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驚 變

第5章 驚 變

長者站起身,抱拳說道:」各位,兩位同伴在昨晚遇害,此事在沒有查清之前,在此店的任何人都不能離開,請各位多多擔待。」

「什麼殺人了……」路盡客店變得吵雜,「我們又沒有殺人,為什麼不讓我們走,我們還要趕路呢。」

「我勸各位還是安靜地坐著為好」中間圓桌上的又一位年輕人說道,「不會耽擱大家很長時間,就會有結果!那時,會讓你們走的,但是現在,你們還是坐著吃早點為好!」聲音不大,但給人有一種無形的壓力,這聲音就是命令,任何人都不能違抗。

「好好,又不關咱們的事,人不是咱們殺的,坐下來等一會兒,有了結果,證明咱們的清白,再走不遲!」歐陽四兄弟大聲說道。

「好,這位仁兄識大體,來敬你一杯,先干為敬!」年輕人舉起了酒杯,仰頭,喝乾了酒。

歐陽四兄弟也喝了酒,客店裡的客人慢慢地也安靜了下來,心裡再想,等就等會兒吧,自己沒有殺人,怕什麼!

長者走進了房間,眼前景象使他怎麼也不能相信這是真的,他心裡清楚,老哥一向做事精明謹慎,晚上睡覺也是不能馬虎半點,但現在看起來,兩個人幾乎是同時中刀,沒有半點還手之力。

年輕人的喉嚨中了一刀,殺人者在抽出刀的瞬間,在傷口上塞了一團棉布,堵住了血噴射。年輕人臉肌肉扭曲,神色看得出怎麼也不相信這一刀的威力與速度。

老哥坐在床邊,一條腿還在床上,一條腿垂在床沿,腳伸進了一隻鞋,老哥的一隻手握著刀柄,想要拔刀,想必看到年輕人中刀,想拔刀抵抗,但手剛握到刀柄,自己的喉嚨就已經中刀。老哥的面色自如,面帶一絲笑容,死得倒似解脫了一般。

店小二已經嚇得昏死過去。面色蒼白地躺在牆角。

「你倆找找老哥留下什麼遺物」長者說道,「等等,我自己來找」

兩個年輕人退到旁邊站定,長者走上前去,在老哥的周身,床上,搜尋著什麼,找了好一會兒,什麼也沒找!長者大失怕望,突然密密的汗珠出現在長者的額頭。

「壞了,那本手語圖集不見了,如果這本書丟了,後果真的不堪設想」長者心裡想著。這本小冊子的重要性是不言而語的!而且這本書中的內容在組織中只很少的幾個人知道,老哥就是這其中的幾個人之一,現在老哥在此斃命,長者怎麼不著急呢!

長者又仔仔細細地找了一遍,仍然什麼也沒有發現。

這時長者臉色大變,汗如雨下,支撐不住癱坐在椅子上。什麼東西如此重要?就在剛才,當聽到老哥死時,長者只是臉色稍變,瞬時又恢復了原狀,可是現在由於沒有找到什麼東西,而變得如此的驚慌失措呢!兩位年輕人不解地看著進退失據的長者,感到十分的驚訝,什麼東西比一個人的生命更重要呢?

在這個世界上,的確比人的生命更重要的東西。在特定的時間的決定全局的某件重要的特定的事或者物。在這個時間點上,他就是比人的生命重要。因此為了使這個特定的事或物為達到目標而有價值時,就會不惜任何代價在特定的時間去實現他。也許那本書就是特定的時間的特定的物。但現在卻由於老哥的死而丟失,長者能不著急嗎!

長者的失態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又恢復鎮定,臉又變得威嚴而不苟言笑,他穩穩地站了起來,挺直了腰。

「你倆把老哥他倆屍體收拾一下,處理掉,店小二讓他活著」長者吩咐道。

「是……,屬下遵命」,年輕人答應,並執行。江湖上行走的人,對於屍體的處理一向快速而有效,年輕人從身上取出一個小瓶子,盛著無色無味的液體,年輕人在老哥已經僵了的屍體上滴了幾滴,又在另一具屍體上也滴了幾滴,不一會兒,屍體開始起了青煙,越來越濃,越來越濃……,兩具屍體隨著濃煙,越來越小,越來越小,不到一袋煙的功夫,兩具屍體完全變成青煙飄出了窗外,骨頭都沒有剩下!

年輕人提起牆角還昏死的店小二,揉揉了人中穴,有蘇醒跡象,又放了下來,讓他自己恢復!

