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緩釋吸收?

第16章:緩釋吸收?

第四次抽獎:武功秘籍。

終於來了!

魏鳴的心裡一陣激動,沒白抽!

然後他就看到:

《囚徒健身》,北京科學技術出版社2013年版,定價79元。

魏鳴:「……」

說好的內功呢?

雖然這本書上詳細地記錄了俯卧撐、引體向上,深蹲、舉腿、橋、倒立撐六個動作從最基礎到最複雜的鍛煉方法,但是魏鳴就是看不出這東西和內功有一毛錢的關係……

我特么心態崩了啊!

還剩一次,要不也抽了吧?

第五次,隱秘線索。

這還是魏鳴第一次抽到隱秘線索,跟之前幾個選項不同,隱秘線索並不是直接提供,而是可以從幾個備選方案中自己抽取,然後加入到記憶碎片當中。

魏鳴隨時可以通過系統來瀏覽自己的記憶碎片,但是如果不是在反駁的狀態下,就沒有時間暫停的效果,也沒有倒計時。

這一次,可選的線索有:王寡婦、李大牛、孔先生和老魏頭,都是魏鳴認識的人。

魏鳴其實對孔先生的背景身世還挺感興趣的,但是老魏頭今天失蹤了,所以他還是選擇了老魏頭。

關於老魏頭的隱秘線索,出現了三條記憶碎片。

一:老魏頭原名魏宇東,他其實不是魏小雞的親生父親。

摔!

這就完了?

還用你說?

我早就知道了!

二:老魏頭於十三年前,在絕情谷底撿到了魏小雞,撫養至今,並未傳授其武功。

魏鳴:「???」

十三年前?

絕情谷底?

時間和地點都對不上啊!

在魏小雞的記憶里,他是在十四年前,被老魏頭在甜水井邊撿到的啊!

不過仔細想想,之前這個記憶碎片並不是魏小雞自身的記憶,而是由老魏頭轉述的。

因為有生辰八字在,所以魏小雞是十四年前出生的沒什麼問題,那麼十三年前應該也就一歲。

那麼小的孩子可沒有清晰的記憶。

老魏頭不想說實情,便說是在水井旁邊撿的。

但是老魏頭到底隱藏了什麼秘密呢?

三:老魏頭是白駝山莊的棄徒,修鍊中級內功《腐蠅功》,已達第三重。

老魏頭還是個武林高手?

沒看出來啊!

不過白駝山莊?

不就是穿一身白,領子還用金線綉了蛇形花紋的那幫人嗎?

魏鳴的視線在「棄徒」二字上仔細看了看。

難道說,低洼地里埋的那具屍體,是老魏頭殺的?

關於老魏頭的記憶碎片,還有三條沒解鎖,可以通過再次抽中老魏頭的隱秘線索,分兩次來解開。也可以用抽獎機會直接兌換。

只不過直接兌換的話,前兩條各需要一個白色的抽獎機會,最後一條則需要一個綠色的抽獎機會。

魏鳴現在一個抽獎機會都沒有了,所以只能幹瞪眼。

他若是不知道老魏頭和白駝山莊的關係,他還只是一般的擔心。

但是現在知道了,就變成了非常的擔心。

低洼地里的死人,金風庄大集上的活人,老魏頭的棄徒身份,三條信息好像擰成了一股繩,繞成了一個圈,套在了老魏頭的脖子上。

只要一拉,老魏頭就再也不會出現了。

魏鳴一著急,手一抖,一直捏在手裡的那枚金燦燦的加氣丹便掉了下去。

隨後一路骨碌碌地滾到了剛才被魏鳴打開了門的白蟲窖里……

那窖倒是不深,魏鳴一彎腰就能把它撿起來,但是一邊是噁心的白蟲生存環境,一邊是十年內力。

好難取捨啊!

在魏鳴還在猶豫的時候,他家養的那隻最大的母雞,大花,撲啦啦地飛了過來。

它才不在乎什麼白蟲呢,那就是它最好的補品。

它跳下窖去,一張嘴,就將那枚加氣丹吞了下去。

魏鳴:「……」

你咋這麼貪吃呢?

我沒練過內功都不敢吃,你就不怕撐爆了?

果然,大花在吃了加氣丹之後,身體迅速膨脹,沒過多長時間,已經大得好像一隻火雞了。

但是它的行動卻沒受限,「撲啦啦」地飛了回來,竟然還挺健康的。

這可真是神了!

魏鳴突然冒出了一個想法:這會不會就是緩慢吸收的方式呢?

既然那丹藥不能直接服用,現在雞吃了丹藥,他只要把雞給吃了,不就解決了嗎?

魏鳴邪笑著走向了大花。

但是他很快就發現,以他現在的能力,好像打不過它。

大花輕輕一跳,就是兩三米的高度,那爪子比魏鳴的胳膊還粗。

也就是魏鳴平時對它挺好,它沒有敵意。

要不然,一招「雞爪手」撓過來,魏鳴怕是就毀容了!

這就是命啊!

魏鳴欲哭無淚。

大花在雞舍里溜達了一會,忽然咯咯咯地叫了起來,然後飛到了乾草垛上。

它一般咯咯咯叫的時候,就是要下蛋了。

現在的雞窩對它來說,確實有點太小了,所以它才飛到乾草垛上的?

果然,沒過多長時間,噗一聲,大花下出來了一個蛋。

那顆蛋比一般的蛋大上幾號,跟鵝蛋相仿,而且上面也帶有加氣丹一般的金光,不過要弱上許多。

「哈哈!」魏鳴明白了。

這才是緩慢吸收的正確方式!

大花的身體里有整顆加氣丹的能量,如果把雞吃了,魏鳴吸收的還是整個加氣丹的能量。

但是如果是用下蛋的方式,一顆蛋里也就蘊含了個把月甚至幾天的內力,魏鳴完全可以承受的住。

看,它吃加氣丹,我吃雞蛋。

多緩慢!

魏鳴心中大定,就準備去撿蛋。

這時候,草堆旁邊一道黃影鑽了出來,直撲到那顆蛋上,然後竟然抱起來就跑?

看它那條又長又禿的尾巴,不是那隻黃鼠狼還能是誰?

你還真敢回來啊?

魏鳴抄起柴刀就想追。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並不是那個用小短爪抱著雞蛋的小傢伙跑得有多快,實在是它的身邊還有個大花呢。

就算是跟這些母雞很熟悉的魏鳴,也得借著餵食的工夫,把它們引出來,然後再去摸蛋。

你這黃鼠狼也太不把母雞放在眼裡了!

大花現在比魏鳴還要厲害,飛起來,一爪子就把那黃鼠狼按在地上了。

魏鳴連忙扯過一條草繩,那黃鼠狼的四條爪子捆了起來。

這回看你還怎麼跑?

那黃鼠狼也是兇悍,竟然擰過身來,對著魏鳴放了一個屁。

黃鼠狼的屁又騷又臭,魏鳴當時就有點頭暈。

好,你不是喜歡玩噁心的嗎?

成全你!

魏鳴抓著草繩一甩,就把它扔進了白蟲窖里,然後從外面把門插死了。

魏鳴的腦袋越來越暈,感覺自己中毒了,他連忙打了盆水,對裸露的皮膚進行了清洗,然後強撐回屋,這才一頭栽在床上,大睡了起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我真的不是杠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我真的不是杠精 我真的不是杠精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16章:緩釋吸收?

1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