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凱雅的來歷

第25章 凱雅的來歷

走進石屋,一間客廳,一間卧室,一間靜坐修鍊房,一些簡單桌椅和擺放雜物的架子,剩下的就是卧榻和蒲團。此外,每個隔間里,都安放了一些放光珠子用於照明。

陳風看了看綁在自己腰間的儲物袋,嘆了一口氣。沒有進階到練氣四層前,是無法做到神識離體,也就無法使用儲物袋了;幸好,系統給了每個玩家一個特殊包裹。陳風再次將包裹里的物品全部擺放在卧榻上清點。

二瓶啟靈丹、二十四枚靈石、二十八枚血靈果、《靈符入門初解》、《修鍊基本常識明述》、《天奇山門規禁律》、《水木青蓮訣》、《墨靈功》、《幻木功》、《暗影千紗》、《清風訣》、一柄淡紅色的小刀、一張青灰色的小盾牌、一柄淡綠色的小劍,還有長劍等雜物。當然,陳風身上穿著灰色單鼎的內門弟子服飾和腰間束著的身份名牌不算。

陳風現在弄清楚了,那柄淡紅色的小刀名叫火焰刀,是低階法器,由火屬性礦石煉製而成。青灰色的小盾牌是青苾盾,屬於中階法器,是具有土木雙屬性青苾獸的外皮和甲骨煉製的,在試煉通過的獎品中,算是比較珍惜的。剛剛得到的淡綠色的小劍是青木劍,是用靈木青桐木煉製的低階木屬性法器。

只是,這些東西現在只能看不能用,沒有練出四層以上修為,最多只能用法力驅使一些靈符。

陳風將東西再次收回到自己的包裹后,走進修鍊房,盤坐到蒲團上,兩手捏印訣,集中精神力進入觀想吐納打坐狀態。隨著觀想吐納的進行,一些藍色和青色的光點湧現出來,慢慢地向身體聚成水流之態,匯入腹下的氣海丹田;比起在試煉空間,天奇山的修鍊環境里的靈氣濃郁得多,使得陳風修鍊效果要快上數倍。

連續修鍊十個小時左右,陳風感覺到身體的不適,從筋脈的脹痛中清醒過來。可剛解除打坐狀態,一陣肢體發麻和痛感從兩腿和腰間傳來,平躺緩和一陣后,身體才恢復正常。果然,如常識介紹,初期修鍊,身體對外來的吸收的靈氣需要一個適應期。

起身揉動腿部幾分鐘間,陳風才站立起來。既然無法打坐,就先研讀典籍。

看了一陣《水木青蓮訣》,「聚而復散,柔而後剛,氣經孔最、天府、靈虛、檀中,繼而下關元歸氣海。下繞湧泉,中洗華垢,上聚精而生木,木華生蓮,生機相衍,玄門自開。木自肝束,雙目不開,六感閉合;下脘沉而蒂固,少海持而中平,上脘清而靈動...」,運氣的法門沒錯,運轉的筋脈也沒錯。看來,按遊戲里時間算,每天只能練五個時辰了。

這樣的話,其他的時間如何打發利用?

陳風的心思再次落到腦海里強記留下的《千心劍法》上,因為《千心劍法》的修鍊不是依靠打造練氣,而是依靠練習古代的劍式,配合固有的呼吸法;當然,還有氣勁的運用。陳風突發奇想,將自身修鍊得到的法力替代氣勁使用,看是否可行。既然練氣的法力是儲存蓄積在氣海丹田,而《千心劍法》練習和運氣收攏也在丹田,為什麼不試試?

......

