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丹閣風波

第31章 丹閣風波

天奇峽是天奇山內地勢偏低地方,但此地卻是天奇山的重地。因為峽谷的底部,有片火靈力充沛的地火靈脈。

陳風昂著腦袋打量著峽谷兩側,從谷底到兩側山峰,光目測就至少有六千米以上的落差。峽谷左側是丹峰,在靈氣充沛的峰頂居住的都是本門精通煉丹的長老;峽谷右側則是器峰,是本門精通煉器的長老和築基期以上修鍊者居住之所。

不過,本門的丹峰地位遠高於器峰,原因就是本門以煉丹傳承而聞名與天痕東域修界。聽說,有一位元嬰期太上長老常年坐鎮丹峰,每年都會有其他交好的宗門修鍊者,前來祈求煉製一些稀有的丹藥。

而丹閣就落在在天奇峽左側的山腳,陳風進入峽谷后,一股暖流迎面而來,這是炙熱的地脈帶來的副作用。也因此,峽谷周圍的植被都是四季常青。還沒靠近丹閣,就看見此起彼伏的人群,在丹閣外圍騰空離開或者駕著法器落地。

雖然心理上有所準備,但看到外面排著至少二百人的長隊時,陳風還不禁不住嘆氣。不過,陳風靠近時,才發現排著長隊的同門都與自己不用,他們的服飾上沒有丹鼎標記——這些人都是外面弟子。那麼,內門弟子呢?

環視一圈,陳風才發現不遠處的另一處的門樓外,有一列內門弟子排列的隊伍。那裡人數不多,只有十多人。見此情形,陳風自然不客氣的飛步奔去。

「這人是誰?怎麼這麼面生?」

「看他年紀,也快二十了吧。這樣的骨齡才練氣四層的修為,這也是內門弟子?」

「誰知道呢,指不定人家長輩是金丹長老,就是廢材又如何?」

......

陳風的舉動,引來不少外門弟子議論。驚訝者有之,嘲笑者有之,羨慕嫉妒者有之...有差距就會有不均,有不均就會有計較,有計較就會有矛盾。陳風在現實中,已經經歷過見識過太多這種事情,因此,對這些人言語已經見怪不怪了。

走到內門弟子隊列後方,又迎來幾個鄙視的目光。鄙視就鄙視,誰讓自己修為境界低呢;無視是對偏見的最好方法。只是,有幾個如有所思的審查目光落在陳風身上,倒讓陳風心裡暗自警惕。

等了一陣子,才輪到陳風。陳風踱步走到一間石室內,室內里擺放了一張四方石桌,兩邊各放了一張石椅。一位三十模樣的內門弟子安坐內側,此人是個胖子,衣袍邋遢,一張黃色方臉;看樣子,是丹閣的煉丹師。他見到陳風入屋,便用手上的一張旗子往門口一點,打了一個法訣。隨著旗子舞動,一道白光從旗子打的門框上,門口白光一泛,一道光幕出現在門口,將外面的雜音隔絕在門外。那是帶有簡單防護的隔音法陣,主要保護交談者的隱私。

「這位師弟,你帶了什麼靈藥,要煉什麼丹?快點說完了事,後面還有很多人排隊等著」,這黃臉漢子沒有說任何客套話,開門見山地說道。言語之間,一股沉悶的靈壓向陳風壓來。

陳風知道此人修為遠在自己之上,至少練氣九層的修為,便略行禮,而後說道:「我這裡有一些血靈果,想請丹閣的諸位師兄幫忙煉製成血靈丹」。言畢,陳風從儲物袋裡取出一隻玉盒,打開后露出六枚血靈果。

「血靈果?這個可是不容易見到東西。嗯,這位師弟稍等下」,這個邋遢煉丹師說了一句沒頭沒腦的話,就把陳風撂在一邊,自己急匆匆的出門而去。

陳風打量著自己拿出的六門血靈果,難得這是什麼稀有的靈物?不像啊,陳風這幾年在傳功殿看過不少關於丹藥的典籍,知道血靈丹只是練氣期一些煉體丹藥,這位煉丹師應該不會這麼驚訝才對。

陳風思索之間,這位邋遢胖師兄帶著一位四十模樣的中年男子進門。此人一臉木訥長臉,看起來一副呆板刻薄的樣子。但他身上穿著的青衫服飾,青衫上綉著的二隻丹鼎標記,讓陳風不敢怠慢。

「弟子見過師叔!」,陳風已經知道宗門禮節,知道這位是築基期的煉丹師,頓時不敢怠慢。

這人見陳風行禮,木訥的長臉便略微緩和,他沒有立即說話,而是先對先前的邋遢師兄揮了揮手。那位煉丹師向陳風點頭示意,便自覺地退出門外。

「這位師侄,本人姓蕭,填為丹閣煉丹師。蕭某直話直說了,你這裡有多少血靈果需要煉製的?如果僅僅這六枚,那就白歡喜一場了」,這人一上來,就給陳風出了一道難題。

陳風疑問道:「敢問蕭師叔,這裡面有什麼說法嗎?」

「按常規,這份血靈果讓鍊氣期的弟子煉製,四份靈藥換一份靈丹;不過,你只有主葯,沒有其他輔助的藥材,只怕還得添加靈石。如果蕭某親自煉製,可以將成丹率提高不少;一枚血靈果搭配輔助靈藥如果煉製成的話,可以出丹三枚。蕭某可以按一枚靈果換一枚靈丹的最優待方式和你兌換」。

「不過,蕭某現在急需血靈丹,如果師侄答應將得到的血靈丹售賣一半給蕭某。蕭某就欠師侄一個人情,日後到我丹閣煉丹,報上蕭某名諱,本閣的煉丹弟子可以按最優的方式給師侄煉丹。如何?」。

陳風聽后,直接把剩餘的血靈果全部拿了出來,多出四隻玉盒擺在桌面上,淡淡地說道:「蕭師叔,全部都在這裡了。師侄自己留下十四顆血靈丹,剩下的就賣給師叔了。至於血靈丹的價格,師叔看著給就可以,你比我懂行情」。陳風很清楚,和一時之間的損失相比,一個前輩的人情更值錢。再說,如果不在這裡處理換丹藥,陳風一時半會,也沒其他門路。

蕭師叔看了看石桌上血靈果,木訥的長臉閃過一絲意外,便說道:「蕭某也不佔師侄的便宜,血靈丹一顆值八枚靈石。這裡是付給你的靈石和你應得的血靈丹」。蕭師叔說完,右手一拂,桌上多了三隻玉瓶和一堆靈石。

蕭師叔辦完事,把門外的邋遢師兄叫回來后,對兩人說道:「蕭某還有事,就不久留。黃逸,你和這位師弟好好聊聊」。完了,他看了陳風一眼,就轉頭離去。

出門到百步外,蕭師叔一拍腰間的另一隻袋子,一隻長得像松鼠一樣的長尾靈獸出現在手上。此靈獸跳到他的肩膀上「吱吱...」地叫了幾聲,然後露出討好的滑稽表情。

蕭師叔給靈獸遞過兩枚橙色的堅果,這靈獸就趕忙接過嚼起來,並露出歡快的聲音。享用完堅果后,這靈獸才正色地嘰里咕嚕叫鳴了幾句。

蕭師叔認真聽聞片刻后,低聲喃喃道:「按葯靈鼠的嗅覺,這小子把所有血靈果都拿了出來。有意思,這小輩倒也干錯利落。這些天選者修為不高,卻個個心性極佳;說不定,以後能用得著...」。他邊自言自語,邊將松鼠模樣的靈獸收進袋子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章 丹閣風波

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