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界彌樓

第32章 界彌樓

石室里,邋遢胖師兄對陳風客氣道:「黃某的姓名,剛才蕭師叔已經告之師弟了。不知師弟名諱?」。

陳風回復道:「黃師兄客氣,叫我風刀就好」。

黃逸也不嫌棄自己的一身灰塵,靠近后神秘兮兮的問道:「原來是風師弟,你運氣不錯,能找到血靈丹這種緊缺的靈藥。你可知蕭師叔為何到處收羅血靈丹?」。

「願聞其詳」,陳風心裡一動,耐心地問道。

黃逸羨慕地說道:「還不是蕭師叔家的小師弟鬧的,他的兒子什麼不好,偏偏非要主修鍊體功法。這煉體功法雖然威力不小,但太耗財力!這血靈丹所需的血靈果,從果樹開花到結果成熟,需要三十年。不但果樹難求,在培植過程,還需時不時澆灌猛獸甚至是妖獸的血肉做葯肥。妖獸本身就稀缺,這培植的難度可想而知」。

「在咱門天奇山,這麼多修鍊煉體功法的人,幾百年來也就一個慶陽師祖練到金丹境界里」。

陳風這才仿然大悟過來,煉體耗財力的道理,陳風已經明白了。啟靈丹和血靈丹是同等境界的輔助丹藥,但啟靈丹一顆才兩枚靈石,而血靈丹一顆卻需要八靈石!等境界高了之後,煉體的資源消耗,只怕是只增不減。

「黃師兄,這修鍊煉體功法的人,就沒人練到元嬰境界嗎?除了耗財力,還有其他緣故?」,陳風順著這個機會打聽消息。

「元嬰境界,那都是各宗門太上長老,他們事情,咱門哪有機會探知?不過,天痕東域煉體的人少,聽幾個前輩說,主要是煉體功法品階不高,相關的傳承也少。除了亞蠻族天生具有天賦外,其他種族很少選擇煉體路子」。黃逸明顯是和蕭師叔關係靠近的人,遂即對陳風耐心解釋起來。

「原來如此」,陳風不禁對《墨靈功》以後的修行感到壓力倍增。這才準備衝擊第三層呢,後面怎麼辦...拋棄么?陳風卻放不下;《墨靈功》和《千心劍法》配合使用,明顯是威力不凡。

兩人再閑聊幾句,陳風和對方互相留下傳音符后,提出告辭。

黃逸客氣的把陳風送到室外,並囑咐日後有煉丹的需要,直接到丹閣找他。看樣子,此人是蕭姓中年男子一系的人。

......

帶著新到手的血靈丹和靈石,陳風來到宗門坊市。在天奇山裡憋了三年,陳風也該出去冒險歷練;而且,不去也不行,因為囊中羞澀了!陳風的儲物袋裡,算上新到手的一百零八枚靈石,全部身家才一百二十三靈石。這點靈石,放開修鍊,兩個月時間就耗光了;而且,進入中期境界后,資源消耗倍增。如果不乘著這三個月的沒有服雜役時間出去轉轉,後面日子就不好過了。

不過,凡是有靈脈並出產資源的地域,兇險必不會少。這一點,不光是論壇上玩家提起,宗門裡的同門也經常談起。所以,必要一些準備不可少。

在宗門的護山大陣口做了名牌記錄,陳風驅著青木劍御劍飛行了五里地,終於抵達了天奇山坊市。

憑著天奇山的宗門服飾,坊市門口的執法隊沒有盤查陳風。進入坊市后,陳風發現這裡人頭涌動,有練氣二三層的少年夥計,也有服飾雜亂但修為不低的散修;還有不少看不清修為,但絕對修在七層以上境界的,能對陳風造成壓迫感。甚至,一些服飾和攜帶法器怪異的人,也出沒其中。放眼望去,足有數千人錯落在縱橫交錯的街市裡,一陣喧囂的叫賣聲和還價扯皮不絕於耳。

陳風對眼前的情景一陣目瞪口呆,這些NPC修鍊者,如同凡俗百姓一般做法,讓他一時之間不太適應。驚嘆之餘,陳風踱步其中...

擺攤區,一個披著獸皮的獸人咧著獠牙,與一個人族散修對著三株清靈草討教還價;幾個穿著天奇山服飾的同門,與二個亞蠻族的族人對著一堆用玉瓶封裝的不知名血液議論著;一群散修圍著一個腰掛花紋葫蘆,額頭紋著奇怪符文的藍領族人購買符籙...

