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老魏頭回來了!

第17章:老魏頭回來了!

這一覺不知道睡到了什麼時候,他就聽見有人呼喚他的名字。

魏鳴多麼希望自己一覺醒來,發現那只是一場夢啊。

廁所有水、手機有電,電腦有網,打電話有外賣,哪怕天天不能出門,他都願意!

「小雞,小雞!」可惜那人叫的不是他本名。

魏鳴睜開眼睛,發現老魏頭端著一碗湯麵,正坐在他床邊。

「起來吃早餐了!」老魏頭說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特意給你下的面。」

「爹!你回來了!」魏鳴一把抱住了老魏頭,叫道。

他發現自己是真的擔心老魏頭被白駝山莊的人給抓走了。

「都多大的人了,還那麼嬌氣。」老魏頭摸了摸魏鳴的頭,「再不吃,麵條就坨了!」

魏鳴趕緊翻身起來,端起面,吐露吐露地吃了起來。

那麵條是手擀的,非常的筋道,是老魏頭的手藝。麵湯溫熱,鹹淡適中,裡面還卧了一個大號的荷包蛋。

魏鳴稀里糊塗地吃完之後,才想起來:「這個荷包蛋怎麼那麼大?」

他連忙問老魏頭,老魏頭道:「草垛上大花下的,那傢伙也不知怎麼了,變得那麼老大個。」

魏鳴問道:「你就這麼從它面前把蛋拿走了?」

「哪還怎樣?」老魏頭笑道,「一隻雞我還對付不了?」

見老魏頭沒有起疑,魏鳴便也沒再多問,他說道:「爹,你昨天去哪裡了?晚上不見你回來,我好擔心。」

「今天不是你生日嘛……」老魏頭道,「咱們的雞蛋被黃鼠狼毀了,我怕你沒有餃子吃,就出去找了些活兒干,想賺點錢。」

魏鳴聽了,自然非常的感動,但是他很快就感到這話里有問題。

話說你若是能找到更賺錢的買賣,你還養什麼雞?

但是很可惜,老魏頭並不是一個杠精,他不做任何的解釋,系統也沒有提示。

魏鳴仔細打量了一下老魏頭,老魏頭的鞋上沾著一些已經干透了的黃泥。

他不會是去了野豬林吧?

若是以前,魏鳴可能不會懷疑,但是現在他可是知道老魏頭是一個武林高手了,而且他恰好聽說了染匠在野豬林被劫的事情。

「爹,你不會是去幹了什麼違法的事情吧?」魏鳴顫聲說道。

「怎麼可能?」老魏頭笑道,「我這一把老骨頭,就算想干,也幹不了啊!大槐樹村有人病了,託人叫我去幫忙看看。」

「那可是一個老太太?」魏鳴問道。

「你怎麼知道?」老魏頭道,他很快感覺氣氛有些不對,一拍魏鳴,「你想什麼呢?我都多大歲數了,怎麼可能煥發第二春?」

你不是一個老光棍嗎,什麼叫煥發「第二」春?

但魏鳴也不是一個杠精,沒有挑他的字眼,而是給了他一個莫測高深的微笑。

老魏頭看了更生氣了,都快打人了。

魏鳴這才把自己替屠夫洗刷冤情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訴了老魏頭,只是略去了自己賣苞米面的事兒,改為二總管賞了一百文賞錢,他用來買了白面和其他的東西。

屠夫為了感謝他,送了他很多肉。

所以他們又可以痛痛快快地包餃子了。

「我說家裡怎麼突然之間多了這麼多好吃的。」老魏頭道,「生病的就是染匠的母親,他在此之前就派人來請過我了。若不是咱家雞蛋都碎了,我才不去呢。」

你是怕治不好,人家訛上你吧?

「誰知道,我一去,金風庄的大夫也來了。」老魏頭道,「有了好大夫,他自然信不過我這種赤腳醫生,連診金都不打算給了。」

「用不著咱們,咱們就走唄。」魏鳴道,「你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其實不治更好,少惹麻煩。

「他讓我走,那可不行。我大老遠地跑了一趟,診金拿不到,總得混頓飯吃吧?」老魏頭說道,「吃完飯天都黑了,讓我一個人走野豬林?找死呢吧!」

可以看得出來,魏鳴不在,老魏頭是打掃完了雞舍,喂完了雞才出發的。

而染匠是在早上去金風庄趕集的時候被劫的,所以從時間上來講,老魏頭肯定不是那個劫匪。

而他不是在家,就是在大槐樹村,並沒去金風庄,應該也碰不到那個白駝山莊的人。

魏鳴心中安穩了不少。

染匠盜竊事件發生在中午,二總管彙報之後,得下午才能派醫生過來。老魏頭到得比他還晚,可不就是晚飯時間嘛!

這傢伙什麼醫術水平,自己心裡沒數嗎?

這個時候過去,分明就是過去蹭飯的吧?

不過他說的事兒各方面倒是對得上。

去大槐樹村給染匠的母親看病,晚上故意蹭飯,怕黑不敢回來,符合老魏頭一貫貪財而又膽小的人設。

這人設可能是他故意營造的,但是魏鳴沒有其他的證據,也不能直接對老魏頭說:你就是個武林高手,承認吧!

魏鳴鬆了口氣,但是又有些生氣:話說你出去蹭飯,難道就不能告訴我一聲嗎?害我擔心一宿。

不過轉念一想,村裡的人都去趕集了,老魏頭也沒誰好傳話的。

至於留個字條……

我是個文盲啊!

魏鳴越發地感覺出了古代的不方便。

趁著老魏頭心情好,魏鳴又開始了試探。

「爹,我在金風庄大集的時候,遇見了一個白衣人,說自己是白駝山莊的人。」魏鳴說道。

他能感到老魏頭的身體明顯一顫,但是面部表情卻沒有太大的變化,道:「沒聽說過啊,他是幹什麼的?」

你沒聽說過才是見了鬼!

「不知道,趕集的吧。」魏鳴道,「張鐵柱的炭蹭到了他的衣服,把我們好頓罵。把我們兩個都說哭了,這才離開。」

「以後遇到了這種兇惡之人,你還是躲遠點吧。」老魏頭心不在焉地道。

「爹,我想學武。」魏鳴突然道。

「你說什麼?」老魏頭嚇了一跳。

「我不想再受人欺負了。」魏鳴說道,「那白駝山的人就是仗著自己會武功,才欺負我們兩個小孩的。」

「可不敢亂說!」老魏頭伸手把魏鳴的嘴捂上了,「這種話,亂說是要出人命的!」

「爹,瞧你嚇成這個樣子,還說自己沒聽說過白駝山莊?」魏鳴道。

「這跟聽沒聽過白駝山莊有什麼關係?」老魏頭奇道,「你受欺負分明是因為你賠不起!別說什麼白駝山了,你就算把村長的衣服弄髒了,你看他打不打你?」

魏鳴:「!!!」

說得有道理啊!

爹,你真的不是個杠精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7章:老魏頭回來了!

17.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