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心眼大一點(求推薦)

第30章 心眼大一點(求推薦)

師徒倆一路往回走,早出晚歸,這就是兩人最近的狀態。

等進了城,兩人各奔東西。

蘇宇回家,柳文彥去學府。

……

小區門口。

陳浩悶悶不樂,蹲在地上數螞蟻。

當聽到腳步聲,急忙抬頭,一看到蘇宇,頓時抱怨道:「阿宇,怎麼才回來!」

蘇宇見他在這等著,不由笑道:「你在這幹嘛?」

「等你啊,還能幹嘛!」

陳浩抱怨道:「你最近跟柳執教天天往外跑,幹嘛呢!柳執教真偏心,他又不是私教,光帶著你一個人跑了,班上同學都說閑話了。」

他說話的時候,那叫一個羨慕嫉妒。

「騰空啊!專門帶著你一個人,阿宇,要不你和柳執教說說,也帶我一個唄!」

柳文彥之前意志沒具現,千鈞境的執教,哪怕萬族語很好,那也只能算是普通執教。

可當柳文彥意志騰空,一眨眼,柳文彥成了南元城數一數二的大人物。

城主吳文海也只是騰空二重,而柳文彥在這之前還殺了一個騰空二重,這事早就在小小的南元傳開了。

現在南元學府的學生,誰不希望能和柳文彥多接觸一些。

哪怕學生不明白,家長還不懂?

陳浩的父親,每天回來都是罵人,罵陳浩不如蘇宇,你看人家蘇宇,柳文彥帶在身邊當嫡傳培養,你倒好,和蘇宇關係那麼好,結果連個邊都摸不著。

「你確定要帶上你?」

蘇宇笑呵呵道:「你要是確定,明天我就和柳執教說。」

「算了!」

剛剛還一臉憤慨的陳浩,瞬間萎了,乾巴巴道:「我可不敢,站在柳執教身邊我都發抖,現在柳執教比以前凶多了。」

「他那不是凶,意志剛具現,肉身還沒淬鍊,有些收斂不住。」

蘇宇還是幫著解釋了一句,這傢伙也就嘴炮工夫。

柳文彥還真不是凶,關鍵是意志力具現之後,肉身沒有得到淬鍊,到現在剛踏入萬石,有些收斂不住意志力,顯得有些威嚴。

如此一來,對陳浩他們這群菜鳥而言,自然覺得兇巴巴的。

陳浩聽的不是太懂,不過他也不在意這個,瞬間拋下了之前的話題,一邊跟著蘇宇走,一邊喜笑顏開道:「阿宇,我快開元四重了!」

「我感覺最近耳朵轟隆隆的響,你說我是不是馬上就能開竅穴了?」

「所以你找我就是來炫耀的?」

「哪有!」

陳浩喊冤,「我就算開元四重,你不也開元四重了嗎?我找你才沒準備炫耀呢。是我爸,想請你吃飯,之前那個功勞不是給我領了嗎?」

「我說我殺的,我爸打了我一頓,說我瞎扯淡!然後……我就說和你一起乾的,他就信了,說你腦子好,是你讓我的,一直說請你吃一頓,結果這個月你到處跑,根本逮不著你。」

陳浩一臉的可憐相,上個月被老爸揍的可慘了。

老爸真是的,阿宇也才開元四重嘛。

為啥我說我殺的他不信,說蘇宇在場,他就認定了是蘇宇乾的,沒天理了!

他自己都差點信了,就是自己殺的,結果被老爸揍了幾頓,瞬間清醒了,想起來了,居然不是我殺的,是阿宇殺的,真奇怪,為什麼我總覺得就是我殺的。

「陳叔叔那麼客氣幹嘛。」

蘇宇笑呵呵道:「你不是花錢了嗎?一萬多呢,功勛點也給我了,加30分對我又沒用。」

「我說了啊,自己人不用客氣的,我爸非要請客。」

陳浩大大咧咧道:「那就吃一頓好了,反正蘇伯伯不在家,你回家也是吃泡麵。」

「那行吧。」

蘇宇也沒再客氣,他和陳浩的父親也算熟悉,自己老爸在家的時候,沒少見面。

不過自從蘇龍離開了,蘇宇經常跟著柳文彥走動,倒是沒再去過陳家了。

陳浩也沒多說,繼續跟著蘇宇走,邊走邊道:「阿宇,跟著柳執教一起出去,你實力進步了嗎?」

「進步了一點。」

「那你還要多久到開元五重?」

陳浩有些憋悶道:「班上有人說你壞話,就是那個周沖,他不是之前開元四重嗎?你這些天不在,他居然開元五重了,說你仗著點小聰明,就知道討好柳執教,就算考上了文明學府也不怎麼樣。」