陳風張望一陣,先走到一個勁裝大漢的攤位面前,觀看他擺放的雜物。幾張灰色的皮毛,上面帶著紫色的紋理,不知道是什麼獸皮;三塊斗大的玄鐵礦石,一塊拳頭大小的藍銅礦,都是煉製法器的常見材料;一撮青色的尾毛,看樣子疾風狼的尾毫。

「焦老哥,四個月兒不見了。這些東西是哪裡弄來的?」,一個短裝打扮的碩壯青年擠入攤位邊上,向勁裝大漢問道。

勁裝大漢抬頭看來一眼,興緻乏乏道:「去了灰離谷,折騰了幾個月,才這麼點收穫。老弟如果是為裘大哥採辦,這些礦石就按六十靈石給吧,這撮狼毫,就當老哥順手贈送」。這大漢明顯與打招呼的青年是熟人,三言兩語見就出了價碼。

「不對啊,以焦老哥的老練,不止這點收穫才對啊」,在這位青年看來,大漢練氣六層的修為,應有很多的收穫。

勁裝大漢見青年的疑問,臉色一暗,然後萎然說道:「我和蘄刀疤三人合夥去,在灰離谷遇到了風狼群,蘄刀疤就栽了。後來,遇到幾個獸人的偷襲,另一個人也受傷了;老哥我是算幸運的了,能夠挨個全須全尾的活著回來」。

「原來如此...」

陳風聽了片刻就離開,冒險收集修鍊物資,生死爭鬥爭奪更多資源,這是修鍊的生活主題...對此,陳風已經有心理準備。

換到另一個販賣符籙的攤位,陳風與攤主略交談幾句,便大概得知坊市裡的符籙市價:火球符籙一張一靈石,巨力符一張三靈石,金盾符一張十二靈石,土牆符一張十五靈石...簡單而言,攻擊性的符籙價格偏低,防禦保命的符籙價格偏高。

其邏輯,陳風心思片刻也就明白了。符籙的最大採辦群體是散修,和其他法器丹藥一樣。天奇山把坊市放在山門外,何嘗不是在做買賣,從散修群里里賺取財物。而這些攻擊類符籙殺敵能力不錯,但相對殺敵而言,保命更重要;因此,防禦類的符籙消耗一直巨大,自然價格高居不下了。

「怎麼沒看到輕身符、飛行符籙、土遁符籙之類符籙」,陳風觀看了半天,疑問道。陳風手上有一本《靈符入門初解》,在修鍊之餘也細讀過,自然對符籙的煉製常識和使用方法也清楚。

「這位道友,你想拿我開刷,還是來這裡咂場子的?」,這位身形清瘦的攤主不悅喝道。

陳風被他這一罵,有點懵逼,不過還是誠懇地解釋道:「這位道友,我入門修練不久,有些事情不是很清楚。我是誠心求教的」

那人見陳風神情不像似故意,又看在陳風的天奇山內門弟子服飾上看了兩眼,才消氣解釋說道:「輕身術是風屬性修鍊才會的法術,能煉製出輕身符,要麼制符師本人是風屬性修鍊者,要麼有風屬性修鍊者協助。風屬性異靈根何其稀有;所以,輕身符不難煉製,但極為稀少」。

「土遁符稍微好些,但也類同此理,也需要修為達到築基期的土屬性功法制符師才能製作,或是土屬性功法的築基期修鍊者協助一同煉製」。

「御空飛行術是金丹期前輩才能施展的術法。我們這些練氣期小輩和築基期修鍊者都是要藉助法器才能御空飛行。如此,又有多少金丹期前輩原因花時間幫忙煉製符籙?因此,飛行符更加稀少。道友如果身家豐厚,又想碰運氣,不如界彌樓試一試」。

清瘦攤主說完,指了指陳風背後方向的五百名外的一座顯眼的高樓。

陳風回頭望了一眼,疑問道:「界彌樓?」

「是的,修界里盛傳這麼一段話:財運通萬界,諸界如棋盤;芥子納須彌,須彌納芥子。這話說的就是界彌樓」,攤主說完,用崇拜羨慕的眼神看著那座高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 界彌樓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