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天奇山

第24章 天奇山

不知過了多久,陳風才從昏昏沉沉中清醒過來。一恢復知覺,陳風立即觀看四周的情形,只見飛舟的左側有兩道明顯的火焰燒灼的痕迹,船舷上有兩個大窟窿擺在那裡。還好,青鼎老道控制飛舟飛行的船頭樞紐和支持飛行的飛翼都是完好無損。

只是,飛舟上的人少了近半。天奇山的前輩里,身著丹鼎服飾的修鍊者也少了六人,讓陳風心驚的是,那位苗姓大漢的左臂消失了一截,他那張原本發黃的面容也顯得蒼白。新收的新弟子里,八十多名少年只剩下三十多人,不過,被青鼎老道看重的那八名好苗子都在,只是這些人臉色有點蒼白,一副驚魂不定的神態。再看那些帶藝修行二百多新弟子,也消失了近百人。

再回身看自己身邊的七個人,陳風發現九變、周禹、鬼手三個月不見了,話癆的法術爆流趴在飛舟甲板上昏迷不醒。再看飛盧和凱雅兩人,兩人各系著蔓藤的一端,此時還未醒來。

「你挺機靈的!」,一道聲音伴隨著腳步聲傳來的。

陳風轉頭,看到自己最熟悉的青衫中年道人走了過來;他的青色長衫上留下了二道顯眼的痕迹。陳風心裡一驚,那是刀劍留下的痕迹!沒有太多細想,陳風躬身行禮道:「見過前輩!」,這個禮儀在常識說明裡敘述的很清楚。

「叫我楊師叔吧。這裡離我們天奇山宗門不到半天的路程,等進了山門登記后,你們就是本門正式弟子了。對了,你怎麼想到把自己綁起來的?」,青衫道人指著陳風身上的蔓藤問道。

陳風當即改口稱呼道:「楊師叔,我只是想,既然幾位前輩都在意的威脅,我身為凡人是絕對無法抵擋的。我能做的事情,就是不被從空中跌落下去。如果真被摔死了,那就是成了笑話了」,陳風照實解釋道。

「呵呵,說起來真好笑!如果其他弟子都有這樣覺悟,就不會損失了這麼多人」,楊師叔慘然說道。言罷,他走到飛盧、凱雅、法術爆流三人面前,分別念訣點在他們的眉間。

很快,這三人也醒了過來,也同樣對周圍的一切驚疑不定。

「我們遇到了暗魔殿的襲擊,他們用幻術讓練氣期修為之下的人都失去了知覺。飛舟在暗魔殿邪修攻擊下,差點被擊毀。好在青鼎師叔力戰敵首,只是讓飛舟翻滾了幾次,總算保全了下來。好了,一切都過去了;這個傢伙運氣不錯,在跌落過程離我最近,被楊某順手拉起來」,楊師叔說著,用手對法術爆流點了點。

法術爆流這個傢伙心有餘悸笑道:「多謝前輩!看來,我老爆命不該絕」。

「前輩,其他人呢?他們被暗魔殿殺了還是抓走了」,飛盧萎然問道。

陳風知道他主要是關心九變。也是,幾個人信誓旦旦要互相援手,轉眼之間,就有三個人消失的無影無蹤,落得個生死不知的結果。飛盧的這種無力感,陳風能夠理解。

楊師叔似乎不願意再提暗魔殿的事情,思索片刻后,他正色說道:「他們被帶走了。凡是進入暗魔殿的人,要麼被殺了做邪術修鍊材料,要麼加入暗魔殿成了邪修。你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忘記那些同伴」,接著,他的右手再儲物袋上一拍,取出一張靈符遞給陳風,說道:「風小子,楊某看你比較順眼。到了門裡,練到七層以上可以給我發傳音符,說不定能替楊某做些事情」。

陳風雖然不解,但也認真接過對方遞過來的傳音符,那是記錄對方法力印記的靈符。一個前輩的人情,在這個時候是很珍貴的;雖然,楊師傅嘴上說替他做事,但陳風很清楚,如果很需要找人做事,對方有太多的人選,不用專門找他。這只是個客套的說辭罷了。

凱雅他們明顯也意識到這點,對陳風露出一絲羨慕的眼神。

......