長者走出了房門,站在二樓,吵吵鬧鬧的客店立即安靜下來,都抬頭來,等著長者說什麼。

「各位,今天是我兄弟八人的落難日,兩位兄弟不幸遇害,兇手或許還在店裡,或許已經逃離,為證各位青白,請將各位將包裹打開,衣服紐扣解開,褲子也褪下來,當然短褲就不用脫了,傢伙什也放在桌上」長者停了停又說道,「我知道這樣的要求對於各位來說有些難為,但人命關天,在下不得不這樣做,請各位贖罪。當然了女客,請到樓上的房間來,暫且一避」

中間桌上的幾個人留下一人,其餘都四散開來,或坐或站,都是出店的必經之路。樓上的兩位年輕人也守著必經的路。他們確實是訓練有素的年輕人。

「這也太欺負人了,打開包裹倒也罷了,再大庭廣眾之下還要我們脫褲子,這是那兒的道理,還講不講道理,再說我們是來住店的,不是來殺人的」漢子激憤地說道。

「我奉勸你還是脫下來吧,檢查一下,大家都相安無事,否則……」坐在中間的一位年輕人說的話不多,但是已經很明白!

「我知道,這種事很難做,現在如果做了,至少會為以後減少很多麻煩,我敢肯定,今天如果沒有檢查,僥倖走出這家客店,我敢肯定,以後你永無寧日,無論何時何地都會有人找你的麻煩」長者仍然說得很慢,但每一句話都很有力度,不容置疑,長者對剛才不想脫衣的大漢說,「這位大俠,殺人二字沒有寫在你的臉上,你沒殺人只是你一家之言,做不了數。這樣說吧,自家兄弟身上帶著一件珍貴的東西,它也隨著兄弟的生命一樣,也不知去向,如果是在座的某一位乾的,東西肯還在身上,這是打開包裹與寬衣解帶的初衷,給各位帶來麻煩,再下這廂陪個不是,但是各位還是照我說的做,大家會相安無事的。」

其實長者也知道兇手肯定已經逃之遙遙了,但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要讓他們麻痹,他敢肯定,這裡面肯定有他們的同夥,長者讓他們的同夥知道,他的主要目標是店內,傻傻地在店內無目標地追查兇手而浪費時間,就足夠了。其實他的人已經兵分四路,早以在追查的路上。

歐陽四兄弟就是這四路中的一路,其實就在長者上樓查看的時候,就已經用手勢給四組人下了命令,這四給人不動聲色地利用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長者身的時段,悄悄地,沒有驚動任何一個人客人,一個一個溜出客店。他們機敏地搜索著任何有益的蛛絲馬跡……

歐陽四兄弟仔細地搜尋著,客店周圍的任何細微的變動都逃不過歐陽四兄弟的眼睛,逐漸地牆上依稀的腳印找了出來,腳印的去向也現顯出來,歐陽四兄弟沿著腳印逃離的方向追了下去……

歐陽四兄弟變得猶如獵犬一樣輕捷,矯健,靈敏。他們的耳朵,鼻子,眼睛以及全身所有能利用到的組織都會有效地運用,搜尋草叢中,樹指間,只要有一絲殺人者留下的痕迹,都不會錯過,甚至於空氣中的一絲殺人者的氣息,他們都能捕捉得到。從沒有逃過他們的追蹤。

很快歐陽四兄弟追蹤到一片小樹林,所有的蹤跡憑空消失,唯獨殺人者的氣息卻越來越濃烈,就像是站在身邊那樣的清晰可辨。歐陽四兄弟不約而同地互相靠攏,提高警惕!

「不要分散,沉住氣,不要妄動」歐陽忍輕聲說道,「他們在暗處,我們在明處,處境非常的不利」。的確,歐陽四兄弟很是被動,他們已經知道對手離的很近,但就是不知道確切的位置,這才是最要命的。小樹林突然一片蕭殺,濃濃的殺氣圍住了歐陽四兄弟。頭頂的樹葉禁不住這種蕭殺之氣,也開始飄落,一片,兩片……紛紛地飄了下來。

「大哥,上面……」歐陽聲急促地說。但一切都為時已晚,飄落的樹葉突然變成了鋒利的刀。「噗,噗,噗……」歐陽四兄弟的喉嚨和脖子上的大動脈被樹葉割斷,血像箭一樣噴射而出,在空中又碰在一起,改變了方向,變成花狀灑落下來,血花灑了一地。歐陽四兄弟手捂著脖子倒了下來,到死都沒有看清被他們追蹤的殺人者的真實面目!