天明時刻,肚子的咕咕聲把陳風從記錄撰寫狀態喚醒過來。《千心劍法》可以晚點再記錄,天大地大,肚子最大,祭獻五臟廟要緊。收起雜物,陳風略微整理衣裳就挪步出門。

陳風用身份名牌打開陣法光幕,順著石階往谷口的方向踏步。青灰色的石階被削成平整光滑,鋪在地面上,如鏡面般可以照出淡淡的人影。觀其青石斷面,陳風可以確定這全是用刀劍類兵刃切成,而且切口都是完整無痕,這樣的青石估計都是普通弟子鋪設出來。看來,這個遊戲環境的修鍊者手段了得。

清風徐來,雲霧淡淡;蒼翠之間,細流點綴;更遠處更有疊嶂迴繞的凌峰,隱隱有飛瀑殿宇隱身其間。與現實中啟蘭星的絢麗星空相比,這裡少了神秘浩瀚,多了靈動縹緲。山水之美,讓人有情不自禁沉迷其中的慾望;如果不是前幾天的兇險風波,著實難以讓人相信,這是一個紛爭不斷的世界。

沿著蜿蜒曲折的青石小徑走了兩里余路,才到了一片閣樓密集的建築群,這是管事弟子說的就食地方。等陳風走進大廳,只有寥寥十幾個人在大廳了用餐食,和一路遇到那些御著飛行法器飛來飛起的天奇山弟子一樣,這些人看用奇怪的眼神匆匆打量陳風幾眼,就高傲的離開。

剛開始,陳風沒明白這些眼神含有,但想到自己才練氣一層的入門修為,也就不奇怪了。這個修鍊的世界,是一個以修為境界論英雄的世界,這點,陳風在飛舟上那些聚集群體分類中就看出一二。其實,來這裡的內門弟子修為也不高,因為練氣七層以上的修為就可以長時間不用進食,他們多用辟穀丹來節省時間。

陳風取了一份淡黃色靈谷和一份不知什麼明目的湯飲,就找個角落默默食用,他從小就習慣孤獨和沉默。

「滴答...」,一陣輕盈的腳步聲傳來,凱雅不知什麼時候也來了,她端著靈谷來到陳風對面,打斷了陳風的思緒。

「巧啊!」,陳風簡單的點頭示意。

凱雅依舊是一頭黃色楓葉狀頭髮,兩柄長劍不再背帶了。換了一身修長的灰色長衫,依舊難掩其俊俏的面容和姣好的身段。凱雅雖是美麗女子,卻帶有男性的英氣;見陳風打招呼,她平靜地說道「風刀,我欠你一個人情」。

陳風明白她的意思,兩天前的暗魔殿襲擊,她和飛盧恰逢其變,利用了陳風的蔓藤自救了一回。陳風淡淡地擺了擺手,說道:「沒事。你被安排到這附近?就不知道飛盧和爆流兩個安排在哪裡?」。此時此刻,陳風下意識向玩家的群體親近些,比起冷淡的原住民,玩家之間多些共同語言。

「他們只是外門弟子,這個世界,比起我們所在的大星際環境更為階層分明。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是兩個圈子,所以,他們居住的區域離我們還很遠。就像這些修為比我們高深的原住民一樣,他們看我們的眼神都不正常。其實,內門弟子的居住區和圈子,也很複雜。別想太多,要找到他們合作,最好等我們有了自保能力再說」,凱雅用平緩語氣回復陳述道。

陳風抬頭看了凱雅一眼,暗道:這個凱雅,似乎對著一切習以為常。想了片刻,陳風轉移話題說道:「既然分到附近,說不定可以互相幫忙。對了,你住哪裡?我住丙區第七座」。

「甲區第十三座,風刀,你練的是什麼屬性功法?」,凱雅回道的同時,向陳風詢問道。緊接著,她又說道:「如果不方便,就算了」。

陳風意外的看了一眼對方,這個問題確實敏感。按以往的經驗,自己技能和屬性特長,除了職業特有的,其他一般不會告訴外人,以免泄露到敵對玩家或者仇家那裡。不過,陳風還是回復道:「我修鍊的是木屬性功法,至於秘技法術,還言之過早」。

凱雅看了陳風一樣,露出一絲欣賞的神色,說道:「我修鍊的是土屬性功法。之所以問這個,是為了確認秘技和法術上是否可以互補。再者,我們和他們不一樣,必要的對練,會讓我們的戰力迅速提升。順便告訴你,我來自軍隊」。凱雅邊說道,邊邊邊上努了努嘴巴。

順著她示意方向,陳風明白她說的是玩家和原住民的區別,不用墨守成規,用玩家的靈活性戰術來修鍊。不過,陳風最在意的是對方身份:來自軍隊嘛...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5章 凱雅的來歷

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