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舉一反三

第29章 舉一反三

南元城外,一處小村莊中。

一道人影一躍而起,迅速逃竄。

剛躍起,人影忽然一滯,眼前忽然出現一隻巨大的鐵翼鳥,朝他撲殺而來!

人影驚恐,下意識地避退。

人在半空中,迅速墜地,就在這時候,一側忽然傳來金屬破空聲。

「喝!」

死亡的危機,讓中年迅速清醒,暴吼一聲,壓下心中悸動,揮刀朝左側劈去!

有人埋伏他!

「停滯時間真短……」

一旁,穿著土灰色衣服埋伏的蘇宇,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這還是千鈞,反應過來也就剎那的事,果然,神文製造幻境還不夠強,不夠真實。

不過他先出刀,側方偷襲,對方反應雖然快,揮刀也快,可還是沒他快。

噗!

一聲金屬入肉聲響起,嘎吱一聲,骨骼斷裂,男子左肩直接斷裂,手臂掉落。

不過下一刻,男子右手中的長刀也落向蘇宇的脖頸。

蘇宇迅速倒退,不斷在男子眼前製造幻境,分散他的注意力。

數百妖族朝男子撲殺而去,哪怕明知道是幻覺,可男子畢竟只是千鈞,做不到不動如山,身體微微晃動了一下,避開了那些衝撞而來的妖族。

這一避讓,蘇宇已經躲開了對方的大刀,額頭上滿是汗液。

老師還不下來救命!

等這傢伙習慣了,自己可扛不住千鈞,除非吞噬精血爆發。

剛剛若是吞噬精血爆發,他一刀就劈死了對方。

可開元境的他,爆發力量不夠,速度也不夠,一刀能劈斷對方一條胳膊,已經很出色了。

蘇宇繼續倒退!

劇烈的疼痛,讓男子已經清醒了,此刻幻境都在消散。

男子紅著眼,左肩斷裂,血液不斷流失。

血紅的雙眼看向一旁倒退的蘇宇,發出野獸般的嘶吼聲,「你去死!」

男子不管不顧,瘋狂朝蘇宇追去!

活不了了!

本就被緝風堂追捕的他,現在斷了一條胳膊,幾乎沒有活路了。

既然如此,那不如殺了這個偷襲自己的混蛋再說。

開元!

他居然被開元偷襲了!

「吸,快吸啊!」

蘇宇轉身就跑,卻是操控著「血」字開始吸血,哪怕受傷的千鈞,也不是他可以對付的。

男子肩膀處的傷口,血液不斷噴出,越來越快。

男子感受到生命的流逝,也感受到了血液流逝速度加快,怒吼一聲,速度再快三分,雙眼通紅,他要殺了前面那個混蛋!