這就是江湖,視生命如草芥,生命之花毫無徵兆地就凋零。

路盡客店,又一朵生命之花也毫無徵兆地凋零了。長者他們並沒有動手,只是這位不想脫衣服的大漢突然像喉嚨里塞進異物一樣,堵住了呼吸,大漢使勁把自己的手伸進喉嚨,想要掏出什麼東西,到死時把自己的咽喉血淋淋地掏了出來,血肉模糊,慘不忍睹。

長者看到大漢死去的樣子,肯定是中毒,至於什麼時間中的毒,不得而知。

客店裡的其它客人,看見不想脫衣服的大漢如此恐怖的死法,都變得乖巧很多,再也沒異議,很快脫掉衣服,接受了檢查。

什麼也沒有發現。

「今天之事,老夫再一次給大家陪個不是,是不得已而為之,請見諒,請見諒……」長者抱拳再次言辭懇切地道謙。

「好說,好說……」客人們穿戴整體,魚貫而出,離開這個事非之地,越快越好。

客店就剩下一位年輕人,他叫燕飛兒,他做事一向認真,就穿衣服這件事,他也做一點都馬虎不得,認真地並注意到每一細節,紐扣不能系得歪歪斜斜,腰帶也要系得整整齊齊,頭髮也不能亂……,然後把解下的劍也細心地掛在腰間。

「在下燕飛兒,今天之事,是生平奇恥大辱,請您留下府上地址,五年之後,定上門討教一二」自稱燕飛兒的年輕人抱拳對者長者說道。

「噢,五年不夠,再過十年,你來敦煌,長史府,隨時奉陪!」長者看了一眼燕飛兒微笑著說。

「一言為定,我會準時赴約,就此別過」燕飛兒告辭出了客店。

路盡客店變得冷清多了,長者下樓坐在中間的圓桌的位置上,客店老闆支使店小二給各位上茶,由於受到過度的驚嚇,小二腿還直哆嗦,顫抖著的手把茶灑到桌上。小二舌頭不怎麼靈光,道謙的話就是說不出口。長者沒有在意,微微笑著,並且伸出手拍拍小二的胳膊,豎起大拇指,以示鼓勵與讚許。

長者忐忑不安地等著他派出的四組追蹤人,希望他們會帶來好消息。

又過了一炷香的功夫,三路人都回來了,他們一無所獲,現在只有歐陽四兄弟還沒有回來,但長者本能地感到,這四兄弟恐怕不會活著回來了。

「路盡客店,嗯就是這裡,你們放下擔架,拿賞錢,走吧」

客店外突然有人大聲地說話。長者看了一眼一位年輕人,年輕人尊敬行了禮,走出了客店,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劉完虎看著有人從客店裡出來,大聲問道:「你是長史府的人嗎?」

「我就是長史府的人,請問……」

「這四個人是我們在路上碰到的,三個已經死了,還有一個沒有斷氣,他讓我幫忙送到這家客店」,劉完虎沒等那人把話說完,就打斷又說道,「好了,我的任務完成了,請你給我三十兩黃金吧」

「三十兩黃金?……」

「要抬三具晦氣屍體,不花大價錢是沒有人來乾的」

「好,三十兩黃金,我們給,小齊,送黃金給這位大俠」長者也出現在門口說道。

稱作小齊的年輕人拿出五兩黃金,雙手奉上。

「這還差不多」劉完虎毫不客氣地拿過黃金說道,「還有一位老兄沒有斷氣,不要耽擱治療,或許還能救活,在婆婆媽媽地,恐怕就要斷氣了。走了!」

馬車又吱吱扭扭地唱起了單調的小曲,沿著路行駛。

「恭送,大俠!」長者雙手抱拳,低頭說道。其餘的人整體劃一地做著和長者相同的動作。

馬車的中的王中珏喝了一口酒笑著說道:「你這坐地起價的本事,真是穩兼不賠啊,看來以後的生意要你做了!哈哈……」

「這黃金不要白不要,他們也沒虧,至少救了他們一個人吧!」劉完虎大聲地說。

敦煌長史府的人默默地坐在客店中,誰也不說話,但每一個人心中都在想著同一件事,這是怎麼回事,這次行動是秘密進行的,是誰透露了風聲。

而長者心中想的是另一件事,那本書失落,對於敦煌長史府來說是巨大的損失,無論如何都要把那本書找到。先回府,而後在慢慢查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江湖變臉刀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江湖變臉刀 江湖變臉刀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章 驚 變

0.54%