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木 偶

第6章 木 偶

「王中珏,男,二十四歲……」上官依依念著紙條就停下了,因為紙條上面就這幾個字,「這幫廢物,想不想吃飯,江湖中新出現的武林奇才,青年才俊王中珏,就寫了這幾個字,這那能行呢?」

上官依依掌管著「包打聽」這個組織,它是江湖上傳播消息最快,最準確,是詳細的組織。一旦江湖上有什麼風吹草動,不管什麼事,在什麼地方,發生在什麼時間,都會很快地收集到並且把非常完整的信息寫成文書放在上官依依的桌上。但這次傳來的信息如此的簡單,顯然這是上官依依最不能滿意的地方。

「吩咐下去,今後誰傳來的信息如此簡單,我要他的腦殼」上官依依對著一個話筒說道。

說也奇怪,經過話筒傳給外面正襟危坐的下屬的時候,聲音比原來蒼老多,變成了老嫗的聲音。

包打聽的幫眾從來沒見過大當家的真實面目,他們與大當家的隔著一道木牆,而所有的命令與指示,都是從木牆上伸出的聽筒傳出來的。他們就像一個個的木偶,被這個話筒操控著。

幫眾就知道他們的大當家的複姓上官,至於叫什麼名他們也不知道。對於一干幫眾來說,上官大當家是神秘的,而且又是神通光大的,對於包打聽內部的所有事,她都一清二楚。

上官依依最大的特點就是賞罰分明,她讓每一個幫眾都知道一件事,背叛包打聽的人都會死的很慘,無論包打聽中的任何人。但是如果對包打聽有貢獻的人,不僅是他自己,而且他的家人都會有很好的照顧!

包打聽大堂的一面木牆就像是一個面具,將上官依依和幫眾分開,這種若即若離,若隱若現的大當家的更增加了幫眾神秘感,同時也會讓幫眾有十二分的小心為包打聽買命!

由於包打聽的有眾多的消息方面的優勢,所以各大門派都和包打聽合作,甚至官府也會和包打聽通力合作完成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所似包打聽在某方面來說,黑白兩道通吃,從另一方面來說這更增加了包打聽生存的危險性!這需要包打聽大當家的上官依依審時度勢,量力而行,什麼活可以接,什麼活不可以接,這需要超強的智慧與敏銳的時局感知能力,這方面上官依依做的相當不錯,這麼多年,包打聽還沒有危機出現。

可是眼下有一件事使他躊躇不決,是敦煌長史府送來的帖子和首付金,首付1000兩黃金,事辦成之後另2000兩黃金奉上,但這事也和這黃金一樣棘手,就是關於路盡客店慘案這件事,是接還是不接,上官依依一時拿躊躇不決。

路盡客店的事,包打聽案頭上已經有人將事情的詳細過程記錄文檔送了過來,上官依依也已經很清楚地知道這件事的來絡去脈,至於兇手,相信不會廢吹灰之力很快就會有結果!但然後呢,會給包打聽帶來什麼,上官依依一時拉捏不準!

敦煌長史府是什麼來歷,上官依依對此了解不是很深,只是一知半解,一點皮毛,她覺得要想對這件事拿捏准,首先要了解敦煌長史府的情況。

「吩咐下去,命敦煌白堂主速查清敦煌長史府的底細,七日為限」

「遵命!」

木牆的外面永遠會有兩個像木偶一樣人輪流守候著,隨時等著話筒傳出來的命令,一字不差地傳出去。包打聽的辦事效率之高是出了名,命令一旦出了包大聽話筒,就會有很多人開始認真為這道命令奔忙。上官依依對他的下屬深信不疑!

上官依依將這件文檔拿著,移步後院,這又是別具洞天的好去處,身處此地具有世外桃源般的感受,漫步在後院的小道,陣陣泥土的清香飄入腦門,羊腸小路上野花一叢叢,一簇簇,盡情地向人們炫耀自己動人的身姿。汩汩的泉水歡快地唱歌。一片生機勃勃,一片綠色,讓人心曠神怡,一間小亭點綴在這花叢中,更顯得別具一格。

上官依依輕步來到後院的小亭,一位老人正在擺棋,對著棋盤,苦思冥想,他手捏著一粒棋,思前顧后,想放到此處,覺得不妥,提起棋子又放到另一處,還是不妥,又提起棋子,手凝滯在空中,兩眼盯著棋盤,思索著。

他叫上官文棟,是包打聽的大當家,這幾年由於年齡的關係,逐漸不過多地過問包打聽的事務,而是將包打聽的事務逐漸都交給他的寶貝女兒打理,上官文棟欣慰的是,寶貝女兒居然將包打聽打理的井井有條,有條不紊。老人最近幾年索性放手不管,全讓女兒打理,自己倒也落得清閑自在,遊山玩水,垂釣河畔,把酒言歡,棋秤對決……這是老人最愜意的生活。

