾個衙役一擁而上,非常輕易地就將錢搜了出來。

魏鳴氣得都想拔柴刀了。

只可惜,他的柴刀作為兇器,也被衙役們沒收了。

倒是他的彈弓子,因為衙役們沒見過,覺得沒什麼危險,所以沒有管。

「你進去吧。」領頭的衙役說道,「等你出來的時候,刀可以還你。」

但是他並沒有提錢的事兒。

這些衙役都是成年人,身體強壯,雖然未必會什麼高深的武功,但是最起碼也是練過武的。

他們腰間的佩刀也要比魏鳴的柴刀鋒利多了。

魏鳴好漢不吃眼前虧,只能把氣強壓了下去,還道了一聲謝。

「進去看看吧,他在最右邊那間屋子裡。少說話,別惹事!大人們在最左邊的屋子裡,你要是吵到了大人,我把你也抓起來!」領頭的衙役說道。

旁邊幾個衙役跟著笑了起來,看來他們對魏鳴的「貢獻」很滿意,等這個案子完事兒了,就要回去喝酒了。

魏鳴仔細地看了看他們幾個的臉,把他們的形象牢牢地化作了記憶碎片。

他在心裡暗暗地道:「你們幾個等著,等我這件事兒完了,一定會把我的賬討回來!」

魏鳴沒再多說,徑自向驛站裡面走去。

最右邊的那間屋子門沒鎖,裡面押的正是老魏頭。

老魏頭此時帶著頭枷,雙腳帶著鐐銬,還被拴在了旁邊的床腿上。

他縱使有絕世武功,恐怕也很難在這樣的刑具下逃跑。

他看到了魏鳴,使勁地眨了眨眼睛,似是不敢相信。直到魏鳴的一聲「爹」叫了出來,他這才老淚縱橫:「我的兒啊!我還以為再也看不見你了呢!」

魏鳴見老魏頭第一句話表達的竟然是對自己的思念,他也有些感動。

雖然他本身跟老魏頭相處的時間並不是特別久,但是老魏頭的恩情已經融入到了魏小雞的身體里。

魏鳴強忍著這奇怪的感情,道:「爹,你別怕!你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如果你是冤枉的,我就是拚死,也要想辦法救你出來!」

「傻孩子,你可不要做傻事啊!」老魏頭說道,「六扇門來的人,個個都是武功高手。他們彈彈指頭,就能要了我們的性命!」

他們彈彈指頭能要了我的性命我信,但你不是個武功高手嗎?

都這時候了,咋還這麼能裝呢?

你修鍊到了第三重的中級內功呢?

「爹,我當然不會跟他們動手。」魏鳴只能道,「我是說,你若是冤枉的,我就去擊鼓鳴冤!捨得一身剮,我也得去!」

「唉,這是宿命啊!」老魏頭道,「雖然我也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但事情趕到這兒了,縣官還昏庸,我就是說什麼也沒用了。」

「爹,那您就是承認了?」魏鳴也有些失望,「如果你真是野豬林大盜,那就把你藏錢的地方偷偷告訴我吧。等你死後,我也好給你買副好棺材。咱們窮了這麼多年了,你別跟我說你把錢都偷偷花了。」

「不,我不是劫匪!」老魏頭連聲說道,「醫死人的事兒,雖然我想不明白,但如果硬說是我,我認!但其他的事情我一概不知道!什麼野豬林大盜,什麼投毒,什麼瘟疫,全都不是我乾的!」

果然,老魏頭是個替死鬼。

魏鳴道:「爹,醫死人是不用償命的,頂多就是關幾年。但是投毒和搶劫就要嚴重多了。你還是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一遍吧。哪怕只有一絲的希望,咱們也要試試。」

「我怕我說出來你不信。」老魏頭道,「其實,我練過武功,功夫還算不錯……」

信,我信,我早就信了。

但是魏鳴還得裝成詫異的樣子,道:「不會吧?那你現在……有武功為什麼不跑呢?」

「我不是跟你說了嗎?以咱們的武功,人家彈彈手指頭,咱們就死了。」老魏頭道。

這麼厲害的嗎?

我還以為你只是說我呢。

合著你把自己也算進去了?

那彈手指頭的人得多厲害?

彈指神通嗎?

還是六脈神劍?

「好吧,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會武功的事兒也就不值一提了。」魏鳴嘆氣道。

「不,在平民當中,我的武功還是可以的。至少這十里八村應該沒人是我的對手……吧?」老魏頭這句尾音說得很輕,「他們就是用這個理由認定我是野豬林的劫匪的!」

會武功就是劫匪?

這個理由確實太牽強了。

這附近會武功的可不是只有老魏頭一個人,金風庄的二總管就是一個武林高手!

「其實我是西域白駝山莊的棄徒,白駝山莊除了武功,最擅長的就是下毒,所以他們也用這一條,認定我是傳播瘟疫的人。反正認定了我有罪,什麼髒水都往我頭上潑。」老魏頭道,「聽說這一次來複查的是建康六扇門四大名捕之一的鐵手,我的師父都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我根本不可能逃掉的。他不光手鐵,臉也鐵,是有名的鐵面無私。現在只能寄希望於他能找到什麼漏洞。」

四大名捕?

鐵手?

這個武俠世界難道是溫瑞安系列嗎?

不對,那白駝山莊又是怎麼回事?

七俠鎮的名字似乎也與此無關。

「是時候給你講講我的過去了。」老魏頭似乎覺得伸冤的機會不大,開始給魏鳴留遺言了,「白駝山莊有兩門絕學,一門是祖傳的《蛤蟆功》,一門是從雪山大輪寺偷來的《龍歸九化功》。」

原來你知道那是什麼武功!

《龍歸九化功》魏鳴是沒聽過的,但是白駝山莊如果練的是《蛤蟆功》,那就一定是金庸體系的無疑。

魏鳴明白,這個世界一定是由多部武俠小說的世界混雜在一起的。

具體是由哪些故事組成,還需要深一步的挖掘。

老魏頭繼續道:「我是一個外門弟子,沒立過什麼功,所以沒有資格學這兩門絕學。師父只傳了我一門《腐蠅功》,一方面是模仿蒼蠅的迅捷機變,一方面也能操控蒼蠅,使用腐屍毒。」

操控蒼蠅?

怪不得家裡面的白蟲漚得那麼好,原來都是你的功勞!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名捕鐵手?

3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