越是爆發,血液流逝速度越快。

可蘇宇和對方的距離,也迅速被拉近。

蘇宇急了,對方還沒死,自己恐怕就要被砍死了。

「嗡!」

刀落聲傳來,蘇宇反應迅速,就地一個驢打滾,瞬間避開了對方的刀。

夢中被追殺這麼多年,逃命的手段多少有些。

雖然最終結果都是被殺,不過蘇宇哪怕不回頭,也大致能判斷出對方如何殺自己。

在地上滾了幾圈,尖銳的石子劃破了蘇宇的臉頰,蘇宇顧不得那麼多了,爬起來繼續奔跑。

「血」字還在瘋狂牽引對方的血液湧出。

意志力的消耗,讓蘇宇臉色慘白,汗液不斷滴落。

後方,一刀沒劈死蘇宇的男子凄厲嘶吼一聲,眼前已經開始發花,血液流逝的太多了。

「你……別想跑!」

男子怒吼一聲,再次追殺而來。

……

「柳執教,還不出手嗎?」

不遠處,緝風堂主曾華看向柳文彥,現在對方臨死一拼,鐵了心要殺蘇宇,蘇宇畢竟只是開元,再這麼下去就危險了。

柳文彥不出聲。

還不到時候,何況他是騰空意志,對方距離他不到百米,以他的實力,瞬間定住對方都沒問題,他自然不急。

他倒想看看,蘇宇到底能做到哪一步。

現在,已經很出乎他的預料。

開元伏殺千鈞,還是千鈞六重境,居然能劈斷對方的一條胳膊,已經很了不起了。

就在柳文彥想著這些的時候,蘇宇再次被對方追上了。

柳文彥做好了出手的準備,可就在這時候,蘇宇忽然轉身,好像要和對方拚命。

「急躁了……」

柳文彥評價著,剛閃過這個念頭,蘇宇忽然大吼:「別殺他,活捉他!」

男子大刀已經朝他劈來,聞言心中一慌,身後有破空聲傳來。

哪怕已經抱著必死的心思,可身後有人殺來,男子還是迅速避開了一些,前面蘇宇再次扭頭就跑。

男子避開了一下,身後卻是再無動靜。

剛剛那瞬間,蘇宇意志力模擬幻境,微微攪動了一下空氣,製造出了假象。

前方,蘇宇連滾帶爬,已經再次跑出了十多米。

「老子宰了你!」

男子怒吼,他被騙了。

「還這麼有力氣?」

蘇宇喘著粗氣,都流血這麼多了,還這麼有力氣,千鈞這麼難殺的嗎?

上次不是一刀就劈死了嗎?

之前在學府,偷襲幹掉了兩個千鈞,而且事後聽說還是千鈞七重,他對千鈞其實沒太大的恐懼,可今日……蘇宇知道自己錯了。

不吞噬精血爆發,不偷襲,別說千鈞七重,就是千鈞三重都能迅速殺了他。

「吸快點啊!」

蘇宇腦海中怒吼,「血」小弟太不給力了,還神文呢!

人家那麼大傷口,你加速他流血都這麼慢,簡直就是廢物神文。

「血」字神文也在拼了命地吸,可畢竟太弱小,蘇宇意志力太弱,蘊養神文時間太短,幾次爆發下來,已經讓「血」字暗淡許多了。

此刻,神文威力大不如前。

後方,刀聲再起。

蘇宇想都不想,又是一個驢打滾,長刀落在地面上,劈飛的石子四濺,尖銳的石子劃過蘇宇的臉頰、脖頸,劃出一道道血痕。

蘇宇哪還在意這些,瘋狂滾動了一陣,四肢並用,刀都給丟了,拔腿再次瘋狂逃竄。

狼狽無比!

「混……蛋!」

男子接連幾次沒有劈死蘇宇,也是怒急攻心,對方只是開元,可是滑不溜秋,加上他左肩斷裂,受傷太重,劇烈的疼痛讓他反應速度大大降低。

此刻,男子感覺自己眼前發黑了,留血太多。

眼看著對方又跑了,男子發出最後的野獸嘶吼聲!

下一刻,男子不再追了!

手中長刀「嗡」地一聲被他投擲而出!

長刀拋出的瞬間,男子絕望地看向前方,想看個結果,自己卻是轟然倒地!

千鈞六重也是人,不是神,流血那麼多,男子撐不住了。

「嗡」,破空聲從身後傳來。

蘇宇這次根本來不及作出反應,感覺到了,可身體反應速度跟不上。

下一刻,蘇宇感受到了鋒利的刀鋒觸碰自己的後背。

完了!

這個念頭一閃而逝,下一刻,長刀定住了。

不遠處,柳文彥心中滿意,臉上卻是沒有喜色,走了出來,皺眉道:「連一個受傷極重的廢物千鈞都解決不了,這只是萬族教的炮灰教眾!不如緝風堂的同階,不如城衛軍的同階……更別提府軍、龍武衛、前線軍團了!」

「前線出來的將士,哪怕比他弱,殺他都沒難度!」

柳文彥一臉的不高興!

一旁,緝風堂堂主哭笑不得。

千鈞六重啊!

蘇宇什麼境界?