蘇宇無所謂道:「跟他一般見識幹嘛,有那時間好好修鍊。」

「阿宇,話不能這麼說!」

陳浩不樂意道:「我準備跟他單挑,反正四重五重差距又不大,等我四重了,我就去找他算賬,就知道背後說人壞話!」

「要不是你不讓我說,我都要說你殺了千鈞了,這傢伙,牛什麼牛!」

他還是憤憤不平,開元五重怎麼了?

了不起啊!

阿宇還殺了兩個千鈞七重的呢!

義憤填膺地罵了幾句,見蘇宇好像真的不在意,陳浩忍不住了,「你身上傷口一大堆,是不是最近都在特訓啊?到開元五重了嗎?」

蘇宇現在的賣相的確不好看,臉頰上還有不少血痕。

聽陳浩再次問起,蘇宇不由笑道:「開元五重?浩子,你眼界能不能放高一點!」

「啥意思?」

「南元的天……太低了!」

對這位死黨,蘇宇還是說了幾句真心話,嘆息道:「南元太小,天太低了,大家的眼界也太低了!開元……開元算什麼?」

「在大夏府,開元九重的也不少,就等著入學千鈞了。」

「何止開元……有人入學半年,殺騰空五重了!」

「浩子,騰空啊!南元的天,就騰空那麼高!」

「城主才騰空境,可在大周府,一個入學半年的學員能殺騰空,比城主都強,你說……在南元爭個什麼勁!」

換成以前,蘇宇還真要和那個周沖計較一下。

可現在,真的提不起興趣。

開元五重?

對,在南元是很了不起,可南元這片天低的嚇人,見過了白楓,聽聞了大周府那位天才的事迹,他哪還提得起興趣去計較。

柳文彥和白楓給他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的大門,讓他這個南元土生土長的土鱉,見識到了更大的天地。

此刻,再聽陳浩說起這些,他只覺得好笑,沒有其他想法。

「阿宇……」

陳浩有些懵,「你說這些,跟咱們有啥關係,大夏府的天才,大周府的天才,那也是他們的事,跟咱們無關吧?」

蘇宇的話,對陳浩而言,太遙遠了。

和我們有關係嗎?

「為什麼無關?」

蘇宇側頭看著他,「一輩子甘於平庸嗎?大家都是人,我們就不能成為別人眼中的天才?」

「可是……」

陳浩想說點什麼,發現無話可說,有些鬱悶道:「那也太遠了,我就問你有沒有開元五重,你跟我說這些幹嘛。」

「開元七重了。」

蘇宇輕笑道:「這兩天我準備突破,看看能不能到開元八重。」

「……」

陳浩驚呆了,他想伸手摸摸蘇宇的腦袋,結果被蘇宇一巴掌拍開了手。

「沒做夢,真的開元七重了。」

蘇宇邁入樓棟,邊走邊道:「考核還有24天,我八重問題不大,九重大概有點難。不過考核之後還有一個月,所以我入學府之前,開元九重有希望的。」

「這還是最近我花費很多時間在別的上面,否則我應該更快晉級。」

「浩子,現在能懂我的意思了吧?周沖開元五重,在我看來真的沒什麼,你想上戰爭學府,想以後變強,想混的好點,那就得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行。」