上官依依沒有驚動老人,只是靜靜地站在老人身後,看了一眼棋盤的局勢,棋盤的大勢已經很明了。

「爹,你看白子下在此地,你看如何?」上官依依拿起一白子下在棋盤,以達到逼敵近堅壘的效果,將黑方棋子逼向白方較厚實的地方,以便最大限度地發揮白方厚勢的威力。

「唉呀,妙著,你爹我怎麼就沒看出來呢?」

「爹呀,你這叫身在棋中,忘了全局啊,你女兒我在你身後站了這麼長時間,都沒有發現」

「傻丫頭,爹早就聽出我寶貝女兒的腳步聲了,要不有誰還能在我身後靠我這麼近,普天之下沒有幾人」上官文棟自信地說道。

「那倒也是,誰敢在爹身後玩小伎倆,真是活膩味了」

「哈哈……,就給爹說好聽的」上官文棟爽朗地大笑說道,「有事嗎,乖女兒?」

「什麼也瞞不住爹,女兒確有一事決斷不了,想請教爹」

「噢,什麼事這麼難,連我女兒都做不了決斷,說來聽聽?」

上官依依將敦煌長史府的帖子雙手遞給爹,上官文棟打開帖子,越看臉色越凝重。

「乖女兒,你認為這事應怎麼做呢?」上官文棟反問道。

「爹,我認為先要從查清楚敦煌長史府底細做起,然後再做下一步打算,我決不能將包打聽置於不利」

「很好,你做很對,有些事當機立斷,有些事不能操之過急,在你做決定之前一定要先想到給我們辦事的那些兄弟。當然不能因為這些兄弟而怕事,那就更不好了」

「嗯,知道了,爹……,可是那金燦燦的黃金實在是惹人眼啊!」

「哈哈……錢沒掙到,以後還是有機會掙的,人如果失去了,就永遠回不來了,好你個小財迷的丫頭」

「敦煌長史府您能給我說來聽聽嗎?」上官依依說道,「還有這次路盡客店事件,有一位年輕人,好生了得」

「噢,這倒是一件新奇的事,這麼多年很少有出類拔萃的年輕人少了。至於敦煌長史府,為父只知道是夜朗國的遺老遺少,其它的為父一概不知,這個長史府很是神秘,勢力遍布各地」

「噢,敦煌長史府有這來頭,這下就有些麻煩了。」

「是啊,面對這樣的主,他們的活你接了,怕完不成任務,不接也不是,怕得罪不起他們……兩難啊,不過還有一件事,你不知道?」

「什麼事?」上官依依驚奇地問道

「燕飛兒」上官文棟說道,「這位年輕人在當時危險時刻,還能表現得如此鎮定,實屬不易」

「燕飛兒倒也有骨氣,十年之後,看吧!」

上官依依非常奇怪,足不出戶的老爹,對於江湖中發生的事仍然了如指掌。

「乖女兒,你在奇怪我為什麼對路盡客店這件事知道的這麼詳細,是不是?」上官文棟笑著說道,「不要忘了你老爹還是包打聽的大當家的,有時候你老爹坐不住,會出去溜溜彎,這時兩隻耳朵也會忙碌一會兒」

「真不愧是我親爹,女兒心中想的事,你老全都知道!爹,你研究你的棋譜,女兒有事要辦了」上官依依快步地一邊走一邊說。

「哎,哎……,陪爹多說幾句……」上官文棟話還沒有說完,上官依依已經走出了後院,「這孩子,怎麼老是這麼火急火燎的……」

「出來吧」上官文棟說道,「繼續說你的故事」

劉心應聲而出,他繼續講著江湖中所見所聞,及包打聽里的所有的事,當然除了上官依依,他知道這是上官文棟的禁區,誰也不能越雷池半步。

劉心就像上官文棟的眼睛與耳朵,他的任務就是將江湖中所見到任何事,任何人;所聽到的任何事,任何人都原封不動地告訴大當家的。當然他也會寫文檔告訴上官依依。

劉心就像一個木偶一樣,受著上官文棟的控制,通過劉心,又有很多木偶一樣的人被包打聽這個團體所控制,這根無形的線就是包打聽的規矩,由這些規矩將這些作為木偶的人牢牢地系在一起。在包打聽里像劉心這樣的人很多。

在這個江湖裡的芸芸眾生,個個何嘗不是木偶,都受根根無形的線控制,人人都擺脫不了這根無形的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6章 木 偶

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