開元境,還不是開元八重,而是開元七重,差點弄死了一位千鈞六重,這位居然還不滿意。

還拿前線將士對比!

開玩笑,前線將士,沒有千鈞四重想殺對方,也幾乎做不到。

身體素質,反應速度,爆發力,蘇宇都和對方差了一大截,若不是手段多,偷襲的瞬間就被對方砍死了,還想殺人?

蘇宇此刻狼狽無比,喘著粗氣,身上到處都是傷口,聞言也是苦笑,「老師,呼……他生命力太強了,半天都不死,我根本沒機會砍他第二刀。」

「你只有一刀的機會!」

柳文彥不置可否,「弱者想越階殺強者,機會不會一直有,只有那瞬間!你若是剛偷襲的時候,在他恍神的瞬間,砍中的是他腦袋而不是肩膀,他就已經死了!」

「你覺得到了戰場上,敵人會給你第二次機會?」

「就那麼一瞬間,他不死,你就要死!」

「要不不偷襲,要不做好萬全準備,一擊必殺!不要拿命去賭!」

柳文彥嚴肅道:「所以還是你自己判斷時機的功夫不到,若不是我出手,你已經被對方臨死一擊擊殺了!」

蘇宇哭喪著臉,點點頭,算是默認了。

「千鈞中期,兩個功勛點,不過我最後出手了,所以這次你獲功勛一點,有意見嗎?」

「沒有!」

蘇宇搖頭,能拿1個功勛點也不錯了。

千鈞後期,3個功勛點,前期只有1個,相當於他殺了一個千鈞前期。

也只有這時候,蘇宇才能明白,功勛點獲得有多難。

之前學會一門語言,便能獎勵1點,也就花費時間長點,可殺人……那是要搏命的!

若是文明學府也是這規矩,指望那些意志力還沒具現的學員去賺功勛點,有幾個能殺千鈞的?

哪怕戰場上,同樣千鈞境的兵士,殺一個同樣千鈞的敵人也不容易。

刀尖舔血,殺一個最多也就3點功勛,可見這玩意不好弄。

柳文彥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很快收斂,再次道:「什麼時候能單獨擊殺一個千鈞中期,那就算你畢業了!不是和今天這樣,差點被人殺死!」

「戰鬥的時候,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這是你死我活的戰場,不是擂台切磋比武,所以不用在乎手段,我們只看結果!」

柳文彥和曾華打了個招呼,邊走邊道:「你製造幻境,為何老是只想到用妖獸去殺他?幻境很多種,不是每個人都怕妖獸的。」

「你可以製造出美女,不穿……咳咳,你知道的!」

「你也可以製造出我的樣子,我是騰空……當然,名氣不夠大,你可以模擬出城主的樣子,他應該認識,你覺得他看到了騰空會不會害怕?」

「幻境的方式很多種,不要有局限性,我發現你現在思路僵化,光知道模擬妖獸咬死他,這太沒創意了!」

蘇宇若有所思,接著小聲道:「老師……那個……美女不穿……咳咳,我沒看到過,模擬出來了也不真實,要不我……」

「混賬話!」

柳文彥斥責一聲,接著輕咳道:「這個我就是說說,不要深究!你小子不要亂動心思!」

柳文彥有些後悔了,剛剛瞎說什麼玩意。

這小子真要跑去那種地方了,被他老子知道了,他老子會不會從前線殺回來找他算賬?

蘇宇乖乖應是,眼珠子轉動了一下,又道:「老師,那你覺得,下次我模擬夏府主,有人會相信嗎?」

「……」

柳文彥瞥了他一眼,你小子膽子倒是不小。

夏龍武可是大夏府主,你這小子怎麼一點敬畏心都沒。

蘇宇還在繼續,「您說,我要是模擬出夏府主,對方會不會嚇死?或者會覺得不敢相信,要不……旁邊再加個女人?夏府主和女人約會,被他遇到了,您說他是不是會嚇傻了?」

柳文彥拽著鬍子,行啊,學會舉一反三了!