「別成天盯著開元境看,看的更遠一點。」

陳浩一臉獃滯中,半晌才道:「可我就算盯著騰空,我也到不了騰空啊。」

「眼界決定未來,你一門心思盯著開元,你眼中開元就是天,向上走的動力都沒了。」

蘇宇認真道:「我之前想的是,我這輩子到萬石就行,比我爸強!或者到騰空,在南元說不定能當個城主,可自從我見多了,聽多了,現在我覺得騰空只是起步,我想的就更多。」

「其實這一個多月,我比以前要更努力,因為我知道,我其實不算什麼,我算天才嗎?算不上,撐死了有點天賦而已,丟在大夏府,就是個普通人,沒什麼值得驕傲的。」

腦袋中的圖冊是一點,驅動蘇宇想變強的一點。

可自從聽多了柳文彥他們口中的那個世界,蘇宇的確變了一些,他之前學會了18門萬族語,他覺得自己很厲害了,很優秀了,原本這兩個月他準備放鬆一下的。

可自從知道了文明師的世界,天才的世界,他就不再滿足之前的想法了。

騰空不是終點,只是起步而已!

所以這一個多月來,再苦再累,他都沒抱怨過一句,因為他知道這是必須的。

別人家境比自己好,天賦比自己強,自己不努力追上去,怎麼能崛起?

「阿宇,你變了。」

陳浩嘟噥一句,「蘇伯伯走了之後你就變了,難道說……老爹走了,就能變的更努力了?要不……我和我爸分家好了……」

「……」

蘇宇獃滯地看著他,我說了這麼多,你得出了要和你爸分家的結論,你這腦子到底怎麼長的?

「朽木不可雕也!」

蘇宇罵了一聲!

柳文彥這幾天也經常這麼罵他,他覺得幸好柳文彥沒帶陳浩,要不然老頭子能氣爆炸。

陳浩沒理他,又嘀咕道:「你真開元七重,馬上八重了?這不可能啊,你上個月才開元四重呢,怎麼一下子就開元七重了?」

「沒什麼不可能的!」

蘇宇想了想道:「你想忽然變的很強,希望不大,但是你可以做好準備,比如現在開始,每天多花一個小時去修鍊武技,到了開元八重你就可以省下修鍊武技的時間了。」

「多看點書,不說別的,《開元訣》你真的琢磨透了嗎?」

「每天看個幾十遍,瞭然於心,你修鍊的時候會發現更順暢。」

「我這邊有篇《開元訣》,是白楓老師寫的,現在威能減弱了許多,不過剛好可以給你看,你有空可以多看看。」

白楓寫的《開元訣》,要是一開始,陳浩是沒法看的,他意志力不夠強大。

可現在,威能漸漸消散,陳浩倒是可以看了。

雖然不如當日寫的時候,可也有一些騰空威能在裡面,若是能有收穫,起碼開元境的修鍊可以事半功倍。

陳浩抓耳撓腮,有些小激動,又有些苦惱,「我怕看書的,一看就打瞌睡……」

「那就忍著!」

蘇宇開門,沒好氣道:「給你機會不珍惜,那你就別想變強了,混個千鈞回南元好了!別上諸天戰場送死!機會送上門不知道去把握的傢伙,沒資格說變強!」

「我不想有一天,去諸天戰場給你收屍!」

「呸!」陳浩咕噥道:「要收也是我爸媽收……」

「我……」

蘇宇都懶得罵了,這傢伙,沒救了!

「阿宇,謝謝你!」

陳浩忽然說了一句,有些失落道:「我是有點笨,沒你聰明,你說的對,我就是朽木。你這麼聰明,還比我更努力,我想追上你……大概和我爸說的一樣,這輩子沒希望了。」

「那我聽你的,以後每天多花一個小時修鍊武技,再花一個小時……看書!」

陳浩說的有些艱難,每天多花兩小時,好痛苦!

修鍊武技還好,多看書一小時……要人命啊!

「要不……修鍊武技一個半小時,半小時看書?」

他遲疑地看向蘇宇,你覺得這樣如何?