剩下的路途,再無波折。半天後,飛舟掠過一片連綿的山脈,在經過數千里飛行后,在一片蒼翠秀美的群山面前緩緩降低了速度。遙望前方,峰巒飛瀑,秀峰重重,霞光閃閃、雲霧繚繞;一股撲面而來的靈氣,讓陳風的精神為之一振。陳風已經開靈修鍊,所以才能感應到環境中靈氣。放眼前方,時不時有人驅使飛禽騰空而過,其餘之人或駕著飛劍,或乘坐小型的飛舟。不過,像青鼎道人那樣的龐大的飛舟,卻是沒再看到。

飛舟越過數重山巒后,在一座白玉石鋪設的廣場前停了下來。眾人下了飛舟,青鼎道人等三帶隊者喝令所有人在廣場上待命,並囑咐楊師叔等人維持秩序后,就匆忙閃身飛入廣場正前方的大殿里。看來,暗魔殿的事情沒那麼簡單。

經過途中的暗魔殿襲擊風波,這些新入門的弟子都失去被收入宗門的喜悅,各個都心事重重的,場面一時之間也有點沉重。陳風收拾心情,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高達十丈長寬也超過三十丈的天奇殿立在白玉石廣場前方的三丈高台上,通體是青釉色玉石搭建,大殿外守著四名穿著青衫修鍊者,一律兩隻丹鼎的服飾。大殿除了正面,其他地方隱隱約約透著熒光光罩,想必就是所謂的防護陣法了。

天奇殿之下,左右各有兩座閣樓,分別是勤務閣和外事閣。

勤務閣那裡,很多穿著灰色長衫弟子驅使著飛劍飛,或者圓盤之類怪異的器物降落在門前,然後從閣樓大門出入。這些的灰色長衫大多數都是沒有圖紋,只有少數幾人的灰衫上才有一隻丹鼎。這些灰色長衫胸中綉著的丹鼎,與青衫兩鼎服飾對比差異,大概是身份差別吧。

與熱鬧的勤務閣想比,外事閣那裡清靜很多,只有少數幾個人出入。只是,這些出入外事閣的人,腰間都掛著好多儲物袋,與常人所帶的一兩隻儲物袋不同。

在白玉石廣場等待了一頓飯後,一道紅光從遠處大殿里飛出,落地楊師叔手上。楊師叔將神識往火光里,片刻對眾人說道:「走吧,所有人按秩序進入天奇殿登記」。

......

夜幕即將落下時刻,陳風出現在一座院子前,三畝大小的院子,裡面的屋子主要是青石築成的,前院是一片空地和水池,後院是一片紫竹林。像這樣的院子,在這片山谷有數百之多。

一件綉著一隻丹鼎的灰色長衫,一座獨立的院子,每個月十枚靈石,每年可以在傳功殿一層查閱典籍五個時辰時間,這就是內門弟子的福利。作為初入門者,陳風有三年時間的免除任務時間,三年後需要開始擔當雜物任務。

三年?陳風奇怪的是,自己進入遊戲這麼多天,精神上沒有任何的疲憊,也沒有得到退出遊戲的系統提示。算了,既然沒提示,就繼續吧。這個特別的遊戲環境,讓陳風憋著一股挑戰的慾望。

拋開無關的雜念,陳風拿起代表身份的長條形銘牌,走向屬於自己的院子。院子淡淡的保護光幕,遇到身份銘牌的白色靈光,自己分出一道寬達一丈的通道;等陳風進入后,光幕有自動合攏。這個光幕就是簡易法陣,保護每個人的安全和隱私。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網游之生死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之生死劫 網游之生死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4章 天奇山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