關鍵的關鍵,你小子這是作死知道嗎?

當然,這小子現在距離夏龍武太遙遠,可若是哪天被夏龍武看到了……柳文彥不敢想象啥後果。

「咳咳,隨你!」

柳文彥不願多說,他就提點一句,這小子都學會自己創造場景了,他還能說什麼。

正想著,蘇宇沒再繼續這個話題,轉回正題道:「老師,我昨天看了一下今年的考核流程,戰爭學府那邊的考核第一有3滴元氣液……」

柳文彥看著他,你想說什麼?

「您說,我要是兩邊都考,拿到了戰爭學府第一,這個元氣液是不是會給我?」

他說的第一,是南元的第一。

小城第一,這個元氣液獎勵是南元城主府提供的,並非戰爭學府提供的。

戰爭學府還不太在意小城第一,除非拿到整個大夏府第一差不多。

柳文彥無力吐槽,「你想騙獎勵?」

「老師,不是騙啊,考核流程表上面沒說考上了一定要上,我考上了不去,那也是考上了,您說是不是?」

「你就篤定你能拿第一?」

南元雖然小,天才不多,可是……可是這小子好像真的有希望拿下第一。

這只是南元,又不是別的大城。

開元七重,已經綽綽有餘了。

柳文彥再次瞥了他一眼,最近他感覺自己這個學生,有點放飛自我的意思。

連騙獎勵的事居然都敢做了!

柳文彥陷入了沉思中,什麼時候開始的?

哦,好像是自己那天說他太優柔寡斷了,之後這小子就變了,現在倒是不優柔寡斷了,耿直的嚇人,騙獎勵這事他都沒想過。

「隨你!」

柳文彥懶得多說,「不過你別耽誤了文明學府的考核,還有,你騙了獎勵,吳文海倒是不在乎,那個考第二的,大概恨不得砍死你。」

蘇宇無所謂,3滴元氣液呢,自己全部家當也就夠買3滴的,不要白不要。

「兩邊考核時間是有個時間差的,我看過了,能考。」

蘇宇盤算了一下,覺得問題不大。

要不是可以兩邊都考,學府這邊之前也不會讓學員報考兩項,就是給學員機會的。

而蘇宇,之前文明學府和戰爭學府都報考了,他是有資格去考試的。

今天已經是6月1號,距離考核時間不算太遠了。

這十多天,他一直跟著柳文彥在各地轉悠,追殺萬族教眾,蘇宇雖然沒怎麼出手,可他覺得自己開元八重好像快了。

也許再修鍊幾次,吞噬幾滴精血,他就可以晉級開元八重了。

開元八重,在南元還能有對手?

穩穩的第一!

白拿3滴元氣液的事,幹嘛不幹。

柳文彥沒再吭聲,他覺得自己好像誤人子弟了!

多淳樸的孩子,現在都學會亂七八糟的玩意了,都是自己教的,希望這小子不要這時候往那些亂七八糟的地方跑,去看那些不穿衣服的女妖精。

柳文彥有些擔憂,不會真跑去看吧?

「蘇宇,意志力具現之前,最容易動搖,一旦近女色,幾乎就廢了,明白嗎?這就是老師為何一直不曾娶妻的原因,你自己要有數!」

蘇宇眨了眨眼,還有這說法?

沒聽人說啊!

當然,他認識的文明師就兩位,柳文彥和白楓,白楓也就教了一天時間,柳文彥既然這麼說,那就沒法反駁了。

「知道了,誰要是誘惑我,我就砍死她!」

蘇宇鄭重點頭,具現之前,誰敢壞他意志大道,他不會手下留情的!

「……」

柳文彥覺得自己又說錯話了!

「為人師表……下次真的不能胡亂說話了,這小子……以後若是娶不到老婆……算了,大不了老夫給他介紹一個!」

柳文彥無力,老師不能說謊的,下次注意,一定不能和這小子亂說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9章 舉一反三

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