蘇宇心累,「莽夫!」

「少廢話,看書就在我這看,你看書,我修鍊,我盯著你,對你有好處!」

他修鍊的時候,吞噬精血,可以有元氣匯聚,的確有好處的。

以後他可以在房間修鍊,陳浩在外面看書,看書的時候附近元氣更濃郁,對他開竅有幫助的。

而且這幾天他準備服用那半滴元氣液了,到時候元氣更濃郁一些。

「那好,我一個人看書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所以你才開元三重,我馬上八重!」

蘇宇翻白眼,進了浴室開始洗漱,一邊換衣服,一邊道:「我開元七重的事不要對外多說,沒意義。還有,下次周沖再說我壞話,你就去揍他。」

「啊?」

陳浩驚呆了,剛剛不是說不計較了嗎?

「啊什麼,鍛煉實戰能力!」

蘇宇理所當然道:「送上門的靶子,開元五重,最適合你了!打他,打的他鼻青臉腫,打的他不敢再廢話,見到你就怕!難道還要我出手?」

「我一個殺過千鈞的人,欺負他一個小朋友?」

「學府的人誰再敢廢話,你就上去挑戰,遇到一個打一個,別怕挨打,挨打也是一種鍛煉!」

「一點勇氣都沒,還修什麼道!」

蘇宇將柳文彥的話都給套過來了,話說,驅使小弟幹活挺爽的。

陳浩獃滯地點頭,喃喃道:「那也有女生這麼說……」

「打啊!」

蘇宇正色道:「戰場之上分男女嗎?神魔萬族的女性不殺人?不殺你?打就是了,別打壞了就行!」

「哦……」

陳浩總覺得有些不對,可阿宇說的好像也有道理。

「女的要好好打,不好好學習,就知道說小話,八卦這個八卦那個,你不打她們,她們還以為你慫。浩子,男女都一樣,反正說我壞話的,你都上去揍,這就沒問題!」

「哦,那……那叫家長怎麼辦?」

「怕什麼,叫家長了,千鈞境的還敢欺負你?你跟他們說,學府就是為了培養強者的,開元八重以下隨便來,單挑你無敵,誰怕誰是孫子!有能耐就找個開元七重揍你,你被打的再狠也不找家長,丟不起那人!」

蘇宇出著主意,慫恿道:「開元七重戰鬥力也就那樣,你只要心理上不慫,他不一定能打的過你,你一個開元三重的把七重的都給打服了,誰還敢惹你?家長還能有話說?再有話說,你就報告府長去,以大欺小還有理了?」

「你爸好歹也是交督處副處長,那些人還真敢拿你怎麼樣?小孩子打架,誰會當真。」

陳浩連連點頭,說的真有道理。

「那我……明天就開打?」

「嗯,明天去了學府,先把周沖打了,打完了喊一聲不服的就來找你,說不定他們主動送給你打,這都是實戰的好機會,平時可沒有這機會,不要錢的陪練不好嗎?」

蘇宇洗漱好了,換好了衣服,走出浴室,繼續道:「走,去吃飯。對了,你爸要是問起,別說我說的,你自己想要實戰,要不然你爸得找我麻煩,坑朋友可不是好修者!」

「放心,我肯定不說。」

陳浩拍著胸脯,男子漢大丈夫,啥事都告訴家長,你以為我小孩子?

蘇宇豎起大拇指,笑呵呵道:「對了,打架的時候找個執教看著,不然下手沒個輕重。執教說話,你就說鍛煉實戰,學府不會攔著的。」

「好。」

「還有,打女生的時候喊一句男女都是修者,你不欺負女人,要是不願意單挑,那就別叨叨,不然打哭了女生面子上不好看。」

「好的,我記下了。」

「對了,和女生單挑,別打人家臉,不然也不好交代。」

「哦,還有嗎?」

「還有……絕對不許說是我教你的!」

「不會的,你放心!」

「……」

蘇宇指點了半天,很快,陳家到了。

陳浩感覺受益匪淺,有些蠢蠢欲動了,明天開始,正式進行實戰!

他陳浩,要打遍南元學府,免費的陪練,按照阿宇說的,找一個陪練,一小時100塊,一天打個三小時,那就賺了300塊!

他陳浩,一個月打下來,起碼賺一萬,就當私房錢都拿去請陪練了!

果然,還是阿宇聰明,會算賬。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萬族之劫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萬族之劫 萬族之劫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章 心眼大一點(求推薦)

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